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部 第一章 三年

“噼里啪啦——”鞭炮炸响的声音不时地传来,浓重的火药味儿顺着风从墙外飘来,还带着一些碎屑,我靠在窗口的榻子上看了会儿,忍不住伸手去接了来,小小的但浓浓的红色映入了眼底,是那样地喜气,嘴角不自觉地弯了起来……

“主子,又笑什么呢?”小桃笑嘻嘻地从我身后冒了出来,手上还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燕窝粥,“小心风凉,大过节的别弄得伤风头疼。”说完用小勺搅了搅粥,又轻轻地吹了吹,递过来,抬眼笑说,“快吃吧,凉了就没性力了。”

我微微一笑接了过来,“谢啦,桃儿管家。”

小桃哧地一笑,“主子就知道拿我穷开心。”

我笑着朝一旁点点头,小桃会意,一偏身坐在了我身旁,顺手拿过桌几上的针线笸箩,取出一副鞋底子纳了起来,嘴里却还是有一句没一句地跟我说着闲话儿。我笑着听着,思绪却又飘到了窗外……

三年的时间到底有多长?我现在已经没了概念,原本应该是很难熬的岁月,却眨眼间就滑了过来,仔细想想之前都干了些什么,却没什么清晰的印象。如果说苦难能让人印象深刻的话,那幸福只能让时间过得飞快,却留不下什么痕迹……

三年,原该颓废绝望的胤祥,依然朝气蓬勃,每日里兴致勃勃地看书,写字,练武,或陪着我种树,看我做饭,侍弄花草,钓鱼,甚至折腾家具摆设,让自己一刻也不得闲,日子看起来过得很是充实。就这样,他的身子骨反倒打熬得更好。

只是偶尔会站在花园里的假山上向外望去,有次刚好被我碰到,却只说是登高望远,虽说这假山不高,可还是比平地望得远些,我听了哈哈一笑。过了两日,自己一个人走上去,远远朝他看的方向望去,却才发现隐隐约约的红墙绿瓦现了出来……心中忍不住一悸,那应该是雍和宫吧……

虽说是被圈禁,可日子过得并不差,日常物品一应俱全,与之前所用的品质也丝毫没有改变,不过这是在两年前。之前的那一年过得甚是艰苦,不过也是看跟谁比,若是比寻常百姓家,那自然还算得上锦衣玉食了。

当时的十三对这些却是毫不理会,想必他早就心知肚明,皇室里被圈禁的下场还会好到哪里去。只是转年下,内务府送来的东西却突然变好了,奴才们自然是欣喜万分,甚或私下里嘀咕,十三爷是不是要翻身了。

胤祥却只是挑了些好的纸墨笔砚什么的给我瞧,嘴上没说什么,眼里却有着淡淡的喜意一闪而过,我也是随着小桃她们高兴,心里却明白,是四爷……具体的时间虽然记不清了,但在历史上,他早晚是要掌控内务府的。

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感觉,但是有一件事是可以肯定的,康熙皇帝看来是越发地信任四爷了,内务府这种掌握皇帝贴身事务多多的衙门,可不是任谁都能去的。那也就是说,我的事情于四爷并无什么影响,看来当初想的是对的,若不是有康熙皇帝的默许,四爷就是有天大的本事也没用吧。

偶尔也想过若是康熙皇帝执意要我的命,那四爷他会怎么做呢?救我还是……心里突然一冷,赶紧把这个念头打消,命令自己不要再想了。只是不由得一阵苦笑,笑自己明知道结果的事情,何苦还去想它,平白地让自己痛呢。

胤祥的好精神在秦顺儿这些真心护主的奴才眼里自然是好事儿,横竖认定,因为有我,才有他主子的好心情。对于这样的评定,我也只笑纳,也曾拿来与胤祥开玩笑,心里却万分清楚,他所做的一切,无非就是那八个字——“厉兵秣马,养精蓄锐”而已。

 

若说以前的他对四爷是忠心耿耿,经过了他被圈禁而我又“死而复生”的事情之后,对四爷恐怕已是以命追随了,更何况皇帝的态度又是这般暧昧。胤祥的一腔雄心壮志恐怕从不曾打消过,想到这儿忍不住又是苦笑,就算他以为我已不在的时候,也不曾……

