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 八王爷篇 · 之三

喧闹声渐渐褪去,皇上的声音清晰地传了过来。

“老十,今个儿怎么这么安静呀,谁给你气受了不成,啊?”

我微笑着看旁边的老十起身回话,心里却突然有了些犹豫。

德妃娘娘的随身女官与十阿哥对上的事儿,这会子估计已经传遍整个畅春园了,话风是从我们这儿传出去的,也就预料到了皇阿玛的过问。在这个最提倡尊卑有序的地方,一个女官敢顶撞皇子阿哥,这事儿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虽不能就此扳倒德妃在宫里和皇上心里的地位,可她也要承担教导不严之过,这一时段失了圣意的日子的可能性是非常大的。

只是,那个茗薇的后果……

“回皇阿玛。”老十的声音响起,我倏然一震,突然发现自己的左手已伸了出去,竟是想拉住老十阻止他下面的话……

神色不变地缩回手臂,目光瞥向德妃那里,却不见茗薇的身影。眼角余光中看到老四和十三的脸色已沉了下去。

“……也没什么事儿,就是儿子刚才不小心被狗给咬了……”

“哈哈……”老十之后的话被笑声淹没,皇上笑得开心,旁边的其他人也凑趣地随着笑,却是神色各异。

老十重新坐下,轻轻哼了声,挑衅的目光与十三对视。

紧握的左手慢慢放松,我垂眸浅饮,不再管老九的探究与老十的突然变卦,只是为自己这几天来的屡屡反常而暗自慎戒。

在皇宫,容不下善良和心软。

我走在偏僻的小路上,远处灯光隐约,映照着那一方的热闹,而我,已从其中退出,任清冷寂静将自己吞没。

这种感觉,自小便已习惯。只是,小时候是因为被排斥、被孤立而躲在僻静处独自伤心,现在,则是主动退出皇宴,在该做的事情做完后,给自己一个喘息的空间。

信步前行到湖边,我停下脚步。

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另一个人。

月华如练,披洒在那人身上,淡淡地泛起一股光晕来。湖水、山石、碧草、红花、伊人……站在树丛旁,我已不想移动脚步。

宁静柔和的面容,似与月色融为一体。夏日的夜风和着花香漂浮在空气里,仿佛是下午她撞到我时留在我怀中的那抹馨香。

现在的她,柔软而温暖,但我忘不了下午她站在门口听到老十说话的时候因怒气而嫣红的脸和眼里仿佛要迸发出来的火光。

不能否认,当时的我是期待她爆发的,我想知道,在进宫了这么些天以后,她是不是还能保持当初的真性情;所以,当她怒火消失反而一如往常平静且规矩地给我们请安奉茶时,我反而是失望了。

没想到,随后她竟会用了那样一个法子来向老十反击,老十咳到满脸通红的样子,还有当时她恭谨表情下的倔强,让我到现在想起来还是忍不住要满怀笑意。

她没有变。不但真实,而且聪慧。

“喀啦。”踩着碎石路走动的声音慢慢接近。我敛起笑容。

是老四。

远远的,我冷眼看着他们并肩而坐,随意的交谈、老四的大笑。当他的笑声渐消,手抚上她的脸时,沉沉的阴冷自我心底泛出。

“那倒难为了十爷,先来咬我这只狗。”记得刚才她愤愤不平的声音清晰响亮。这样一个妙语如珠的人,在十三和老四之中,选择的仍是有权势的那一个吗?

直到他们分别离开,我仍一动不动地站着,任由心重新冻到僵硬。

老四和十三之间,终于出现了一道裂缝。我知道这裂缝之间夹的是什么。

雅拉尔塔·茗薇。

 

她,或许是一枚很有用的棋子。

转身离开,将所有的情绪排离,习惯性的笑容再度挂在脸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