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部 第十三章 诏书 · 四

一旁满脸戾色的十四正要站起身来,一抬眼看见我,身形顿了顿,又眯起了眼,看了看倒在他脚下的小太监,又看了看我,一时间仿佛不相信自己看到的。我不自在地对他点头示意了下,就转开了头。

一转头我才发现,一个年纪较轻的阿哥也坐在屋里,手里的筷子正伸到半空中,就那么愣愣地看着我。有些眼熟,我却不记得他是谁了,忍不住仔细地看了几眼。他见我看他,突然咧嘴一笑,一口白牙明晃晃的。

“小……”胤祥低低地喃语了一声,我这才收回了打量的目光。没等我再说话,一股柔和的力量传来,转眼间我已安稳地站在了胤祥的身旁。看看他微皱着眉头正要开口,我忙做了个稍等的手势,胤祥浓眉一敛,脸色有些古怪,却还是闭上了嘴巴。

我自转身走到那个仍然趴伏在地上的小太监身边,弯腰说了句:“现在可以给我了吧?”小太监一脸的惊吓过度,嘴角儿不自觉地抽搐着。我忍不住在心里叹了口气,今儿这事儿不论最后结果如何,这小太监的下场都可想而知。方才的一团火气顿时低了不少,正想着叫这个小太监先站起来,我微微伸了伸手,“你先起……”我话未说完,小太监原本用来半支撑着身体的左手,神经质似的就往回缩了缩。看着那捏得死紧的拳头,我不禁有些又好气又好笑,真不知该说他是愚忠呢,还是天生一根筋。

我正要再张口说,“啊……”那小太监突然痛叫了出来,脸色顿时惨白如纸。我忍不住往后退了一步,一只乌黑的皂靴正牢牢地踩在那小太监的左臂上,他的左手因为疼痛而五指大张,一只精巧的珊瑚耳环现了出来。

我愣愣地看着一只修长的手拈起了那个耳环儿。灯影儿下,那耳环红得分外鲜明,就那么轻巧自在地在十四阿哥的指间微微摇晃着,只是十四阿哥略偏了头,一时间看不清他脸上的神色。

“哎,这个小太监好像是十哥府上的吧?”一旁一直无声无息坐着的那个年轻阿哥突然大大咧咧地插了一句。背后隐隐传来了一声极低的粗喘,我下意识地回过头去,胤祥的眸色越来越深,太阳穴突突地跳着,他显然明白了些什么。那个阿哥一说话,十四阿哥仿佛被惊醒了一样,慢慢地转过头,看了我一眼,就伸手把耳环递到我跟前来。

我心里紧了紧,那眼神很古怪,就好像玩俄罗斯轮盘赌一样,当对方饮弹身亡,自己开枪庆祝时,却发现里面原来还剩下一颗子弹……我正迟疑着要不要伸手,一只大手已伸了过去,不知什么时候站起身来的胤祥笑说:“谢啦,老十四。”

十四阿哥的手下意识地躲了躲,看了一眼已是满面春风,仿佛没有半点儿芥蒂的胤祥。他突然懒懒地一笑,就任凭胤祥拿走了耳环儿,又踢了一下在地上咬牙忍痛的小太监一脚,抬了抬下巴,那小太监忙半爬着退到了屏风外头。

胤祥一回身儿,低头看了看我,把耳环递了过来,低声笑说了句:“这怎么就掉了?”

我伸手接了过来,握紧,又清了清嗓子,“是我方才等车回家的时候,不小心掉的,回来找,远看着被个男的捡走了。”我顿了顿,又笑说,“这不是你送我的吗,所以就赶紧追来了,他的腿脚儿快,我紧赶慢赶到了这儿,就听着这小太监说什么耳环的,就忙跟了他进来,谁晓得那么巧,他是来伺候你们的,后面的事儿你就都知道了。”

“哦,还真是巧呢……”胤祥长长地应了声,眼底闪过一抹锐气。

屋里有些安静,十四阿哥垂下了眼,那个年轻阿哥却是一脸玩味地应了一句:“可不是巧,哼哼。”我心里略轻松了些,真话假话他们自会分辨,只要能明白八爷他们的“意思”就行,我就算没有白跑这一趟。

🌽 落~霞~小~说~w w w – l u ox i a – co m

胤祥突然咧嘴一笑,“你找个人来寻就是了,还自己巴巴地跑来。”

