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部 第十一章 明黄 · 三

突然一种被人盯视的压力袭了过来,我一抬头,正对上康熙皇帝那探究的目光,看着那堆满了皱纹的眼角儿,我下意识地垂下了目光,轻声说了一句:“兆佳氏给皇上请安,皇上吉祥。”

“唔。”过了一会儿,康熙才淡淡地应了一句,那种压力继而也消失了。

“这就是蔷儿吗,李德全……”康熙皇帝慢声问了一句。隐在我身后的李德全闻声走了上来,弯了腰要从我手里抱走蔷儿,我下意识地不想松手。李德全的手顿了顿,却仿佛一无所觉似地笑说:“福晋您先放右手,这样奴才抱得稳妥些。”我看了他一眼,轻轻地松开了手,眼看着他小心翼翼地抱着蔷儿向康熙走去。

“皇上,您看,小格格好像是困了,眼都睁不开了。”李德全将蔷儿抱到康熙眼前笑说了一句。康熙只是转头看了看,脸色却还是淡淡的,他突然转头看了我一眼,我心里一惊,忙得垂下头,又坐跪了回去,这才发觉自己因为紧张,方才竟一直挺直着身子。

“起来吧。”康熙吩咐了一声。我低声谢恩,慢慢站起身来,偷看过去,康熙正伸手出去随意地摸了一下蔷儿的脸蛋。

“咯咯……”可能蔷儿困得迷糊了,以为摸她脸的是她老爸,又或真有什么血脉相连之说,蔷儿竟脆脆地笑了一声。

康熙的手一顿,接着坐直了身子,伸手从李德全的手里把孩子接了过来,姿势可以称之为熟练地把蔷儿抱在了怀里,脸上的表情也温和了起来。蔷儿却一无所知地大大地打了个哈欠,皇帝微微一笑。

我悄悄地吐了口气出来,看着正轻轻地拍抚着蔷儿的康熙皇帝,从方才起一直紧紧捆绑着心的绳索仿佛松开了一些。

“前儿听德妃说,你给老四府里那些孩子们,每人都做了双鞋?”康熙看似不经意地问了我一句,声音却刻意地压低了些,目光也还是放在蔷儿身上。

“是。”我恭声答了一句,“这些日子,四福晋她们不知送了多少东西过来,又不时地派人来看望我,东西倒在其次,主要是这份心意,鱼宁感激不尽,又没什么可以回报的,四爷府里什么没有,所以,就做了几双鞋子,给小阿哥小格格们,东西虽小,也是份儿心意。”

“唔,你倒有心。”康熙轻声哼了一句。

我也听不出是褒是贬,姑且就当是夸奖听了。“皇上过奖。”我恭敬地回了一句。

康熙一愣,眯眼看了我一下,我谦逊地笑了笑。康熙倒没怎样,一旁的李德全却有些目瞪口呆地看着我。

“年氏不是与你不和吗,以前她还……”康熙顿了顿又说,“我听说这回蔷儿过百日,独她送的礼厚,你给她小格格做的鞋子也分外用心,这是为什么?”康熙转手将蔷儿交给了李德全,又伸手接过了小太监捧上来的参茶,慢慢地抿着。

我情不自禁地看着抱在李德全怀里已经睡着的蔷儿,李德全却做了个眼色给我,我这才反应过来康熙皇帝还在等我回话。“皇上,只是礼尚往来罢了。”一阵讥讽的冷笑突然浮上心头,年氏想什么我再清楚不过了,四福晋她们心里想的不是都一样吗?女人啊……“更何况鱼宁曾听人说,这世上没有永恒的朋友或敌人,只有永恒的利益,年氏现在变得友善也不足为奇吧。”我清晰地回道。

皇帝的手微微抖了一下,目光变得有些迷离,嘴里却只是喃喃地念叨着:“永恒的利益吗……”

“说得好!”康熙突然缓缓地笑了出来。“说得好……”那股熟悉的压力又冒了出来。我半垂了目光,看着康熙有些花白的胡子和隐在其中那讥诮的嘴角儿,只觉得自己的身子不自觉地紧缩着。“先是人之常情,现在又是永恒的利益,朕有时也觉得很奇怪,英禄那古板性子是怎么生出你这么个女儿来的,唔?”康熙微笑着说了一句。我的心猛跳了跳,情不自禁抬眼看了一眼康熙,他正似笑非笑地看着我,一时间我甚至有种被看穿了的感觉,虽然明知道不可能,可还是打从心底里发起冷来,只能勉强咧嘴干笑了一下,却不知该说些什么才好。

