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部 第三章 重逢 · 四

突然她眼睛大睁,好像想起了什么似的,脸色瞬时变得煞白,身子微微摇晃了一下。后面的丫头忙伸手去扶,她看也不看地就甩开了丫头的手,下意识地往前跨了一步,却又猛地停住了脚,偏头看看一旁的十四,又回头死死地盯住了我,一只葱白的手紧紧地抓住了旗围,青筋隐约可见。

我只觉得她抓住的仿佛不是旗围而是我的脖子,周围的气氛太过压抑,我不禁有些喘不过气来的感觉,一旁的奴才们更是屏住呼吸,一丝儿大气也不敢出。

就这么静静地过了一会儿,又仿佛很久,“咔”的一声响起,是花盆底儿敲在石板路上的声音。我心里一悸,头越发的低,这个妹妹竟不肯放过我吗?这些年来十四待她不薄,难道还有什么我不知道的内情,还是说……一时间心乱如麻,拳头也握得死紧。

“爷,时辰不早了,您看……是不是该进去了?”我一愣,抬头看过去,十四阿哥也是一怔,有些迷茫地看向了她,茗蕙却是一脸的温柔笑意,恍若对眼前的一切浑不在意似的。十四阿哥定定地看了她一会儿,神色多了几分探究。茗蕙虽在笑,手却未曾从旗围上放下,温柔的神色中却隐隐带着一股倔犟。“唉!”我在心里低低叹了一口气。茗蕙看起来像个赌徒一样,迫切地想知道现实的她与虚幻的我在十四心中孰重孰轻。女人好像都这样,只有确定了自己在男人心目中的位置,才能够放宽了心怀去看待其他。

看着十四注意力不在这里,我下意识地挪动了脚步,想往后退,身子刚一动,“咔啦”一声,好像踢到了什么小石子一类的东西。十四阿哥雷击般地回转了身子,迈步向我走来。茗蕙被他的身形带得退了半步,一双眼怔怔地盯着十四,已是泪盈于睫……

我正暗暗叫糟,右边突然传来一阵人声儿,十四阿哥顿住了脚步,转头往那边看去。茗蕙偷偷抹了抹眼角儿,略整了整衣裳,也转身望了过去。夜色隐约中数个人影儿走了过来,一声朗笑:“十四弟这么久,怎么还不进去呀?”

听到来人的声音,十四阿哥下巴的线条一硬,挺直了背脊。茗蕙怔了怔,脸上的表情让人有些看不懂,仿佛笼罩了一层薄雾。我心里有些奇怪,正揣摩着,胤祥已大步地走了过来,一身贝子朝服,皂黑的朝靴,玉带围腰,帽簪东珠,真真的英姿飒爽,许久不曾见他如此正装的我也不禁看呆了。

“哈哈……”十四阿哥朗笑两声,迈步迎了上去,“十三哥怎么也来了这里?”脸上的表情甚是欣喜。

胤祥也是笑着快走了两步,“早听奴才们说你到了,却老半天不见你,这戏眼瞅着就要开锣,七哥都急了,今儿你这儿主客不来,戏可怎么唱呀,这不,我就自告奋勇出来迎迎你呀。”胤祥扬眉笑说。

十四已是一个千儿打了下去,见胤祥伸手来扶,边顺势直起身来,边笑说:“这还不是皇上的天恩,赐了贝勒名号,七哥和众位哥哥们也抬举我,快十五了,大伙儿凑在一起乐和乐和不是,主客两个字可是万万不敢当的。”

“呵呵,十四弟太谦虚了,这几年你在兵部当值,又去了青海、甘肃劳军,历练得越发出息了,昨儿个皇上还夸你呢。”胤祥满面含笑地拍了拍十四阿哥的肩膀。

我在一旁愣愣地看着他们兄慈弟恭哥俩儿好的亲热样子,不知怎的,突然想起了从前的往事,倔强的十三,惫懒的十四……可是看着现在的他们,过往的种种却越发的模糊了,心里隐隐泛起了几分苦涩来。

