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部 第三十四章 寿筵 · 二

“哈哈……呵呵……”一阵大笑声猛地爆发了出来。“呵呵,十三媳妇儿还真是有趣儿。”大贝勒笑得眼泪都出了来,抽了手绢儿按着眼角,三爷笑得轻微地咳嗽着,喃喃说了句:“怪不得……”屋里众人没有不笑的,就是冷着脸孔的四爷,阴着面庞的九爷,也都忍不住眼中的笑意。只有十爷面色古怪,只不过笑过之后众人那或晦涩或探究或深思的脸色,让我觉得还不如之前那样干巴巴的气氛来得要好。

胤祥却是一脸的笑意,嘴角儿弯着温柔,眼里的温柔却是嘴角儿的十倍,袖底下的手紧紧地握住了我的,有些疼,但却是别样的甜蜜。屋里笑声渐渐淡下去,我理了理思绪,对胤祥说:“我先过去了,娘娘那儿我还没去呢。”胤祥一顿,显然是不明白我怎么还没去见德妃,但他也没再说什么,只是笑着点了点头,我朝屋里众人弯了弯身儿,就想退下。一旁坐直了身子的十爷伸手拦住了我,眼光中带着不忿和一些意味不明的神色,我心里“咯噔”一下,他又想怎样。十阿哥呵呵一笑,挑着眉头:“不必急着走嘛,一会儿一同过去给德妃娘娘拜寿也就是了,正好一起。”我一怔,那成何体统,要是胤祥一人也就算了,跟着一大群男人去拜寿,虽说都是名义上的亲戚兄弟,那也太……我用脚趾想都知道那样的后果是什么,传言肯定是要多难听就有多难听。

明知道他是为了刚才的事情找碴儿,可也挑不出他太大的错来,我镇定了一下,抿了抿嘴角儿:“不用了,我还是先过去好了,女人腿脚慢,省得给你们添麻烦。”十爷冷冷地一哼,跷起了二郎腿:“侧福晋又何必这么疏远客气,我可是诚心相邀,以礼相待,都说侧福晋知书达理,深晓三从四德,怎么这会儿子却又不懂了呢。”

一口气从我胸口直冲脑门,耳后一阵燥热,他一口一个“侧福晋”,让我不禁又想起了那天在船上的事儿,那时他大声地说胤祥“命里带煞,不宜早娶”,所以我才变成了个侧福晋……胤祥的手突然使劲儿地用力起来,他的愤怒化作一阵冰凉的颤抖,从他的手上传到我的心上。我大怒,可脸上却笑了起来,十阿哥一愣,我淡淡地笑说:“十爷说的是,女人就应该遵从三从四德才是……可是我阿玛不在这儿,丈夫也没说什么,那就只剩下……”我顿了顿,嘴角儿一弯:“十爷要是非让我听,那我听从您的吩咐也就是了。”

“噗!”三阿哥的一口茶喷了出来,“哈哈……”屋里发出的笑声已经不是大笑而是狂笑了,十爷的脸紫涨起来,偏偏什么也说不出口,只是大张了鼻翅儿,呼呼地喘着粗气,头上的青筋也爆了起来。胤祥的手却回暖了起来,我微微张开五指,与他的手指交叉,他顿了顿,就用力地握了回来,温暖的感觉如墙边的藤蔓一样,顺着阳光缓缓地爬上的我的手臂直至心里,一屋子的笑声好像都在离我很远的地方,虚幻地响着,唯一的实在就只有彼此交握的十指……

“咣”一声门响,惊醒了我,屋里的人也都安静了下来。“这是怎么了,说什么笑话儿呢,我大老远就听见了。”一个温润的声音响了起来,我的心却是一沉,慢慢转了头看过去……

容长脸,八字眉,鼻正口端,嘴角微微翘起,温和中带着一股不能忽视的贵气,正是当朝太子、二阿哥胤礽。见他进来,屋里立刻肃静了起来,人人都站了起来请安,太子微笑着一一回应,眼光却不经意间落在了我与胤祥交握的双手上,不禁微微一怔。我下意识地正想收回手来,胤祥已经轻轻放开,跨前一步,一个千儿下去:“臣弟给太子爷请安。”太子一笑,伸手虚扶:“十三弟,快起来。”胤祥嘻嘻一笑,顺势站起身来,太子的目光落在了一旁我的身上。我心“嗵”地一跳,不及多想,已经潜意识地按照礼数走了上前:“给太子爷请安,太子爷吉祥。”太子哈哈一笑:“弟媳妇儿快请起,多日不见,听说你身子一直不爽,如今可是大好了?”我又福了福,站起身来恭声答道:“是,好得多了,烦劳您挂记了。”

