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 八王爷篇 · 最终——不是结局的结局

当十四求见时,我正在为家人画像。

这次围猎之行,可谓天翻地覆。太子、十三和茗薇分别被拘,一时间朝廷动荡,众人惶惶,在皇上没有明确旨意之前,为了避嫌,大家都采取了保守态度,做好自己分内的事之后便各自回府闭门不出,而作为这场变故的主导者,我自然更是如此,只在府中静待事情发展。

听到下人通报,我微微一笑,收了笔,叫人带十四进来。

“爷的画,是将妾身美化了呢。”被画的人凑了过来看着画像,轻笑着,“若妾身也能有这样的精神,可就好了。”

笑容停滞了一下,我眼望画像。的确,画中女子不像眼前人的柔弱,眉宇之间的从容、眼瞳之中的灵慧、神色蕴涵的坚定……

随手将画纸揉成一团,“是画得不像了,改天有空重画吧。”

身边的脚步声退离,我眼望长廊,见到十四的身影正走过来。

他来的目的是什么,我已经猜到了。

这么多天,终究是忍不住了吗?若不让他见见茗薇,只怕他这心结永远解不开,而一个被悔恨束缚住的人,对我再无帮助。

“皇上安排八爷总管内务府,足以说明对您的器重,真是恭喜八爷了!”

“大人客气了。蒙皇上信任,做臣子的只有尽心办差才能不辜负皇恩啊,以后若有需要大人指导的地方,还请不吝赐教……”

做戏一般的客套话从一下朝就开始,直到快出了午门才结束。

围拢在身边的人潮渐渐散去,我垂眸。

今儿是回京的第一个早朝,太子被拘禁,而皇上任命我为内务府总管,其中的含义,所有人都看了个清楚吧。也就难怪下朝后人人都涌过来巴结一番,甚至是原先始终站在太子一边的也不例外。

所谓的忠诚——不过如是。

 

连皇上都可以为了保护朝局稳定而牺牲无辜的十三,这些个人自然也可以为了自保而放弃原则和忠心。树倒猢狲散是常规,无论是谁,在失势时都必须做好众叛亲离的心理准备,毕竟茗薇那样的人,太少太少了。

利用与被利用,我已习惯,自私与冷漠的人性,我也已适应,可仍是在心中存留着一线希望,希望能有一个人向我证实世间尚有无私与纯净的感情。

这个人,我找到了,但即将在我手中死去。

放任无奈与悲哀潜入心底,我惨然而笑。

仿佛是一个在黑夜里徘徊了一生一世的人,在终于找到一盏明灯时,却不得不将之打碎,因为只有将自己沉入更深的黑暗中,才能存活。

停下脚步,微闭双目,一幕幕画面从眼前闪过。

初见时清澈的眼眸……

畅春园月光下的祥和……

她看向十三的眼中的温暖与怜惜,看向我目光里的冰冷……

赐婚时清朗坚定的声音,“奴婢谢皇上,谢德妃娘娘……”

次次与老十斗嘴时的机智应答……

对我唯一一次毫无敌意的柔和眼神……

受伤时苍白的面色……

闯进烟波致爽阁时义无反顾的勇气与决然……

“爷,九爷、十爷就在宫门等候。”

耳边突然响起的声音惊醒了我,竟发觉眼内潮湿。深深呼吸,再张开眼时心情已平复,回头望了望身后肃穆庄严的宫殿,我继续朝外面等候的老九、老十那里行去,步履越来越坚定。

心中最后的柔软部分,自此被我抛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