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部 第七章 正室 · 一

“是。”外面传来一声低低的应答。又过了会儿,门口的帘子慢慢地掀了起来,一阵冬天特有的凛冽空气飘了进来,我微微一抖。

一片浅蓝色的长襟儿先露了出来,午后的阳光将他的身影拉得细细长长的。我低着头站在了一旁,看着那双皂黑的靴子,一步步走了进来,在距我身侧还有几步的距离停了下来,肃手站立。

屋里安静得仿佛连呼吸声都听不到。“老四,”康熙皇帝突然出声,“你来看看,这幅字写得怎样?”

“是。”四爷应了一声,迈步上前,恭敬地接了那幅字来看,展开的纸张发出窸窸窣窣的声音。

我心里凉凉的,只觉得浑身的血液都仿佛结了冰。方才就觉得康熙皇帝问的那些问题有些奇怪,让人摸不清其中深浅,我明明白白地知道皇帝会这样问,皇帝也万分清楚我会怎样答,可他为什么还要这样做。现在见到了四爷我才明白,那就是一个警告,一个砍在我身上,却会让四爷流血的警告。

“写得真不错,那份挺拔,很像……”四爷顿了顿,“很像十三弟的笔意。”

康熙皇帝哈哈一笑,静了静,又随意地转了头对我说:“前儿听说你烫伤了,现在怎样了?”

🐠 落+霞+小+说+ w w w ~ lu oX i a ~ co m-

“唔,”我下意识地应了一句,“已经好了,谢皇上关心。”如果心脏上也会长汗毛,那现在一定都已经直竖起来了吧。我忍不住苦笑,还有什么事情是皇帝不知道的呢?不知道四爷心里是怎么想的,到现在我也没有勇气和胆量抬起头来看他一眼。他心里应该什么都明白吧,从他开始想要这个皇位起就……

突然发觉借着屋外透射进来的阳光,四爷单薄的影子与我的恰好相融在一起,我似乎只要微微动动手指,就可以碰触到他脸庞的侧影,心里一阵欷歔……

一个清朗的男声在屋外响起:“儿臣胤祥给皇上请安,皇上吉祥。”我心猛跳了一下,胤祥来了……

“老十三呀,进来吧。”康熙笑答了一句。

帘子一掀,一个人影儿迅速地走了进来。先环视了一下四周,与我的目光一碰,那样的热烈、担忧、喜悦,种种情绪如洪流般向我倾泻而出。我情不自禁地咧嘴一笑,冲他微微点了点头。

“哼哼。”康熙皇帝在一旁轻笑了两声。我一凛,又忙低了头。倒是胤祥向前跨了两步,躬身打了一个千儿,笑嘻嘻地叫了声:“皇阿玛吉祥。”

我偷眼看去,康熙一脸的平和,眼中不似方才精光四射,却带了两分柔和打量着胤祥,又转眼看向一旁恭敬肃立的四爷。

我下意识地随着他的目光看向四爷,他略微苍白的脸上没有笑容,也没有痛苦,没有喜悦,也没有失意,就是这样安静地站在那里,什么表情也没有……我紧紧地握住了拳头。

这样的表情我仿佛也曾见到过一次,那好像是小秋跟她相恋快十年的男友无奈分手的时候吧,她就是这个样子,什么表情也没有,很是让我无从安慰。而她自己却是以这样平静的表情对着惶惶然的我说:“小薇,你听过心碎的声音吗?我就听到了,喀吧喀吧的,还真响呢。”

“喀吧喀吧的……”我在心里低喃。

“老十三,上次问过你的事情,想得如何了?”康熙状似随意地问了一声。

“皇上——”胤祥的声音一凛。我怔了怔,回过神儿来。胤祥已无方才的愉悦,虽还在笑,眼底却有了两分勉强。

我忍不住皱了眉头,胤祥悄悄转了目光来看我,眼里竟然有几分无奈……我抿了抿嘴唇,转眼看向康熙,“嗬”我吓了一跳忙别转了眼,皇帝正面带微笑地看着我,眼神中却闪烁着让人看不懂的光芒。

