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 八王爷篇 · 之一

“纳妾?”

正在写字的笔停了停,我抬头瞥了眼前面坐着的两人,然后继续写下去,口中笑道:“老十,你什么时候开始学做媒人了?”

“八哥,也不是我们要多事儿,只是前阵子您推拒了好几门亲事,外面的传言可就不太好听了。”老九的声调还是不紧不慢的,“想必八哥也听说过吧?”

“哼,想想我都气得慌,这样污蔑八哥,不知道是谁造的谣,等找着人非把他大卸八块不可!”老十气哼哼地说。

传言——惧内吗?

微微一笑,“旁人爱说就由他们说去,管他做什么。”

“八哥,我们兄弟自然是知道您不重女·色,又与嫂子情深意笃,可外人不明白啊;所谓众口铄金、三人成虎,这种话传了出去,对您、对咱们今后的打算,可都不是件好事儿呀。再说了,这人选也不是随便定的,这张大人的千金,知书达理、温柔贤淑,是个知进退的,嫂子是明理的人,想来也不会反对才是。”

“对、对,九哥说的对,咱们就是这么想的。八哥你看看画像再说嘛。”

他们兄弟一唱一和,看来今儿定是要我应承下来才作罢。练字的笔不停,我笑说:“纳妾,也不是不行,若有美貌胜过你嫂子的姑娘,我自然可以考虑。”

“嫂子的容貌在整个京城也是数一数二的,八哥,你这不是摆明了要为难我们吗?”老十嘟囔着,老九却不再多说,想必是了解了我的意思,将话题慢慢转开。

又谈了会儿子政事,他们告辞离开,书房又只剩我一人时,脸上习惯性的笑容才收敛起来。

将毛笔搁在笔架上,我放松身体靠上椅背,合起眼。

我何尝不明白老九说的道理,只是事有先后,比起应付谣言,更重要的是要利用安亲王的地位、权势巩固自己的实力。不纳妾,为的是安抚安亲王一家,无关感情。成亲几年,夫妻情分是有的,可情深意笃?哼……这种词儿用在我们身上,真是不合衬到让人打冷战了。

女人啊,骄横泼辣也好,温柔贤淑也好,骨子里,都是一样的矫揉造作、沉闷无趣。没有必要花费心思。

只是这样想的我当时并不知道,不过几天就要碰到个让我费尽心机也得不到的女人。

“咦?”

中午刚下学,路过储秀宫,正在讲着课上趣闻的十弟突然停住话,眼光朝一边儿看去,满脸惊讶。随着他的目光看过去,一前一后闪进眼里的那两道人影,也让我怔了一下。

今儿个是秀女进宫的日子,老四和老十三到褚秀宫去做什么?若说老十三小孩儿心性想看看秀女倒也是情有可原,老四可不像这么闲着没事儿干的人。

十弟脚下方向一转,不做声地跟了过去。我淡笑。

老四和十三一向跟我们不对盘,说不定这次能抓到他们什么错处。老十这回脑子倒是动得快。

刚入园子,就听到人声传了过来。

“你知道我们是谁?”是老四在说话。

“现在知道了,给两位阿哥请安,爷吉祥。”一个从未听过的姑娘的声音,清脆动听,又有种平和的稳定,一点儿也不像话里所说的第一次见阿哥时候一般女子该有的谨慎和慌张。

“她怎样,有意思吧?”老十三的笑语得意满满。

“哼。”老四的声音还是淡漠,可我倒听出了其中的一丝异样来。

让老四都动容的女人,我定要见见。

“四哥好兴致,居然也会跑到这边来看秀女?”十弟先一步走了出去,我随后转出。

“十弟,别胡说。”对上一双眼,我停住话声。

黑白分明的眼瞳,先是迷惑,然后转为了悟,再来惊讶、无奈、一丝自嘲的笑意和一抹戒备……

 

原来一双眼在瞬间可以有这么多感情表露,而且是如此不设防地坦然流露出所有真实情绪,在这个什么事都有七分遮掩的皇宫里,这样透明的人儿,实在是不多见了。

那双眼终于依着礼节垂了下去,我这才看清了那女孩儿的外貌。

十四五岁年纪,面孔仅是清秀,但那股子气质耐人寻味,难怪连老四都……

“八哥、十哥兴致也不错呀。”十三闪到女孩儿身前挡住她。

“呵呵,只是下了学路过,听见这有人声,过来瞧瞧,可巧儿就碰上了。”神色不变地看着十三保护性的动作,还有那女孩儿看向十三的眼中分明流露的怜惜,“这位姑娘是……”

女孩儿似是突然惊醒,这才记得给我们请安,正待自报姓名,却让刚到的明辉抢先叫了出来。

没想到她竟是英禄家的姑娘。

看到十弟同样是满脸的惊讶,我自然明白他在想什么。英禄家的女儿,为什么会和老四、十三他们在一起,为什么反而对我们满是戒备甚至有些敌意?

看着那女孩儿随太监离开,耳边响起十弟的声音:“明个儿选秀女,我得去瞅个热闹,四哥、八哥、十三弟,一起呀。”

瞥到老四眼色一沉,十三脸上的怒气一闪而过,我笑意又浮上。

再寒暄几句,与他们分了手,我和十弟转身朝纳兰贵妃的宫里走去。

既然老四和十三这么在意她,这个女孩儿,我定要抢到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