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部 第四章 自由 · 一

“主子,该换药了。”小桃小心翼翼捧了一碗汤药和一盒子药膏进来,身后的两个小丫头也端着热水、白巾什么的。我伸了个懒腰,“嘶……”脸上一阵抽痛,忍不住上手去摸,“啪”的一声被小桃拍了下来。

我一愣,看看有些红的手背,转了眼去瞪她,这丫头眼瞪得比我还大,嘴角儿却是一丝笑意。转身把手里的东西递给另一个丫头,小桃轻手轻脚地来揭我脸上的布巾,嘴里还在叨念着:“爷早就吩咐了,您要是再用手去碰伤处,允许奴婢们打的。”

我向上翻了个白眼,“真不知道他想什么呢,竟跟你们这么说……哎哟……”伤口热热的,我忍不住叫出声儿来。小桃越发地放轻了手劲儿,小心翼翼地在我脸上热敷着。

“大夫不是说了吗,这伤口不能碰,过些日子就好了。”小桃把热布从我脸上取下,回手接过小丫头手里的药膏轻轻地涂抹在我的脸上,一阵清凉传来,我闭上了眼睛。

“其实又不重……”享受着药膏带来的舒适感觉,我小声嘀咕着。

耳尖的小桃鼻子里“哧”了一声儿,“那么烫的蜡糊在脸上,还说不重,幸好有那块布挡着,没弄上多少,要不然这脸可就没法看了。”

见我不说话,小桃也没再说什么,只是手脚麻利地帮我换完了药,低声吩咐了小丫头们些什么,就让她们退下了。尽管闭着眼睛,我还是感觉到她坐在了我身边,好像在端详着我。我微微睁开眼,“怎么了”。

她开心一笑,“今儿看着可真是好多了,疤痕眼瞅着越来越小,四爷找来的这个大夫可还真灵。”我抿了抿嘴,别转了眼睛,心里有些茫然。“唉!”小桃突然低叹了一声,“主子,您受伤可就这一回了,再来一次,爷的命也没得要了。”我心一紧,一股酸热的感觉布满了胸臆,咬住了嘴唇儿,一痛……

过了会儿,小桃也悄无声息地退了出去。我静静地靠在榻子上,回想受伤那天的情形,手不自觉地又往脸上摸去,刚碰到脸就想起小桃方才转述十三的那番话,有些想笑,但不知怎的一阵泪意却涌了上来,闭了闭眼,缓缓地把手放下了。胤祥……

听到小桃一声尖叫,我下意识地偏转了脸,一阵炙热的感觉猛地袭来,几滴滚烫的烛泪落在了我脸上。“啊……”我忍不住叫了出来,又忙捂住了嘴,把剩下的尖叫欲·望生生咽了回去,只觉得入手一片黏腻,脸上却是火辣辣的疼。

一旁早有老妈子和仆妇太监们跑了过来,一把就要将那个小男孩从我手里拉过去。那孩子闷哼了一声,一双让我看起来有些莫名熟悉的黑眸正安静地盯着我看,我才发现自己的手正紧紧地握住他的,忙松了手。那孩子也不哭不叫,就这么静静地被自家下人们抱了过去。见人群围了过来,我忙用手摁住油糊糊的遮面布,往一旁退去。

小桃三步并作两步地冲了上来,“主……你觉得怎么样,烫着没有?快给奴婢……我看看。”

我一边拉着她往自己的马车那儿走去,一边强笑着安慰她说:“没事儿,没事儿,一点点疼而已。”

“那快给我看看……”小桃的声音已带了哭音儿,我脸上也是一阵阵抽搐的疼,可还是强忍着拉她上了车。小太监伶俐地把车帘子给我们掩好了,我这才稍微放松下来让小桃帮我看看伤势。

“天呀,这可怎么是好”,小桃颤颤巍巍地帮我把面布摘了下来。我听着她的低呼,心里也开始打鼓,难道伤得很重?心一沉,可现下也没有镜子,就是有,以清代铜镜的工艺水平,在这阴暗的光线下要是也能看出个好歹来……心里不禁苦笑,那估计离毁容也就不远了。

“主子,这边脸烫肿了,上面的蜡烛腻子奴婢也不敢揭了去,不小心会留疤的,幸好您遮了那块儿布,没伤了眼睛,咱们还是赶紧回府去,请大夫瞧瞧要紧。”小桃借着窗外的光线,仔细地瞧着我的伤口,又不敢用手去碰。

