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部 第二十六章 建府 · 一

“喂,喂……小心着点儿。对,往那儿放……”

“这颜色不对,狗儿,快去,把墙根儿那儿的木桶拿来……”偌大的院子里人声鼎沸,工人们不停地忙碌着,运送砖瓦、泥浆,手艺师傅则在做着刷漆、调色、绘画的工作……

“小姐,天儿热,这是冰镇的酸梅汤,先用用,去去暑气。”我转头看见小桃正小心翼翼地端着青花瓷碗,我笑着接了过来:“谢啦。”入手沁凉,一股梅子清香扑鼻而来,“咕嘟,咕嘟……”我大口地喝了两口,“咝——”,忍不住咧了咧嘴,胸口被瞬间的凉意冰得有些痛,可等冰水到了胃里,那份舒爽真是不可言表。

“哧……”小桃见我龇牙咧嘴、苦乐参半的样子,不禁笑了出来,“好主子,您慢点儿喝,又没人跟您抢的。”我笑瞪了她一眼,“就得这么喝才爽。”咂巴咂巴嘴儿,“可惜喝这个不打嗝儿,要是可乐就好了。”

“这打嗝儿有什么可乐的?”小桃莫名其妙地问。“啊……”我一怔,想了想才明白过来,“哈哈……”我大笑了出来……“哎哟”,一不小心酸梅汤让我晃洒在了衣服上,小桃忙走上来帮我收拾,一边儿拿手绢儿擦拭,一边儿埋怨我:“奴才说了什么呀?让您乐成这样。哎呀,这苏绸子薄,最沾不得这些个颜色……”

“呵呵……”我笑眯眯地随着她收拾,再想想她的问题,忍不住又“扑哧”笑了出来,小桃无奈地站起身来:“看来是擦不掉了,去屋里换一身儿吧,啊……”她伸手把汤碗儿接过去转手递给了一旁的小太监。我摆了摆手,“不用,一会儿我还得下工地去看看呢。反正也是要脏,何苦再浪费一身儿新的?”

“还去?”小桃张大了眼睛,“我的好小姐!好福晋!您看看,哪儿有像您这样身份的夫人,总往那脏地方儿跑的,我……”我看了她一眼,这丫头把剩下的话咽了回去,却还有些不甘心地看着我。“这是我的房子,以后要住的地方,只有自己亲身参与进去,才能体会出家的感觉,明白吗?”我冲小桃眨眨眼,小丫头还是一脸的不赞同。唉……我摇了摇头,沟通障碍呀。

“这酸梅汤还有没有呀?”我问小桃。

“您还想喝,我这就去给您弄。”

“不是,我是说,要是还有的话,你们也喝些,今儿太热了,小心中暑,柱儿。”我站起身捏了捏腰,小太监秦柱儿忙跑了过来:“主子?”

“你去跟刘工头儿说一声儿,一会儿多弄些绿豆汤什么的,给工人们解解暑气。要是太热了,就歇歇,房子放在那儿又跑不了,嗯。”

“喳,奴才知道了,这就去告诉。”小太监打了个千儿,转身往假山下跑。

“您心太慈了。”小桃递过手绢儿给我擦汗,又拿着扇子在我身后给我打扇,我用手绢儿随意地在脸上按着:“怎么,这样不好吗?”身后却没了声音,我抬眼看去,小桃不知在琢磨些什么,见我看她,就摇了摇头,“那倒也不是,只不过……”她脸皱成了一团儿,“奴婢不知该怎么说,就是……”我微微一笑:“我明白的,你放心好了。”小桃一怔,轻轻地叹了口气,不再说什么了。我微闭了眼睛,这个凉亭位置建得很好,既遮阳又风凉,我一向认为古人有许多先进的技术及人文思想,只不过在现代的机械社会里都已经消失了,这几天在工地,就更加坚定了我的想法。现在是农历的七月,北京最热的月份,太阳亮得发白,往远处看去,就像有一层水纹在波动,人不必说,就连那些绿色的植物也失了生机,蔫耷耷地萎靡在路边、野地,只是偶尔随着微风无奈地摆动两下,稍显一丝生机……

这座府第是半个月前康熙皇帝赐给胤祥的,他既已成婚,自然就不能再住在皇宫里,因此皇帝赐了这个园子给他。据说这是前明大臣的一座别院,不大,也没有那么庄严肃穆,可却别有一番江南情趣,我一见就很喜欢。胤祥对这些向来不放在心上,可见我欢喜,他也兴头儿起来,找来了工人整修。皇上从内库拨了些银子给我们,太子爷这些个兄弟也各有表示。胤祥手里虽没什么钱财,也幸好这园子不大,修缮起来还是富富有余。一来我们没什么钱;二来我一向不喜人多口杂。因此身边伺候的奴才也不是太多,除了一直跟着胤祥的十来个人外,那些个爷也都各自送了从人来。我心知肚明这都是些个间谍,可脸上还是得笑着千恩万谢地收了下来。胤祥自然明白,他是来者不拒,我也只能无奈地看这花名册上的人越来越多。

我深深地叹了口气,略张眼看看一旁给我打扇的小桃,她是唯一例外的一个,想想那天我见到她,真是吓了一跳,这丫头连哭带笑地冲了过来,我也是欣喜莫名,从未想过还可以再见到她,从小桃一连串儿的前言不搭后语中,我才知道,她是四爷送来的。小桃已经嫁人了,是她一个远房表哥,就在七爷府里当差,是四爷差人找了她来,问她愿不愿意再回我身边去伺候,小桃自然是一万个愿意。我与她所处的时日虽然不长,但却是真心待她,何况在我之前那个真正的茗薇待她亦是很好,再加上她的丈夫在七爷府也不是什么出头露脸儿的人,挣不了俩钱儿,她若来了我这里,对家里也是个贴补。

