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部 第十一章 明黄 · 二

“知道了,那走吧。”钮祜禄氏应了一声。

“喳!来,这边走。”那太监应了一声,马车轱辘辘地又向前走去。

没过一会儿,就隐约听着丝竹之声传来,到了侧门,门口早有小太监跑来放好了脚踏,伺候着我们下了马车。

“妹妹,咱们……”钮祜禄氏刚开口,门里突然闪出个人来,我们吓了一跳,借着灯影儿一看,竟是大太监李德全,我不禁一怔。

“奴才给二位福晋请安。”他一个千儿就要打下去。

钮祜禄氏忙伸手虚扶,“李公公不必多礼,平常伺候皇上,也受累了。”

李德全顺势站直了身子,嘴里恭谦地说了两句这是奴才的本分之类的话,话音一转,他又笑说,“侧福晋,德主子她们都在万字楼那说话儿呢,奴才这就让人带了您过去。”说完他转身对我略一弯腰,“十三福晋,请您带着小格格跟奴才来。”

我点了点头,转头对钮祜禄氏笑说:“那姐姐您先过去吧,我一会儿就来,帮我和娘娘说一声。”钮祜禄氏点点头,什么也不问,只是将蔷儿小心地递了过来,又伸手拉住弘历,跟着一个小太监往侧门里走去,我眼瞅着她进了门去。

“那您跟我来吧。”李德全轻声说了一句。

我帮蔷儿掩了掩包裹着她的小被子,这才笑说:“请公公带路。”李德全道声不敢,一转身领着我也进了侧门,走的却是另一条路。没走多远就到了一个小院子,上面写着“听鹂”两字,李德全却没停脚,又往前走了一段,一个角门儿露了出来,门口有两个小太监守着,见了我们过来,忙开门让我们进去。

落*霞*小*说 🌳 ww w_l uo x ia_c o m _

顺着一个小廊子走了没多远,灯火闪烁下的正房露了出来,李德全却猛地停住了脚步,我一惊,也忙顿住了脚步。他的脸色有些惊疑不定,我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不禁也吓了一跳,三爷、四爷、胤祥、八爷他们还有十四阿哥竟然都站在院子当中,垂手肃立。

“福晋,您在这儿稍等,奴才去禀报一声。”李德全急急地说了一句,不等我回答就加快脚步往正房走去。三爷他们听到脚步声,都往这边看来,我隐在阴影儿里,一时倒没人注意,他们的目光都放在了李德全的身上。李德全匆匆打了个千儿,就要进门去,一个小太监闪身过来,在他耳边低声说了句什么,李德全表情有些惊愕,他皱了眉头想了想,也快速地跟那小太监说了一句什么,就掀开帘子进去了。

我也不禁有些奇怪,可既然八爷他们都在那儿,我不想露了形迹惹麻烦,正想着是不是再往后躲一躲,一个身影儿轻巧快速地走了过来,我仔细一看,正是方才那个拦住李德全的小太监,不知道他从哪儿绕了过来。

他快步走到我跟前,打了个千儿,低声说:“福晋,李总管让您先跟奴才来。”我点了点头,心里大概能猜出,在李德全去迎我的这段时间,肯定出了什么大事儿,估计今天皇帝没有心情来见我们了……

我刚转了身跟着那小太监往外走,就听屋里“哗啦”一声巨响,仿佛什么东西被踢倒了,我吓了一跳,怀里的蔷儿也哆嗦了一下就想哭,我忙轻轻掩住她的嘴,低声地哄慰了两句。

“好啊,你们还想瞒朕到什么时候?全军覆没,只跑回来六个人,好,好……”康熙皇帝怒吼声中竟带了些哆嗦,显然气急攻心……

我猛地转回身来,看向院中那群神色各异的阿哥们……青海大败,十四阿哥即将出征,眼前的一切严丝合缝地按照着历史的轨迹发展着。

“唉——”我忍不住长出了一口气,为了那明黄的座位,最惨烈的争夺终究还是开始了……

“呜……”许是小孩子对周边的气氛最是敏感,我怀里的蔷儿终是忍不住,呜咽了起来。声音虽轻,可在这连呼吸声都几不可闻的院落里,听起来分外清晰,院里原本表情各异的阿哥们都抬了头,向我这里望来。

我尽力压低了声音哄着孩子,蔷儿睁着乌亮的眼睛看着我,哭声不高,可身子却不安分地扭动着。我心里虽惶急,可还是做出笑容安慰着她,蔷儿渐渐地没了声音,眼睛转动着,开始对周围的物事儿感起兴趣来,我轻嘘了一口气。

“福晋,”见孩子安静下来,一旁被蔷儿的哭声弄得干着急的小太监忙凑了过来,低声唤了我一句,“您看,咱们是不是先走?许是小格格冷了才哭的,那边偏房里暖和。”

我点点头,这个小太监很机灵,看来是李德全的心腹,“请公公带路。”

小太监忙道声:“不敢。”一弓腰,就要引着我往先儿来时的路上走。

“谁在那儿,给我……”一声呼喝传来,我脚步一顿,那小太监吓了一跳,下意识地停住脚步,回头往院子里瞧去。

怀里的蔷儿哆嗦了一下,显然被这一声吼吓了一跳,我忙轻轻晃了晃她,却忍不住皱了眉头,这个十爷,大晚上的鬼叫什么……

十爷声音突然低了下去,八爷低斥他的声音隐隐传来,可是听不清在说什么,只听着十爷自以为低声地嘟哝了一句:“分明有人在那儿嘛。”