“德妃前儿些日子提醒了朕,经过这些年,胤祥也该有个正室了,更何况你也一直没有……”康熙皇帝沉吟了一下,伸手捻了捻下颌的胡子,一旁的四爷脸色变得有些凝重。胤祥的浓眉紧紧地皱了起来,却没什么意外的表情,想来这个话题,皇帝之前已经和他提过了。

“不孝有三,无后为大”这句话在过去不知道压死了多少女人,而这么多年一无所出的我,却在胤祥的遮挡下,无风无雨地走了过来。这压力若不在我身上,那胤祥必然……我不禁有些歉疚地对胤祥忌勉强笑了笑,他一愣,嘴角儿一弯,回了一个让我安心的笑容。

“皇上,”胤祥低身跪了下去,恭声说,“儿子上回就和您说了,小……她身子一直不太好,等好了自然就……儿子一直也不急,所以这件事儿……”

“哼,你起来吧。”皇帝轻哼了一声打断了他。胤祥一滞,张了张嘴还想说话,四爷略微偏头做了个眼色给他,胤祥闭了嘴站起身来。

我顺势看向康熙皇帝,他不理胤祥却只是轻笑着问我,“若是朕再赐一门婚事给胤祥,你又当如何?”胤祥身子震了震,抬了头想要开口,康熙却淡淡地看了他一眼,见胤祥苍白了脸,低下头去,我的心一紧。

“唔——怎么不说话呀?”皇帝紧盯着我不放,我脑子里乱糟糟的,也不知道该怎样回答,只是看着康熙那咄咄目光,下意识地嗫嚅了一句,“一哭二闹三上吊吧……”

康熙皇帝一愣,捻胡子的手顿了顿,而原本低着头的胤祥却扑哧一声笑了出来,抬头看向我,一旁的四爷仿佛没听到似的,只是嘴角儿几不可见地弯了弯。

“咳咳,这样就行了吗?”皇帝轻微咳嗽了两声,有些感兴趣地望着我。

我脸一红,低低地清了清嗓子,“不行也就这样吧,反正争取过了,不让自己觉得后悔就是了。”

“哦——争取过了,是吗?”皇帝若有所思地说了一声。突然微微一笑。我低下了头,却不期然地对上了胤祥带笑的眼,心里一暖……“老四,这件事儿办得怎么样了?”康熙突然问了一旁的四爷一句。我心里一愣,抬眼看过去,胤祥也别转了眼,看向四爷。

“是,儿子已问过了马尔汉,他说福瑞本就是他三服里的兄弟,他的女儿原本就跟自己的女儿差不多,现又有皇上天恩,他是求之不得,相应的事务也都已经办好了。”四爷沉声地回说,面无表情,胤祥却是一脸了然的狂喜。

“马尔汉?”这个名字一入耳,我腿不禁一软,身子晃了一下,跪着的胤祥和正低头回话的四爷都迅即转了头来看我,我忙站稳了身子,对胤祥笑笑示意不妨事,四爷那里却是看都不敢看。

“这样就好。”康熙低喃了一句,“兆佳氏·鱼宁。”

我一愣,抬头看看,却看到皇帝、四爷的眼光都放在了我身上,这才反应了过来,忙得跪下了,轻声应了一句:“是。”

“朕已让户部尚书马尔汉认了你做女儿,户籍文书也都已经办了,一会儿你就先回他府里去吧,他家夫人自有分寸的。”我心里五味杂陈,难道我就这样变成了那个兆佳氏了吗,这实在是……

不管心里怎样想,我还是磕了头下去,“谢皇上天恩。”

