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 四福晋篇 · 之四

马蹄踏着石板路发出清脆的嗒嗒声,在寂静的夜里散漫开。

我坐在马车上,双眼微启,看着一旁的小薇。

她正闭上眼休息,没有血色的脸,连嘴唇都是苍白的,额头上渗出汗珠,慢慢滑落。

这模样和下午见到她的时候可是有天壤之别了。

记得下午到十三贝子府去接她时,见到她让我愣了一下。从上次在宫里看到她算起,也有两个月没见了吧,她仿佛变了个人似的,不复原先大病初愈的荏弱,面色红润起来,神采奕奕,更多了一份原先没有的柔婉妩媚,整个人像会发光一样,让人移不开眼。

这样的女人,他有可能忘吗?听说前阵子他特意找了小薇原来的贴身丫头送到了贝子府……

任凭心思翻涌辗转,嘴里还和她说笑着,谈十三的往事,谈十三对她的赞誉。

她愣了一愣,然后红了脸,“他过奖了,过奖了。”

我忍不住笑了出来,在皇宫待了这么久的女人竟还有这样不造作的真性情,连我都快要喜欢上她,难怪……

只是,兄弟如手足,妻子如衣服,这样的道理她不会不懂吧,男人们要你争我夺是他们的事儿,可是作为女人,就不该以为自己的位置有多重要……

“是呀,所以我早就决定做胤祥的裤子了。”

“衣服可以不穿,裤子总不能不穿吧。”

这是我完全想不到的答案。或者说,是我们这样习惯了世俗礼教的束缚、习惯了在男人背后默默跟随的女人从来不曾有也不敢有的想法,可她竟能堂而皇之地说出来,并且说的理所当然。

我忍不住大笑起来,边笑边看着小薇,终于明白了她的与众不同到底在哪里。她的纯真、她的温暖、她的平和,都来源于那隐藏在随意笑容底下的坚强和自信。

那是我,也是其他皇家女人都不会有的东西。

绝望和认命,让我长久以来压抑在心底的感情喷薄而出,我大笑着,眼泪随着笑声流出来……

“嗯……”一旁的小薇突然低低呻·吟一声,把我从回忆里拉了回来。

她动了动,眉头紧蹙,脸上现出掩饰不住的痛楚。

 

只是,这痛楚是因为她的伤,还是……

夜风将马车的帘子微微掀了起来,前面骑着马的笔挺背影就这样撞进我眼里。

那个一直以来泰山崩于前而不变颜色的人,竟在今晚当着众人的面,失态了。

小薇的自信给了她众多的优点,也相应给了她足以致命的缺点。谁不知道老八媳妇是母老虎一个,就算不论地位权势,单是八福晋的泼辣劲儿也能让一般人望而生畏。从没人敢随便捋虎须,而她竟敢在众人面前毫不留情的两次削了老八媳妇的面子,真不知道该说她勇敢呢,还是愚蠢。

第一次我帮她解了围,可第二次,事起仓促,我只有眼睁睁看着小薇跌下去。

但如果当时能预知后面的发展,我宁可不顾一切地把小薇拉上来,让跌下去的人换成我,至少,不会让他的弱点就这样毫无防备地展示在那么多人面前。

可是我不会预知,所以只能看着小薇跌下去,看着从门外的人群里突然冲出一条人影,将滚落在地上的小薇紧紧抱进怀里。

那瞬间,我的心已经停止跳动,他的脸在眼前放大了无数倍,那眼底的怒火,脸上的惊慌与疼惜,抬起她的手腕的手小心翼翼的温柔……

我从不知道他会有这么多柔软的情绪,更不知道他的情绪竟能如此赤·裸裸地外露。而他的刚毅和她的娇柔,竟融合得顺理成章,他们相互凝视的眼神,仿佛天地间只剩下了彼此,再无他人。

在几乎凝滞的气氛下一步步走下阶梯,我半跪在小薇身旁,“爷,我看小薇可能是伤着骨头了,还是赶紧宣太医看看要紧。”

小薇身子微震,看向我的眼中已经没了刚才的迷离,她侧过身子似乎想靠向我,却又震动了一下,继续留在他的怀里。

心底有种情绪在酝酿,“四嫂,我没想过那么多有的没的,只想认真和胤祥过日子。”言犹在耳,她为什么还是放不开他?!

“十三弟呢?”我忍不住说,提醒她,也提醒他。

我没再看小薇,只是盯住他,想知道她在他心底到底有多大分量,是不是连伦常都可以不顾,连名誉都可以不要,连最亲的弟弟都可以舍弃?

所以我没错过他仍在看她伤势的眼中流露的惊醒与挣扎。瞬间出现的那种不顾一切只想将她拥抱的决然几乎让我崩溃,但最终理智终于接管,他的眼神平静下来,只余一丝痛苦。虽然托着她手腕的手依然温柔,可我知道他已经回到了四贝勒和胤祥四哥的身份。

风势渐小,帘子垂落下来,掩盖了外面的一切,也掩盖了我心里的那道身影。

他的痛苦、他的挣扎、他的温柔,都是给她的,再不会分给旁的女人一星半点,所以,我只能放弃任何不切实际的希望,或许四福晋的名分,就是我能得到的最多的安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