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 四福晋篇 · 之五

“主子,夜深露重,您回房休息吧。”

“嗯,知道了。”

我应了声,再次看了眼远处灯火朦胧的窗口。那里,影影绰绰地现出一个人来。

这夜色、这灯光、这人影,就像几个月前的那个晚上看到的一样。

别转头,朝内房走去,路上经过花园,那张灯结彩的景象已不复见。冷冷清清的空旷空间,让人完全想不到几个时辰前这里还在大宴宾客,笑语喧天。

今天是年氏生的小女儿满月的日子,府里大张旗鼓地给办了满月酒。席上热闹非凡,而年氏更是抱着小格格在众多女眷中穿梭着,笑声从院子外面就能听到。年氏一向受宠,这次满月酒更是娘娘定下的,也难怪她会如此得意。今儿晚上特地装扮了,娇艳容颜几乎把所有女眷的光芒盖尽。但……

“哼。”我在心底冷笑。

她也未免太过高估自己的地位。若不是要为了那次投毒事件粉饰太平,娘娘又怎么可能做出这种要求?他,更不可能为了一个格格来做这种虚礼;至少,为了她不会。

他心里到底在意的是谁,即使别人不清楚,我却不会不知道。小薇受伤的那天晚上,年氏为了博取他的重视,差人拦住要给小薇诊治的陆太医证实自己有孕,盼着他的看望,可等了一夜,也没盼来他的人。

他一直在书房。

夜深时,我从年氏的房间出来,最后一次去看小薇。远远的,就停住了脚步。

书房的窗户大开,他站在窗边,银白月色洒在他直挺的一动不动的身上,在脸上勾勒出些许阴影,而那双始终凝视着对面窗子的眼眸,竟似痴了。

而我,也只能怔怔地凝望着他,许久。

为谁风露立中宵?

我为他,他不是为我。

回到房中,又看了眼镜子,镜子里的人身着正装,端庄高雅,胭脂薄薄的擦在双颊,妆台上的烛火映得眼瞳依然神采奕奕。

抬手轻轻抚上大红色的缎面,冰凉的触感从指尖渗入。从没这么清楚地认识到,这身衣服,其实就是我的身份、我的尊严、我的全部。打个寒噤,突然觉得衣料上的手指竟是如此苍白……

不要再做无望的期待,每日每日都在这样对自己说。

但仍是忍不住要每时每刻地注意他。

“爷,这几日公事繁忙,您也要多注意身子啊。”我让丫头将晚饭摆在书房内的茶几上,终于忍不住说。

前几日,十四弟到府上找他议事,眼看过午了,我正要到书房留客用饭,却在门口听到十四弟提议到十三贝子府看看去。我就怔在了外头。

落^霞^小^说…

上次满月酒小薇托词微恙没来,他是否一直在挂心?

片刻后,他答:“也好。”

他的声音比平时更低了几分,是否在压抑着什么东西?

不容我再细想,他们一掀门帘走了出来,我装作不知地要留客,与十四客气了一番便送他们出了府门。他们的背影渐渐消失,他离开时候的眼神却在我脑海里愈见清晰……

下午,他从十三府里回来,神色淡淡的一如以往,我却能感觉到似乎有什么已经变了。

这几天,他在书房的时间越来越久,有时甚至通宵达旦地在处理公事,真的有这么忙吗?还是……

他从卷宗中抬起头,看了我一眼,点了点头。起身坐在茶几前,“你吃了吗?要不一起吃?”

“好。”惊讶与喜悦交织,却努力克制下去,我在侧位坐下。

与他一同吃着饭,随意说些府里的事儿,就像是平常人家的夫妻……

“前儿听人说了句话,倒是挺好笑的,可细想还真是个理。”他随口说着。

“什么话?”我兴致高了起来。

他淡淡一笑,“人哪,有什么别有病,没什么别没钱。”

我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暗自庆幸,幸好刚才没喝茶也没嚼东西,不然样子可要狼狈了。

他哪儿听的这种话呀……

心突地一揪,笑容未变,喉头却干涩起来。

抬眼看向他,他脸上仍挂着淡淡的笑容,可那双眼……

忙拿起茶杯遮住脸,眼垂了下去,可他黢黑双眸里面的血丝,那掩饰不住的几乎要将他吞没的东西,却已经深深烙印在我的心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