晚上胤祥回来,我跟他提了这件事儿,他一怔,却没说什么,我帮着他脱朝服、朝冠,心里有些乱。这事儿我打一开始就没想瞒他,也瞒不住,想好还是想坏,也只能由得他了。正帮他松钮袢儿:“还是四哥心细。”胤祥突然说。“啊?”我一顿,抬头看他,他笑眯眯地说:“你身边儿是得有个贴心的才好。”我点点头。转过头去,胤祥嚷嚷饿了,我忙得叫人把备好的晚膳送上来,胤祥大口地吃着,时不时又跟我说些白日里发生的事情,我在一旁安静地听着,偶尔发表一下自己的看法,就这样谈谈笑笑,直到就寝,却决口不再提这件事儿。

那晚的胤祥有些激狂,他甚至弄痛了我,我皱紧了眉头,听着胤祥粗重的喘息,他头上的汗水不时地落在我的脸上、胸上,力气大得恨不能将我揉入他的身体。我忍不住地想,就算有一天我能彻底地忘了四爷,那他呢,什么时候才能把这心魔除掉……我用手臂轻轻拢住胤祥,缓缓地在他背脊上轻抚着,感觉他僵硬的背脊慢慢地松弛下来,过了会儿,胤祥翻转了身体,把我搂在了怀里,紧紧地,密密地。

“小薇。”他哑声道。“嗯?”胤祥身上的体味儿,浓浓地包围着我,却别有一种能让我心安的感觉,我突然觉得有些困了,小小地打了个哈欠。胤祥见我困了,顿了顿,悄声说:“没事儿,你睡吧。”说完帮我整了整枕头,又拉好了被子盖住我俩。我觉得头昏沉沉的,听着胤祥清晰沉稳的心跳,轻声说:“我是你老婆,四爷是你兄长,我是他弟媳妇儿,对吧。”胤祥一僵,过了一会儿,才低声说:“没错。”我揉了揉干涩的眼睛,强努着睁眼看他,胤祥的眼睛幽幽地闪着光芒,正瞬也不瞬地看着我:“那你想改变吗?我们彼此的位置。我不想变,那你……”

“当然不!!”未等我说完,胤祥大声地回答,手却不自觉地捏住了我的手臂,我苦笑着咧了咧嘴,明天我这身上大概是没法看了……“那不就行了。人都是这样儿,只要自己不想改变,那别人再如何也没用……睡吧。”我动了动,在他怀里找了个舒适的位置。唉……真的很热,可今儿晚上就是热死,我也得睡在这个心上伤痕累累的家伙怀里,尤其是那道我划下的伤口……

“知道了,快睡吧。”胤祥的声音里已恢复了平日的清爽,我微微一笑,困意袭来,猛地想起来,“喂……”我用指甲捏了捏胤祥胸前的肉。“咝”,他倒吸了一口凉气儿,用手捂住我的手,“又怎么了,下手这么狠……”

 

“下次你对我再搞这么野蛮的,就去睡地板。”说完我就昏昏沉沉地睡过去了,隐约地听到了胤祥的笑声儿:“遵命……”

“小姐……小姐。”

“啊?”我猛地张开眼,发现是小桃在轻推着我,我轻轻揉了揉脸,“怎么了?”

“您是不是太累了,看着方才好像是睡着了的样子。”小桃弯下腰看着我。“没事儿,闭着眼睛胡思乱想罢了。”我站起身来,“走吧,下去看看。”小桃一脸的不乐意,我笑着说:“好了啦,你嫁了人之后比以前更啰嗦了,你十三爷都不管我,你倒……”话未说完,就看小桃撇了撇嘴儿:“那是,十三爷还会拦着您?只怕您说一声儿‘我要摘月亮’,爷就麻利儿地去给您找梯子去了。”小桃声情并茂地表演着……“扑哧”我喷笑了出来,一旁跟着的丫头、太监也偷笑个不停。

“你厉害,晚上你原样儿演给爷们儿看去。”小桃吐了吐舌头:“又不是不要命了。”我一手摇着扇子,一边儿笑说:“合着你这是老太太吃柿子,专拣我这个软的捏呀。”小桃呵呵一笑,做个鬼脸儿。我们开开心心地往下走,说真的,有小桃这样的丫头在身边,我真是放心了不少,自打她来了,七香就被调去了书房,我心里真是舒了口气,要不然一天到晚看着她阴阳怪气地注视,还真是别扭得很。可胤祥不提,我又不能平白地换掉她,现在小桃来了,正好借个便儿,把她弄走。胤祥知道后曾笑问我是不是想把麻烦推到他那儿,我摇摇头,对他说,只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罢了。他一愣,大笑着去了,然后就再没提这事儿,七香也一直就在书房做些茶水上的活计。

小桃曾担心地问我,干吗把这么个漂亮大姑娘弄到十三爷旁边儿,难道就不怕……我没说话,心里却很明白,别的女人保不齐出点儿漏子,可七香……我只有一种想冷笑的感觉,并非对她的来历过往不好奇,只是下意识地有一种直觉,这事儿弄不清楚对我更好……因此只能把她调离我眼前,胤祥似乎是因为什么不能明说的原因,而无法主动开口把这丫头从我身边弄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