“呵呵,”我也打了个哈哈,“一着急,就没想那么多。”

“这不是十三哥你送的吗,嫂子自然急得昏了头,这可是情意呀,哈哈。”一旁的年轻阿哥戏谑地说了一句。按说我应该脸红一下以做羞涩,可今儿碰到的事情太多,已没有多余的力气去用来害臊了,我只能干笑了下。

“老十七,你少在那儿胡扯。”倒是胤祥笑骂了一句。一旁一直安静坐着听我说话的十四阿哥却冷冷地咧了咧嘴角儿。十七阿哥胤礼,我恍然大悟,怪不得看着眼熟,以前也见过几次,只不过那时候他年纪轻,现在他的样子变了不少。

虽然很少听胤祥提起,但我却从书中知道,在四爷登基前的那几年,他都在古北口练兵,甚至最后控制了丰台大营,是四爷顺利继承大统的一大助力,现在他应该算是铁杆儿的“四爷党”了吧。想到这儿,才明白,怪不得他刚才点了一句这小太监的来路。

在方才我那番虚实交加的描述之下,眼前这三位人精自然都已明白,这个耳环原本要用来做什么用的了。若说今日之事,只是让胤祥他们越发多了层防备,却会让十四阿哥心中添了一根刺吧。看着谈笑风生的胤祥和十七,还有依然镇定自若地喝着酒的十四,我心里只能苦笑,他们这份深沉功夫我这辈子是练不来了。

“老十七在咱们成亲的时候,还在外头练兵呢。”胤祥回头对我笑说一句。

十七阿哥已是站起身来,笑着给我打了个千儿,又说:“那时候也没来得及送份贺礼,嫂子不怪罪吧?”

我忙虚伸了伸手,神差鬼使地说了一句:“您别客气,以后送也行。”

“噗——”在一旁坐着喝闷酒的十四阿哥一口就喷了出来。胤祥却放声大笑,眼睛都快笑没了。十七阿哥憋笑憋得嘴角儿有些扭曲,却故作正经地给我躬身行了个大礼,“小弟明白了,谨遵嫂子令。”

我满脸通红,第一次尝到了手足无措的尴尬滋味,正想着不顾一切地转身冲出去。“十三弟怎么这么高兴,说来也让我们乐乐,嗯?”八爷的温和笑语声从屏风外飘了进来……

胤祥的笑声顿了一下,弯着腰做戏的十七阿哥也缓缓地直起身来,与胤祥快速地对视了一下,又都齐齐地看了我一眼,倒是十四阿哥恍若未闻似的给自己又斟了一杯酒。

“呵呵,是八哥来了。”转眼胤祥已扯开了笑脸,给我做了个眼色,就转身往屏风外迎去。十七阿哥也跟在了后面,我则情不自禁地往里面退了几步,紧靠着屏风的另一侧昏暗角落里,放着一个半人多高的衣裳搭子,上面搭着胤祥他们的大氅。

我一闪身靠了进去,又猫着腰缩了缩,抬头想看看是否能藏得密,却正对上十四阿哥似笑非笑的眼神,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又低下了头,心里暗自琢磨着能不能趁着胤祥他们出去说话的时候,自己神不知鬼不觉地从这儿溜出去。

可要是十四阿哥揭破了怎么办,又或是八爷他们非要找麻烦又该怎么办?下意识地偏头从衣裳缝隙中看出去,只看见十四阿哥正垂了眼,捏着手中的杯子缓缓转动着,脸上的神色却如地上的青石一般,平滑而坚硬。

如意算盘还没拨了几个子儿,一阵笑声传来,人影儿一闪,八爷已潇潇洒洒地迈步走了进来,身后却只有九爷相随,倒没看见十爷。我苦笑着咧了咧嘴,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就算这儿的视线再昏暗,要是仔细去看,有人没人还是分得清的,我的头越发低了。

八爷他们一进来,却只是看着胤祥他们,眼光根本不往我这儿看,“快起来。”八爷一把扶住要给他行礼的胤祥和十七,又笑说,“咱们兄弟私底下哪还有这么些个规矩,大面儿上不错也就是了。”胤祥咧嘴一笑,“八哥随和才这么说,这规矩可不能乱。”

