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部 第十五章 夺嫡 · 四

我也无意识地用手抓紧了心口,只觉得心脏跳得好像很慢又好像很快。

好在那太监终是把下面的话说了出来,“方才隆科多大人已宣布了皇上的遗诏。”说到这儿,他重重地咽了口唾沫,那声音在这呼吸都已不闻的屋子里,大得仿佛是在平静的湖水里扔了一块石头。他喘了口粗气,一字一句地把那封诏书背诵了出来,“皇四子胤,人品贵重,深肖朕躬,必能恪承大统,著继朕登基,即皇帝位。”

他的话音刚落,门口就传来几声惊喘,我闻声看去,却是那拉氏等几个女人正站在门口。她们脸上的表情映着灯火,哭不是哭,笑不是笑,真是难以形容。一旁的十四福晋还有茗蕙几个,脸上却已隐然带了几分失落。

“先帝啊!”德妃突然放声大哭,屋里的人全都跪下一起哭了起来,门口的那拉氏她们也都跪下痛哭了起来。屋里屋外跪了一地的人,人人哀泣,不远处其他的院落也是哀鸣声不断。报丧的钟声沉重又缓慢地敲响了整个京城。

十一月十六日,康熙的梓宫停放在了乾清宫。四爷,不,应该说是雍正皇帝已经带着一干皇子亲王贝勒们,在那儿为康熙守二十七天的灵。在这节骨眼上,八爷他们自然是随君伴驾,估计皇帝会不错眼珠地盯住了他们。

那拉氏她们已经准备着入住西六宫了。不少院落已经腾了出来,太妃们自然有太妃们的去处,就是德妃也要搬家的,只不过,她搬去的是慈宁宫,而不是什么养老所。

这三天,我要想走出宫门,总会有人从身后冒出来,毕恭毕敬地拦着我,要不是有人按三餐送饭,我还真怀疑这位新科的太后娘娘是不是把我给忘了。望着屋檐下的冰挂,我不禁想着这些天也没见到胤祥,不知道他有没有找我。头又是一阵晕,眼前有些发黑,我忙闭上了眼,自从那次之后,这头晕的毛病好像越来越严重了……

“在想什么?”德妃慢条斯理的声音突然在我背后响了起来,我忍不住哆嗦了一下,那股眩晕的感觉瞬间消失了,我定了定神儿,这才慢慢地回过身来。德妃正一身缟素地站在门口,午后的阳光笼罩住了她,却衬得她的脸色越发憔悴,眼睛也有些浮肿,其中布满了红丝,但背脊依然挺得直直的。

我稳步地走了上去,行了个宫礼,“在想胤祥。”很直白地回了她一句。

她明显地一愣,显然没想到我会给她这么个答案,脸上的神色一时有些怔忡。她看了我半晌,我也毫不回避地看了回去,她的肩膀突然松了下来,一瞬间好像老了许多,身子晃了下。我条件反射地扶了她一把,一入手,只觉得她的臂膀真称得上是瘦骨伶仃。她并没有推开我,而是任凭我扶着她,坐在了窗下的榻子上。

“我才刚告诉他,你头痛又有些犯了,先让人送你回去了。”说完她轻轻地咳嗽了起来。过了会儿,才伸手从袖中取出了一个朱红色的小匣子,她也没打开,只是用手指轻轻地来回抚摸着盒子那光滑的表面。

我安静沉默地站在一旁,可眼光却随着德妃的手指不自觉地移动着,心里猜测着那到底是什么。“拿去吧。”过了良久,她好像终于下了决心似的把那个盒子递给了我。我有些迟疑地接了过来,一时间反倒没有勇气去打开它。德妃看我迟疑的样子,轻轻地呼了口气,淡淡地说:“这是先皇的遗旨。”

我一惊,猛然觉得手里的盒子好像着了火似的很烫手,手指不自觉地一松,那盒子啪的一声摔在了地上,散了开来。一张薄薄的淡黄色的纸张从里面飘了出来,落在地上,隐约有些红色的痕迹洇过了纸背。我缓缓地蹲下了身,暗暗地做了个深呼吸,伸出手指轻轻地将那张纸翻了过来,字体有些歪斜,上面只有四个朱红色大字——人之常情。

“其实这很正常,人人都自私,出了事,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自己最爱的人。”我抬起眼看向康熙,“不要说是四爷,就是您和胤祥一起出事,我也只会选择胤祥的”……我轻扯了扯嘴角儿,“这不关乎什么纲常伦纪,这只是人之常情,不是吗?”“哈哈——”康熙皇帝突然放声大笑。我一哆嗦,越发地低了头,“人之常情,哼哼,说得好。”一阵步履声响起,一双麂皮靴子慢慢地踱了过来,在我面前站定。我暗暗握紧了拳头。衣履声响,皇帝竟然半弯了腰,明黄的荷包就在我眼前轻轻摇晃着,他低声在我耳边说了一句,“别忘了你今天说过的话……”

数年前在懋勤殿与康熙的那番对话,清晰地在我脑海中响了起来,一字一句,如犹在耳。我伸手捻起了那张纸,站起身来,心里竟然有了几分好笑的感觉,这算什么,皇帝在用我给他的理由来解释他为什么要杀我吗?

落l 霞x 小x 说s = Ww w * l uo x ia * co m

“人之常情吗?”我一字一顿地念了出来。

“皇上说,你看了之后,一定会明白的。”一直默不作声的德妃突然开口说道。

我嘲讽地一笑,“是啊,不明白又能怎样?”

