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 四福晋篇 · 之三

我猛地站起身,桌上的茶盏被袖子带翻,滚落地面,“啪”的一声碎裂。

索额图谋反!

无数思虑瞬间滑过,我暗暗深吸口气,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关闭府门,传令府内,自今日起任何人出府必须经总管批准,更不得接待访客。”

“若是宫里……”

“爷不在,女眷不便接待外客。”我淡淡说,听得总管应声,不再理会,迈步走进内屋。

让丫头在外面伺候,确定房内只有我一人的时候,我才放任自己虚软在床榻上,浑身颤抖。

还好,还好他不在。

娘娘到香山祈福,却病倒在那儿,他得知消息立马向太子告了假,当天就赶过去。

当时看着他离去的背影,心中酸涩,但此刻却只觉庆幸。若他被搅缠进这桩事儿,那后果……

我打了个寒噤。

整个内城已经被封锁了,任何人都出不去,让我连叫人送个信儿给他的机会都没有,只能祈祷他不要太快回来。

只是前几日听说娘娘的病情有所好转,若真大好了,那他有什么理由不回来?

除非是为了……

我闭上眼,他临走时候的神情,有着对娘娘病情的担忧,但眼中的那抹期待又是为了什么,我不可能不知道。

罢了,罢了。只要他能不回来踏进这个陷阱,不管是为了谁,都好……

漫长的一个月,终于过去。

我走在长春宫的回廊上,恍如隔世。

春风迎面,春花灿烂,宫内静谧安详,仿佛什么事都没发生过,可之前那些日子的惊慌恐惧,早已深深烙印在我心里,恐怕一辈子都消除不了。

“娘娘,媳妇给您请安了。”

“嗯,快起吧。”

我站起来,抬眼看去,笑道:“娘娘今儿个精神很好呢。”

“哎,年纪大了,身子也就不由人,说病就病的,好起来也难。”

“娘娘还年轻着呢,再说爷这些日子天天都在佛堂念经给娘娘祈寿,只是病去如抽丝,您也别太急,慢慢调养就是。”

“他的孝心我是知道的。”娘娘叹口气,欲言又止。

我忙把话题转开,又说笑了片刻,看娘娘精神有些不济,便起身告辞。

穿过庭院,我忽地顿住脚步。不远处一个窈窕身影正斜倚着栏杆坐在回廊上。

“福晋?”

我恍过神,笑了笑,继续前行,不经意地道:“茗薇姑娘好像瘦了很多啊。”

“小薇她前阵子也病了。”玉哥儿笑说,“她那个人啊,平时伶俐得很,可时不时又会犯晕,在山上那会儿,不知道怎么回事就跌到池塘里去了,要不是让四爷救了上来,怕早一命呜呼了,不过还是受惊着凉,就这样昏迷了半个月呢。”

“这样啊……”我淡淡笑着,在太监的扶持下上了马车。

帘子低垂下来,我收了笑容,闭上眼,眼中酸涩。

仿佛平静的日子过得特别快,转眼过了五月节,十三弟大婚的日子到了。

心底其实是隐隐期盼着这个日子的,这天一过,一切都已定论。我知道,以他的性子,就算再怎样情不自禁,也不可能放任自己……

“主子回府了。”丫头在门外轻声禀报。

我应了一声,天色已经全黑,婚宴早就结束了吧,随口问:“爷现在在哪儿?”心中寻思是该备消夜还是醒酒茶呢?

 

“主子进佛堂去了。”

“……吩咐厨房备些点心消夜。”我低声吩咐,双手不自觉地握紧了手帕。

紧闭双眼却理不清凌乱的心思,直到半个多时辰之后,我才站起身,让丫头捧着茶点随我走向佛堂。

佛堂门大开,门口站着秦全儿,见我过来愣了一下,忙上前请安。

“爷还在里面?”

“回福晋,主子到练功房去了。”

“哦,那你怎么还在这儿?”

“主子让奴才在这儿候着。”

我怔了一下,心潮翻涌,脚步却有自有意识般迈进佛堂。

脚下似乎踢到了什么东西,我凝目瞧去,一颗檀木佛珠正滚动着,又撞到了另一颗……

无声地深吸口气,我勉强克制住颤抖,让丫头留下,独自转身朝练功房走去。

刚进了院子,利刃劈风之声就传了过来,我仿佛被钉住了脚步,再也移动不了。

闭上眼,却抗拒不了满耳充斥着的狂乱的声音,一下下将我砍得体无完肤,当我以为这种折磨永无休止时,一切归于寂静。

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又有了力气,走近窗边。顺着半开的窗户看进去,他正背对着门靠在墙上,灯火摇曳,映着他脚下的利刃寒光凛凛,他瘦削身影长长地拉在墙上,随着火光的跳跃而剧烈颤动……

我紧紧咬着下唇,尝到一丝腥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