“茗蕙见过十三爷,爷吉祥。”茗蕙柔美的声音将我从回忆中拉了回来,我悄悄甩了甩头。

就见胤祥点了点头,伸手虚扶,温言道:“弟妹快请起。”茗蕙起身退在十四身旁,胤祥略打量了她两眼,只转头冲十四一笑,“几年不见,弟妹气色不错,上回还是你们成亲的时候见的呢。”

十四阿哥的眼睛一直没离了胤祥的脸,见胤祥见了茗蕙淡淡的样子,目光闪了闪,突然哈哈一笑说:“可不是吗,我记得那时候十三哥见了她,还愣了很久,差点认错人呢,哈哈……”一旁的茗蕙脸色一暗,又强扯着嘴角儿笑了笑。胤祥眉头几不可见地皱了一下,转眼便破颜一笑,“十四弟说笑了,呵呵。”

十四见胤祥不为所动,眼光转向了我这里。没等我反应过来,胤祥也随着他看了过来,见了我,一顿,偏头看看十四,又回来看看我,眉头忍不住皱了起来,他看了看我身后的马车,一转眼看见了一旁候着的小桃,眸光一闪,“嗯哼”地干咳了一声,沉声问:“这不是小桃吗,你怎么在这儿?”

小桃忙上前两步,福身下去,“爷,您不是准了奴婢来探望家人吗,奴婢的男人就在七爷府,秦总管按规矩派了这些太监丫头陪奴婢一起过来,现下正要回去呢。”

“哦……”胤祥略点了点头,“你不说我倒险些忘了,既然没什么事儿,那你们就回去吧,顺便告诉秦顺儿,今儿爷回去得晚,要有来客,请他们明日再来吧。”

“是,奴婢知道了,奴婢告退。”小桃福了福身,转身向我这边走来。

十四阿哥脸色一沉,抬脚欲往这边走来,胤祥略一偏身儿,正好半拦住了他的去路,嘴里却笑说:“十四,快走吧,别让他们等急了。”他朝茗蕙方向看了看,嘴角儿微微一翘,“再说,让弟妹大冷天儿的站在这儿也不是个事儿呀,女人身子虚,受不得寒,前儿个听四嫂说,她不是有身孕了吗。”十四本来脸色有些阴沉,听胤祥这么一说,下意识地回头去看了看茗蕙,我看不见他的神色,茗蕙的表情却是柔顺里带着几分委屈,隐现泪光的眼只是痴痴地盯着十四看。

“咱们走吧。”这儿会子工夫,小桃已走到了我身边,也不敢有称呼,只是简短地说了一句。

我眨了下眼,也没说什么,心里却踏实了不少。只要胤祥在这里,十四阿哥横竖不能强行过来扯了我过去,没有这样的规矩,除非他想和胤祥撕破脸,看来不论他心里有多少疑问,现在也只能咽回了肚子里去。

我已打定了主意,反正最近是绝对不再出门了,今儿个一时的心血来潮,已够我消化一阵子的了。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胤祥,心里不禁苦笑,看来晚上回去有我好瞧的了。

“您小心。”小太监伸手用力扶我上去。

“哦,谢谢。”我挽住了车帘儿,习惯地道了声谢。一片安静里竟是分外的清晰,自己也是一愣,十四阿哥已是雷击般回了头来,狠狠地盯住了这边,一条青筋涨在了额头。我刷地一下放下了车帘儿,心里扑腾得厉害,小桃半张着嘴僵在一旁,外面却悄无声息。

过了一会儿,“来呀,好好地照顾着侧福晋进去。十三哥,咱们也走吧,今儿人也多,正经说起来,做弟弟的还没给你接风洗尘呢,改天定要登门拜访。”十四阿哥一声朗笑传来。

我竖起了耳朵,只听胤祥哈哈一笑,“十四弟肯登我的府门儿,那还真是求之不得呢,请!”

