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部 第二十四章 福晋

昏昏沉沉中我仿佛一直在追着什么,心脏剧烈地鼓动着,嘴里喷出的热气加倍地模糊了我的视线,心里却不太明白,自己到底是在追逐还是在逃避,可无论怎样,却是半点儿也不能停下来,慢慢地,我真的觉得再也跑不动了……

睁开眼,一室的光亮,一时间有些糊涂,可转瞬就明白了过来。“呼……”我长长地出了一口气,闭了闭眼,再张开四处略微张望一下,旁边枕痕依旧,可胤祥人却不知去了那里。猛地冒出了个古怪的念头,不会是新婚第一夜,老公不满意就扬长而去了吧?!

自失地笑笑,也知道这想法实在有些无聊。不过虽没想过一觉醒来,彼此含情脉脉,娇羞无限又或来个热吻什么的,可一张床凭白空了半张,还是让人感觉有点儿……唉,算了,我揉揉脑门,还是起床吧。刚想起身把床帐子掀开,身子猛地一阵儿不自在,情不自禁地“哎哟”了一声儿,让我僵在了那里,一时不敢动地儿。这时才想起了昨晚,脸上一热,心里却还是有着偷笑的冲动。按照现代的说法,俺可是找到了一个能让自己幸福的老公,呵呵……

正胡思乱想着,门“吱呀”一声打了开来,我隔着帐纱向外看去,一个身材娇小的宫女走了进来,步子轻巧而有节奏。到了帐子跟前,她停住步子微倾上身,轻声说:“主子,您醒了吗?”我一怔,一下子听人这么称呼我还真有些别扭,昨天我还一口一个主子的称呼别人,今天却倒了个个儿,人生际遇不过如此吧。咧了咧嘴,突然想起不知在哪儿看过的一句话:“看着他起高楼……看着他楼塌了……”我喃喃地念叨着,今天我也算是起了高楼,那什么时候……忍不住打了个寒战。

“主子?”细柔的声音传来,显是听见了我的喃喃声,知道我已经醒了,只是做奴才的规矩,她不敢擅进罢了。我暗暗地做了个深呼吸,低声说:“我已经醒了,起吧。”那丫头这才轻轻地把床帐掀起挂在镏金的帐钩儿里,接着转首向我望来,我也正好奇地看着她,目光一对……我一愣,真是一副好模样呀,与小春有得一比,虽比不上小春文气,却比她多了两分柔弱,整个人看起来轻轻的,细细的……像什么呢,我皱了皱眉……对了,我再仔细看她两眼,没错,就是像垂柳……

落`霞`小`说l uo x i a . c o m

“主子,您……”这丫头见我盯着她看,脸却红了起来,低着头,两手攥紧了衣襟儿揉搓,我一顿,也觉得这样看人不太好,就微笑着说:“没事儿,我这就起来。”说完掀被抬腿坐了起来,丫头忙得上来帮我起身。这会儿该轮到我脸红了,身上的睡袍皱得像干海带似的挂在我身上,虽然很不好意思,可对自己在昨晚那种情况下,还记得穿回衣服这件事儿倒是隐有两分骄傲,这与现代古代无关,我可不喜欢在别人面前大唱“赤·裸裸”……套上了一件儿丝袍,丫头在我身后帮我整理着乱发,动作轻巧简洁,跟冬梅、冬莲的服务水准有一拼。

“主子。”

“啊?”我一愣,“怎么了?”略偏了头看她。“您要不要洗个澡?这样……呃……更舒服些。”她微笑地看着我。我点点头,这当然好,我本来就习惯日日洗澡,更何况昨天……

“嗯哼”我干咳了一声,让自己停止回想,“一大早的就洗澡,方便吗?”我下意识地问了出来,话刚出口就知道自己问了笨问题,好歹我现在也是个皇子福晋了,虽没什么大权势,可像什么时候洗澡这种小事儿,那还是有充分自由的,自与当女官时不同。那宫女也是一愣,但还是回说:“主子不碍的,再说……”她抬眼望了我一眼,隐含笑意,我不明所以地看着她,“现在时辰也不早了,十三爷早就醒了,现在正在练功房呢。说是不让奴才们吵醒了福晋。”我咽了口口水,纸窗子朦朦胧胧的,也不太看得出准确时间。“现在什么时辰了?”我哑声问。

“回主子话。已是巳时三刻了。”