八爷呵呵一笑,又转向一旁的十七阿哥笑说:“十七弟,你回来几天了?今儿才见到你,要不是我们来找十三弟,还看不见你呢!”听到八爷话中有话,十七阿哥却笑嘻嘻地又打了个千儿,“先给八哥九哥赔个不是,我这一回来就去跟皇上回话,然后就被皇阿玛指到兵部去和他们打擂台,家都没回,要不是今儿是皇上大寿,这还不算完呢,不信您问十四哥,还是他今儿去了兵部,我们碰上一起来的呢。”

“哟,这有些日子没见,老十七的嘴皮子倒是越发利索了啊!”九爷在八爷身后笑说了一句,“哈哈……”屋里几个人也都心思各异地跟着笑了起来。“老十四,怎么一个人喝酒,也不说话?”八爷转脸笑问了一句,脸色一如平常,倒是九爷的眉头动了动。

十四阿哥站起身来,手里还握着酒杯,有些摇晃地冲八爷弯了弯身儿,就大咧咧地一笑,“看着八哥你们亲亲热热地聊天,我心里高兴,听着就好,还有什么可说的?咱们兄弟也好久没在一起说说闲话儿了,是吧,九哥?”说完一仰头把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听着十四仿佛有意无意加了重音的“咱们兄弟”几个字,九爷脸色一时间有些硬,不过他一向阴沉,倒也不太显。听十四这么一说,他扯了扯嘴角儿,反倒一脸的笑意,“老十四说得是,一年到头的忙,连说个亲热话儿的工夫都没有。”

“可不是,皇命在身,身不由己啊!好在大家兄弟,亲热又不只在话头儿上,心里有才是真,兄弟一心,其利断金嘛!”八爷微笑着说了一句,神色依然温和,眼神却只对着胤祥他们,看也不看十四阿哥一眼。

我心里忍不住冷笑,八爷不辞辛苦地跑了过来,就是为了跟十四阿哥说这一句话吧?虽然十四阿哥在别人眼里看来是个铁杆儿的“八爷党”,可他与九爷十爷的最大差别就在于,他有做皇帝的野心,这点八爷自然心里有数,因此不管出于什么目的,八爷是一定会来安抚他的。唯一出乎他们意料的就是,这本该在事后才用得上的安抚,却因为我的出现而提前了……

“八哥说的是。”胤祥和十七都笑着应了,十四阿哥也是一笑,点点头,又好像方才什么都没发生过,什么也没说过的样子,只是笑着招呼着八爷他们坐下,又命人取了杯子来,他亲自斟酒。

我紧缩在墙边,心里倒是有些安定了下来,八爷他们自打一进来,眼光都不曾扫过我这边一下,自然不是冲着我来的。更何况,若是把我揪出来,只会把事情弄得更尴尬而已,已然搬石头砸了自己的脚,再四处找石头问是谁的这种笨事,八爷他们自然不会干,胤祥他们自然也明白。

可不管他们心里怎么想,我猫着腰半蹲了这会儿工夫,腰部已觉得酸得有些发紧,腿肚子也不自觉地颤抖着。忍不住苦笑出来,要是再这么下去,就算八爷他们不想揭穿我,我自己就得把自己给“揭穿”了。

心里正想着,隔板外面却传来一阵刻意放轻的脚步声,从身边经过,向屏风的另一头走去,脚步虽轻,却还是能听出,是太监们穿的薄底儿宫靴而非宫女们的花盆底儿。

“奴才给各位爷请安。”我仔细看了一眼,正是方才在楼外想拦着我的那个年轻太监,忍不住微微一笑,终于来了。果然八爷问了一句,“吴安,什么事儿啊?”那太监毕恭毕敬地回了一句,“回爷的话,萨蒙老王爷来了,十爷已经先去陪着了。”

这个王爷我从未听说过,但是我知道八爷是负责这次寿筵的内务总管,有王公贵戚过来,他是一定要去接待一番的,我轻扯了扯嘴角儿。“哦,知道了。”八爷应了一声,转而又对九爷笑说,“老王爷终还是赶过来了,皇上这回一定很欢喜,老九,咱们赶紧去迎迎。”

说完站起身来,笑说:“老十三,那你们自便吧,刚才还说没工夫说说话儿,这刚坐下酒还没喝,事儿又来了。”胤祥呵呵一笑,“八哥贵人事多,哪儿像我们这些闲人,也只能坐在这儿喝喝酒了。”屋里众人皆是一笑。八爷又像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对十四说了一句,“老十四,你也过来吧,前儿你不是还说要和老王爷讨教一下,当初他和图海公、培良公共战之事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