太子爷又看了我两眼,竟转头向一旁的胤祥笑说:“看来你媳妇儿调养得不错,倒是比那时出落得越发好了。”他话一出口,屋里的人都是一怔,虽然是半开玩笑,可这话也还是有些不庄重,胤祥眼光一闪,却是笑说:“她身子不好,只能用心调养了。”我心里却觉得好像吃了个苍蝇似的不舒服。在座的各位爷都是面色深沉,看不出个所以然,只有十四阿哥的眼中明显地露出一丝不屑,见我眼光扫了过来,他一顿,眯了眼,几乎是恶狠狠地盯了回来,吓了我一跳,忙调转了视线,就听耳边太子在问方才是怎么了,什么事情这般好笑,说出来也让他听听。这话一问出来,众人的脸色又是一变,想笑又不好笑的,十爷又竖了眼睛来看我,脸上表情也甚是扭曲,一干人等你看我,我看你,即不想得罪十爷,可太子的问话又不能不答。

就这么过了半晌儿,太子的表情越发疑惑起来,他正要开口,一旁的三爷走上前两步,低声跟太子爷说了些什么,太子先是一怔,瞅了我一眼,脸上带了些好笑,又有几丝惊讶,我冲他咧了咧嘴,做了一个干干的笑容。他又转眼去看面带讪色的十阿哥,十爷的眼睛瞪得老大,面色异常的红润,太子明显是强抑着笑意,轻轻嗽了嗽嗓子,假做咳嗽掩了过去:“好了,好了,说笑完了,也得办正经事儿了。”他转头看看一旁条案上的自鸣钟,“时辰也不早了,大哥和各位弟弟们随我一起去给德妃娘娘上寿吧。”说完又回头对四爷和十四爷说:“四弟,十四弟,你们先去跟娘娘通禀一声,说我们即刻就到。”四爷他们躬身答应了。德妃是他们亲额娘,过寿时本就该随侍在身边,清朝规矩,皇子出生立刻抱走,有专人教育,母子一年能相聚的日子真的不多。更何况今个儿来贺寿的宗室大臣的内眷一定不少,先去通知避一避也是应当的。

🍵 落 · 霞 + 小 · 说 w Ww – l uoX i a – c om-

我也借机告退,有太子在这儿,十爷自然不敢再难为我,至于他如何瞪我那就是他的事儿了,我可没兴趣在这儿和他比谁的眼大。胤祥担心我,向门口招呼了个人过来服侍我过去,我虽觉得没必要,可还是点了点头随他。一来他是好意;二来在外人面前我从不曾驳他的面子,尊重自己丈夫的男性自尊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我不想太特殊了,这时代的女人在外面是没什么发言权的。我某些不经意或下意识的行为已经够扎眼的了,所以总是时时提醒自己要注意,这也是为什么我不喜欢出门的原因,实在是太压抑了……

我给太子他们行了礼,跑进来的小太监忙过去给我掀帘子,我转身正要出门,人影儿一闪,另一个小太监走了进来,见我要出门,忙笑着赶了两步上来,“福晋,您的梅花。”

“小薇。”

“啊?”我扭过头来,看向坐在我旁边的钮祜禄氏,她正微笑地举着一把银制的小酒壶向我示意,我忙端起了桌上的酒杯凑过去,她轻巧地翻转着手腕,顿时花雕沉郁的香味飘了出来。“好了,半杯就够了,您也知道我酒量不好。”我笑着摆摆手。钮祜禄氏一笑,把自己的酒杯加满后就转手递给了后面伺候着的丫头,她向我举起杯晃了晃,我回敬,相视一笑各饮一口。

