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 八王爷篇 · 之十

听到耳语,我抬头,将举在唇边的酒杯放下,微微一笑,掩去眼中闪过的光芒。

“八爷,今儿个是您大喜的日子,这酒可不能不喝呀。”一旁的众人仍在嬉闹起哄着。

我站起身,笑道:“各位大人,这酒我肯定喝,不过要等接完太子爷的驾才行。”

众人一愣,刹那间静了下来,面上都带了些讪讪之色。

我视而不见地招呼老九、老十随我去接驾,却在转身时在心里冷笑一声。

这些个人的心思,我自然知道。

即使表面一贯和气,实质上我们与太子内里的竞争,从来没停止过。现在他们在我府上碰到太子,自然会被太子划定为我的人。这样的认定,对那些还在三心二意的墙头草来说,可是大大不妙的事儿啊。但,这正是我想要的结果,这样一来,还在犹豫的那些个也不得不靠到我这边来了。

果然,当太子看到我身后的文武官员,笑容变得勉强起来,脸色也隐隐泛青。

这两个月来老四和老十三到桐城去巡视河道,没了他们的协助,太子已经接连办砸了两件差事,引得皇上心中不满,他早已不复当初的意气风发,如今见到我府内景象,心里是何等滋味,我自然清楚得很。

显山露水原本不是我的风格,可如今太子是外强中干,已无法动摇我的地位,而且我手中还握着一个杀手锏……

行礼之后引太子入府,心中思量着下一步的行动,面上仍是微笑着与他寒暄,觥筹交错间,夜色已深。

🐬 落 = 霞 = 小 = 说~w w w = L u ox i a = c om

宾客尽欢而散,我缓步回房。不用看,也知道房里已被装饰成喜气洋洋的红色。脚步顿了一下。

当年我新婚,红色的房间,娇艳的脸,骄傲而倔强的眼,仰首干杯的姿势,如今化为满脸的怨愤与不甘……

老十三新婚,红色的房间,镇静的神色,面对刁难落落大方的笑语“夫妻本是一体,又何必分彼此”……

如今,当我迈进新房时,面对的又会是什么样的女人?

门轻轻被推开,床边的身影安静端坐,我走近,伸手,盖头滑下。

画像中的人真实地落入我眼底,但那紧张且谨慎的姿态,和规矩的低垂的眼,让我再也找不到原先的那丝熟悉。

莫名的失落感笼上心头。

寒风推开了半掩的窗子,直灌进房内。

我半躺在软榻上,看折子的眼没有移动,听到有人轻轻走进来关上了窗子,走近掖了掖盖在我身上的被角。

一年来已经熟悉的香气传入鼻中。

“爷,天寒,您早点歇息吧。”

“你去歇着吧,我还有折子今天要看完。”淡淡说着,目光仍未移动。

身边的人静默了一下,而后无声地退离书房。

待脚步声远去,我疲倦地闭上眼。

今天从德妃寿宴返回的路上我们的交谈又重现眼前。

“这个茗薇!这个茗薇……”

老十边走边恨恨自语着。

我一笑。这四个字几乎成了老十的口头禅了,每回他和茗薇碰头,被呛到说不出话的总是老十,也难怪他这么恼火。

“一个女人家,和她计较什么,犯不着为她发火。”老九劝道。

老十愣了一下,脸色缓了下来,哼声道:“九哥,你不知道,我也不是要和这丫头一般见识,只是这样独一无二的女人竟是站在老十三那边儿,着实让人恼火……”

我心中一动,侧眼看去,见老十盯住正和太子讲话的十三的眼里充满敌意。

这敌意中是否也含有嫉妒的成分?

“十阿哥说得对,我费尽心机把你弄到手,原是该小心些的。”

“女人就应该遵从三从四德才是……可是我阿玛不在这儿,丈夫也没说什么,那就只剩下……十爷要是非让我听,那我听从您的吩咐也就是了。”

她与十三紧紧相握的手,她带着温暖和柔情的与十三密密纠缠的目光……

独一无二呀,老十这回的说法倒真是贴切。

我低头,遮住一闪而过的苦笑。

是啊,纵使有相似的眉眼又如何?茗薇只有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