这些也都还算好,人若没了想头儿,活着也就没什么意思了,只是偶尔提起八爷他们来,胤祥的眼神让我打从心里寒起来,忙拿话岔开了,也不晓得他知道了没有,但是以后我们再也没有提过八爷他们的名字。

十三对于外面发生的一些事情似乎了然于心,想必四爷自有法子通知了他,更何况内务府也在他们手中握着。这些事情我全然不想去管,虽说是被囚禁在这一亩三分地儿里,可心里倒是觉得比先前的富贵日子强了许多。

在我进来那年,府里的奴才换了不少,可像小桃、秦顺儿这样的还是留了下来,剩余一些新人倒也好,见了我也不太认识,也许是装不认识,反正没人见了我就突眼咧嘴,仿佛白日见鬼似的。倒是那几个与我同时进来的丫头,见胤祥如此待我,有两个长得拔尖的心里不忿儿起来。

刚过了头三个月,那两个丫头把心中的恐惧、不平、小心谨慎都压了下去之后,见胤祥如此人品,又不像是被监禁起来那一脸的晦气样子,心里自然都存了些想头儿。她们原是四爷旗下包衣奴才家生子儿,出身虽不高,可到底是在旗的,给一个被圈禁的贝子做身边人,倒也不算不配。

可一来见胤祥对我千依百顺,竟不似个爷对丫头的样子,就是一般夫妻也做不到的;二来府里的太监总管是秦顺儿,内府的丫头们又是小桃在管,他们两个人,对我一如胤祥,忠心耿耿,全心全意。她们的心里头不禁存了些疑问,曾私下言语试探,被我三言两语地挡了回去,横竖我又不能告诉他们,胤祥本就是我老公,小桃她们就是伺候我的云云。

又过了两日,竟被人听到秦顺儿私下里叫我叫溜了口,转过身来,就有人背后酸言酸语地说什么,都是奴才丫头,竟也被叫起主子来了……

可终也有几个伶俐的看出事情头尾来,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胤祥他们如此对我,但是见了我总是客客气气的,甚或也以主子来看我。我只是笑着说大家都是好姐妹,和平相处就好,没什么主子奴才的。可懂事的不说她也懂,那不明白的说什么也说不明白了。

又过了一个月,有一天正在看书,忽然听小丫头嘀咕些什么打得狠云云,有些好奇,叫她们进来问也不敢回。还是小桃进了来,说是一个丫头犯了错,十三爷让人打了她一顿,撵到柴房去了。

我一愣,胤祥向来对下人宽和,很少计较什么,怎么这回……心里想着顺口问了句,谁呀?小桃抿了嘴,眼睛滴溜乱转就是不答,一旁的小丫头嘴快说了出来,被小桃狠狠地剜了一眼,吓得忙退出去了。

我心里猜到了个大概,又听小桃说什么不用管那起子淫妇,心里的感觉不免有些诡异。似乎自打我认识胤祥之后,只是见他对我不三不四,疯言疯语,倒没见过他把别的女孩儿放在眼里。

长春宫内比我美丽的女子比比皆是,外面花花世界里更是美女如云,他却从不曾招惹,要么客客气气,要么就是主子款儿,与我婚后更是如此。唯一一个疑似的可能就是七香,可还没等我弄明白,人就已经送出去了,再没人来碍我的眼,情敌二字与我而言就是空话。

今天这一遭对我而言倒是挺新鲜的,可是很显然,我和敌人还没有正面遭遇,就已经被胤祥提前干掉了,想着想着不禁有些好笑。小桃见我不生气,也松了一口气,嘴里虽不明说,也唠叨出些前因后果来,简单地说,就是某人的马屁拍在了马腿上……我问明了未曾伤及人命,也就不再提了。

夜里胤祥倒是笑眯眯地跟我说了大概,大有表功之意。我点头承认,说是要是被那女人占了你便宜,我岂不是吃亏了。胤祥大笑……此事烟消云散,再没人提起了。只是自那以后,人人见了我都规规矩矩的,并以主子相称,我还想说什么,秦顺儿却说是胤祥发的话儿。我原也怕惹了麻烦,胤祥却说这地方天高皇帝远,蚊子都飞不进来,倒想着飞出去呢。

