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部 第二章 重逢 · 二

四爷一手扶在门扇上,看来正要推门进来,现在却是僵直地站在那里,表情漠然,手指却已捏得泛了白。“他要的,我也要……”“这也是你的选择吗?”“对,从你掰开我手指的那天起,我就疯了……”“我还会再见到你的,是不是?……”

他曾说过的一句句话如同炸雷一般充斥着我的脑海,或有情或无情地回响着。“啪”的一声,眼泪落在了地面上,声音竟是那样响亮,我忍不住打了个哆嗦,四爷眸色一暗,只觉得眼前的身影儿闪动,我不禁张大了眼……“咦,四哥,干吗站在门口不进去?”十三爽朗的声音从门外传来,四爷身形一滞,我下意识地转了头,快速地在脸上抹了两把。

“四哥,你……”十三笑嘻嘻地出现在门口,抬眼看见我也是一愣,眼光闪了闪,还没等我看明白,他笑着说了句,“四哥快进来吧,站在门口搪风怪冷的。”四爷淡淡地点了点头,迈步走了进来,坐在了一旁的太师椅上,顺手拿起了几案上胤祥写的一幅字端详起来。十三转头冲外面喊了句,“顺儿,快上茶来,就是前儿三爷送的那个老君眉。”说完回头冲四爷笑说,“四哥,你也尝尝,三哥把这茶夸得跟琼浆玉液似的。”四爷抬眼,略扯了扯嘴角,又低下头去。

胤祥转过脸来笑看着我,仿佛一无所觉的样子。我心里一抽,脑袋涨得要命,嗡嗡的一片嘈杂,可直觉已让腿自动自发地迈了出去,端正地福下身去,稳稳地说:“奴婢给四爷,十三爷请安。”胤祥大大地一愣,一时笑容竟僵在了脸上,四爷却一动不动。

过了一会儿,又好像是很久。“嗯,起来吧。”四爷低沉的声音响起,一如从前冷冷的,淡淡的,我心里却是一热。

“是。”我低低地应了一声,只觉得心里虽然一片空白,情绪却像是掉光了叶子的杨树,光秃秃的很难看,但也算去掉了累赘,落得几分轻松。

正要起身,一只手伸了过来,轻轻却紧密地握住了我的手腕儿。我一顿,借力直起身来,抬头看过去,胤祥淡淡却满足的笑颜顿时映入眼底。他用手轻触了触我的眼角儿,停了会儿,收了手,却低声问了句:“找我有事儿?”

我摇了摇头,“也没什么大事儿,回头再说吧,你正事要紧。”他点了点头。我向四爷坐的方向又福了福身儿,就低头转身退了出去。关门的一刹那,忍不住抬眼,却只看见四爷低头的侧影,还有他手中已捏得不成形的纸……

一只手突然轻贴在了我的额头,不禁被吓了一跳,一抬眼就看见小桃关心的脸,“您怎么了,不舒服,打刚才就脸色不好,早上还红润润的,是不是方才出门受了风?”说完又摸摸自己的额头,喃喃道,“不热呀。”

我强笑了下,“我没事儿,你别一惊一乍的,我又不是关公,哪能一天到晚老红着脸。”小桃扑哧一声笑了出来,一旁的小丫头也是抿嘴偷笑,她也就不再说什么,只是让小丫头把饭菜摆上来,胤祥早就让人来回,说是今儿个要和四爷一起吃饭,不用等他了。

小桃让其他丫头都退下后,坐在一边儿陪我吃饭,这样说话也方便些。她不时地夹这个夹那个给我,我只是有一口没一口地吃着,嘴里发苦,吃什么都好像在嚼渣滓,喀啦喀啦的。以前的事情不停地在我脑海里显现着,初见、相识、相知……

都说人一过了五十岁就会不自觉地回忆着过去,以感觉生命曾经辉煌的存在,不论生理还是心理,年龄越老想的就会越多……不禁苦笑,自己回想了这么久,难道自己的心也老了吗,虽然还有一张二十多岁的脸,心里命令自己不要再想了。

“主子……”“啊!”我一愣神,看向小桃,她正好笑地看着我,“您这又是神游太虚到哪路神仙那里去了?”说完用手指了指,我顺势一看,才发现自己正在用筷子喝汤。脸一红,瞥了正抿嘴偷笑的小桃一眼,放下筷子,拿起碗来咕嘟咕嘟地喝了下去……抹抹嘴儿,看看小桃目瞪口呆的表情,心情突然好了很多。

小桃好笑地摇了摇头,把我手中的汤碗接了过去,嘴里嘀咕着“做派”、“破落户……”突然想起什么似的说:“主子,先儿听秦顺儿说,今年的正月儿灯会办得时间长,各地都派了能干的工匠来京城扎彩灯,一定很热闹。”