康熙微微一笑,温和地说:“朕也是念你一番真情,你只要别忘了自己说过的话就好。”我伏在地上忍不住打了个哆嗦。“胤祥。”他又唤了一声。

“儿臣在。”胤祥低下头去。

“朕现将户部尚书马尔汉之女赐予你为正室,回头找了好日子,就行婚事吧。”

“谢皇阿玛!”胤祥大声地应道,声音里充满了喜悦。

康熙轻笑了一声,调侃道:“马尔汉好几个女儿呢,你也不问问朕把哪个给你?”胤祥嘻嘻一笑,挠了挠头却没说什么。

脚步声响,四爷踱了过来,哑声说:“恭喜你了,十三弟。”他声音里充满了克制着的情感。胤祥脸色一正,什么也没说,却端正了身子,一个大礼行下去,四爷一把拉住了他。

“四哥,谢谢您了!”胤祥充满了感情的声音响起,他顿了顿,“这回又麻烦您了。”

四爷淡淡地笑了笑,“兄弟之间客气什么。”看着他们握在一起的手,我心里一热……

突然觉得一道目光射了过来,我背上一寒,抬头去看时,却只看到康熙皇帝看向四爷和胤祥的眼光,神色温和,就和一般人家慈祥的父亲没什么两样,我却觉得更冷了,这样亲密的兄弟关系,才是他想看到的吧,而我……

“李德全。”康熙唤了一声。

“奴才在!”门口守候着的李德全进了来。

“你派人先送兆佳氏回尚书府吧。”

“喳!”李德权一个千儿打了下去,到我面前满面堆笑,“您请跟我来吧。”

我点了点头,转身向康熙福下身去,他微笑着轻轻挥了挥手。我深吸了口气,又转身向四爷福下身去,他手虚抬,哑声说:“不必多礼。”一旁的胤祥早过来扶起了我,我只感到他的手炙热。

李德全打起了帘子,胤祥送我出来,低低地在我耳边说了一句:“这些天自己保重,好好休养,想吃什么使人来告诉我,我找机会去看你。”

我笑着点了点头,悄声说:“放心吧,这方面我从来不亏待自己。”

胤祥喷笑了出来,抬起我的下巴笑看了两眼,突然在我额角印下一吻,就转身回去了。我脸一红,忍不住瞟了一旁候着的李德全一眼,他侧了脸,眼睛正看着远处,一副什么都不知道,什么也没看见的样子。我干咳了一声,他这才回过脸来,笑着领我往外走去。

没走了两步,就听到康熙皇帝在屋里笑言:“‘不经死之惧,焉知生之欢’,说得好,哈哈,老四,你拿了去吧,也算胤祥他们的谢礼了。”

我不想再听,低头快步往外走,李德全一怔,也没多问,只是随着我的速度加快了脚步。宫里的景色好像并没有什么变化,我也毫无心思去追思回忆些什么,虽不知道在那尚书府里会如何,可我现在只是想快些离开这里。

李德全带着我绕过了一个回廊,已能看到守卫的侍卫们了,来往的太监宫女也都多了起来。我见了生人,下意识地就想把自己的脸遮起来,可转念一想,李德全都敢带着我光明正大地在宫里走,我又何苦“做贼心虚”。

那些宫女太监侍卫见了李德全都是躬身行礼,眼睛也都不往我这儿瞟一下,但我心里明白,现在的一切都已落入有心人的眼里吧,恐怕西六宫那边……不由得方才想起康熙说的那句话,“德妃提醒的朕……”心不禁一拧。

没走多远,就到了一个影壁墙的后头,远远的宫门在望。李德全停了下来,“您在这儿稍候,奴才这就叫人套车过来。”他微笑着说。

我点了点头,“辛苦了。”

他一弯身儿,“您别折煞奴才了。”说完转身往一旁走去。

我靠着影壁站了会儿,许是方才刺激受得太多,只觉得这日头晒得人头发晕。看看李德全还没有过来,不远处站着一些目不斜视的侍卫,我张望了一下,看见左侧有个小小的门。我缓步过去,在台阶上靠着玉石门墩儿坐了下来。