我虽然还是有些不安,但一来被人叫习惯了,二来日子渐渐长了倒也不太觉得有什么别扭了。另外,也不知道为什么,自打圈禁以后,夏天的蚊子确实少了不少,看来禁卫军圈得果然很严实,因而心里踏实了不少。有一次在饭桌上说起来,胤祥一口汤全喷在了桌子上,小桃她们也笑得不行。

日子就是这样一天天过去,虽不像以往光彩照人,却还能让人有苦中作乐的能力,而且这是我来了这里以后,所经历过的最平静的生活,没有天下,却有自己一方天地;没有忙碌争斗的十三爷,却有一个朝夕相伴、心意相通的丈夫,而且这里没有他……

“又在胡思乱想了,嗯……”一个清朗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温暖的臂膀已围了过来,心里突地一跳,回过了神来。这才发现手里的粥碗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被取走了,小桃也不见了,我呼了口气,捋了捋头发,顺势靠在了胤祥的怀里。

“想什么呢?”胤祥笑嘻嘻地在我耳边说,暖暖的风吹得耳朵痒痒的,忍不住去挠,被他一把握住了手,却换了自己的下巴来揉搓,胡子碴儿弄得我更痒,忍不住笑了出来。痒得受不了了,不管三七二十一就在他的衣领处蹭了起来,胤祥一声低笑。

“这手里是什么?”胤祥顺势掰开了我的手看,我一低头才看见方才的爆竹纸竟被汗水粘在了手心儿。

见胤祥有些若有所思的,我笑说:“方才正在想今天占了便宜呢。”他一愣,我指着墙外不时传来的乒乒乓乓的声音,“你听,别人花钱买炮,我们免费听响儿。”

胤祥“扑哧”一声笑喷了出来,脸埋在我脖子里,极低地叫了一声“小薇”。每次只有在没人的时候,他才会这么叫,仿佛这样我们就又回到了从前,他意气风发,而我——名正言顺。

我反握住他的手,摸着他修长手指上的薄茧,轻声说:“我倒觉得这样好,在自己家里开开心心的,不用大过节的去傻笑给别人看,反正咱们这岁数也没红包可拿了,嗯……”胤祥抬起头一笑,又亲亲我的头发,却不再言语,只是抱着我轻轻摇晃。

我深知道他的心事儿,无论如何,那个神采飞扬的拼命十三郎,落到连过节放鞭炮的权利都没有的时候,心里又如何会好受?他总是觉得亏欠了我,让我和他一起受苦。

见我看着他,他突然做了个鬼脸儿,笑说:“既是占便宜,那咱们就来个彻底的。”

我忍不住笑了,“你还要干吗?”

胤祥笑而不答,只是回头扬声:“小桃,去,把那个斗篷拿来,主子们要去假山上坐坐,让厨房摆酒。”小桃忙应着去了。见我愣愣的,他低头笑说:“光听响儿没意思,说不定还有哪个冤大头放烟火呢,高处看得清楚些。”

我哈哈一笑,见他高兴起来,心里也高兴,扶着胤祥的手正要起身,“砰砰——”几声巨大的炮响传了进来。我只觉得胤祥的手突然僵住,捏得我生疼,心脏跳得仿佛要冲出喉咙来,不禁下意识地用手握住了喉咙……这声音太熟悉又太陌生了,已经整整三年没听过了。

突然觉得手在哆嗦,看了一会儿才明白那是胤祥的手在颤抖。我只觉得口干舌燥,心里慌得不行,可还是鼓起勇气看向他,一条青筋暴在额际,脸颊的肌肉也在不自觉地抽动,神情有些可怖。

感受到胤祥的情绪激动,我突然平静了下来,伸出另一只手轻轻地握住了他的手腕儿。他一颤,低头看我,见我一脸平静笑意,一怔……我微微点点头。

就这么过了会儿,一抹笑意突然出现在他唇边,未等我再说什么,胤祥回头扬声道:“来人,给爷更衣,备香案,接圣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