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部 第三十一章 决断 · 二

转头看向桌上的点心,伸手拿起一块儿,放在眼前看了看,人声儿越来越近,心里想着如果只是想害小孩的话,应该不会放太多的毒药吧……我咬咬牙,赌了……一口咬了一半儿下去,在嘴中嚼着,真真正正的味同嚼蜡,心里把那个背后阴我的混蛋祖宗十八代从头骂到脚,猛地想起以前看一本魔鬼词典时,里面写着:“明知道东西有毒却还得去吃,这就叫无奈……”突然想哭……

刚勉强着把那半口咽了下去,大门“哐”的一声被人用力推开了,虽有心理准备可还是被吓了一跳,我转头看去,年氏正威风凛凛地站在门口,我的心里却只是有些纳闷儿,她怎么那么大劲儿,就算孕妇是俩人,那也太……她身后的众人表情各异,欣喜的、得意地、嫉妒的、担忧的、冷漠的,一时间各种各样的表情在众人脸上游移,可看到我满嘴的点心碴儿之后都变成一种表情——目瞪口呆……我拍了拍嘴角儿,站起身来笑问如木雕泥塑般的众人:“出什么事儿了吗?”……

转眼又快到一年中秋了,原本只是觉得二十一世纪的生活节奏快得很,没想到自打我结了婚之后,纷纷攘攘,各种阴谋诡计接踵而至,我顶着盔甲左躲右闪之余,日子倒也过得很快。以前总是觉得古代女人的日子过得如此无聊,这漫漫长日如何熬过,现在深处其中才发现,原来有这么多的“乐趣”供她们消遣。

“主子。”“啊?”我回过头去,小桃端了一碗杏仁儿酪走了过来,“您又坐在这儿吹风,虽说天儿热,可要是进了寒气怎么办,身子又不好……”这丫头小声儿地嘀咕着。我一笑,从善如流地从窗边退到了一旁的榻子上歪着,小桃见我如此听话,也是一笑,递了碗勺过来,我慢慢地放进嘴里吃着。一旁的小桃随意地唠叨着些府里的事情,又说了一些外面的花边儿新闻,我心不在焉地听着,偶尔也答个一两句的……

“听说四爷府里的三侧福晋早产了,刚七个月,生了个小格格……”我一怔,一口咬在了瓷勺上,硌得牙床生疼,忍不住皱了眉头,年氏早产了吗……小桃低头收拾着我书桌上的信函书籍,倒也未曾在意,只是絮絮叨叨地说着,过了会儿见我没了声音,她这才回过头来,看我一脸的若有所思,也就机灵地闭上了嘴,悄没声儿地退了出去。

我无意识地拿着瓷勺在碗里搅和着,心里却不禁想起了两个月前的事情……年氏她们见我嘴里手里都是点心,一时间什么也说不出来,只是各自惊疑不定地看着我,就在大家都不知如何是好之际,钮祜禄氏领着那拉氏进了来。我看见钮祜禄氏冲我微微点了点头,心里一松,知道事情定是有了转机,但这时候也不能多说什么,我只是上前按规矩给那拉氏行了礼,脸上仍是做出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表情。那拉氏的脸色有些苍白,可眼神平静得可怕,看得众人一一低了头下去,躲避着她的眼光。那拉氏也没再多说些什么,只是遣散了众人,李氏二话不说,带了丫头们走了,年氏却有些个不甘心,站在那拉氏身后,几次张了口想说些什么。

屋子里静悄悄的,一点儿声音没有,那拉氏看了我一眼,突然回过身去,年氏吓了一跳,那拉氏低低地说了句什么,年氏脸色大变,白得都透出了青气来,手也不自觉地轻微哆嗦着,她咬着嘴唇儿福了福身,就突兀地转身离去了。那拉氏笑着走了过来与我闲话家常,方才的事情竟仿佛从未发生过似的烟消云散了,我自不会笨得再去触这个霉头,也是随意地与那拉氏聊着天。只是心里不免有些担心方才吃下去的东西,好在不多,要是剧毒,一口我可能就过去了,那现在既然无事,想来也不是什么了不得的毒药。虽然是这样的安慰着自己,心中依然有些忐忑不安,那拉氏虽然一副天下太平的样子,但说起话来也有些破碎,不如往常来得有条理。

