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部 第八章 离京 · 一

我猛地回过头去,胤祥正负手站在亭下望着这边儿,脸上神色倒还平和,只是翘起的嘴角儿略带了几分嘲讽,见我回头,他眼光一柔,笑了开来。我下意识地回了他一笑,一旁一道冰冷的目光扫了过来,我有些别扭地敛起笑意,冲他略点了点头,就转回头避过了十四阿哥那有些阴沉的面孔。

茗蕙苍白如雪的面容瞬时映入眼帘,她的嘴唇有些神经质地颤抖着,眼睛却死死地盯着站在下方的胤,隐约泪光闪烁。我低低地呼了口气,那双眼睛中流露的不是恐惧、害怕,而是深深的受伤……她突然一低头,弯身福了福,我一怔。

“宁儿。”胤祥的声音低低地在我身后响了起来。

“啊!”我吓了一跳,转过身去才看见他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了我身后。胤祥仿佛想伸手过来拥住我,可能是记起了我身后还有人,缓缓地放下了手,只是他眸中溢满了笑意与温柔,其中的深义让我觉得脸上一热。“你怎么来了?”我垂下眼定了定才仰起脸笑问他。

“今儿正好有事来找马尔汉大人商量,顺便过来看看你。”胤祥笑着说。

“哦——”我抿了抿嘴唇,低低应了一声。

“怎么了,不高兴见到我啊?”胤祥见我面色有些古怪,打趣地问了一句。

我微微一笑,“那倒不是,本来以为你是特意来看我,还想着要不要痛哭流涕地表达一下我的感激之情,既然是顺便,那就免了。”

“呵呵,”胤祥轻笑了出来,他往前走了两步,低了头在我耳边说,“刚才先碰见了马尔汉大人,我也只能这么说呀。”

“哧——”我低笑了出来,轻声说,“原来如此,那我一会儿表达给你看。”

胤祥脸上笑意更深,他伸出手轻触着我脸上伤口愈合之后留下的伤痕。我清晰地感受到了他指腹上薄薄的茧,垂眼看着他修长的手指,缓缓地滑过我的肌肤,那种有些粗糙的感觉却让我有一种很安全的感觉。我抬眼笑看向胤祥含笑的眉梢、眼角儿……突然一个念头滑过了脑海,真正的幸福不是你得到了什么,而是有那样的一个人因为你的存在而感到幸福。

“喀啦——”一个小石子蹦蹦跳跳地从我身后滚落了过来,我偏转了身子看去,发现茗蕙一手捂着嘴,一手护住腹部,往后退了两步又站定了身子,眸子却瞪得大大的。我转回身儿来略偏了头从胤祥肩头看过去,不知道什么时候十四阿哥也上了亭子来,正默默地站在台阶上看着我和胤祥,面无表情,也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我与他目光一触即离,心里正觉得有些别扭,一只温暖的手轻却紧密地握住了我。我抬头,胤祥冲我微微一笑,回了头笑说:“老十四,你不是来接你媳妇儿的吗?我这儿还有些事儿,就不打扰你们了。方才说的那件事儿,你别忘了就是。”

说完也不管十四阿哥他们,回头帮我理了理斗篷,拉了我就走。我下意识地想回头看看茗蕙,可随即就打消了这个念头。经过方才,我就已经明白,我与她之间的沟壑,不是随便用几铲亲情、温情或指天发誓的泥土就能填平的。

低着头刚走到十四阿哥的身边,他身形一动,我顿住了脚步抬眼向他看去,白米细牙正紧紧地咬着嘴角儿。我一愣,人人都说他和十三处处相似,倒像一母所生,只是这个动作却令我想起了那个人,我被皇帝勒令拘禁的那个夜晚,他也是这样,紧咬着嘴唇儿,瞬也不瞬看着我……

“十四弟,”胤祥一迈步很技巧地挡在了我和十四阿哥之间,“明儿个我们早朝时见吧,我估计这兵部一职定跑不了你去,皇上定要召见你的。”说完他笑着拍了拍胤的肩膀。

十四看见胤祥挡在他面前时微微一愣,眼神恍惚了一下转而就恢复了一贯的犀利,他伸手抹了抹脸,再放下手时又是他平常那仿佛什么都不在乎似的笑脸,“十三哥,这个现在可还说不准,一来是皇上的天恩,二来是哥哥们的提携,我就只有以命报效而已。”

