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 四福晋篇 · 之六

天,晴了。

说来也是奇特,从出事那天起,天气就阴沉沉的暴雨倾盆,几乎没停过。现在放晴了,却也到了该走的时候。

“主子,外面都收拾好了,请您上车。”

我走出房门,眯眯眼,适应了外面明亮的光线。一辆辆马车在园子外面排成长长的一队,马车与院落之间人来人往,却没往日那种轻松快意的笑声,只是交头接耳窃窃私语着。

春风缓缓地吹着,带股暖意,园子里鲜花烂漫,鸟鸣蜂飞,可我只觉得沉重且诡异的气息漂浮在我身周。

在丫头的扶持下上了车,坐稳后便轻轻掀开窗帘。他在前面对秦全儿说了几句,便翻身跃上马背。

他骑马的身姿依然笔挺,仿佛没有事情能压倒他体内钢铁般的意志。可身旁缺少了十三弟的相伴,让那阳光下长长的影子比任何时候都要孤寂。

我双眼又微微眯了起来。

🐷 落`霞`小`说w w w . l uo x i a . c o m .

这几天,他越发瘦了下去。听说,他在烟波致爽斋外面跪了一夜,后半夜还下暴雨,第二天就烧了起来……

我蹙了蹙眉,无声叹气。

车轮轧在官道上,辘辘地响着。车外面不停有马匹来回穿梭,却听不到人声。

我独自坐在车上,只觉得压抑得喘不过气来,又掀开窗帘,却一眼看到路边的树林。

“呵呵。”我自嘲地低笑起来。独立的空间,再没其他人打扰,不正是前些日子我希望得到的吗?

那时候的我,眼睁睁看着小薇频繁地出现,看着他一次次地看向她的方向,只想找个地方平息紊乱。而我知道的,也就是眼前这片林子了。

那个中午,我遣开贴身丫头来到这里,本想清静清静,可没多久就听到马蹄的得得声越来越近。

两个人朝我所在的地方骑过来,没看清脸,可我已经认出了其中一个。那种骑马的姿势,在这里,恐怕只有这一个了吧。而伴在她旁边的那个人是谁,连猜都不消猜了。

微微苦笑,躲到哪里都避不开呀。

“啊……”前面传来小薇的叫声。身下的马才稍稍跑得快了一点,她就掌握不住平衡了,身子一歪,便要摔下去。

“小心!”一直慢慢跟在她身边的十三忙靠过去拉住她,可没承想小薇的那匹马被叫声惊了一下,竟朝另一侧快跑起来,将他也带下了马。

十三用身子护着她在草地上滚了两圈才停下来,顾不上起身就忙上下打量小薇有没伤着,之后安定了,又突然哈哈大笑起来。

“笑什么?”小薇推了推他,试图要拉开他环在腰上的手,却被他愈发搂紧了,“我就说不要再练了,这些天还骑得不够多吗?要真有这天分,早练成了。”

“那怎么成,到群赛那天,你怎么交差呀?”

“那还不简单,到时候拿张白纸贴在马屁股上……”

“咦?”

“写上‘新手上路,要超请便’……”

“哈哈……”十三笑得喘不过气,“小薇啊小薇,你怎么能有这么多鬼点子?”

小薇安适地躺在十三怀里,“不好么?”

“当然好,我的小薇永远是与众不同……”十三的声音慢慢低了下去,笑容敛起,微微侧身将小薇半压在草地上,俯首吻住她……

我转身悄悄从另一边走了出去。风轻轻吹着,仿佛仍带着他们柔情蜜意。

夫妻之间能有感情作为基础,实在是太大的幸运吧。

可十三和小薇,我不知道是该说他们幸运,还是不幸。

靠回背后的枕头,我闭上眼,淡淡思量。

不知道现在的小薇和十三到底是在哪一辆车上呢?

这些天发生的事儿,就算不全知道,也了解得七七八八了。

小薇为十三顶了罪。乍听这个消息时,我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究竟是怎样的感情,值得让她用性命来托付?她对十三的感情真的这么深吗?那么他在她心里又算什么?

呼吸一滞,那张带着绝望、痛楚的脸蓦然浮现。他发烧那天,我被叫进行宫照看。那一夜,除了喂他吃药和不停地为他抹汗之外,就是怔怔地看着他,和他脸上那种仿佛失去了一切的神情,以及他干裂的唇上那道深深的齿印。

我仿佛仍能看到那齿印上余留的丝丝血迹,在眼前晕开成一片殷红……

时间就这么一天一天在静默里过去,然后,京城到了。

在府门口下了马车,我稳定了一下长久赶路的眩晕感,转眼已经瞧见管家正向他请安,而他仍骑在马上。

他向管家嘱咐了几句,挺起身,扭转马头。

“爷。”我快步走过去,叫住他,“您……保重身子。”

他低头看了我一眼,点了点头,“府里,辛苦你了。”

我微笑着应声,目送他飞驰而去,心却冷得发抖。

他最后的一眼,充满了诀别……

我知道他要去哪里,可我不知道他能什么时候回来。

我知道他这一去将面对的巨大的危险,可我没理由阻止他的行动,更没能力去阻止。

他的身影渐渐消失,四周的景物在我眼前模糊一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