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部 第十六章 续梦

“喂,你醒醒,难道喝矿泉水也会醉人的吗,怎么开始胡说八道了!”一个我听起来很熟,却又仿佛很久没听过的声音,不停地在我耳边回响着。我一扬手随意地挥了一下,想将这声音赶走,却只听啪的一声,好像打到了什么,接着就听到一声尖叫,然后一股剧痛从我手臂传来。

“啊——”我大叫了一声,猛地坐了起来,头呼地一晕,我忙用一只手撑住额头,又在眉心上捏了捏,这才往自己的手臂上看去。一只手正掐住我一点儿肉皮在那里扭动,我顺着手臂往上看去,圆眼、圆脸、圆鼻头……小秋正一脸怒气恶狠狠地盯着我。

“小秋,是你吗?”我用力眨了眨眼睛,又想伸手去揉,心里却想着是不是我又做梦了,难道德妃给我的不是毒药,而是迷幻剂吗?那我再睁开眼,看见的会是谁,胤祥,还是四爷,还是……难道说奇迹真能发生两次?

我正在用力地眨眼中,就听小秋没好气地说:“废话,不是我是谁,你可真行,竟能弄到中暑,还找了个那么僻静的地方,要不是搞卫生的大叔看见了你,我估计你今天就交待在这儿了。”我又用力地眨了眨眼,眼前出现依然是小秋飞快蠕动着的嘴唇。

听着小秋没完没了的唠叨,我忍不住转了头四下里乱看。玻璃窗,日光灯,空调扇,桌子上还放着我上个月和小秋一起买的那款手机,小秋的大背包也斜搭在椅子上,一股久违的现代感慢慢地渗入了我的神经。

看样子我可能真的是回来了,奇迹变相地等于发生了两次,虽然心里还是不能最后确定,但是这次疑似穿越带给我最大的好处就是学会了随遇而安,清朝我都能活下去,更不用说我一直生活着的现代社会了。

我靠回了床侧的石灰墙上,一股凉意顿时顺着背脊透了进来,脑中的眩晕感也降低了不少。小秋叨叨了半天,突然发现我居然没有回嘴,就只是微笑着看着她,她这才停嘴,上下地打量着我,又伸手过来摸摸我脑门。

“刚才医务室的阿姨说你没事儿啊,多补充点水分就行了。”

我一巴掌打掉了她的手,“我当然没事。”

小秋仔细地看了看我,确定我没事儿,立刻又凶了起来,“你没事儿冲我傻笑什么?”

我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这叫怀念好不好。”

小秋翻了个比我更白的白眼,“一个星期没见我,你就怀念上了,那我上次出差去山西一个月,回来一见面,你说什么来着,唉,你怎么还没走啊。”

我扑哧一声笑了出来,让她这么一说,好像还真有这回事儿,不过小秋因为工作的关系,时不时就会出个差,来来回回的多了,有时候搞混了那也是在所难免。

“你要是没事儿,咱就回家吧?博物院马上就要关门了。”小秋递给我一条湿毛巾。

我接过来用力地擦了擦脸,“成,我没事了,咱们走吧。”

“喏,水你拿好了,阿姨说你得多喝水。”小秋从地上的箱子里抽了两瓶水出来,一股脑儿地塞在了我的手里,又胡乱地将床上的毛巾被叠了叠,就拉着我出门去了。

一路上我只是低头快走,小秋最后都有些小跑地跟着我了。她伸手拽了我一把,“你怎么了?往常拉你都不走,今儿倒跟飞毛腿似的。”

我冲她咧了咧嘴,“不是,这太阳还没下山,烤得这石板路烫得要命,都可以烤肉了,本来我就中暑头晕,你还让我慢走。”

“哦——”小秋应了一声,忙加快了脚步,突然感叹地说了一句,“没办法,这地方没有树啊。”“哎哟——”我脚下绊了一下,小秋忙扶住了我一把,“看你脸红彤彤的,不行,咱们出了门打车吧?”