胤祥哈哈一笑,“咱们兄弟里就你最懂军事,方才在上书房,四哥、八哥他们都是这么说的。行了,不管怎么样,咱们等皇上的旨意就是了。”说完他回头看了我身后一眼,“这亭子窜风,你这侧福晋有身子了,小心些才是。”胤笑着点点头,眼中仿佛有什么一闪而过,却快得令我抓不住。

未及细看,“走吧。”胤祥已低了头对我轻声说。我点了点头,伸手扶了他的手臂,小心地下了台阶。一阵轻微却有些冷冽的寒风迎面刮过,我下意识地偏转了头伸手挡住了面部,一转眼间,却看见十四阿哥和茗蕙还站在原地动也没动,只有衣角儿随风飘摇着……

“这是去哪儿?”眼瞅着胤祥拉着我往大门的方向走去,我忍不住问。原本以为他是送我回房间的。

“一会儿你就知道了。”胤祥冲我挤了挤眼,我好笑地摇了摇头,却也没再多问,只是安静地跟着他走。

一路上竟没碰到什么下人,想想方才胤祥说过的他碰到了马尔汉大人,看来这也就不足为奇了。看着拉我缓步前行的胤祥,突然发现这些日子不见,他看起来越发地沉稳,英气勃勃中又带了些以前没有的威势,那应该是权力所带来的自信吧,我轻叹了口气。

据我那浅薄的历史知识所知,现在的四爷、八爷还有十四阿哥的权力飞涨得最是厉害,四爷掌握了户部,内务府,甚至顺天府;而八爷的影响却是无处不在的。听方才胤祥的口气,十四爷也马上要掌握兵部了吧,这显然又是一个各方权力博弈的结果,所以十四阿哥他方才才会……

不期然想起了康熙皇帝那仿如黑洞般的微笑,有多少人的生命之光就这样简单地被那微笑吞噬了呢。人们最珍视的东西,对于帝王而言,恐怕也只是一个简单的加减计算;而身为一个小小的算盘子儿的我,现在被他拨到了上方,那什么时候再被拨下来呢。

“到了。”胤祥停下了脚步,我也忙收住了脚。

一辆马车正停在我面前,“你这是……”我转头看向胤祥,“不是说这期间我不能出门的吗?”他笑着眨了眨眼,突然一把将我抱了起来,“啊!”我差点尖叫了出来,赶紧伸手捂住嘴。

这时才看到马车后侧站了数个侍卫,我脸大红,刚要挣扎,突然发现那些面无表情的侍卫都是胤祥的贴身侍卫。一怔,胤祥已把我妥当地放入车厢,“好好坐着,唔?”他笑着说完就放下了帘子。

“喂!”我叫了一声。

就听他呼喝了一声:“咱们走。”

“哐当”一声,马车动了起来,我晃了一下,赶紧扶稳了,挪到窗边,掀起一角儿帘子看去,胤祥已翻身上马,引马走到了马车旁边。他低头见我正看着他,就笑嘻嘻地做了个保密的手势,我吐了吐舌头做了个不屑的鬼脸儿,就放下了帘子。

“哈哈!”就听到外面的胤祥大笑了两声,“快点儿走啊!”他大声呼喝了一嗓子,嗓音中全是愉悦。我回身儿拍了拍车中的垫子,放松地靠坐在板壁上,一抹难以克制的微笑从心底浮了上来,让我合不上嘴,就这样一路傻呵呵地笑着。

大概走了小半个时辰,一阵马嘶,车子缓缓地停了下来,听着胤祥吩咐侍卫们去一旁等候。门口一亮,他的笑脸露了出来,“先声明,我自己下车,要不我宁可在车里待着。”我笑瞪了他一眼,胤祥嘻嘻一笑,滑稽地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等我下了车来,看看四周的景物,才发现这仿佛是在玉渊潭附近,在现代那里以樱花出名,而现在……“你看。”胤祥轻轻地拢住我,我顺着他手势看去,才发现在我们的下方是一大片梅花林子。

