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部 第三十三章 幸福 · 二

胤祥点点头,笑说:“那天我得陪四哥过去,你自己去成吗?”我呵呵一笑:“我是进城又不是出城,难道还会走丢了不成?”胤祥哈哈一笑,招招手让我过去,我摇了摇头,脸已红了起来。

这家伙自打回来这些天,除了办正经事儿之外就是缠着我不放,也不分白天晚上,府里的奴才们没有不偷笑的。他是不在乎,过两天又出去办差,可我却要留在这里面对一干人等暧昧的目光。

前天下午逼得急了,我跟他大叫就是狼人还是满月的时候才变身呢,他一愣,问明白了什么是狼人,竟笑着跟我说那是因为那只狼人不中用,所以只能趁满月的时候才变,说得我是哭笑不得。

看我不留神,他终究把我弄回了房里去,等我醒来已经是该吃晚饭的时辰了,看着进来服侍我的小桃还有那几个丫头鬼祟的眼神、暧昧的嘴角儿,我撞墙的心思都有了,可胤祥却只是大叫肚子饿,笑着拉了我就走。我脸上虽红,嘴上也埋怨,可心里却明白这是他的一件心事儿,孩子……

这会儿胤祥见我不过去,就笑着起身向我走过来,我又笑又叫地往门口退着,抽冷子转身向外跑,却被他一把拉住,忍不住尖叫了一声儿,正闹着,秦顺儿的招牌咳嗽又在门外响了起来,胤祥的脸顿时垮了下来,嘴里喃喃骂了句:“他奶奶的……”

看我在一旁讪笑,他做了个张牙舞爪的怪相,我忍不住退后了一步,瞪了他一眼,他笑嘻嘻地出去了。门口帘子一掀,小桃正抿着嘴偷笑,而秦顺儿则是一脸等着挨骂的苦瓜相儿。

果然,就听见胤祥跟秦顺儿说:“你小子喜欢咳嗽是吧,爷明个儿塞把鸡毛到你喉咙里,让你咳个痛快!”“扑哧”正掀帘子进来的小桃忍不住笑了出来,与我对视了一眼,彼此眼中都闪烁着笑意,就听见秦顺儿委屈的声音响起:“不是爷吩咐的,户部那儿有了信儿,立马来报嘛……”不知胤祥又说了句什么,声音渐渐远去就听不到了。

看我正捋着方才掉下来的碎发,小桃走上来帮我收拾,嘴里却念叨着什么爷对主子可真是一百一的好,千依百顺的,其他的爷里头再挑不出第二个云云……我也就笑着听着。“要是再有个……”小桃话说了一半突然咽了回去,手顿了一下,脸色煞白地看了我一眼,见我仿佛没听到似的,她松了口气,又把话题岔到别的事情去了。

我手里无意识地玩着一只珠花儿,竭尽全力克制着自己不要皱眉头,我摇了摇头,又挥退了小桃,可心上却覆盖上了一层叫做“不孝有三,无后为大”的冷汗,忍不住打了个哆嗦,又是孩子……一朵儿粉红色牡丹端正地插在了我的旗头中央,同色的流苏也在两旁垂了下来,摇摇曳曳的,翠绿的耳坠儿在脸颊两边闪烁着,浅红色的杭缎旗装,绣着百蝶穿花的马甲……我就这么愣愣地站在大穿衣镜前,望着镜中的自己。

这一年我基本就没盛装打扮过,就是去给德妃请安,也不过按品级打扮了,干净素淡而已,德妃娘娘素来讨厌那些浓妆艳脂的,见我这样反而喜欢,我自然也不会跑去告诉她,我这么做可不是为了你,只是懒得麻烦而已。

“主子。”小桃小声地唤了我一声儿。我挑了挑眉头,转头看向她:“怎么了?”丫头一笑:“门外的马车都已经备下了,时辰也差不多了,宫里来接的公公问,咱们什么时候可以走。”

我点了点头,暗暗做了个深呼吸,伸手接过小桃递过来的手炉,向她微微一笑:“咱们走吧。”小桃麻利儿地去给我掀帘子,我向外走去,到了门口忍不住回头,看了看镜子里那甚是妩媚的身影,心里还是有些怪怪的,摇摇头去了。

到了二门,一辆马车早已准备在那儿了,出来接我的正是李海儿。见了我出来,那小子忙得跑过来一个千儿打下去:“奴才给福晋请安,福晋吉祥。”我一笑:“快起来吧,可有时候没见你了。”

李海儿笑着站起身来:“是,奴才看着,福晋的气色可是越发得好起来了,奴才几个月没见您,看您竟似变了个人似的,跟以前不一样了。”边说边忙得上来伸出手臂轻扶着我。这个小太监自打我进宫就对我处处赔小心,太监里我倒是与他处得最好,我脾气随和,他平时和我说话忌讳也少些,这时候见了他倒还有两分亲切。

我笑着随口问他:“是吗?变好看了还是变难看了?”李海儿的眼睛笑得都眯了起来:“瞧您说的,当然是变得好看了。”我点点头,转头跟小桃笑说:“那他的意思就是说我以前很难看了。”小桃“扑哧”笑了出来。

“福晋,您……奴才不是……”李海儿涨红了脸,嘴里结结巴巴地跟我解释着,样子好笑得很,周围伺候着我的奴才们没有不笑的。小桃笑瞪了李海儿一眼:“马屁拍在马脚上了吧,一天到晚的只会嚼舌头儿,还不快扶福晋上车,要是耽误了正事儿,都得算在你头上。”

