番外 · 秦全儿篇 · 之十一

日子过得波澜不惊,但是十三福晋的消息还是时不时地可以听到,远的不说,就是在那次德妃娘娘的寿宴上,就有好几处话段子。说是那次的寿礼娘娘最喜欢是一个苏绣做的炕屏,具…

番外 · 秦全儿篇 · 之十

爷,十三福晋这几日气色好了很多,听说十三爷这几日就要回来当差了呢。前些日子都是十三爷伺候的十三福晋,说是连喂药都是不假于他人之手。”我回完了话抬头看了看爷,爷的…

番外 · 秦全儿篇 · 之九

爷一直是个情绪深埋的人,喜怒都不轻易露于表面,一直是那副清冷的样子,却有着不怒而威的气势。但是爷对下人却也善待,一般只要不是太出格的事情,爷不会做太多追究。我以…

番外 · 秦全儿篇 · 之八

我默默地站在长春宫的某个院子里,望着眼前那间被打扮得喜气洋洋的屋子。红绸带,红灯笼,一地的红纸,到处都是红的,而到了我眼里却成了血,现下屋子里的爷从心底里流出来…

番外 · 秦全儿篇 · 之七

大红色的喜帖静静地躺在书桌上,烫金的喜字儿格外地扎眼,喜帖的上方,一只胳膊支在了那里,胳膊上的那只手握成了拳,支撑着脑门。我看不清楚爷的神情,只知道爷自从接了这…

番外 · 秦全儿篇 · 之六

跟着爷领旨去了安徽办差,同行的还有十三爷,不曾想这一办就是将近半年。这期间十三爷跟茗薇姑娘书信不断,府上的几位福晋也是常有书信来问候,而每次爷都只草草看了一眼就…

番外 · 秦全儿篇 · 之五

回到爷身边伺候已经是到了济南府的地界上,我终于结束了胆战心惊的日子,好像又恢复到了之前的平静。只是这平静没能维持多久,就发生了一件事情,对旁人来讲或许不是什么太…

番外 · 秦全儿篇 · 之四

德妃娘娘竟然应承了爷,让茗薇姑娘去了爷的帐子伺候,一起去的还有娘娘身边的李海儿,却把我给调到了她的身边,说是一下从她那里去了两个人,让我过来接个手。就这样我来到…

番外 · 秦全儿篇 · 之三

事情并没有按我希望的那样发展下去。爷在那段时间很少出门,也吩咐下人不要跟着人家嚼舌头根子,传言在府里慢慢没了声息。只是之后有一次爷办差回来,让我送了一套宫制的书…

番外 · 秦全儿篇 · 之二

再见茗薇姑娘是在皇上那次畅春园的赐宴上。那天皇上点了好几位娘娘随驾,德妃娘娘也在其中,而爷也是伴驾的皇子之一。自从跟着爷,做了他近身的人,这种场面到也是见了几回…

番外 · 秦全儿篇 · 之一

一脸倦容的四爷,一瞬不瞬地盯着床上躺着的人儿——十三福晋,约莫着已经有三个时辰了。十三福晋终于还是捡回了命,或者是天可怜我们爷,又或者爷那份诚挚的感情感动了天,…

番外 · 四福晋篇 · 之六

天,晴了。 说来也是奇特,从出事那天起,天气就阴沉沉的暴雨倾盆,几乎没停过。现在放晴了,却也到了该走的时候。 “主子,外面都收拾好了,请您上车。” 我走出房门,…

番外 · 四福晋篇 · 之五

“主子,夜深露重,您回房休息吧。” “嗯,知道了。” 我应了声,再次看了眼远处灯火朦胧的窗口。那里,影影绰绰地现出一个人来。 这夜色、这灯光、这人影,就像几个月…

番外 · 四福晋篇 · 之四

马蹄踏着石板路发出清脆的嗒嗒声,在寂静的夜里散漫开。 我坐在马车上,双眼微启,看着一旁的小薇。 她正闭上眼休息,没有血色的脸,连嘴唇都是苍白的,额头上渗出汗珠,…

番外 · 四福晋篇 · 之三

我猛地站起身,桌上的茶盏被袖子带翻,滚落地面,“啪”的一声碎裂。 索额图谋反! 无数思虑瞬间滑过,我暗暗深吸口气,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关闭府门,传令府内,自今…

番外 · 四福晋篇 · 之二

“阿玛……” “嘘,小声点儿,阿玛已经歇下了,别吵到他。”我轻掩住那张发出清脆童音的小嘴,使个眼色叫丫头抱了弘晖出去玩。 回头看着斜靠在软榻上小睡的他,忍不住在…

番外 · 四福晋篇 · 之一

“四哥,今儿个您一定要应承我!” “胡闹!” “四哥,您不知道,她真的很特别……” 我在书房门口就听到里面十三弟和他的一来一往,无奈地摇头笑了。一个多月了吧,就…

番外 · 八王爷篇 · 最终——不是结局的结局

当十四求见时,我正在为家人画像。 这次围猎之行,可谓天翻地覆。太子、十三和茗薇分别被拘,一时间朝廷动荡,众人惶惶,在皇上没有明确旨意之前,为了避嫌,大家都采取了…

番外 · 八王爷篇 · 之十

听到耳语,我抬头,将举在唇边的酒杯放下,微微一笑,掩去眼中闪过的光芒。 “八爷,今儿个是您大喜的日子,这酒可不能不喝呀。”一旁的众人仍在嬉闹起哄着。 我站起身,…

番外 · 八王爷篇 · 之九

从乾清宫出来,老九微微沉吟,而后问道:“八哥,皇阿玛命我们协助三哥编书一事,您觉得应该从何着手?” 我尚未回答,老十已插嘴:“说什么协助编书,不过是让我们帮忙找…

番外 · 八王爷篇 · 之八

爷,十四爷到了。”王义在门口通禀。 我应了声,头没抬,只吩咐着请人进来。 不多时,便听到十四的脚步声跨进门里,随后响起的是他的笑语:“胤祯给八哥请安了,九哥、十…

番外 · 八王爷篇 · 之七

门被推开,发出吱呀低响,而后是轻轻的脚步声,盘子放在桌面上的轻微碰撞摩擦声,然后脚步声慢慢退了出去。 依然斜靠在软榻上闭目养神,四周重新静寂下来,思路也回到刚才…

番外 · 八王爷篇 · 之六

漫天的风雪终于停了。 老四和老十三的伤势稳定,各地使者又陆续到达,让围场里的气氛从昨天的紧张凝重转为轻松。一路走来,欢歌笑语灌了满耳。看着那些个笑脸,竟然有些羡…

番外 · 八王爷篇 · 之五

马匹在雪地上飞驰的声音由远及近,然后从我们身边掠过,带来一阵刺骨寒风,而后消失在风雪里。 脖颈一凉,随着风势有雪片飘进衣襟里,那股寒意直钻心底。 “咦?老十四这…

番外 · 八王爷篇 · 之四

台子上的自鸣钟滴滴答答地走着,一时间这成了书房里面唯一的声音。 “八哥,我不明白德阳到底错在哪里,你要让他在外面跪上这么大半天?” 老十还是耐性不够,打破沉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