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部 第四章 自由 · 二

我一怔,摆了摆手,示意不想再要水了,小桃回手放下棉布和水碗儿,帮我擦擦嘴角儿又说:“我听秦顺儿说,皇上为这个赏了他家什么……”说了一半儿她皱起了眉头,“什么来着……”小桃轻拍了下自己的脸颊,“瞧我这记性,昨儿说的,今儿就忘了。”我闭上了眼,也浑不在意,不管怎么说,这大夫大有来头就是;管他黑猫白猫,会治病的就是好猫,想到这儿,心里不免有两分好笑。

她又想了想,一笑,“反正就是一般的王公大臣也不能去随意请他看病,这回要不是四爷的面子,大夫才不肯来呢。这陆大夫好像欠了四爷很大一个人情儿……”我猛地张开眼睛,昨晚见了秦全儿心里隐约就猜到了,可现在……小桃却没注意,只是自顾说着,“这是秦顺儿听他兄弟说的,听说好像是四福晋求了四爷还是怎么的,说是要为了小阿哥积德积福,不能不管……”我愣愣地看着她的嘴一张一合。

“主子,你怎么哭了,又疼得厉害了?”小桃突然有些惊慌地说,“您可别哭,淹了伤口就不好了,要不奴婢再去炖些止痛的药来,大夫留了方子的。”说完她转身要走。

“不用了。”我一把拉住她,嗓子有些嘶哑。

“可是……”没等她说完,门口的小丫头请安声响了起来,帘子一掀,胤祥大步走了进来。

见我清醒地望着他,胤祥一脸的喜意,可走近了两步看见我脸上的泪痕,他不由得一怔,转眼看向小桃,“这怎么回事儿?”边说着边走上来坐在了炕沿儿上,伸出手来摸了摸我的额头。我从被里抽出手来,轻轻握住了他的手,他一顿,回手紧紧地握住我的。

看着一旁嗫嚅的小桃,我不想让她多说,“你下去休息吧,辛苦你了。”小桃一顿,忙福了福身儿,转身出了门去。

“疼得厉害吗”胤祥温声问。

我略闭了闭眼,“总会有点儿,不痛就不正常了。”说完想坐起来。

见我挣扎着想起来,胤祥忙按住我,我扯了扯嘴角儿,“躺得我头晕,身上也乏,想起来松乏松乏,再说只是脸上伤了而已,不碍其他的。”胤祥见我坚持的样子,无奈地摇了摇头,轻手轻脚地把我抱了起来,半靠在他身上。就这么过了一会儿,谁都没有说话,只是紧紧地靠在一起。

“我……”

🤡 落`霞-小`说

“你……”我扑哧一笑,“你想说什么?”

胤祥声音里也带了笑意,“你又想说什么?”我抿了抿嘴唇,被他这样一问,突然不知道怎样开口,一低头看见他环住我的手,就伸手去拨弄他的扳指儿。胤祥也没催促,只是伸开手指包住了我的手,十指交错……我愣愣地看着,只觉得胤祥在我额侧印下很轻但又好像很重的一吻。

“对不起。”我低低说了一句。

胤祥轻笑了一声,“知道偷偷跑出去不对了?”

“不是为这个……”

胤祥身子一硬,过了半晌儿,伸过手轻轻抬起了我的下巴,把我的脸转向他,他定定地看住了我,眼里有些不确定,“那是为了什么?”他微眯了眼,沉声说。

我微微一笑指了指脸,“我已经有些老了,现在又变丑,觉得有些对不住你。”

胤祥一愣,呵呵笑了起来,“原来为这个。”他低喃了一句。

“你说什么?”我听得不是很清楚。

正想再问,胤祥哈哈一笑,低头笑嘻嘻地说:“老话儿不是说了吗,丑妻薄地家中宝,本来我也没俩钱儿,就这一亩三分地儿,现在丑妻也有了,这回宝贝终于凑全和了。”

“嗤……”我轻笑了出来,看着他溢满了笑意的黑眸,我垂下眼定了定,抬头看向他,“昨天我……”

胤祥轻轻地抚住了我的嘴唇,微微摇了摇头,认真地说:“你没事儿就好……你的心,我明白。”我眼眶忽的一热,他用手细细地摩挲着我另一侧脸颊,悄声说,“可别再吓唬我了,嗯?”一顿,他又低低地说了一句,“很疼的。”我有些哽咽地轻点了点头,看着他朗然一笑,温暖一如往日。

“我有没有说过,真的很高兴嫁了你?”我轻声说。

胤祥一怔,乌黑的眸子瞬间有些湿亮,“没有。”他哑声说。

“我很高兴嫁了你!”