旁人都知道小桃是我身边的贴身大丫头,李海儿自然是不敢得罪的,倒是冲我做了个鬼脸儿,前边儿早有杂役把脚蹬放好,他扶着我上了车去。小桃正要帮我放下帘子,李海儿又探头进来:“奴才出来时十三爷吩咐了,让您进了宫先去揽翠阁,四福晋她们都歇在了那里,先见见也是好的。”

见我微微点了点头,他一缩头退了回去,小桃放下了帘子,外面一片呼喝声起,马车轱辘辘地行进了起来。我就歪在车里的大靠枕上,随意地望着外面,窗外的景色片刻不留地从我眼前滑过。

今儿一早胤祥就陪着四爷还有十四爷进宫去了,这回是皇上亲自下旨给德妃贺寿,不要说是一干嫔妃贵妇,就是那些阿哥、贵戚也都是要有所表示的。所以他们这些做儿子的,自然要去招呼这些场面上的事儿。

早就有人来通报,四福晋和十四福晋带着各自的侧福晋们已经早早地进宫去伺候了,我却是因为有着德妃的特旨,“身子骨不好,不宜操劳”,而免去了这些眼面差事。

胤祥让李海儿这么跟我说肯定有他的理由,我也不想再去猜测,到跟前儿自然就明白了,想必也没什么大事儿,不然带话儿的就应该是秦顺儿而不会是李海儿了。

摇摇晃晃、胡思乱想中,马车已进了城。上次给德妃请安还是中秋的时候,德妃的生日是阴历的十一月二十四,现在却已是初冬了,街上的行人少了不少,与我上次过来时熙熙攘攘的景象大不相同,不过糖炒栗子香味却隐隐地飘散过来,可我伸长了头颈也看不到卖栗子的在哪儿,心里头不禁盘算着回头让人买了热的来给我吃。

-落-霞-小-说w ww ^ lu ox i a^ c o m. 🍌

走不了多远,马车转了个弯,巍峨的紫禁城就缓缓出现在我的眼前,一股难以言喻的压抑又浮现在了我的心头。这皇宫进进出出也不知多少回了,可每次都会如此,一如初次进宫时所感受的冰冷,似乎从来不曾随着对它熟悉感觉的增加而减少。

还是老规矩,侍卫们仔细查验了一番才放行,到了西六宫门口,我下了马车,李海儿在前面带路,小桃她们这些从人只能留在茶水房,静候着宫中宴会的结束。狭长的甬道里不时闪过贵妇诰命们的身影,我跟她们并不熟,见了我她们也只是按规矩行礼,而我笑着点头还礼而已。

走了一会儿,长春宫近在眼前,我停住了脚,丝竹之声隐约传来。“福晋?”李海儿有所察觉地回过身来看我。我笑了笑:“你先去给娘娘回一声吧,就说等人散了些我再去请安祝寿,那么多人已经够娘娘头疼的了,这会子就不凑这个热闹了。”说完我又往前走。

李海儿一笑:“喳,奴才这就去回禀。”说完顿了顿,“您一个人行吧?”我脚步一顿,笑瞥了他一眼:“这儿我比家还熟呢,你害怕我丢了不成?!”那小子咯咯一笑,打了个千儿,转身就走。

“喂,等等——”我叫住了他。他忙得回头,“你再跟……”我话未说完,小太监儿已经接了过去:“跟十三爷说一声是吧,奴才晓得的。”我忍不住笑了出来,这猴儿精,做了个扬手要打的姿势,他吐吐舌头,一溜烟地跑了。

看着前面长春宫门口门庭若市的样子,我忍不住皱了皱眉头,悄没声儿地往一边的偏门走去,门口的太监自然认得我,忙得打千行礼,我挥挥手,拒绝了他们的跟随,自己一个人往揽翠阁溜达了过去。

“哈哈……”离那儿还有一段儿距离,一阵子娇笑已经传了过来,我立刻停住了脚步,年氏的声音真真切切地夹杂在其中。自从上次的投毒事件之后,我再也没见过她,只是听钮祜禄氏说,她在府里依然风光,四爷对她也没什么不同,以前清清淡淡,现在还是清清淡淡。

四爷怎样清淡是他自己的事儿,我可没把握见了年氏之后也能那样的清淡,仔细想了想,转身往一旁的回廊走去,看看能不能找到冬梅、冬莲或是玉哥儿她们,然后让她们带着我去找四福晋也就是了。

打定了主意,我迈步往右手边儿走去,只要绕过这个偏僻安静小花园就是了,德妃的院子里种了不少腊梅,这时候已是寒蕊初绽,暗香袭人。我忍不住放缓了脚步,细细地品味着。

有一株开得早的,已是红花满枝头,我正想伸了手去够,一阵脚步声突然传来,没等我回过身来,已是重重地与一个人撞了个满怀,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哎哟!”我忍不住叫了出来,只觉得肋骨被撞得生疼,那个人也是被我拌得摔倒在一旁。

我忍不住“咝咝”往回倒吸着凉气儿,一手去揉胸前,一手支撑着坐了起来,抬头怒目而视,“这是谁呀,走路也不……”话刚说了一半儿,那人惊慌失措地抬起了头来,我顿时噎住了,过了半晌儿:“你怎么会在这儿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