“咱们也有两个月没见了吧。”她用手绢轻沾着嘴角儿笑问。我点点头,“是呀,上个月原是说请您和珉姐过来小聚的,可去的奴才们回来说,您去水云庵清养去了。”钮祜禄氏每年定会去水云庵两次,说是为了吃素养身,供奉菩萨,其实我心里很清楚,她前后已经流产两次了,生了个小格格,偏生在周岁时又早夭,这无非是去庵堂祈求佛祖保佑,希望虔心感动上苍,早生贵子罢了。钮祜禄氏柔柔一笑,正要开口,“镗”的一声锣响,对面台子上戏已经开锣了,她的目光迅速地被吸引过去,我伸手夹了一筷子糟鸭脯,放进嘴里慢慢嚼着。

“玉盘婉转溢清寒,分花拂柳何处看”,一句亮相的道白念得婉转柔韧,清亮明晰,“好……”一片叫好声随之响起。我转了眼看着台上正旦装扮、身段弯折如杨柳般的赵凤初,嘴里的鸭肉仿佛突然变成了鸭毛,涩涩地卡在喉咙里,我使劲往下咽了咽,又伸手拿了跟前的酒杯顺了一口才舒服些。看看一旁的众人都目不转睛地看着台上的表演,我忍不住看了坐在另一边的太子一眼。他正笑着跟大阿哥说了些什么,一旁的三爷、七爷也在点头,我暗暗呼了口气,想想刚才那一幕,身上还是一冷,只觉得心脏上起了无数的鸡皮疙瘩。

“主子,这花儿……”小太监见我愣愣地不说话,不禁有些不知所措,倒是身后的胤祥笑说了一句,“好俊的梅花儿。”我心里一激灵,脑子立马儿清明过来。我转身对胤祥笑道:“是呀,娘娘最喜欢梅花,每年她过寿的时候又是这花儿开得最好,我都会摘了来给娘娘祝寿。”一旁的三阿哥走了上来,伸手把梅花接了过来仔细打量:“嗯……枝干苍劲虬结,花瓣儿却娇艳柔媚,这只花儿折得真不错,有点儿李毓翁水墨淡染的味道。”说完冲我一笑,“弟妹好眼光。”我微微一笑,低头说:“三爷过奖了。”眼光扫处,衣角儿浮动,却是太子爷走了过来,我暗地深吸了一口气,淡然地抬起头来,看着从三爷手里接过梅花儿正若有所思的太子。他脸色还好,只是略微有些苍白,突然他转过头来看我,我心里“咯噔”一声儿,却是一脸平和自然地看了太子一眼,又按礼数垂下了目光。

“你从哪儿摘的?”太子温和地问,我半垂着脸庞微笑着回答,“就是娘娘的那个小花园,从北边角门进去,一眼就看见了。”

“喔……”太子拉了个长声,声音里仿佛踏实了点,我故意说是从北面有他贴身太监守卫的地方进去的。“这花儿果然娇艳鲜丽……”太子笑着对我说了一声儿,就将梅花递了过来,我伸手接过,又笑说:“是呀,刚摘下来还没半会儿呢。”太子爷点了点头,他和小春幽会离现在已经有会儿子工夫了,他心底虽然未必全信我说的话,可一来没人傻到看了不该看的事情,还要拿着看到了的证据四处宣扬;二来我面色坦然,直言这梅花的出处,并无半点儿隐瞒之意,也让他觉得似乎这些只是一个巧合。

我之所以折这梅花就是防着有人看到了我的行踪,太子这种风流韵事我就不信宫里没人知道,这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不要说皇宫内院的宫人们,就是这些个阿哥又有多少耳目在这紫禁城中,细枝末节都逃不出他们的眼去,更何况是太子的一举一动。若是有人不怀好意,把我今日的去处透露给了太子,那后果可能不堪设想,更会累及胤祥甚至四爷,如今我先下手为强,自己承认去过那里反而好些。这里坐着这么多人,都听到了我今日所说,就是太子日后想找我的麻烦,自己也要掂量一下,只不过原来想见机行事,却没想到这“机”来得这么快就是了。想到这儿,我忍不住苦笑了起来,淡淡地看了一眼坐在一群低等承御宫人中的小春,她正笑靥如花地与旁人谈笑,神采中的柔媚是我不曾见的。我知她最近承御了几次,也算有些圣眷,只可惜给她带来这些变化的却不是康熙皇帝。我无声地叹了口气,小春也好,赵凤初也好,都是些不定时的炸弹……

“小薇,这赵凤初唱得可真好,一举一动都能让人入了戏,你说是不是,啊?”钮祜禄时突然用手轻推了我一下,“是吧?”