正想着,不远处一阵脚步声响起,我估计是李德全回来了,正想睁开眼叫他一声,突然一个惊骇莫名的声音响了半声,却又仿佛被强制咽了回去似的,“你……”

我轻轻地嘘了口气,早就想到既然自己已经这样光明正大地亮相,那么随之而来的熟人浪潮,必定会汹涌而来……我慢慢地睁开了眼,看了过去。

白净的面孔,身材修长,俊秀的眉目倒与我有几分相似,原来是他……明晖,这么多年不见,当初那个有些狡猾的孩子,现在也变成了一个男人了。

我心里无奈地摇了摇头,他的神情看起来万分地吃惊,只是他吃惊的好像不是我还活着,而是居然能在这儿看到活着的我。

我伸手撑住门墩儿慢慢地站起身来,心里盘算着要怎么开口呢,还是当做根本就不认识……

“明晖,你怎么还在这儿,不是让你去……”一个粗豪的声音响起又生硬地打住,随后一阵脚步声传来。

我不禁苦笑,虽然明白长痛不如短痛的道理,可这样接二连三的“短痛”,还真让人有些吃不消呢。看着十爷张大的嘴巴,一口白牙映着日头儿,心里突然有些想笑的感觉,只是转眼就看到了跟在他后面的八爷、九爷,却说什么也笑不出来了。

整了整衣裳,我缓步下了台阶,一步步地向他们走了过去,到了跟前儿,我没有抬眼,只是稳稳当当地福下了身去,恭声说:“臣女兆佳氏,给各位爷请安。”等了一会儿,头顶上却没有半点儿声音,许久不曾请安,缺乏锻炼的腿已然有些酸麻了。

“快请起。”八爷温润的声音在一旁响起。我又福了福,徐徐地站起身来,略抬眼看去。

明晖已退到了八爷他们身后,脸色有些青白,只是惊疑不定地看着我。见我抬眼看他,竟转了眼去,我心里感觉怪怪的。十爷还是大张着口,上上下下不停地打量着我,脸上的表情很奇怪。我倒是第一次见他脸上有着如此复杂的表情,但是唯一能够看出来的就是,他大概是眼前这几个人里,唯一不知道或者没猜到我还活着的人。

九爷什么话也不说,只是负着手看我,薄唇抿得紧紧的,眼底充满了阴鸷。我下意识地调转了目光,却与他身旁的八爷碰个正着,那双乌黑的眸珠里,有惊疑,有猜测,有闪躲,却也有一丝隐约的欣慰。

“兆佳氏……”十爷哼了一声,两步就跨到了我的跟前,我下意识地就想往后躲,但马上反应了过来,因此身子只是晃了晃。十爷慢慢地低下了头,近得呼吸可闻,我忍不住偏了偏头,皱了眉头看向他,却是一怔。他的脸上充满了类似于愤恨的表情,仿佛受了天大的骗似的。我不禁有些好笑,真的要愤恨那也应该是我吧?不等我多想,他冷冷一笑,“兆佳氏,是谁家的?”

余光看到八爷仿佛想开口说些什么,他身旁的九爷却不动声色地轻咳了一声,八爷顿了顿,低垂了眼,没再开口。

我心里盘算了一下,想想方才皇帝说过的,温声回说:“回爷的话,家父马尔汉。”十爷一怔,一旁的八爷、九爷也怔住了,明晖更是白了脸。

我心知肚明,户部尚书马尔汉原本也是他们极力拉拢的对象,而现在却变成了“我”的父亲,这其中意味着什么,八爷他们再明白不过了。想到这儿,不禁更加佩服康熙皇帝,这就是所谓的帝王心术吧。这些儿子们在想些什么,做些什么,恐怕半点儿也逃脱不过他的眼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