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部 第五章 距离 · 一

一行人越走越近,甚至马蹄踩在积雪上的“咯吱”声都清晰可闻,容貌也越来越清晰,貂皮毡帽,天青斗篷,白皙的脸庞,嘴角看起来总是噙着一抹和善的笑意,虽不像三阿哥那样书卷气十足,却也称得上温文尔雅——八阿哥胤祀。

我轻轻用手捂住了嘴,突然很想咳嗽,现下也只能强忍着。心里略盘算了一下,若是现在走下去,马队离我的距离虽不算很近,可万一有个眼尖的瞧见了,反而是麻烦,更何况并不知道他们的来意,是否会停留……

向两旁看看,除了眼前坐着的青石,就是一些干枯的树杈,也真没什么遮挡。实在没办法,我只好缓缓地移动着身体,悄无声息地蹲在了青石的后侧,若不抬头仔细看,应该发现不了。

“哈哈……”一阵大笑声传来,在这空寂的雪地中,分外清晰。我忍不住苦笑,许久不曾听见十爷这肆无忌惮的笑声了,虽称不上怀念,可还是能隐隐泛起一些过去的回忆。

“八哥、九哥,”十爷的粗门大嗓又响了起来,“前面的庄子就快到了,我说什么来着,不可能会记错的。”八爷、九爷的回答我虽听不到,可马匹不时打着响鼻的声音却越来越近,我下意识地又往里缩了缩。

“这是老十三的庄子吧?以前听老十四说过,不过今儿倒是第一次来。”一个略微嘶哑却仍不掩金石之音的声音响了起来,清晰得就如在我耳边一样。心里一寒,九爷的声音就是炎炎夏日里听起来,我也会冷……

心里忍不住地想,对于这些个皇子而言,若是我挡了他们的路,恐怕他们都会下手把我除去,但是第一个动手的却必是九爷无疑。八爷、十四爷可能还会想一想,而他恐怕会毫不犹豫地就这么做吧。打我们认识的第一天起,敌人两个字似乎就已经刻在了彼此的脑门上了,我对他从无好感,而他亦然……

一双乌黑淡漠的眸子突然闪现在脑海中,那要是他呢……我忍不住轻轻打了个哆嗦,闭了闭眼,把那个只会让我无端痛苦的念头压了回去。

“咱们就这么进去,也不知道方不方便。”八爷温润的声音响了起来,我慢慢地略偏了头,从上往下看去,八爷他们都已驻马于庄子入口处,身后的随从们离他们倒有个五六十米远近,想来是不想让人听到他们说什么吧,不过离我很近,就在我所在的小山坡的斜下方。胤祥的庄子小,下人也没有几个,这会儿不知道门房儿去干什么了,想想方才我出来的时候也未见到他……

“有什么不方便的,咱肯进他的庄子,还是赏了他脸呢,一个刚放出来的罪臣,要不是今儿有事儿耽搁了,误了驿站不得休息,我他娘的还不愿意来呢。”十爷大大咧咧地说道。我忍不住皱起了眉头,怨不得老话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这个草包还真是口无遮拦,这要是当初,我早就……心里突然一滞,是呀,这要是当初……可现在早已不是当初了,他仍是天皇贵胄,而我则是个无名无分的小丫头而已,一阵苦涩泛起,原来人没了名分两个字,就会少了那么多……

“老十!”八爷轻斥了他一声,“别满嘴的胡嘞,皇上早已下旨免了十三弟的错处,你还胡说八道些个什么。”

“哼哼。”十爷满不在乎地冷哼了一声儿,“是呀,他命好,有人帮他顶着,谁让人家娶了好媳妇呀,他……”

“别说了!”八爷突然低吼了一声,我吓了一跳,很少听八爷发火,除了那次……十爷一时也没了声音,只偶有两声压抑不住的粗喘随风飘了过来。

“好了,好了,八哥,老十,咱们也别站在门口吃风了,既已来了,有什么话屋里说吧。”九爷打圆场地说了一句,顿了顿,他又说,“这儿的奴才也真不晓事儿,爷们都在这儿站这么久了,也没个人出来应承一下,不会没人吧?”

“不会。”十爷回了一句,“前儿保胜不是来回说,胤祥那小子最近净往这边儿跑,我估摸着他和老四也在打绿营的主意,好在那儿有咱们的人,他们……”我竖起了耳朵,绿营?那不就是……

“行了,”八爷淡淡地打断了他,声音已恢复了平常的温和,“招呼个人进去探探,今儿都走了半天了,天寒地冻的,再不歇歇,人受得了,马也受不了了。”

“成!”十爷答应了一声儿,回身儿就要叫人,不远处却又响起了一阵马嘶,我心里一喜却又有些担忧,应该是胤祥来了,可现在看十爷的态度,不知道一会儿又会怎样,更何况还有一个身份未明的我呢……思绪辗转间,我悄悄地探了点儿头出去,现在大家的注意力应该都在门口,不会注意这里才对。

眼看着胤祥一行人快到了庄园门口,很显然胤祥看到了八爷他们,加速催马上前,不一会儿,他已到了庄子门口。“咴咴”,胯下骏马一阵嘶鸣,又往前带了两步,胤祥朗笑道:“今儿是什么日子,竟然能得八哥、九哥、十哥一起大驾光临。”

八爷呵呵笑了两声,“十三弟不会不欢迎吧?”