“嗯。”我强忍着疼微点了点头,小桃挪过去略掀了车帘子,正要吩咐他赶紧走,府里的小太监儿领着一个侍卫走了过来。小桃一顿,偏了偏身想把身后的我遮住。

“姑娘,您是十三爷府上的人?我是四爷府侍卫副统领瑞宽,请问方才是哪位姑娘护了我们小主子,我们侧福晋想见见。”那侍卫十分客气地问道,又抬眼向马车里望了望。

“正是……”小桃有些迟疑地答了一句,可又不敢回头来看我,只听她顿了顿,就温声说,“是这样的,刚才是我们府上的一个丫头,可现在不太好让侧福晋见的,一来方才被灯油糊了脸,这会儿子脸肿得厉害,实在不雅相;二来也正要送她去看大夫,时间长了,怕更不好了,再说奴才们护主原是应当的,烦劳副统领代为回禀主子一声吧。”

我脸上虽痛,可还是忍不住微微一笑,小桃真的进益了,再不是以前那个天真无邪的小姑娘了。想到这儿,一阵无奈却袭上了心头,她不再是她,我又何尝是我了……

外面那个侍卫想了想,点点头,“既然如此,那姑娘名字是什么,我也好回话的。”小桃僵在了那里,她实在不知道这该怎么说,我心里迅速地盘算了一下,十三府里就那么几个奴才,要是说谎很容易就被查了出来,虽说伤个奴才是小事儿,未必有人计较来查,可还是……

“鱼宁。”我低低地说了一句。

小桃轻颤了一下,“鱼宁。”她转述了出去。

那侍卫低低念了一句,笑说:“那我就去回话了,也请那位姑娘好好休养吧。”说完点头施礼,转身而去。

小桃不再多话,对车夫说了一句:“快走。”就缩身进了马车来,我们相视无语,直到马车逐渐淡出人们的视线,才不约而同地呼了一口气出来。

“主子,现在感觉怎么样了?”小桃探了身儿过来问。

我摆了摆手,方才因为紧张觉得还好,她这一说,脸上又疼了起来,虽然觉得应该没有烫到太多,可心里还是有些惶然。就算我不是美女,可也绝做不到对自己的容貌毫不在乎,心里着急,忍不住往外张望,想看看到哪儿了。小桃见我这样,也是连连催促车夫加快速度。

偏偏临近十五,城里的人流大于往日,就算有侍卫们开路,终还是七扭八拐地走了一阵子,人才渐渐少起来,马车的速度也提了起来。我皱紧了眉头歪靠在车壁上,小桃不时地拿着手帕给我擦着额头的冷汗。

“还有多久?”小桃向外问了一句。

“姑娘,过了这条街,离府里就很近了。”车夫边答边挥舞着鞭子吆喝着。

见小桃急得也是满头大汗,我冲她安慰地笑笑。脸猛地抽痛了一下,我还未及呼痛,一阵急剧的马蹄声突然在我们身后响起。我心里一怔,还没等想明白,声音已经到了跟前,马车刷地晃动了一下就停了下来。小桃正在弯身儿看我,一个猝不及防,被晃了个趔趄。我一只手扶着板壁,另一只手捂着脸,还没来得及开口问她怎样,车帘子刷的一声被人从外面扯了开来,“啊!”我情不自禁地叫了出来……

一滴滴的汗珠不停地从他的额头上流下来,浓眉紧皱,急促的呼吸带动着胸膛上下起伏,翕张的鼻翼,还有那双强自压抑的眸子,担忧、惊惶、急迫,种种情绪生生地撞了进来,一时间马车里悄无声息,只有那粗重的呼吸充斥其间……

人的眼睛到底能诉说多少情感呢,我的痛明明白白地落入了他的眼底,而他的眼回应的却仿佛是千百倍于我的痛……我勉强地咧了咧嘴,“别担心,我没事儿,你怎么来了……”话未说完,一股热流却顺着眼角滑了下来,不禁苦笑了一下,似乎每次受伤见了他都会哭。“啊!”我低呼了一声,眼前一暗,已被一个充斥着汗味儿却温暖无比的怀抱拥入其中。

“小薇……”胤祥哑哑地低呼了一声儿,声音里隐隐的脆弱让我眼泪流得更多,他轻轻地挪开我紧捂着左脸的手,仔细看视着。一旁的小桃早伶俐地从外面拎了一盏小巧宫灯进来,在一旁照明。

“还好……没伤了眼睛,只是被油脂子烫破了皮,现下有些肿。”仔细看过之后,胤祥有些安心地嘘了口气出来,又轻轻帮我捋了捋有些散乱的鬓发,低头看我,柔声说,“别怕,烫得不是很厉害,来前儿我已让人去请医生了,咱们这就家去,啊。”我点了点头。

