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 四福晋篇 · 之二

“阿玛……”

“嘘,小声点儿,阿玛已经歇下了,别吵到他。”我轻掩住那张发出清脆童音的小嘴,使个眼色叫丫头抱了弘晖出去玩。

回头看着斜靠在软榻上小睡的他,忍不住在心底叹了口气,也只有这个时候,我才能放任自己细细地看他吧。

冬猎回来已经有段日子了,可他的身子一直不见大好。伤势已经无碍,精神却始终欠佳,脸上血色少了很多,且越发瘦了下去。

只是,我不知道,他的消瘦究竟是因为身体的病痛,还是心……

皇上冬猎返京,两件大事儿转眼就传遍了宫里,一个是他们遇熊受伤,另一件是皇上赐婚,而两件事的主角儿都是十三和小薇。

知道皇上将小薇许给了十三弟,我是松了口气的。或许这样,就能控制住那些已经几乎无法遏止的东西。

毕竟,十三是他最疼爱的弟弟啊。

十三仍是天天过府,谈政事,谈趣闻,一切仿如从前。但在他不经意地张望时,十三看着他的眼中会泛起感激与歉疚,而在十三神采飞扬浑然忘我滔滔不绝时,他会片刻恍惚,双眸黑不见底。

他们都在痛,都在掩饰,却无法逃避。

对这一切,我心痛,我嫉妒,却无能为力。只能当什么都不知道,照常过自己的日子,照例定期进宫给娘娘请安。

 

“福晋,娘娘正在梳洗,请您先在这儿等会儿。”

“知道了,冬莲姑娘不用招呼我,伺候娘娘要紧。”我笑着应声。

目送冬莲的背影在娘娘寝房门帘后消失,我径自坐下来看着周围景致,慢慢品茶。

若有若无的声音随风送了过来,有人在低声哼着曲儿,那是我从没听过的调子,只觉得低柔婉转,更如清泉般纯净流畅,让人情不自禁地沉浸其中。

我心中一动,莫非是……

站起身来顺着声音找过去,掀开一边窗帘,庭院里正站着个宫女装束的女孩。

长发乌黑,肌肤白皙,面容清秀。她正在将刚折下的梅枝插进花瓶里,花木扶疏,白雪掩映,画卷一般的场景在我眼前铺开。

她并没有可以让人一见惊艳的美丽,却有种让人移不开眼的魅力。或许是因为她眉目之间的清朗,或许是因为她神色蕴涵的柔和,看着她,只觉得身心都变得柔软和温暖起来。

难怪……难怪……

一直以来,到娘娘这里请安时她都碰巧出门办事,让我在听到她名字许久之后的现在才第一次见到她。见了,才知道为什么十三会待她爱若至宝,为什么他直到现在还对她念念不忘。

怔忡间,她的歌声渐渐清晰。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

我如遭雷击。

部分记忆倏地鲜活起来。

这些日子,他在书房练字时眼底的迷离,面容上我从未见过的柔软,还有书桌上越来越多的一篇篇的《水调歌头》……

原来如此。

原来如此……

“福晋。”身后的叫声拉回我的神志,冬莲正站在我身后,“娘娘请您进去。”

我淡淡点了下头,却没动身,又瞧了眼窗外,“那姑娘是谁呀?”

“谁?”冬莲顺着我眼光看过去,笑了起来,“那是小薇啊。她怎么又糊涂起来,插梅也可以回屋里插,没的大冷天儿的在外面受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