我正想跟小太监说不必管他,赶紧走路就是,就听身后突然安静了下来,眼前的小太监也只垂手低头站立不动。我缓缓地转回身来,却是李德全走了过来,他干咳了一声,“皇上口谕,朕因身子不爽,今晚的宴席着三阿哥、四阿哥和八阿哥代朕出席,其余皇子各司其职,都散了吧,钦此。”

院子里的众阿哥一齐跪下,独三阿哥、四阿哥、八阿哥口呼:“儿臣领旨。”李德全挥了挥手示意他们离去,自己却没有回屋去,而是转了身往我这边走来。十爷从地上一跃而起,嘴里招呼着众人;八爷却看了我这边一眼,又侧头和九爷说了两句什么,九爷站起身来,伸手扯了十爷率先往外走去,十四爷却没理会十爷回头招呼他一起走的手,只是默不作声地背手站在了八爷身边儿。

看着李德全越走越近的身影儿,我心里微微一怔,难道在康熙心情如此不爽之际,还会想见我这个对他而言可以说是“不吉”的女人?但转念一想,他再不爽,横竖也不能把我们娘儿俩炖了下酒。“哼——”我低低地冷笑了一声。旁边的小太监闻声抬起头来看向我,脸上有些好奇,一抬眼看见我正微笑着看着他,他脸色一肃,忙又低下了头去。

转眼间,李德全已走到了我身前,“福晋,”他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干涩,不若以往那听起来很干脆的保定口音,“请您跟奴才来。”我没说话,只是点点头,抬脚随他往下走去。院子里的人已散了个七七八八,偏偏我最不想看见的那几个还磨蹭着没有离去,聚在院门处一起小声地商讨着什么。

听到我们的脚步声,三爷、四爷、胤祥、八爷、十四爷一齐转了头看过来,其他人脸上的表情看来都很平常,仿佛并不惊讶于我的出现;只有自打胤祥被圈禁之后就没再见过我的三爷睁大了眼睛看着我,只是眼光里闪烁的却非惊讶,而是——果然如此……他们看了我一眼之后,眼光又都不约而同地移向了我怀中的孩子,脸上原本平静的表情或多或少的都波动了起来……

胤祥本来皱着眉头,见是我们,眼光一闪,脸上的表情却温和起来,今儿皇上要见我,四爷和他都是知道的,他低声和三爷他们说了一句什么,就大步地走了过来。我调转了目光,只看着一身朝服朝冠穿戴周正的胤祥,停下脚步,又半转了身子护住了蔷儿,将那些或火热或冰冷的视线隔在了身后。

转眼胤祥已走到近前,先笑着伸手摸了摸蔷儿的脸蛋儿,又探头轻轻亲了一下,蔷儿咯咯地笑了一声,我却只觉得身后如芒刺在背,那几道目光仿佛想在我背上盯出个洞来。蔷儿的笑声却如火上浇油一样,原本如炬的目光,瞬间却仿佛化为燎原的熊熊火焰,我不禁哆嗦了一下,忍不住地耸了耸肩膀,似乎这样就可以把这种灼热从自己背后抖掉。

“宁儿?”胤祥轻唤我了一声,伸手轻捏了捏我的肩。

“啊。”我下意识地应了一声。

还没等我再说话,李德全已靠了过来,恭敬地说:“十三爷,您先去忙吧,这儿有奴才伺候着呢。”李德全话虽说得婉转,确是再明确不过的逐客令。

胤祥放在我肩膀上的手顿了顿,就收了回去,他面色不变,只朗朗一笑,“那就麻烦公公您了。”

李德全躬了躬身,“这奴才可不敢当。”

胤祥借着给蔷儿整理被子,轻轻又坚定地握了一下我的手。他的手温暖干燥,那股暖意一时间仿佛顺着我的手指,蔓延到了心底,我忍不住微微一笑,轻轻点了点头,胤祥咧嘴一笑,转身往四爷他们那里走去。

“福晋,请。”李德全一伸手,门口的帘子早已打了开来,一股龙涎香的味道扑面而来。康熙的威仪仿佛也融进了那香气,心猛地一缩,我忙做了个深呼吸,这才迈步向屋里走去,进门的一刹那,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又忙转回头来。

秋香色的帘子飘落在我身后,将屋里与外面隔成了温暖和寒冷两个世界。可那一眼所看到的一切却都紧紧地跟随我进了来,胤祥的隐忧,三爷的若有所思,八爷的怔忡不明,十四阿哥的锐利阴沉,还有四爷那猝不及防下没有来得及收回、看起来仿佛有些茫然的眼光……

“嗯哼。”李德全轻咳了一声。我身子一抖,这才回过神来,抬起头看过去,几步之外的康熙皇帝正歪靠在大靠枕上闭目养神。李德全对我摆了摆手,转身退下了。一个小太监悄无声息地走过来,在我面前摆了一个软垫,又蹑手蹑脚地退了下去。

看着那垫子,我忍不住在心里翻了个白眼,却还是得跪。等我规矩地跪好,屋里又静了下来,皇帝不开口,也轮不到我说什么。我只是低了头看着这会儿困倦起来的蔷儿,一个小小的哈欠,水嫩的小嘴儿,柔软的牙床……一抹微笑不可抑制地从心底浮了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