胤祥已翻身下马,一个千儿打下去;八爷也早已下马,伸手去扶。胤祥边直起身边笑说:“瞧您说的,这可是请都请不来的。”说完又转身要给九爷、十爷行礼,被九爷一把拉住,“行了,咱们兄弟就别这么多规矩了。”我微微一怔,九爷脸上的笑意我还真是第一次见。

“十三弟,气色不错呀。”十爷大剌剌地站在一边哼笑着说。

胤祥转头一笑,“十哥的气色才好呢。”

“哼哼,我跟你可没得比,老十三你可是结结实实地养了三年,也不用操什么心,哪像我们,一年到头地操劳,为皇上效命。”十爷眯眼盯着胤祥,撇了撇嘴角儿。我忍不住紧紧地握住了拳头,这家伙……

胤祥倒仿佛什么也没听懂似的,哈哈一笑,“说的是,这些年十哥你们一定辛苦了,倒是偏了兄弟我了,成,那以后要是有什么吩咐,火里水里的,做弟弟的没二话。”

“哈哈……”兄弟四人一阵仰头大笑,老十也上前拍了拍胤祥的肩膀。看着他们言笑晏晏,一片合乐,我心里却涌起了一阵无奈的疲惫,可能是我太怯懦,总装着不知道胤祥同他们一样,也会钩心斗角,心狠手辣的,仿佛那样就不会破坏心里仅存的那块圣地。

胤祥回头吩咐跟来的秦顺儿:“赶紧进去收拾一下,准备迎接贵客。”趁着八爷他们没注意,胤祥使了个眼色,秦顺儿会意地微点了点头,转身忙往庄子里跑。我心里明白,胤祥定是让他去找我的。我忍不住苦笑出来,这回好了,要是八爷他们歇歇脚就走还好,若不然,看来我就得被迫进行雪地生存训练了。

“八哥,你们这边请。”胤祥笑着一伸手,八爷点点头,随着胤祥往庄子里走,九爷、十爷跟着,身后自有从人们去照顾马匹。“听说八哥这是去了趟运城,好像说那边的粮库出了点问题?”胤祥随意地问了一句。

八爷微微一笑,“也还好,今年雪天儿多,压垮了不少民房,粮食收成本就不好,饥民一多,这放粮的事情就乱,皇上让我过去看一下,也算那儿的县令还有点脑子,没惹了大事出来。”

“好像山西知府是朱天赐吧,康熙四十年的探花,挺有学问的一个人,看着也很正气,这些年怎么才混了个县令啊。”胤祥边走边笑说。

八爷轻叹了口气,“这人太正,就是这样的结果,不过也确实有些不知变通。”

“行了行了,兄弟这么久没见面,就别再说这些让人听了就心里污涂的话。老十三,你这儿有什么好东西招待哥哥的?”十爷大咧咧地笑说,“今儿和九哥为了迎八哥回来错过了时辰,现在饿得肚子正较劲呢。”

胤祥哈哈一笑,“好东西不敢说,野味儿还是有的,一会儿十哥尝尝。”

一旁的八爷笑说:“老九和你一样,也没见他喊天喊地的。”

十爷一咧嘴,“那是,九哥是神仙,两杯水就能顶一天,咱可没那本事儿。”

说得众人哈哈一笑,眼瞅着他们从我眼下走了过去,我屏住了呼吸……里面突然冲出个人来,胤祥他们顺势停住了脚步。我仔细看了看,竟是看门房的张成。

“奴才给爷请安。”他扎手扎脚地打了个千儿。

“行了,你这浑小子刚才跑哪儿去了?现在才露脸儿。”胤祥笑骂道。

张成讪笑着一躬身儿,“是,回爷的话,方才人手不够,奴才帮着弄了两捆柴火,然后……”

他还要往下说,胤祥挥挥手比了比身后,“好了,别废话了,你赶紧帮着招呼一下,带他们去休息就是了。”说完就对八爷他们笑着说,“咱们走吧。”

 

张成应了一声却没动,伸头伸脑地往后看去,又往我这边看。胤祥一怔,顿住了脚步,八爷他们也停了下来。我忙缩回了头,人紧紧地团成一团儿。

“你这是干什么,怎么还不去?”胤祥低声问,语气里有了两分不满。

张成忙回说:“啊,不是,爷,奴才这就去,只是方才小桃姑娘跟奴才说,宁姑娘出来迎您了,你没见着吗?”

有些怪异的静默气氛包围了山庄门口,一时间四周安静得似乎连呼吸声都听不到了,我紧紧地抓住衣领,死死地闭上眼睛……

“哦,这倒是没看见……也没什么,一会儿你去那边儿看看,若是碰见了,让她回来就是了。”胤祥很随意地说了一句。

那边的张成估计有点儿愣神,迟了迟才说:“啊,是,奴才知道了。”接着踩雪的嘎吱声音响起,就听他招呼,“那边的老几位请跟小的来,马房在这边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