落^霞^小^说…

说完他让小桃帮着我把脸盖好,又裹紧了我的斗篷,他先出了马车,把我从里面抱了出来。一旁的侍卫早就牵过马来,伺候着我们上了马。胤祥一手抱紧了我,另一只手去带缰绳,口里呼喝一声,骏马扬蹄而去。耳边听着呼啸的风声,心里却甚是安宁,脸上的痛仿佛也轻了许多,我悄悄地抓紧了胤祥的衣服,“对不起。”我含糊地说了一句,胤祥好像什么也没听到,他的手臂却是一紧。

疾驰中的胤祥不停地呼喝着马匹快跑,不知为什么,我倒是有点希望路途遥远些,只觉得好像很久没有这么贴心的感觉了。“咴”马儿一阵嘶鸣,往前带了两步,终于停了下来。府门口站了不少人,秦顺儿带着人第一个冲了上来,小心翼翼地从胤祥手中接过了我。

“小心着点儿。”一个听着耳熟却又不想不起在哪儿听过的声音响了起来,我转眼想看过去,却看到正要下马的胤祥身形一顿,继而他又翻身下马,从秦顺儿手里接过了我往府里走去,我只觉得被他抱得紧紧的。

“秦全儿,你怎么在这儿?”胤祥的声音在我头顶响起。

我一怔,秦全儿?这名字……“啊!”我忍不住低呼了一声,胤祥显然也听到了,他的步子滞了滞,又接着往前走,我下意识地用手捂住了嘴。

“回十三爷的话,是福晋让奴才来的,福晋听说救了小主子的,呃……姑娘伤得不轻,赶紧让奴才去请了个好大夫来,也算有个交代。现已在路上了,说话就到,爷去见见就知道了,这个大夫治外伤的手段在京城可是出了名的。”秦全儿边走边说,声音有些喘。

胤祥的声音里显然有些诧异:“你说的可是陆文洪,前太医院医正?”

“啊,正是。”秦全儿恭声答道。

“哦……我知道了,四嫂一向心慈,那你回去吧,告诉四嫂一声,多谢她惦记了,改天我定上门道谢的。”胤祥淡淡地说了一句。我心一紧,他的声音仿佛含了什么,让我想探究却又有两分畏惧……

“啊,是……那,奴才先告退了。”秦全儿的声音里有两分犹疑,很显然他没想走,但是胤祥话已出口,他自然不能再说什么。心里一阵热血涌动,眼睛有些模糊了起来……他方才说的话我一句不信,什么四福晋云云,要真是她,来的就不该是他秦全儿了,胤祥也心知肚明的吧。我脸上突然一阵火辣辣的疼,心里也堵了起来,有些憋气,眼前突然一阵晕黑……

迷迷糊糊中,觉得有人在碰我的伤口,想躲又躲不开,正想挣扎,身上一麻,就什么都不知道了。再清醒过来,已是小桃在一旁伺候了,见我醒了,她高兴得不行,说是快一天一夜了,可是醒了;忙去吩咐小丫头儿去前头请了胤祥过来,又看我口干舌燥的,就用棉布沾了水,往我口中送。

我醒了醒神,就想伸手去摸伤口,被小桃挡住了,现在并不是很痛,有一种清凉的感觉覆盖在上面。转眼打量了一下四周,发现竟不是在自己的卧室里,而是以前用来会客的内厅,不禁有些奇怪。可转念一想,可能昨儿个也不好让那个大夫进卧室,毕竟我的身份还是个“丫头”。

小桃一边喂我水,一边儿念叨着,说是大夫说了,我的脸若是养得好,应该不会留下什么疤痕,但是饮食要清淡,还要多食用一些对皮肤好的食物,按时服药,过了这阵子伤口长新皮的时候会很痒,不要碰水,也不要用手去摸云云。

听她这么说,我心里也松了一口气,嘴里再说不在乎,可要是真的容貌受损,只怕天下没有哪个女人受得了,我自然也不例外。转眼看见床榻前放着一件胤祥家常穿的外袄,见我看了过去,小桃忙说:“刚才有急事儿,爷才去了前头,昨儿看了您一宿呢。”我心里一暖……

“主子,那大夫真厉害,先儿您昏昏沉沉的不知道,只是一直叫痛。”小桃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对我笑说,“就您那伤口看着可真吓人,他不知用了什么药,轻轻巧巧地就把那些脏东西弄了下来,又给您下了两针,您立刻就不叫痛了。”说完她转手拿了个瓶子来,八寸高的一个瓷瓶子,看来毫不起眼。我伸手接了过来,在手里转着,凑到鼻子跟前,一股药草气息隐隐地透了出来。“听说这是他家的祖传秘方,当初皇帝爷亲征时受了火伤,就是他家老爷子用这个治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