我看了看她,想想胤祥是小年那天获释的,转眼已是小二十天了,的确快到正月十五了。未圈禁之前年年都要去宫里请安,一同赏灯;后来流离失所于穷乡僻壤,便无灯可赏了。

不禁有两分心动,反正今年胤祥还是要去宫里的,只不过跟我却再没半点关系了,心里冷笑了一声,那鬼地方不去也罢了。见小桃眼巴巴地看着我,想想许久她也未曾回家了,刚才虽然没说成,想必胤祥也不会反对。

这几年下来,经历了这些事情,小桃也不再是当年那个一根肠子通到底的小丫头了,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她心里有数儿。心里隐隐察觉到自己最近心态太过糟糕,也许出去走走心里会好得多,更何况这么多年没有出府门半步,外面的变化一定不少,虽赶不上中国改革开放那样的日新月异,但多多少少总是有变化吧。

想着不禁一笑,“知道了,你快吃吧。”小桃见我开心,知道出门有望,心里也极高兴,又唧唧呱呱地说了起来,以前看过的灯怎样的好,今年一定又会怎样怎样。

到了晚间,我早早地睡了,许是下意识的不知道见了胤祥要说什么,虽然睡得极不踏实,反反复复的,可怎样也不愿醒来,只是迷迷糊糊中仿佛听到有人叹息,而后额头一热,再睁眼时天已大亮,胤祥早就出门去了,还留话说,晚上有席,回来的迟。

梳洗的时候见小桃一脸的喜意,一问才知道,昨儿晚上胤祥见我睡了,就问了小桃我下午找他去做什么。小桃说大概是为了让她回家看看的缘故,上午还曾听我提过。胤祥想了想,也就允了,只是说让她自己小心些。小桃自然明白这话中的暗示,虽然警醒了一下,可还是欢天喜地地应了。

 

我挠了挠脸颊,在镜中对正给我梳头的小桃笑道:“选日不如撞日,今日如何?”小桃手一顿,眼眶顿时红了起来,咬着嘴唇儿只是不说话。看她情绪有些不对,问了问才明白她竟然有些近乡情怯。“我陪你去如何?”小桃一惊,未等她说话,我摇了摇手,“第一我也想出去走走,晚些好了,带上斗篷遮住头脸,趁着天色暗,别人也看不清;二来,你回家也不可能没人陪着不是,这是规矩;三者,虽说现在没到十五,花灯却应该已经做好了,趁着人少,正好去看看。”

小桃一脸的犹豫,“那要不要告诉……”

“不用了,我们速去速回,带着侍卫,不会怎样的。”小桃还是担心,我却浑不在意。昨晚上做了一夜噩梦之后,早就决定,横竖死过一回,就是再来一遍,之前也要过得痛快些,真要发生些什么也不是我患得患失,藏头露尾就能躲得过去的。

这一天在小桃又慌又喜,而我略有期待中迅速地滑了过去,我不太想告诉胤祥,既不想让他担心,也不想被他阻止,只是觉得自己很久没有为自己活着了,今天无论如何要去透透气儿。

到了晚晌,我让小桃叫了秦顺儿来,他恭敬地站在了门外,“主子有什么吩咐?”

我清了清嗓子,“小桃今儿个要回家看看,你十三爷许了的。”

“是,那奴才这就去准备车。”

“嗯。”我点了点头。

秦顺儿回头向一边儿的小桃笑道:“恭喜你了,夫妻团圆。”小桃脸一红,低了头去。秦顺儿笑着转过头来,“主子,那叫谁跟着,嫣红还是双喜?”

“都不用。”

他一愣,“不用?主子,这不行吧,这是规矩,奴才要回家,都……”他话未说完,看我披着斗篷走了出来,他眼珠子差点儿没掉出来。

“呵呵,今儿秦顺儿可是吓坏了。”小桃在车上笑嘻嘻地说,倒是忘了她自己也担心得要命。方才好说歹说,秦顺儿都不肯。我只好跟他说,他要是再说,我就脱了斗篷,大踏步地走出去,古人还错把孔丘当阳虎呢,我怕什么。

秦顺儿虽不明白什么孔丘阳虎的,可见我铁了心要去,也只能加派侍卫随从,叫了两个小丫头跟着,又千叮咛万嘱咐的才算罢了。

我笑说:“反正他现在再跑去给你十三爷告密也来不及了。”小桃一笑,又看了我一眼,我叹了口气,“知道了,姑奶奶,等你叙了旧,咱麻利儿地回家,我绝不乱跑的。”小桃笑出声来,这才算踏实些。

走过了一段路,街上渐渐热闹了起来。我的心也跳了起来,那么多的人,这么嘈杂的声音,各种混合的香气,都令我的心沸腾起来。感觉自己好像是第一次进城一样,拼命地伸着头看,过了会儿才想起小桃还在一旁,怕她笑话,可回头看去,她早就牢牢地粘在窗边了,原想笑,却忍不住叹息了一声。

