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 八王爷篇 · 之五

马匹在雪地上飞驰的声音由远及近,然后从我们身边掠过,带来一阵刺骨寒风,而后消失在风雪里。

脖颈一凉,随着风势有雪片飘进衣襟里,那股寒意直钻心底。

“咦?老十四这是怎么了,下这么大雪还往外跑?”旁边老十原本高昂的叫嚷声却被风吹得零散起来。

我不做声,回想着刚才与十四错面的时候看到的他的表情,心里泛起一阵不安。

“又和谁闹别扭了吧?这个老十四,最近总是古古怪怪的,动不动就发火,可不像原来的他了。”老九慢条斯理地说着,语含嘲讽。

他这话,说的是十四,暗地里也是指我的吧?

前阵子出京办差,说实话我是松了口气的,至少这样可以不再听到老十三和茗薇的传言。我不是已经在朝廷站稳了脚跟的老四,更不是毫无野心的老十三,我要成功,就必须抛弃儿女情长。

对茗薇是什么样的感觉?那一夜我反复自问,却无法理清。或许,自小从未享受过呵护的我是在贪恋她的那种温暖,或许,只是出于对十三能够得到那份温暖怜惜的嫉妒。

所以,在我尚未深陷的时候,最好的办法是暂时远离。

但如今看来,我做得显然并不成功。老九这话,是暗示,也是警告。若我再不知克制,甚至因此误了大事,我知道他们会怎样做。

兄弟?哼哼……如果我仍是幼年那个毫无权势的八阿哥,老九和老十又岂会跟在我身边?若有一天我再度没落了,又有谁能死心榻地的随着我?老九他们,也不过是将赌注投到了我这边,希望背靠大树好乘凉罢了。兄弟之情?在我的生命里,早已经不存在这种东西。

兄弟尚且如此,何况陌生人。为了那么一个温暖的表情就要放弃已经辛苦得来的一切吗?更何况那份温暖也不是给我的……

我轻轻拍拂了下身上的积雪,转头朝老九笑道:“老十四不过是发发小孩子脾气罢了,不用操心,碰到大事儿他可把握住的。”

老九也是一笑,“八哥说的是,我倒多虑了。”转头吩咐亲信跟着十四随身伺候着,而后率先驾马前行。

 

老十自是不去管我们话里的意思,只是呵呵笑着,跟了上去。

我冷眼看着他们的背影,心里寒意更甚。

“小薇,小薇……小心!”

我猛地睁开眼,眼前一片漆黑,只听到黑暗里面掩饰不住的粗重呼吸。

十三的声音,竟入到我梦里来。

随即太医庆幸的声音再次在耳边响起:“亏得茗薇姑娘挺身而出吸引了野熊的注意力,不然十三爷的伤可不会像现在这样简单了……”

呼吸渐渐转缓,睡意全消,我坐起身来。

下午回到营帐,远远就见人流涌动,一问才知道是老四和老十三在探路的时候碰到野熊,受了伤回来,当下便决定去探望。即使与老四他们暗地里斗得再厉害,在表面上,还是要做出一副兄友弟恭的模样来,这个时候,尤其要表现。

可在老四的营帐外碰到了德妃,知道老四已经服了药睡下了,不好再打扰,便陪同德妃一起到老十三帐子里去看看。没想到却听到老十三昏迷中的叫嚷,以及太医的话。

茗薇,竟可以为老十三连命都不要吗?

无法形容那一刻的感觉,而在听到的那一瞬间,我甚至看到了老九的动容。

黑暗之中即使不看,也知道此刻嘴角浮起了苦笑。老九的反应并不奇怪,这样一个女人,让人不能不动容。无论是她表现出来的勇气,还是那份勇气之后支撑着的感情。

如果当时碰到熊的是我,她会这样做吗?

这个问题一遍遍地泛上心头,却不纵容自己再想下去,不允许自己有哪怕只是片刻的脆弱。

我是额娘的骄傲,是老九、老十他们的支撑,我必须坚强,因为没有人可以依靠。

从来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