就这么天南地北地说了一阵子,李海儿突然进了来,说是宫里有事儿,让我速速回去。我和那拉氏面面相觑,都看见彼此眼中的惊疑,只不过我是纳闷德妃居然这么快就得到信儿了,而那拉氏却是因为出了这档子事儿,不知对四贝勒府影响有多大而焦虑。

思绪电转间,我已是客客气气地站起身来跟那拉氏告辞,那拉氏也说了一些什么主子有旨,她就不方便再留客之类的场面话,起身送我出门。一路上大家都是沉默不语,虽然一万个知道应该说些什么来粉饰太平,可这会儿都是满肚子的心事儿,实在是不知该说些什么才好。到了二门,李氏、钮祜禄氏甚至年氏都已等在那里,见了面虽然异常地尴尬,可该说的还是得说,也无非是些客气话儿,倒是钮祜禄氏一番真心,虽然眼中有着忧虑,仍是拉着我的手嘱咐了几句,我也真心相对笑着答应。年氏的脸色依然很差,看我时眼中仍是隐隐有着愤恨,可看向宫里来接我的马车时眼里却多了些惊惧。我心中暗叹,今儿若不是赌了这一把,恐怕我的下场就不是光用“倒霉”两个字所能形容的了……

太监们扶着我上了马车,四福晋走了过来,看着我欲言又止,最终什么也没说,只是强自笑了笑,嘱咐了我两句。我恭敬地答应了,心里虽有话,终究也没说了出来,转头吩咐了从人回宫。马车缓缓前行,我终是忍不住回头从车窗里望了一眼,那拉氏她们正定定地站在门口,身后的晚霞却红得异常的血腥,我心里一寒。

回了长春宫,我把情况大致说了一遍,却也没提年氏她们大有兴师问罪之意的举动,德妃靠在躺椅上只是默默地听,直到我说完也没插半句话。屋里一片静默,并没有其他人,她不说话,而我又被今天的事情搞得很累,也没什么力气再去揣摩她的心思,算了,爱谁谁吧……

“小薇,”德妃突然开了口。“啊,是。”我一惊,忙得集中了精神应对。“你身子……没事儿吧?”德妃缓缓地问。我心里一僵,她果然知道了些什么,我笑了笑:“还好,劳娘娘挂记。”德妃上下打量了我一眼,微微一笑:“你四嫂那里我也没去过,怎么样,还不错吧?”我一怔,怎么突然问这个。“挺好的,威严却不失简洁,跟……”说到这儿我顿了顿,强把到嘴边的话咽了回去,看德妃娘娘正看着我,笑了笑说,“跟四嫂的风格差不多。”德妃一愣,又笑着摇了摇头。我心里苦笑,她可能是明白我方才要说的是跟四爷的风格差不多吧。“喜欢那儿吗?”德妃又问,我想了想:“喜欢自然是喜欢的,只不过还是觉得自己的家最好。”我挠了挠脸颊,放松了下来。“喔,为什么?”德妃饶有兴致地问。我一笑:“我也说不上来,只是觉得自己家里感觉很温暖,就算是个稻草棚子,那也是自己的,不用去跟别人抢。”德妃眼睛眯了眯,仔细地看了我一眼,眼光仿佛要如同利剑般,穿过了我的身体去探知内心深处的真实想法。我毫不抗拒地随她去看,因为我方才说的是再真不过的真心话,我只要自己拥有的,而不是去抢别人的。与德妃对视了一眼,她突然一笑,我也笑了,德妃拿手里的绢扇轻摇了两下:“你不是在暗示我,你想回家了吧。”我呵呵一笑:“娘娘圣明,我就是想窝在家里不出来才好呢。”德妃一怔,喷笑了出来:“你这丫头,倒这样直白。”见她眼中也都是笑意,并无半分羞恼,我正待说笑两句,冬梅掀了帘子进来说是贵主儿来了,德妃忙得起身去迎接了,顺便嘱咐了我过了今晚,明儿个再回家。