卖硬面饽饽的,卖半空儿的,卖年糕的,路上到处洋溢着过节的喜气,人人也都是齐整了许多,欢声笑语,新衣新鞋的,更多的是路边商铺人家扎的花灯,各形各色,果然漂亮。

恍恍惚惚中,车已经到了靠近城西南边的七爷府,人渐渐稀了起来,路也变得宽阔多了,看着小桃紧紧张张,猜东想西的样子,我也只能笑着安慰她,一会儿见了不就什么都知道了吗。

早就吩咐过车夫去走边门,到了不远处,发现正门似乎车马喧腾,嘈嘈杂杂人很多的样子,心里有些诧异,但人已经来了,也不好说人多就回。只是隔着帘子,让车夫小心些,别往人多的地方去。

眼瞅着小桃小心翼翼地下了车,另外车上的小丫头和一个太监跟着去了,我没再多看,就放松地靠着车中的背垫儿,只是把窗上挂的棉布帘子掀开了一些,一阵子寒风顺势吹了进来,只觉得在家只感到寒冷的风,在这里竟然有了几分清爽。在灯火隐约下,七爷府的正门热闹无比,想是在操办着年下的宴席,当初我也是疲于奔命地参加各种推无可推的酒席,曾对十三笑说过节比打仗还累,打仗若看看对方不顺眼,杀了就是,可是宴席上,不论对方多讨厌,可还是得冲着他们傻笑假笑个不停,胤祥听了大笑。想到这儿不禁微微一笑。

角门儿的静悄悄与正门的喧腾,交叉出一种奇异的感觉,突然觉得旁边灯火闪耀,伸头往外看去,竟是一片的花灯,交织在围墙之侧,墙里高处一个凉亭隐隐约约地现了出来。看看四周除了我们,只有几个七爷府的家丁在私下里巡视守候,我想了想,掀帘子走下车来,挥手止住了要跟的侍卫们,“我就在灯那儿看看。”他们看看不远,也就停下脚步,只是眼珠死劲儿盯着我。

荷花灯、八角灯、走马灯等等不胜枚举,构思巧妙,做工精美,都是在现代再也看不见的精巧物件儿,更何况心里明白,这里放的只是一般的,更好的自然放在七爷府里头,供他们自己玩赏。

心里好久没这么放松了,我脚步轻快地在灯影儿里转悠,看看这个,再看看那个。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正看着一个走马灯上的谜语琢磨着,身后一阵车马响,心里一怔,回头看去。

这边儿偏暗,看得不是很真,但看着跟来的从人,马车规格,来的人地位不低,而这边儿对于我来说有些太亮了,我忙低头拉了拉斗篷,快步往侍卫们所在的地方走去。

不远处的角门也打了开来,小桃正快步地带着丫头们走了出来。她自然看到有人来了,因此也是加快了脚步,等我走到马车边上的时候,小桃也快到了我身前。

不远处刚来的那群侍卫太监看看我们的服色马车,也知道是哪个皇子府里的人,因此并没有过来盘问,只是把那辆油布马车围了个严实,一群丫头婆子正伺候着里面的人下车。

眼见小桃走得近了,我对着侍卫们挥挥手,他们忙去掀帘子,摆放脚踏,好伺候我们上车。许是小桃走得急了,刚到我身边就“哎哟”叫了一声,一个趔趄差点摔倒。我忙伸手扶了她一把,她脸色有些苍白,隐见泪痕,见我眯了眼端详她,连连说没事儿。

我心知就是现在有事儿也不好问她,也就没再多想,正欲扶了她的手上车,身后一阵脚步响。我一愣,回头看去,一个丫头正碎步走来,“这位姐姐请留步。”我和小桃面面相觑,我迅速地转过身去,而小桃上前两步迎了上去,就听她笑问:“这位姑娘有什么事儿?”

我的心忍不住猛跳了两下,就听那个丫头笑说:“我们主子听着姑娘声音熟,想请过去一下。”我皱了眉头,小桃过去经常陪我出入各个皇亲国戚的府第,有人认得她并不奇怪。

反正胤祥已被开释,下面的丫头从人出来转转倒也不是什么大事儿,心里一松,只想着自己还是先上马车为妙。还未及行动,身后更多的脚步声传来,“小桃,是你吗?”一个我从未听过的声音传来,带着几分温柔,心里不禁一怔,这是谁,她认得小桃,为什么我不认得她?

未及细想,却听见身后的小桃清清楚楚地倒吸了一口凉气,我下意识地想偏头偷瞄一下到底是谁,还没等我动,就听到小桃颤颤巍巍地叫了一声:“二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