跟我以前见过的都不同,不同于皇宫中的名贵,也不是马尔汉府上的那种雅致;而是成片成片的红色,红得那么艳,那么恣意,那么生命盎然……隐隐的暗香随风飘来,我深深地呼吸了一下。

“喜欢吗?”胤祥略低了头,用下巴轻蹭着我的额侧,我笑着用力地点了点头。

“为什么想到带我来这儿?”我轻声问,眼睛依然盯着眼前的美景。

“那次送完你从别院回来,偶尔发现了这儿,我就觉得你一定会喜欢。”胤祥顿了顿,声音突然有点沙哑,“可没等我带你来,你已被皇阿玛带走了。”

我的心酸涩了起来,想抬头却动弹不得,胤祥紧紧地抱着我,脸紧贴着我的额侧,仿佛不想让我看到他的表情,我只好静静地依在他怀里。

“对不起。”

“对不起。”

落`霞-小`说 Ww w # l u ox ia # c o m

我们同时开了口,又同时一顿,我勉强抬了头看看他,胤祥的黑眸也定定地盯着我。“呵呵。”我轻笑了起来,和着胤祥清朗的笑声,我们越笑越大声。“咳咳”我笑得忍不住咳嗽了起来,胤祥笑着轻拍着我。

我做了两个深呼吸,微喘着说:“知道吗,我以前就跟皇上说过,我是个头发长见识短的女人,看不了太远的。”胤祥笑容一敛,眼中带了些疑问,我伸手握住了他的脸,他抬手反握住我的手,“你看看这儿,有你,有我,这就够了,这就是我能看到的,我也很知足了,所以,你永远不用跟我说对不起,也不要让自己有理由跟我说这三个字,”我顿了顿,“我自己也一样。”

胤祥怔怔地看了我一会儿,我突然觉得眼前一暗,已被胤祥拢入了怀里,只觉得他在轻轻地摩挲着我的头发,过了一会儿,才听到他哑哑的声音从我头顶上飘了下来,“好。”

在胤祥温暖的怀抱里,我觉得自己的心好像泡在了巧克力里,那么甜蜜又那么温暖,可隐隐还是有着一点点苦涩。我不想再想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就抬了头向胤祥笑道:“你带我来这儿,不是只让我远观吧,我眼神儿不太好,若不近看,明儿个别人问起这儿有什么,我只能回说,红啊红啊一片红呀……”

“扑哧——”胤祥喷笑了出来,“说的是,咱们这就下去看看。”看着他神色中又带上了惯常的顽皮,我也是一笑,扶着他的手臂顺着小道走了下去。一走进林子里,就看见无数的梅花千姿百态,那样天然地美丽,有的梅花上还带着残雪,清冷又骄傲地开放着。

那原本淡淡的香气也浓烈起来,裹在风中肆意飘散,我深深地呼吸着,甚至觉得寒风也没有那么冷了,只是不知道是因为香气,还是因为陪在我身旁笑意盈盈的胤祥。

“在唱什么?”胤祥突然问我。

“啊?”我正伸手去抚摸一朵开得特别红艳的梅花,听他这么一说,才发现自己正无意识地哼唱着什么,微微一笑,“随便哼哼罢了。”

胤祥端正了面容说:“请随便哼哼给我听。”

“嗤——”我低声笑了出来,看着他含笑的脸,突然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上次唱歌给他听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呢……我转回身儿来随意地在梅林中漫步着,听着胤祥跟随着我的脚步声,一边轻声唱着:“……我能想到最幸福的事,就是和你一起变老,直到我们老得哪也去不了,你还依然把我当成手心里的宝……”

“小薇——”胤祥在我身后不远处轻轻呼唤了一声,我心里一热,只觉得脸上烧得厉害,正想转过身来,“小心!”胤祥突然厉声喝了一声,我僵在了原地,只觉得一股大力传来,“砰”的一声我被扑倒在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