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部 第五章 距离 · 二

一阵忙乱的声音过去之后,四下里又变得静悄悄的,我屏住了呼吸也不敢乱动,方才忙乱声音之中也没听清胤祥他们进去了没有,又不敢伸头去看,心里紧张,外面的空气又太冷,直想咳嗽,伸手捂了,才发现手抖得厉害。

“哼哼,老十三你艳福不浅呀,这荒郊野外的竟藏了个贴心的美人儿,啊。”十爷哼笑着说道。

胤祥哈哈一笑,“十哥您说笑了,一个丫头而已,美人儿两个字倒也还算不上。”

“这么惦记着你的,不是一般的丫头吧?”十阿哥怪腔怪调地说。

胤祥笑道:“还行,也算知冷知热……那咱们进去吧。”

我忍不住扁了扁嘴,知道自己不算美人儿,也知道胤祥本意,可听他这么一说,心里还是有两分不爽,只是不知道他们现在各是什么表情呢……

“老十三你就别客气了,待会儿请出来也让哥哥们开开眼嘛,啊……”十爷却还是不依不饶。

“行了行了,”一直沉默的八爷轻斥道,“人家的丫头,你非要追着看,这是什么道理,一点儿当哥哥的样子也没有。”

一旁的九爷也帮腔说:“就是,你自己家的丫头还看不过来呢,又非要看人家的……好了,咱们快进去,这脚冻得厉害,雪太深,这麂皮的靴子也挡不住寒了。”

胤祥哈哈一笑,道:“估计火盆子早升好了,那快进去吧。刚才已经让下人去备酒了,咱们兄弟要痛饮一场,一来许久未曾一起乐和了,二来全当给八哥接风洗尘了,请……”

落·霞+小·说 w ww – l uox i a – c oM-

“呵呵,那我可就不客气了……老十,快走吧。”八爷轻笑了两声,一阵脚步声响起。

就听十爷哈哈一笑,边走边说:“倒也不是对美人儿感兴趣,只觉得十三弟眼这么高,就是想知道这还有什么人比得上她呀……哼哼,怪不得人人都说男人薄情呢,这也就三年吧……”

“老十!”脚步声一顿,出声喝止的居然是九爷。我心里一愣。

“行,行,我知道了,既然十三弟你舍不得,那就免了,估摸着早晚也见得到的不是。你这儿有什么好酒啊,可别小气,拿出来给哥儿尝尝。”声音越行越远,只隐隐地听胤祥答了句什么。

“呼……”当四周终于安静下来的时候,我长长地出了口气,似乎每次遇到八爷他们的时候就没有好事儿,重者送命,轻者……我四下里看看,苦笑,就是在这里挨冻。

这会儿子无论如何不能回山庄去,虽然是康熙皇帝默许的,但毕竟不能拿到台面上;八爷他们若想兴风作浪,难为胤祥,顺带扳倒四爷,那我可还真是一个手拿把攥的证据。靠在石头边儿上想了想,就算是从后门偷偷溜回去,可马房就在后门那边,那里现在人多口杂的,这显然不是个好主意。再说这庄子小,碰上十爷那样混不吝的主儿,保不齐他真的跑到后院去看那个宁姑娘了。仔细想了想,突然想起前天出去遛弯的时候,不远处看见一座小房子,问了底下人才知道那是个猎房,虽然在官道边儿上,可平时也没什么人去,那儿未必有火盆什么的,可也总比在这荒地里受冻的强。更何况胤祥和小桃他们知道我在外面也走不远,必会派人来寻我……拿定了主意,我略微探出头看看,庄子前面有两个侍卫在站岗,显然是下不去了。没办法,看来只能顺着后面的土坡溜下去了。

我悄悄地站起身来,忍不住“嘶”地倒吸了一口凉气,腿蹲得太久,站起来的一瞬,那麻刺的感觉就如针扎一般。我死死地咬住了嘴唇儿,不敢发出一点儿声音,只是一小步一小步的往后面挪。

好不容易到了小山坡的后面,腿部的血液循环也恢复了正常,我探头探脑地察看了一番,还好,后面这地方僻静,山体虽倚着院墙,但是离后门还是有一段儿距离的。我尽量找平缓的地方,扶着枯枝往下蹭,悄无声息实在是做不到,也只好尽量小心外带祈祷神佛保佑了。小心翼翼地折腾了十来分钟,终于到了山坡儿的下面。我看看四周确实无人,连忙撩起斗篷,大步往小屋那边儿走去。

“呼哧,呼哧……”我大口地喘着粗气,想想上次这样在雪地里狂奔,还是去踢小熊的那次,忍不住地想,那只小熊不知怎样了,妈妈没有了,不晓得它能不能顺利成长。转念再一想又忍不住苦笑,就算它顺利成长了,我也绝不想再见到它,它母亲给我的刺激已经够我回味一辈子的了。想想看,那么大一只熊站立在你跟前,红眼,暴牙,流口水……一边胡思乱想,一边奋勇前进,眼瞅着小屋已近在眼前。

“吱呀”一声,木门被我轻轻推开,好在并没有上锁,想来这附近也没什么人烟,这屋子又没什么怕丢的。屋里有些湿冷,木柴倒是有,可想了想还是算了,就算有火石,若是被人看见有烟升起反而不好。

