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 八王爷篇 · 之二

重重的脚步声从门外踏进门里,同时,老十怒气冲冲的声音也响了起来。

“这个茗薇,胆子倒不小,竟敢装病!”

身旁的明辉身子一抖,头垂下去,脸色煞白。

“又在胡说了,老十,你这毛病可要改改。”将书放在桌几上,“明辉。”

“爷?”明辉忙应声。

“不知道茗薇姑娘的病怎样了,这两天你抽个时间探望一下。毕竟进了宫,你们姐弟以后见面的机会就少了。”

“是。谢爷体恤……”明辉面孔上血色渐回。

拍了拍他的肩,我微笑,“我知道你担心你姐姐,放心,德娘娘为人亲切是宫里有名的,茗薇姑娘在长春宫定不会受了委屈。若需帮助,我也自然不会坐视。”

“爷……”

“约莫十四弟也快到了,明辉,你到门口迎着吧。”

看着明辉离开,嘴角仍泛笑意,明辉激动到热泪盈眶的双眼却让我想起了另一双非常相似的、这两天一直在脑里游荡的眸子。

“到底是什么样的女人,让老十这样气恼?我倒想见识一下。”

老九的声音把我拉回现实,这才发觉刚才竟恍神了那么一霎。

“还有谁,雅拉尔塔家的茗薇啊。九哥你这两天忙着皇上的差使没碰上,八哥和我可见到了,那丫头和老四、十三他们在一块儿,鬼鬼祟祟的也不知道在干什么。八哥看在英禄的分儿上向纳兰贵妃要她,偏让老四占了先……”

“所以你今儿不服气偏要在选秀的时候闹上一闹,是不?可偏能让你闹的人不在……”

 

“九哥,你……”老十脸涨到通红。

“好了。”我打断老十的话,“选秀这等大事岂容你去胡闹?亏得茗薇姑娘这回没出现,不然有的你苦头吃。”

“在谈那个茗薇吗?”带着轻松嬉笑的声音从门口传来,“人还没算正式进宫呢,名字倒让宫里的人说了不知道多少遍,雅拉尔塔家的姑娘,好像比蓉贵人还风光啊。”

人影闪了进来,伴随着十四熟悉的笑容。

皇宫里,人人似乎都有一张面具,即使是在关系极好的兄弟之间,也会习惯性地戴上。我的笑容,十四弟的笑容,九弟的莫测高深,甚至是十弟的莽撞……这一张张面具,掩盖了其后的真实情绪。是否有一天,那双清澈透明的眼眸的主人,也会让面具遮盖一切,让虚伪成为本性?

微笑着招呼十四坐下,不动声色地将话题引开。

待正事谈完他们告辞离开,天色已暗。

没有点灯,我独自坐在书房内,任由黑暗渐渐笼罩自己。

昨天下午接到纳兰贵妃的口讯,说德妃先一步开口向她要了茗薇,她没好拒绝。当时也在场的十弟蹭地就冒了火,嚷着要在选秀的时候大闹一场,非把茗薇给抢过来不可。我自然知道十弟此去若真闹了起来会引发的严重后果,可偏阻止的话就是说不出来。这不是我的作风,却是第一次顺由自己心意来做的事。

为什么老四要的东西总是能得到?皇阿玛的关注、太子的信赖、群臣的敬畏……包括女人的心!若我的额娘也有德妃那样的地位身份……

自小就知道了,有一个出身卑微的额娘,即使身为皇子,也得不到应有的尊重,甚至正是因为出身皇家,才更要背负身份等级与世俗眼光的压迫。也正因为出身的限制,即使比旁人更出色,我也只能压抑住骄傲和锐气,让自己更加随和来抹平嫉妒与中伤。只有在独自一人时,我才能真正放松,任由情绪流露。

或许,这正是我对茗薇不愿放手的原因吧——她拥有我一直羡慕和渴望的真实。

面具戴得太久,很累,很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