德妃被我噎得一怔,可脸上却没什么怒色,只是有些不堪重负地看了我一眼,闭上眼幽幽地说了句,“那时候我以为把你许给了老十三,一切就会风平浪静,看来终是我错了。”

我心里不禁一痛,那晚胤祥那欣喜若狂的表情,还有四爷苍白如雪的脸色,一直都深深地刻在我心底,它曾帮我支撑过了许多的难关。我喃喃地说了句,“我只是想让他们两个都开心,这有错吗?”

德妃闻言身子一抖,她睁开眼看着我,眼圈儿发红,却一滴眼泪也没有,“你没错,只是你想让他们都开心的那两个人,不但是兄弟,更是君臣。”德妃的声音带着一丝沙哑,可到最后却尖厉了起来。说完她猛地站了起来,喊了声,“来人呀!”一个老太监应声进来,疾步走了过来,头也不抬地将一个青花瓷壶放下就出去了。

德妃伸手拿起了桌上的一个杯子,缓缓地将壶里的水倒了出来,一股再熟悉不过的味道传了出来。德妃看了看我,就将那杯茶放在了桌上,“这不会让你有什么感觉的。”

我只觉得全身的血液都在逆流了,钮祜禄氏温柔的笑脸,仿佛如同一根烧红的铁钎,带着嘶啦啦的声音从我脑海中狠狠划过,我哆嗦着嘴唇问了一句,“是因为我已经喝了三年了吗?”德妃默然。

我一把抓起了那个茶杯,温热的茶水瞬间濡湿了我的手指,正想狠狠地把杯子摔在地上,突然想起钮祜禄氏平时总是笑说,这清茶是谁谁谁送给四爷的,她好不容易才弄出来送给了我……四爷这两个字,让我放松了太多的警惕,我缓缓地放下了手来。

“这样对皇帝好,对胤祥也好,你也不希望他们因为你……”德妃叹了口气,“你最明白的,不是吗?”

我面无表情地看着她,心里已经说不出是什么滋味了。每个人都说我明白,可是我到现在只明白了一件事,那就是我的命运早在三年前就决定好了,而现在则连挣扎的机会都没有了……

门扇突然被轻轻地敲了两下,一个沙哑的声音回说:“启禀太后,万岁爷和十三贝勒过来了。”我下意识地就想往外冲去,可没跑了两步就停了下来,胸膛剧烈地起伏着,德妃则慢慢地从我身边踱了过去。

花盆底儿清晰地敲在青石砖地上,咔嗒咔嗒地一步步向门口走去。站定,她的背脊又挺得直直的了,“先帝爷做了他该做的,我也做了我该做的。”说完她推开门,毫不迟疑地走了出去。

“皇上驾到——”

“万岁爷吉祥。”“皇上吉祥。”一片问安声传来。

“起来吧。”四爷熟悉的声调传了来,我心一抖。

“儿子给太后请安。”

“胤祥给太后请安。”

胤祥,我在心里喊了一声,忍不住地朝门口走去,透过缝隙,看见德妃正弯身扶起四爷和胤祥。四爷还是那样的冷峻,身上穿着丧服,可嘴角儿上翘,却带上了一丝以前所没有的高傲。四爷一直都是傲气的,却从没有这样睥睨天下的高傲,明黄色的帽檐中央,镶着一块美玉,腰间则系上了九龙盘珠袋。胤祥也是一身素服,但却是英姿飒爽,脸上的神色比以前稳重多了,一举一动中都带了一种气质,这大概就是一个掌握了权力的男人的自信吧。我转过了身子,慢慢地走回到了塌子边坐下,伸出手,拿起了那半杯残茶,在手指间摇晃着。

“你们怎么来了?”就听着德妃柔声问了一句。

“儿子本来要去请安的,听说您到这边来了,就赶紧过来看看。昨儿太医不是还说,您这两天身子太虚,别太累才好。”四爷恭敬地答了一声。

“我也不过是这两天心里堵得慌,想散散心,不知怎么就走到这儿来了。倒是皇帝你身子骨儿要紧,这不知道还有多少大事等着你呢,你就别再替我操心了。”德妃温言地说了两句。

胤祥在一旁笑说了句,“万岁爷就是对太后心太重。”

“我知道,可做了皇帝,这身子就不是一个人的了,是全天下的了,私情两个字,倒是要放在一边了。”德妃语重心长地说了这么一句。

“儿子知道了。”

四爷的话音刚落,宫门外就传来了阵阵脚步声。“皇上吉祥,太后吉祥。”赫然是八爷的声音。我一怔,思绪一晃间,也没听到八爷说了些什么,只听到四爷淡淡说了声,“朕知道了,你先去处理吧。”八爷的声音顿了顿,才毕恭毕敬地说了声,“臣,遵旨。”只是语意中多少有些涩。我脑中不期然地想起了方才德妃说的那句话,“他们是兄弟,更是君臣。”心中一凉。

“咱们也走吧。”德妃说了句。

“是。”四爷答了一声。

就听见太监们高喊一声,“万岁爷起驾了。”屋外不一会儿就静了下来。杯子里的水也变得越发地冰凉起来,那股头晕目眩的感觉又袭了上来。

“我只是想让你们两个都很开心,不过刚才看起来,你们两个真的很开心啊。”想着四爷嘴角儿的那丝高傲,胤祥的英姿飒爽,我昏昏沉沉地举起了杯子,眼前的杯子好像有些模糊,我将手里的杯子一倾……

“两个都要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