屋子里布置得很简单,放置了一些猎具,还有一些柴火、草料什么的,窗边倒是放了个木头墩子,下面是些稻草,也能当椅子坐。我方才走得很急,口渴起来,四下里看看,好像没有水缸,倒是有个白瓷粗碗放在隔板上。端起来看看里面有些土,拿雪水涮涮应该可以用,只是不知道我要是喝了雪水会不会拉肚子呢?正琢磨着,“咴——”一声马嘶突然传来。我手一抖,瓷碗掉在了地上,好在是站在了草料堆边上,并没发出什么声响。我悄悄地蹲下身子,慢慢地往窗口靠了过去,今儿是怎么了,群英会吗?又会是谁呢……应该不是八爷他们的人,除非他们会占卜,才能派人到这儿来找我。难道是胤祥派出来找我的人?可仔细听听,人数儿却不少……他应该不会这么大张旗鼓地来找我吧?我有些犹豫,可又不太敢探出头去看,只好贴着窗根儿下的稻草堆蹲好。小腿不免又传来一阵酸痛,心里不禁有些自嘲地想,恐怕A级通缉犯的蹲功也不过如此了。现在只希望他们是过路的,不会想进了屋来。不然的话,就算是生人,这荒郊野地的也是个大麻烦。

声音越来越近,估摸着离这小屋也就十来米远。“爷,前面就快到了。奴才上次来,记得过了这屋子,就没多远了。”一个清晰的男声传来。

我心里一愣,这声音有些耳熟,好像最近在哪儿听过,在哪儿呢……转头想想,突然觉得鼻子一阵痒痒,一根细细的稻草不知道什么时候扫了过来。一股酸热直冲头顶,我还来不及用手去遮,“阿嚏”,一个响亮无比的喷嚏就打了出来。我手忙脚乱地用手捂住了鼻子和嘴,心知不好,头一阵阵地发懵。

正没了主意,“哐啷”一声,木板门已被人一脚踹开,“什么人在这儿!”几声怒喝传了进来,几个侍卫服色的人持刀站在了门口。

正想挣扎着站起身来说话,那明晃晃的光芒已向我挥了过来。我下意识地抱住了头,尖叫了出来:“不要——”

“住手!”一声断喝从屋外传来。我一怔,停止了尖叫,这声音……我心里一松。步履声响,“你们都出去吧。”那声音再次传进了我耳中。

“爷,这……”侍卫们有些犹豫。

“出去。”那清冷的声音淡淡地说。一阵脚步声迅速响起,屋里的人霎时走了个干净。

我抱着头蹲在哪儿,心跳仿佛如重锤一样,一下下地擂在我的胸膛上。身旁脚步声响起,一双乌黑的皂靴停在了我的右侧,上面还沾了一些水渍,想来是方才走进来时沾的雪水化了。他向来有洁癖,不像十三,水里泥里的都浑不在乎……

他为什么来这儿,又或我为什么在这儿,这些问题仿佛都不重要,没有人开口去问,只觉得心里就如乱麻一般,屋里寂静无比,只有彼此间交错可闻的呼吸声,才是最真实的存在。

一时间我不动,他也不动,就这么僵持在这儿。过了会儿,腿麻的感觉又上来,我龇牙咧嘴地去揉腿。头顶上一声轻笑,我怔了怔,这笑声……突然一股大力传来,我已被人从地上拉了起来,忍不住“哎唷”了一声,身子一歪。一双修长的手扶了过来,我下意识地扶了一下,然后放开手,趔趄着退到了一边。抬头望过去,四爷背脊挺直地站在我面前,他的面庞一如以往的清癯,薄薄的嘴唇紧抿,那双沉如深潭的眸底却依然清亮,原本因为我挥开的手而微皱的眉头,却因为看见我脸上的伤痕而柔和了下来。感到气氛有些沉郁,我努力地想笑笑,可虽然心里拼了命地命令自己扯动脸皮,却依然感觉脸上好像被冻住了一样僵直。

“让我看看。”四爷低低地说了一声。

“啊——”我一愣,下意识地用手去遮住了伤口,忙又扯扯嘴角,强笑说,“没什么事儿了,已经好了……”四爷略眯了眼,眉头复又皱了起来。“真的。”我嗫嚅了一句。每次都是这样,四爷若说话还好,他一不言不语,那一种莫名的压力就会让人觉得喘不过气来。见他不说话,只是盯着我看,我强压住心跳,只想随便找点什么话说。舔了舔干干的嘴唇,不敢再看他,我低了头轻声说:“嗯,那大夫挺好的,开的药剂也很有效,说是祖传的……嗯……”我清了清嗓子,“对了,您回去帮我谢谢福晋,那天幸好那位大夫来得及时,不然脸上真的就没法看了。听下面人说,大夫是满头大汗的骑马过来的,可事后也没容我去谢。”我又干干地笑了笑。

“若来晚了,他的命也别要了。”四爷淡淡地说了一句。

我微微地一哆嗦,忍不住抬了头去看他,原来我没猜错,果然是他……

“那天,也多亏了你。”四爷哑声说了一句。

我心里一热,微微笑了笑,“孩子没事儿就好。”

四爷定定地看着我的笑容,脸色也越发地柔软下来,往前走了两步,轻轻地伸出手来。我怔怔地看着他修长的手指,心里苦笑,他们兄弟都是一样的坚持,不达目的绝不罢休,我慢慢地放下了手,偏转了脸,露出了还有些疤痕的侧脸。

四爷的指甲修剪得很整洁,我垂了眼看着那指尖越靠越近,竟发现他有些微微地颤抖,我心里一颤,近在毫厘的指尖传出一股热气,隐隐约约地透过毛孔传到我面部的肌肤上……

“啊,各位侍卫大哥是四爷府里的吧,小的是十三爷府里的,你们这是……”秦顺儿的声音突然从门外传来,四爷的手一僵,我心里一松,却也隐有些失落。

我不敢去看四爷的脸色,只是低转了头,看着四爷的手臂慢慢地收回垂在身侧,拳头握得死紧,青筋毕露。我的眼眶有些热,心里却只能叹息,今天才终于明白,原来一毫米的距离,竟然有那么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