“唔……”李德全抱着的蔷儿哼唧了两声,估计是被我们说话的声音吵醒了,小小的身子也在扭动着,仿佛想哭。康熙转头看了一眼,又看了一眼掩饰不住满心惦念的我,对李德全点点头。李德全这才走了过来,将孩子交给了我。那熟悉的奶香又包围住了我,我的心情一下子平静了下来,只是轻声哄慰着她。

“好好照顾孩子吧。”皇帝淡然地说了一句。

我抬头看向康熙那又恢复了波澜不惊的表情,弯了弯身,“鱼宁现在只想这一件事。”

康熙盯了我一眼,过了会儿才说:“那就好,你去吧。”说完又靠在软垫上闭目养神。

我无声地行了礼,转身随着李德全往外走去。屋外寒冷的空气霎时包围住了我,我却觉得这寒冷比屋里更温暖。

李德全默默地领着我往前走去,一阵弯弯绕绕之后,丝竹之声越发地清晰起来。“福晋,前面再走一点,就是万字楼了,德娘娘她们都在那儿,您放心,那没有外人,娘娘早吩咐过了的,奴才不便陪您过去,先行告退。”

“辛苦公公了。”我弯了弯身。李德全躬身连道不敢,我忙虚扶。他直起身来看了我一眼,却没再说什么,只是自行转身往回走去。看着他的身影消失在月亮门后,我这才缓缓地吐了口气出来。

康熙对我显然早有打算,可我不是紫霞仙子,连开头都猜不出,更不用说结尾会如何了。我隐隐可以感觉到,现在让我活着对皇帝的“大计”更有利,不然又何来这一次又一次或明或暗的警示呢。从胤祥走出圈禁大门的那时起,甚至应该说,从四爷不顾一切要救我的那一刹那起,皇帝就已经有了决定了吧。

可不管我的命运会如何,四爷的命运却是显而易见的一件事,皇帝心里继承大统的人选,应该已是四爷无疑了。不然我的存在与否,对一个宗室王爷来说,根本不算什么,可对皇帝……而最有竞争力的十四阿哥,马上就要被派去边疆了吧?

皇上对自己的儿子们再了解不过,真论有勇又有谋,可以和四阿哥一争长短的,就只有十四阿哥一个。卧榻之旁岂容他人酣睡,皇帝早早地打发了他走,离开这是非之地,细算起来,未尝不是对他的一种爱护……我忍不住苦笑出来,康熙皇帝对自己的儿子都如此算计,那我又算得了什么呢?

“阿嚏!”蔷儿打了个小小的喷嚏。“啊。”我低呼了一声,自己一个人在这儿胡思乱想,竟忘了这寒冷的天气。我四处张望了一下,前面那灯火辉煌的万字楼,我实在是不想去。根据经验,举凡宫里有大宴会的时候,外围的偏房都会升起炉火,以备茶水、奶子、羹汁什么的,这样可以给那些主子们提供更快捷的服务。

转身往右侧走去,灯火隐约中看得出,是宫女们当值时轮班休息的偏房。过了这么久,宫里能认得出我的下人屈指可数,所以我也不甚在意。一进去,迎面就碰上一个小丫头,她虽不认得我,却认得出我的服饰品级。吩咐了她去热些奶子来,我转身进了一间耳房,果然大熟铜的火炉烧得正旺。我拖了个杌子,在火边坐下,炉火照亮了蔷儿的脸,红彤彤的,她高兴地用力转着头,想去寻找那温暖的所在。

“呵呵。”看着她着急的样子,我不禁笑了出来,伸手去握住她的小手,“很暖和是不是?”门口帘子一响,估计那小丫头回来了,“奶子拿来了?先给我吧。”我一边逗·弄着蔷儿,一边伸手去接,一个温热的杯子递了过来,“谢……”我正要道谢,却看见握住杯子的是一只修长有力的手,我的手不禁僵在了半空中。

“拿着呀,怎么,怕有毒吗?”我身后的十四阿哥淡淡地说了一句。

杯子稳稳地停在我颊边不过数寸,一动不动,一股股热气就那么若有若无地飘了过来,不一会儿就觉得颊边有些湿润。“唔……”怀里的蔷儿不舒服地扭了扭身子,我这才发觉自己的手臂有些僵硬。垂下眼看了看蔷儿被屋里的热度熏得红扑扑的脸,心里突然一松,一股平静的感觉迅速抹过了心头。我转手要去接过杯子,十四阿哥的手却一紧,仿佛没想到我会接,停了停,才松开手。