落*霞*小*说ww w_l uo x ia_c o m _

听着外面一阵脚步声响起,转瞬间人已走了个干净,“呼……”我长长地出了口气,对一旁的小桃挥了挥手,小桃点了点头,“走吧。”外面的车夫应了一声,鞭子一甩,马车吱呀呀动了起来。

小桃整好了靠垫儿,扶着我坐好,自个儿掏出手绢儿擦了擦额头,“我的好主子,今儿个奴婢的寿最起码短了十年。”她苦笑着对我说。我干干地咧嘴一笑,心里只是一片的茫然。

外面人声渐渐鼎沸起来,车子正从正门附近通过,来来往往的都是权贵的马车。我只想赶紧回了家去,可是车子走得慢也是没办法的事。

突然马车猛地一阵儿摇晃,“啊!”小桃尖叫了一声,我下意识地咬紧了嘴唇,经过刚才那一声,是再也不想发出半点声音来。

“怎么了?”小桃略定了定,厉声问。

“姑娘,前面车多人挤,咱们的车被迎面来的蹭偏了轴,卡住不能动了。”车夫的声音从外面传来,“你们得下来,小的们把车扶正了才好走的。”

小桃回头看向我,我迅速地盘算了一下,要是这么当不当正不正地停在正门附近太久,事情反而麻烦。我咬了咬牙,伸手把脸蒙好,冲小桃点点头。小桃会意,伸手去掀了帘子,外面的小太监们早就赶了过来,扶我们下车。

我一下车就闪过了一旁的树下,青石路边用木质栏杆挑挂着的烛台在燃烧着,顺着风势微微摇晃,照得前面明镜似的,倒是后面黑了不少。小桃挡在了我的前面,侍卫还有太监们上去推车,马车夫拼命地吆喝着。旁边与我们相蹭的车,也是下了人来,他们的车也卡住了,眼前一阵的忙碌。

对方过来个打头的,原本有两分气势汹汹,十三府的领头侍卫上去说了几句,那个侍卫头儿一愣,往这边看了看,点点头,不晓得又说了些什么,转身就回去了。反正各自去推自家的车子,隐隐约约地看不太清楚,不知道是哪家的贵妇出行,看架势不比茗蕙来得差。我不想再惹什么麻烦,下意识地又往后缩了缩。

这里离正门已有一段距离,那边下来的人也是在原地等候,想来是不想徒步走过去。对于这些盛装的贵妇而言,那样既不方便也太没面子,还不如在这里等的好。眼看着她们一群人走过来,站在了烛台的另一侧叽叽喳喳地在说些什么,我拉着小桃悄悄地又往后退了两步。

过了一会儿,马车终于被弄好了,两边的车夫各自把车子往前面带了带。小太监儿跑了过来请我们上车,我眼看着另一辆马车上的人先走了过去,这才和小桃往自己的马车走过去。

刚经过蜡烛边,不经意低头,突然看见两个眉清目秀的小男孩正蹲在烛台边,不知在地上挖些什么。我脚步一滞,心里有两分不安,看看小桃还在一无所觉地往前走。正想着要不要让那俩孩子离火烛远点儿,对面的马车那儿已是一阵慌乱声,“三阿哥呢,四阿哥呢?”一个本应温雅但现在却很急切的声音响了起来。我一怔,这声音好耳熟呀……正想着,两个孩子听到召唤,大的那个猛地一下子站了起来,一头撞到了栏杆上。栏杆晃了晃,上面悬挂着的烛台也跟着摇晃了起来,里面的蜡烛摇摇欲坠。大的那个一愣,转身往自家的马车处跑去;小的那个却正要站起身来……我眼看着巨大的蜡烛就要掉了下来,脑海里虽一片空白,人却已一步冲了过去,伸手去拉那孩子。刚拉住他的手,就听小桃尖叫了一声:“小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