我真心实意地谢过了恩,见冬梅一脸的疑惑,又冲她做了个鬼脸,吓了她一跳,笑瞪了我一眼,忙着服侍着德妃去了。目送德妃向前厅走去,我大大地松了口气,今天已经跟德妃表明了心迹,我决不想掺和到四爷府中去,甚至为了减少麻烦而甘愿禁足于十三府中,惹不起,难道还躲不起吗?想到这儿,不禁自失地一笑,德妃显然对我的表示很满意,我回到十三贝子府的这些个日子,不知赏赐了我多少东西,以示宠爱。这跟当初我出嫁时她送的那个项圈的含义没什么区别,也许在她眼里,什么东西都是有价的吧,生死离别、爱恨情仇,无非是花钱多少的问题。

倒是我吃进肚子里的那不知是什么的鬼东西,原本担心会有什么不妥,还想着是不是偷偷请了太医来看一看,结果到了晚上连跑了三趟茅房,我就什么都明白了,唯一的后遗症也不过是肠子细了些罢了。不过事后也有些害怕,如果那个想诬陷我的人目的之一确是三阿哥的话,那这些药量足够泻死一个一岁半的孩子了,我也只不过吃了一口就泻成这样,要是那样的话……我浑身的鸡皮疙瘩都冒了出来,真是最毒妇人心呀……

三阿哥当然没事儿,要是他有事儿的话,我就是把那一盘子点心都吃下去,恐怕也没那么容易脱身了。心里虽猜到了个大概,可细节却不甚明了,自己不敢问也不太想问,原本想着就算了,反正以后要离她们远远的,没个把柄给她们攥也就是了,偏偏钮祜禄氏跑了来看我,这下我想不知道也不行了。

 

据说那点心原本是要给小阿哥吃的,也是凑巧,小阿哥那时抓着玩具不肯撒手,李氏就说过会儿子再吃,顺手掰碎了一块儿喂了地上的哈巴狗,那狗也不大,吃了没多久,就一个劲儿地窜稀吐白沫,然后就死了。再然后,那就是老生常谈了,一行人气势汹汹地要来问罪。要不是我吃了那点心,而那拉氏又刚巧回来,那天横竖是没我好果子吃了。现下年氏早产伤了身体不说,拼了老命又偏生了个不值钱的女儿……可我心里却没有半点儿幸灾乐祸的感觉,只是深深地警惕着自己:勿以善小而不为,勿以恶小而为之。

我大大地深呼吸了一口,空气里全是桂花儿的香味,我命人栽种的各色花树果树,成活率都甚高,因此十三贝子府里总是飘着淡淡的香气,配着曲径幽林,小桥流水,真是万分地令人心旷神怡,钮祜禄氏见了也是喜欢,倒是笑我是个会享福的。

回来的这两个月,我是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修缮着府第,顺带滋养身体。那天突发奇想,把以前练跆拳道的姿势想了几个起来,再加上以前练过瑜珈的几个式子,就在花园子里铺了块毯子开练,几个招式下来,把小桃她们吓坏了,就那么傻愣愣地看着我伸胳膊踢腿,嘴里还“哼哼哈哈”的。可是效果确实很好,我的身体逐渐变结实了,脸色也红润了起来,小桃见我气色大好,嘴上也就不再唠叨什么不成规矩了,只是我让她跟我一起练,她却打死也不肯,背后叽咕些什么“丢人现眼”一类的。我也不管她,自己个儿好久没这么自由开心了,每日里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怎么开心怎么来。

每天清早我都按时起床去锻炼一个钟头左右,做完了那些个规定的动作已经满身是汗,小桃她们忙着给我擦汗换衣服,生怕我又着凉,我也随她们弄,这些年若说我真的适应了古代的什么事情,那非数让别人帮我换衣裳和洗澡时旁边有人看着也无所谓了。

好锻炼、好身体、好心情就代表着好饭量,我大口地吃着夹酱肉的馍馍,又喝着碗里的绿豆粥,小桃就在一旁给我吹着另一碗,她老是笑说她吹得还没我喝得快。“小桃,再来一碗。”我低头吃着新腌制的翠瓜,真是香呀……等了会儿小桃却没了动静儿,我不禁有些奇怪,一边儿嚼着嘴里的东西,一边儿抬了头看过去……

“咳咳!”我呛得大咳了出来,风尘仆仆的胤祥正挑着眉头,斜靠在门上半不可思议半好笑地看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