“啊,是,是呀,唱得真好。”我随口敷衍了一句,戏本身我就听不懂,更何况戏里的故事翻过来覆过去就这点子事儿,又有什么乐趣呢。钮祜禄氏横了我一眼:“你呀,看戏也不上心,酒又不能多喝,这席上可真不知你到底喜欢些什么。”我呵呵一笑正要开口,身后传来一声嬉笑:“福晋,不用戏不用酒,给她两本书就什么都齐了。”钮祜禄氏闻言笑了出来。我转头笑瞪着不知从哪冒出来的冬莲:“你不去主子那儿服侍,倒跑来笑话儿我。”冬莲做了个鬼脸儿:“是主子让我下来寻你的,你倒拿出福晋款儿来镇乎人,那我走就是了。”见她做势欲走,我忙拉住了她:“好,好,姑奶奶,是我错了,有何吩咐呀?”冬莲一笑:“你随我来就是了。”我点点头,回头看钮祜禄氏,她一笑表示知道了,我又走过去两步,跟正陪着太子妃说话儿的四福晋说了一声,她笑着点点头,又嘱咐了我两句,我答应着退下了。

随着冬莲悄声往外走去,一道目光突然扫了过来,我顺势看去,年氏正盯着我看,我对她笑了笑,她一怔,又迅速回过头去,和一个我不认识的贵妇人说话。我心中好笑,方才去见这些女人的时候,她抱着新生的小格格正在炫耀。见我进来只是按规矩依礼问候,对她的孩子没什么兴趣,她就自己走过来说三道四的,我看着那孩子确实玉雪可爱,只是她的老娘实在太过讨厌,我顺口恭维了两句就想拿脚走开。她竟是不放,又跟我说什么四爷爱这孩子爱得紧,比儿子还疼、日日惦记云云。一旁的那拉氏她们虽不高兴,却也只是隐忍着听,偏生说着说着不知怎么,就提到了钮祜禄氏夭折的那个女孩儿。眼见着钮祜禄氏难掩眼中伤痛,年氏却依然不依不饶地说着,我心里厌恶已极,就笑着对她说:“既然四爷这么喜欢侧福晋生的女孩儿,那我祝愿您下胎也生女儿,下下胎还是生女儿,最好生一堆女儿让四爷加倍高兴。”

“扑哧”一旁的李氏竟忍不住笑了出来,又忙得掩住了,众人都是强忍笑意,故作无事状,我懒得去看年氏那目龇欲裂的脸孔,就找了借口跟四福晋告退,她也怕我留下来再惹事端,忙答应了,倒是钮祜禄氏陪我走了出来。路上钮祜禄氏既解气,又怕我得罪年氏太深,倒是我笑着安慰她了一番。说实在的,我虽不知道为什么,但我和年氏是不可能相逢一笑泯恩仇的了,再多加上一件也没什么。

“你怎么得罪她了?”走出园外,冬莲轻声问了我一句,我一怔,这才想到以冬莲她们察言观色的本事,如何看不出年氏与我不合呢?我摸了摸鼻子:“谁知道啊,随她去吧。”冬莲一笑,也不再追问:“你小心着点儿。”我笑着点了点头,方才冬莲告诉我是德妃有些个东西要我帮她看,这才叫了我出来,我们就并肩往德妃德寝殿走去,一路上随意地聊着。

“昨个儿听主子提起,明年皇上要去热河行猎,希望这回会带上宫妃们一起,那样的话儿,咱们又能出去走走了。”冬莲雀跃地说,我脚步一顿。“小薇?”冬莲见我慢下脚步扭了头看我。“喔,来了。”我一怔,忙快步跟上,冬莲再说些什么,我也没大听清楚。心里只是想着,皇帝明年要去承德行猎,如果我记得没错的话,第一次废太子就是明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