“好啊。”我随意地答应了一声,却不敢跟小秋讲,方才听她说的那句话,会让我想起他,心里不禁又一痛,我赶紧甩了甩头。

没一会儿,故宫的后门就到了,小秋跟门卫打了声招呼,就拉着我往外走去。一出门没走多远,正好有一辆出租车开了过来,小秋忙招手,没等车子停稳,就一个箭步拉着我蹿了上去。报了地址,汽车飞快地开动起来。

我强忍着再回头看一眼的冲动,就听小秋在一边笑说:“今晚上咱们吃什么呀,你家里还有什么?”

我一愣,“什么我家?”

小秋大大地叹了口气,“我现在终于知道中暑后遗症是什么了,这位小姐,你前天就打电话给我,说是叔叔阿姨周五兵发海南,你独守空房,寂寞难耐,邀我周末同住,可记得否?”

前面开车的司机大叔扑哧一声笑了出来,我不禁有些尴尬,瞪了小秋一眼,“知道了,知道了,家里什么都有,你自便吧。”我老妈就是这样,在她眼里我就是一个永远也长不大的孩子,每次出门之前,都会把冰箱填满,而根本不去考虑这世上还有“出去吃”这三个字。

 

小秋听见有的吃,倒也不太计较我记不记得的事情了,看着她东张西望地往外瞅,我忍不住问了一句,“今儿是你把我从蕴秀宫弄回来的?”

“都错。”小秋回过头来笑说,“第一,我是请大叔帮忙把你运回来的;第二,你中暑的地方是在慈宁花园的后身,什么秀不秀的,我从来没听说过;再来我还没问你,你怎么跑那儿去了,那一般不对游人开放的。”

我虽然能想到,故宫里根本没有蕴秀宫这么一间屋子,可听见小秋的证实说法,还是让我心里有些疼,那个梦实在太过真实了。我喘了口气,随意地说了句,“我迷路了,也不知道怎么就绕那儿去了。”小秋哦了一声,倒也没放在心上。

一到家,小秋先蹿进了浴室洗了个战斗澡,然后才轮到我踏踏实实地洗了个热水澡,一边洗一边发现,自己即使没人伺候,也还是能把自己洗得干干净净的,不禁自嘲地一笑。虽然已经在那个世界习惯了皂荚,但是重新用上淋浴和洗发水的感觉,还是让我把头发整整洗了三遍。

一出浴室,就看见小秋趴在我的床上,一边吃零食一边用我的笔记本电脑狂看《CSI》。见我出来,她头也没抬地说了句,“你掉浴缸里了?”

我一边擦头发,一边说:“好久没淋浴了,所以洗得长了点。”小秋原本摇晃来摇晃去的双脚顿时停住了,接着就小心翼翼地将头埋在我被窝里嗅着。

“不是那个意思!”我没好气地喊了一句。

她一抬头,“那是什么意思?”

我懒得理她,只是自去拿了乳液在脸上涂抹着。过了会儿,我轻声地问了句,“秋儿,你信不信穿越时空这种事?”

“不信!”小秋很干脆地回了一句。

再过了会儿,我又说:“那要是说做梦穿越时空你信不信?”

“信啊。”小秋抬头一笑,“还有人做梦自己是火星人呢。怎么,你做了啥穿越时空的梦了?”我仔细地想了想,一时间却又不知道从何说起。

小秋挠了挠头,“那你写出来好了,你不是很喜欢写东西吗,反正是你的梦,你想怎样就怎样。”说完她把电脑还给了我,打了个哈欠就钻进了被窝里。

我愣愣地对着电脑良久,才突然发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打开了一个空白的文档。我有些好笑地摇了摇头,一个不着边际的梦有什么好写的。随手把文档关掉了,正想关了电脑睡觉,一阵微风从开启的窗子那儿飘了进来,“小薇……”微风如同一个轻轻的低语,从我耳际边滑了过去,我一下子坐直了身体,慌张地四处张望着,可却再听不到那个声音。

也许只是风声,我放松了脊背,低头看看小秋熟睡的脸,想想她刚才说的话,我不禁一笑。她说得对,梦是我的,我想怎样就怎样,也许在现实中我再也见不到他们,可在梦中还是可以的,可以继续幸福下去。

我又打开了一个空白文档,仔细地想了想,认真地敲下了四个字的标题——《梦回大清》。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