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 八王爷篇 · 之四

台子上的自鸣钟滴滴答答地走着,一时间这成了书房里面唯一的声音。

“八哥,我不明白德阳到底错在哪里,你要让他在外面跪上这么大半天?”

老十还是耐性不够,打破沉寂。

放下公文,抬眼扫了下自鸣钟,然后吩咐人扶德阳进来。

“奴才给八爷请安。”德阳声音虚弱。

“知错了吗?”

“是,奴才不该忘了尊卑,在宫里和十三爷动手,惹皇上生气,也给九爷添了乱。”

轻叹一声,我站起来走到他身前,“明白就行。罚,是为你好,让你记得以后别那么莽撞。若非念在你平日忠心为主的分儿上,你九爷也不会为你出头作保,想想那样的话,你现在会是什么个状况?”

“是,八爷的教诲奴才一定铭记在心,会更尽心尽力地办差,以报九爷大恩!”

微笑再度出现,我声音放柔:“好了。你自小便随着九弟,在我们眼里,也就像一家人一样,客气话就别说了。你的伤怎么样了?这几天就好好养身子,让大夫仔细看看,别落下什么内伤。我这儿还有支皇上赐的雪莲,倒是治伤灵药,待会儿差人送到你房里去,吃了说不得伤势会好的快些。”

“爷,这……”德阳脸上泛起感动。

让人扶了他出去,转眼瞥见老九领悟之色,我淡淡笑着。

“八哥教的不仅是德阳,也是我们兄弟了。昨儿个我们的确是鲁莽了点儿,不过也没想到十三的火气那么旺,一撩就起。”

中秋夜,不管谁被讽刺是没娘的孩子,都会火冒三丈的吧?这几个没尝过其中滋味的阿哥,却是不会想到的,我在心底冷笑。

老十三的感觉,我也曾有,在年幼时,因为额娘的身份没办法和她在一起,甚至连面都很少见。每过中秋,看到别的兄弟有娘亲伴在身旁,心下的滋味,恐怕这一生都不会忘记。

“别忘了我说过的,不要招惹他们,老四和老十三自己也会闹出事儿来。”

老九眼睛闪了闪,会意地笑了,“那是,咱们只管看热闹就是了,何必惹到自己一身腥。”

“闹事儿?什么事儿?”只有老十还懵懵懂懂的,随即像是想到了什么,神色中露出一抹古怪,“不会是指老十三昨儿晚抱美人儿入睡的事儿吧?”

我一怔,“什么?”

“今儿一早进宫,就听说了,昨儿晚上,老十三睡到了长春宫女官的床上。”

“是谁?”

“还有谁,不就是雅拉尔塔家的那个。”

茗薇?!

笑容不再,原先的那些个推敲假设,竟因老十的这句话彻底颠覆。茗薇最终选择的是老十三吗?为什么?

心思翻涌间,蓦然瞧见老九看我的眼神从惊讶到了悟,最后竟泄出了些讽刺的笑意。

“奴才见过八爷,爷吉祥。”

“起来吧。老十四在吗?”

“回八爷,十四爷在房里写字儿呢,奴才这就通禀去。”

“不用了,你去忙吧,我自己进去就好。”

微笑着打发了十四宫里的太监,我转过回廊,已经到了老十四的书房前。

·落·霞…小·说

书房窗大开着,十四正坐在桌前愣愣出神,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只见那脸色喜悦一阵、恼恨一阵、恍惚一阵。

顿了顿脚步,我笑道:“老十四,在学什么功课呀?”

十四微惊,朝我看过来,刹那间,已转做平日满不在乎的笑脸。

“什么风儿把八哥吹来了?今儿个不是说要处理皇阿玛交代的差事,不能进宫的吗?”

我笑着走近他,眼角瞥到他平放在书桌的纸张上一个个“佛”字儿,“十四弟这是要开始学佛经了吗?”

“没,写着玩儿的。”十四随意说着,将那纸随手揉成一团,扔到一边儿。

“刚去皇阿玛那儿回了话,想起来昨儿个老十三受伤,不知道今儿伤势怎样了,就过来看看。”

十四脸色微沉,随即又哼笑起来,“老十三啊,八哥你就不用担心了,他好得很。”

他脸上一闪而过的情绪还是被我看了个清楚,那是怒火。因为嫉妒吗?没想到那个茗薇居然如此厉害,连十四也陷进去了。

微微一笑,我将话题转开,又谈了阵子话,看着天色暗了下来,便起身告辞。

十四送我到门口,突然顿住,眼睛死死盯住不远处水塘边儿的一对人影。

是十三和茗薇。

十三正讲着什么,原本嬉笑着的脸慢慢沉了下去,但当茗薇握住他的手时,他看向她的双眼再度明亮起来。

我知道他的眼为什么而明亮。

是茗薇脸上浓浓的怜惜。

默然与十四分手,我回到府里,照例地换了衣衫,坐在榻上继续看公文,却怎样也看不进去,那个充满怜惜的表情塞满了整个头脑。

“爷,水端来了。”

“放在那边,你下去吧。”

站起来走到脸盆前,俯首要洗脸清醒一下,却不经意看到了水面的倒影,呆住——

下午在十四弟脸上出现的神情,我也有吗?

我闭了闭眼,任由毛巾落进水里,扰乱了那个影像。

中午九弟看我的眼神究竟是什么含义,我终于明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