“嗯……”胤祥什么话也没说,只是抱住我的手臂收紧了起来。

“嗯哼!”秦顺儿的招牌干咳声在外面响了起来,想来又有事儿来找胤祥了。我和胤祥相视一笑,我拍了拍他的手臂,胤祥却开玩笑似的不肯放开,我瞪了他一眼,刚想开口,秦顺儿嗫嚅的声音从窗外飘了进来,“爷,有客来访……”

旧北京城的外围,仍是一片原野景色,人口稀少,保留了大自然最动人的某些特质。我紧紧地裹住了斗篷,坐在青石上悠闲地环望四周。

昨夜一场大雪将大地变成白茫茫一片,天上仍不停地飘着零星的雪花儿,远处的青山,近处的白雪,四周一片寂静,偶尔有几只喜鹊飞过,喳喳的叫声隐约回响着。

“呼……”我大大地做了个深呼吸,空气中的甜味儿直入胸臆,多久了……到底有多久不曾这样放松了?想想那天指导着厨子如何调底汤的时候,听见秦顺儿小声地和小桃嘀咕,“你说,主子有多久没这么开心了?”

听见这话心里有些愣,竟没听见小桃回答了些什么,只是想着之前的这几年我也是在笑的,虽然有时候是强迫……想到这儿不禁有些自嘲,看来我的表演功力还是不够呀。

“阿嚏……”一阵冷气弄得鼻子痒痒的,身后的小桃终于等到了机会,伸头看看我,“您看,受风了不是,还是赶紧回去吧,刚才上了药的。”我揉了揉鼻子没说话,一个喷嚏还不至于就感冒了吧,新鲜空气我还没吸够呢,好不容易从屋里出了外面来,适度的运动对于伤口恢复也是有好处的。

见我装没听见,小桃转了转眼珠儿又想出另一套说辞来,“今儿爷就过来了,上次不是和您说好了,要吃锅子的吗,现儿东西还都没弄呢。”我抬眼看看她,糟了,我把这茬儿给忘了……

连忙起身,“赶紧回家。”小桃笑嘻嘻地上来帮我收拾,一脸的胜利光辉。我好笑地冲她做了个鬼脸儿,她笑得更欢,伸手扶了我又吩咐身后的小太监归置东西,然后才拉着我往回走。

这是胤祥在城外的一个庄子,不大,却修建的别有一番情趣。那日胤祥出去见客,转回头来就说送我去外面的庄子休养。看他脸上虽然笑眯眯地说不忙,可眼里却有着隐不住的几分急切,我把到嘴边儿的疑问咽了下去,回头就吩咐小桃准备打包走人,胤祥没再说什么,只是揉搓着我手指的气力略重了几分。

第二天胤祥陪着我到了这儿又住了一晚,转天儿一早儿就回京城去了。那时候我还睡得迷迷糊糊的,等我彻底清醒了才发觉这是一个天高皇帝远的好地方,看书、写字、锻炼身体,一时间仿佛回到了数年前,那相对幸福的时光。

就这样过了快一个月,胤祥也时常来看我。虽然享受着难得的悠闲时光,可偶尔也会担忧,现在虽没到了“无自由,毋宁死”的地步,可是尝过自由滋味的我,不知道还能否心甘情愿地再投入到京城那一团污水中去。

想着想着不禁有些失落,可转念再想,京城里发生了什么我不知道,胤祥为什么要把我送到这里,我也不知道;我唯一知道的就是,无论如何我现在也不会舍了胤祥而去就是。想到这儿,心里也是一松,不再胡思乱想,该干什么干什么去了。

那几天不知怎的非常想吃火锅,辣锅子对皮肤恢复不好,可现在清朝的锅子跟现代的火锅还是有很大差别的。我一头扎进厨房里,教厨子如何吊汤,如何调酱料。

我虽然不会做,只会吃,说得也是七七八八的,那厨子倒也明白,估计这一行的原理都是差不多的,虽然前后差了几百年,厨师们的心也还相通。这切肉倒是不必担心了,他的刀工比现在的片肉机强多了,拎起来看真的是透明的,让我佩服不已。