🍟 落|霞|小|说|w w w | l u ox i a | co m|

杯里牛奶热热的却不烫手,我低头闻了闻,就咕嘟咕嘟地喝了起来。一边喝一边心里感叹,这新鲜牛奶就是好喝,什么添加剂也没有,本来在现代是十二分地讨厌老妈每天早晨强迫我喝牛奶的,在这里我却爱上了这股味道,温温厚厚的,一如他……

“你倒信得过我,就不怕有毒吗?你不是一向避我们如蛇蝎……”十四阿哥冷哼了一声。

“啊?”我闻言抬起头来看向他,屋里明暗不均的灯火不停地闪烁着,一片阴影儿虚拢着他的脸庞,看着有些虚幻,我眨了眨眼。

见我抬起头来,十四阿哥原本看起来有几分讥诮的脸色却是一怔,“哧”一声轻笑传来,他略略地偏过了头,笑容顿时软化了他那讥讽的嘴角儿和有些阴沉的眼。

一瞬间,我不禁有些恍惚,仿佛又看到了那个倚着月亮门儿,笑得有些无赖却很阳光的少年。一方柔软的绢帕抚上了我的嘴唇,不禁吓了我一跳,刚要往后躲,“别动!”十四低喝了一声。

我不自禁地僵了一下,可转眼就觉得不对头,又想去推他的手。十四浓眉一皱,哼了一声,突然松开了手,手绢顺势飘了下来。我下意识地伸手抓了起来,手绢上面沾了些牛奶的残迹,浅浅地晕了半个圈儿。我的脸不禁一热,这才明白方才喝奶时胡思乱想,竟不小心弄了个“白毛胡子”出来,忙得又赶紧在嘴边儿擦了两把。一股淡淡的麝香味飘入了鼻端,猛地反应过来这是十四的帕子,不禁感觉有些尴尬……

“啊……”我轻呼了一声,帕子已被十四从我手中抽走了。他看也没看我,只是顺手把手帕塞回了袖口里。我干笑一声,一时间也不知该说什么或做什么,只能用手背又随意地抹了抹嘴角儿,突然觉得身旁一暗,转头一看,十四阿哥竟坐在了我旁边,彼此之间近得仿佛呼吸可闻。

我忍不住微微皱了眉头,正想着往旁边挪一挪,十四淡淡地说了一句:“这是蔷儿?”

“是。”我微微地点了点头。

“能让我抱抱吗?”

我一怔,看着十四沉稳的面孔以及那似乎从不曾在他脸上见过的清澈眼神,不由自主地轻轻伸手将已睡着的蔷儿递了出去。

十四阿哥小心且平稳地将孩子接了过去,手法甚是熟练地将蔷儿抱在了怀中。看着他轻车熟路的样子,不知怎的,茗蕙那白皙秀气的脸庞浮在眼前,我心里一紧,下意识地甩了甩头。

十四伸了手指轻触着蔷儿的脸庞,脸上若有所思,眼底却潜着一丝温暖。我好像从没看过十四阿哥安静无语的样子,任何时候他都是要么神采飞扬,要么嬉笑怒骂,要么冷眼讥讽,总之不是现在这样,平和沉默。

心里隐隐觉得有些奇怪,正想着,就听十四说了一句,“这孩子长得像老十三呀。”

“啊,是,要是不像就糟了。”我顺口接了一句,说完才觉得这话怎么听着怎么别扭。

“呵呵。”十四阿哥轻笑了出来,抬眼看向我,眼底一片温暖。我扯了扯嘴角儿就转开了眼睛,不想再看他,他的眼神让我觉得不安……

“唔……”蔷儿在十四的怀里扭了两下,仿佛也知道睡在了陌生人怀里。我忙伸手去拍抚,想把孩子抱回来,可又怕惹了这位爷的性子上来。十四倒还好,低头看了看欲醒的孩子,又看了一眼有些着急的我,没说什么就将蔷儿抱还给了我,我不禁感激地对他笑了笑。我低头轻哄着孩子,蔷儿渐渐地安稳了下来,又沉入了梦乡,我却不想抬头去与十四阿哥面对,只感觉到他的目光直直地盯着我看。

“小薇……”十四突然低低地唤了我一声。我忍不住打了个哆嗦,他的声音里所包含的不是柔情,也不是怨恨,而是一种痛……

哗啦一声,门口放置的小花盆不知被谁踢了一脚,静夜里破碎声听起来分外的响亮。没等我抬头,十四阿哥已经沉声问:“谁在外面?”声音里竟含了一股杀意。

“十四叔,是我。”弘历清亮的童音在门外响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