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 四福晋篇 · 之一

“四哥,今儿个您一定要应承我!”

“胡闹!”

“四哥,您不知道,她真的很特别……”

我在书房门口就听到里面十三弟和他的一来一往,无奈地摇头笑了。一个多月了吧,就从上回十三弟从内务府回来开始,一直闹着他帮忙讨一个秀女过来。他哪里肯做这种事,偏偏十三弟拗着性子非要他答应不可。十三弟的性子我是知道的,虽然倔强,但一直以来除了四哥在心目中占有特殊地位之外,还没见为第二个人如此执著的,心下不禁对那个秀女有了点儿好奇。

“十三弟,又在闹你四哥了。”我笑着,掀开门帘走进去。

“四嫂。”十三笑嘻嘻地请了个安,“今儿您过生,特地给您贺喜来了。”

“谢过十三弟了,不过贺喜是名,怕是找着机会劝你四哥才是真吧。”忍不住取笑他。

“看四嫂说的,冤枉啊!”十三口中喊冤,脸上仍笑嘻嘻的,“不过看在我这么诚心祝贺的分儿上,四嫂您也帮忙劝劝四哥嘛。”

“你又不是不知道,你四哥决定的事儿谁能劝得了的。”

“那不一样,您今儿个可是主角儿,您说一句,那可顶我十天半个月的磨了。”

我笑瞥十三一眼,走到书桌前。“爷,让十三弟这么悬着也不是办法,您不如先去看看那个姑娘再做决定如何?”

他不答应的原因我是可以约莫得到的,一方面那姑娘是秀女,毕竟是要进宫的,没大选之前她的身份是忌讳,而另一点也是最主要的一点,却是因十三弟这回反应太过特殊,最怕是被狐媚子女人给缠上了。

他不答应是想等十三弟冷静下来自然忘记这回事,但十三的执念太深,与其这样一直耗着,不如让他先去看看那个女孩的底细,再决定是留是放。

考虑了一会儿,他微微点头。十三弟欢喜道谢,我只是淡淡一笑。其实他何尝不是这个意思,只不过是要由我说出来罢了。

丫头在门外说家宴已经备好了,我应了声,陪着他和十三弟一起走了出去。这桩事儿也就随风而去,不再萦怀。

这时的我并不知道,日后的无数个日日夜夜我都在为自己说的话懊恼后悔。

小薇。

这是很长一段时间,十三弟在公事之外最常说的字眼。

我一直知道它代表一个女孩,一个在十三弟心目中有特殊地位的女孩。因为总是听到这个名字与聪慧、可爱联系在一起,听到十三说她能唱动听的歌儿,能写一手好字,能讲好笑的笑话儿,还能不动声色地给老十刺儿吃……

但我从没意识到,或者说从没想过,这个名字在四爷心目中也有着特殊的地位。

他是从不注重男女情爱的,从我跟他的那天起就知道了。他没对任何女人动过心,对我没有,对其他妾室也没有,即使是如今最受宠年氏也是一样。数年来,我已经习惯和适应了他的冷情,甚至以为此生都不可能见到他动心的时刻。

我以为……

但我错了。

当我看到十三弟谈起那个名字的时候他脸上迅速浮起的刻意的淡漠时,我隐约感觉到我错了。

当那个名字在十三弟口中出现的次数越来越少,甚至在理当谈起她时他们都会特意避开的时候,我开始了解我错了。

而在那个早晨,当他们避无可避地讲到那个名字时,我明明白白地意识到——我错了!

那个早晨,听说十三弟在前一天和老九的跟班打了起来,还受了伤,又被关在长春宫思过。于情于理,我这做嫂子的定要问候一下的,于是趁着清晨进宫给娘娘请安的机会见到十三,还有他。

他和十三正坐在花园凉亭里谈天说地,远远看过去,似乎正说得畅快,但我只感觉他们之间的气氛古怪。我顿了顿脚步,又想起了早上来长春宫一路上听到的流言飞语。

十三见我来了,站起身请了个安。

 

我笑问:“看十三弟精神还不错,听说昨儿个伤着了,现在可好些了?”

“谢嫂子关心,已经好很多了。”

“嗯,可要多注意休息呀。”瞥到了十三被仔细包扎起来的手腕上绑着的帕子,那上面分明绣着一枝寒梅,心中一动,“很精致的绣工,这是谁的呀?改天我也请她帮忙绣点图。”

十三神色僵了一下,“是小薇的。”

“小薇——”我淡淡重复,眼角余光看到他的脸色倏地刷白,扭转了头瞧向假山,但那瞬间他漆黑眼眸中流露的东西仍深深撞进我的心里,让我那一刻甚至无法呼吸。“那我可不能请她帮忙了,不然十三弟……”

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还能笑得出来,更不知道为什么就停不下口里的话,看着那个愈发僵硬的身躯,只是下意识地想要让那个伤了我心的人更心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