到了晚上,我早已让厨子炖了一锅猪蹄儿,倒在牛骨吊出的高汤里,用铜锅子端了上来。正经的银霜炭红彤彤地烧着,一点儿烟也没有,香气咕嘟咕嘟地冒了出来,汤汁雪白。我忍不住连连地咽着口水,丫头们看着我的馋相,都偷偷地笑,我也顾不上,只是催促着小桃给我弄调料来。

相应的菜蔬肉品早摆了一桌子,这也就是皇亲贵族,在冬日依然能吃到新鲜的蔬菜。招呼着小桃坐下,这火锅人多了吃才香,她犹豫了半天才落座,我看她都这样,其他的人也不必招呼了,就埋头吃了起来。

哲人说过让自己感到幸福的理由其实都很简单,只是往往人们都视而不见自己身边的幸福,而总是去追求前方看似幸福的东西,所以那么简单的两个字才会变得那么辛苦。现在对我而言,幸福的确很简单,一锅猪蹄儿就好了。

小桃吃得满脸大汗,只说这锅子跟以前吃过的不一样,香得很,出汗也出得爽快。我暗笑,等过两天自己的脸皮长好了,弄个辣锅子出来,再拉她一起吃,估计她就不止汗出得爽快了。

第二天胤祥就过来了,见我吃饭时懒洋洋的,以为是身体不舒服,就想要找大夫,忙被我拦住了。问为什么,我忍不住涨红了脸期期艾艾地说不出口,胤祥越发的奇怪,最后还是小桃强忍着笑告诉他,我没什么大事儿,只是昨儿晚上的猪蹄儿吃撑了而已。

胤祥一愣接着就放声大笑,屋里的奴才们也都别转了脸偷笑,最后见我脸上有些挂不住了,才止了笑。又问什么东西那么好吃,小桃连说带比地讲述,让他也起了兴趣,说是要尝尝,让我做了给他。

可第二天京里来了人,胤祥忙忙地关照了几句,又说下次再吃,就飞身上马走了。这一去就是小十天。昨儿个秦顺儿派人来说,胤祥一切都好,今儿就要过来。我原不以为意,可小桃私下里打听了说,胤祥这些天都在宛平。

当时心里就有些怪怪的感觉,我曾听他说过,宛平驻扎了绿营好几千人,他们是火器营,火力在禁卫军里那是算一等一的,胤祥一个皇子去那里做什么呢?那天走得又那么急,可算算日子最近应该没有什么大的动静儿才对……

心里有疑问也不好露出来,只是暗暗想着要不要试探一下,可心里又有两分犹疑,我从不插手政事,以我的那点子心思,恐怕没有两句话就能被胤祥看了出来,他又会怎么想我呢……

唉,忍不住低低叹了口气,只好见机行事了,想来这九子夺嫡已是到了关键时刻。康熙皇帝在位没有几年了,身体也肯定是一天不如一天,用脚指头想也知道这些个皇子定然会用尽了狠辣手段,排除异己。胤祥和四爷自然也不例外吧……

“主子,你闻闻这个香不香?”小桃端了个青花瓷碗儿过来。

我耸了耸鼻子,“嗯,这新芝麻就是不一样。”我笑了笑,回头看看准备得差不多了,对一旁的小桃说,“不知道你十三爷什么时候到。”

小桃一边摆放着碟子一边笑说:“刚才来了人,说是过会儿就到了,先来回禀一声儿。”

“这样,”我想了想,“那我到门口看看去。”

小桃“嗤”地笑了一声,刚要张口,我笑眯眯地说:“对,我就是等不及,怎样?”

“哈哈——”小桃好笑地摇了摇头就要跟上来。

我摆了摆手,“不必,就在门口,丢不了的。”小桃想了想没再多说,只是把厚厚的斗篷拿过来给我围好。“谢啦!”我冲她眨了眨眼,转身施施然出了门。

这个庄子依山势而建,我登上高处,正好能看到前方的官道。拢紧了斗篷,还没坐上五分钟,一队人马已经出现在了我的视线范围内,我轻笑了两声,来得还真快……刚想站起身挥挥手,又觉得不太对劲,从来没见过胤祥骑马走这么慢的,而且带来的人也太多了些……揉了揉眼睛,运足目力再看过去,随着他们离我越来越近,打头的竟是三骑并辔前行,虽看不清长相,但肯定不是胤祥,会是……谁呢?

正想着,一张温和斯文的脸孔突然飘进了我的脑海。我猛地一顿,“咳咳”忍不住轻咳了两声,下意识地探起身儿望过去,难道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