“什么?”我忍不住低叫了出来,那不就是九点四十五了吗?我的天,虽然以前周末在家睡懒觉那是家常便饭,可自打我来了这地方,除了装病那回,还从没有起得这样晚过。我不禁苦笑,这回算是露大脸了,这时候的人才不会想什么你是新婚燕尔、情有可原。若是说你懒惰荒废那还算是好了,只怕这会儿已有人说我和十三是荒淫无度也未可知。可再怎么想也没用了,我又不能让时间倒转,要是有那本事,我早就回家去了,还用在这儿小心翼翼地这么过日子吗?摇了摇头,只能随他们去了……

一旁的丫头看我攒眉扁嘴的也不敢打扰,只是静静地立在一旁,我转头微笑着说:“那你去吧。”

“啊?”她一愣,有些不知所措地看着我。我轻笑了出来,自己也是有些没头没尾的,“我是说你去准备洗澡水吧,我要沐浴。”

“啊,是。奴婢这就去。”她涨红了脸,福了福身,忙得转身去了。

我溜达到了窗边,轻轻推开窗扇儿,仰头看去,日头果然已经高高的了,可阳光依然带着春天特有的柔软,暖暖地照在我的脸上。玉兰花儿的香味隐约地混合在空气里,我大力地呼吸着,希望身体内外都能充满了这样的清新气息。四周很安静,只是从西边那里隐隐传来一些呼喝声,我仔细想了想,好像以前听胤祥说过,他的布库房就位于西耳房。想想刚才那宫女说的话,我不禁一笑。这样也好,要不然一早醒来,你看着我,我看着你,还真的不知道应该拿什么样的面孔来面对胤祥。

“小心点儿。”一阵人声儿传来,我往右看去,刚才那丫头正指挥着太监们抬着洗漱用具向这边走来。我大大地呼吸了一口气,回手将窗子关好,准备痛快地洗个澡,以后要面对的污烂龌龊一定少不了,那我最起码可以让自己有个清清爽爽的开始。让那个宫女帮我洗了头之后,就请了她出去,也不管她心里有多么惊诧,洗澡是种享受而不是表演,我可没兴趣在旁人面前,来一段儿左三圈,右三圈,上搓搓,下搓搓,哪怕她也是个女人。虽然很想泡它个尽兴,可还是有些理智的,以后时间有的是,大可不必非急于今天这一时。

我快速地洗了个战斗澡,自己把内衣和内衫穿好,就召唤在外面守着的七香进来收拾一下,方才洗头时我已经问清楚了她的名字和大概来历。她和我同时进宫,比我小一岁,是正蓝旗下一个牛录的女儿,出身不高,家里也没什么长财,因此没了出头的机会,就是当宫女,也是被派去了斋宫那种清冷地方。若不是机缘巧合,认识了一个有些权势的嬷嬷,拜了干娘,那她今天也就不会出现在我的面前。

今天这个丫头已是被我弄得一愣一愣的了,这会儿显然又被我洗澡的速度吓倒了,我虽有些好笑,可也无意去跟她解释什么,认识我的时间久了,自然就会知道我是个什么样的人了。更何况,我也得细细地观察她才行。在这儿自然不同于德妃娘娘的长春宫,我的身份地位不同了,那么所要面对的危险自然而然地也要成倍增长了吧,若是识错了人,那可真是怎么被人算计的都不晓得了……身边的人很重要,冬梅、冬莲虽与我亲厚,可一来那时彼此身份地位相若,并无矛盾冲突;二来以她们现在的身份,也绝无可能从德妃那儿过来服侍我,想到这儿,我不自禁地想起了小桃……

“主子,你看这样行吗?”七香轻轻一句话打断了我的思绪,我下意识地往铜镜中看去,发式很简洁,乌黑的发髻越发衬得我眉清目朗起来。真是个巧手的丫头,而且很聪明,来去不过半个时辰,竟能揣摩出我的性格来,我又闪了一眼正拿着簪子站在一旁的七香。很好,真的很好,好的就像一把双刃剑,只是不知她要往哪儿边刺就是了,一个刚巧调过来的丫鬟让我不得不这么想。脑中正千回百转时突然一愣,难道我以后就要这样事事算计了吗?不禁皱了眉头,隐隐觉得一直紧紧握在手中、仿佛救生符一样的“单纯”二字,似乎也在不知不觉间如细沙般从指间滑走了……

暗暗地叹了口气,看来得时刻提醒自己,莫要为外物而失了自我……下定决心之后,心里好过了不少,向一旁怔怔看着我的七香一笑,从她手里接过簪子来,就是胤祥当初射箭赢回来的那一支——我特地找了出来。正犹豫着插在哪个方向比较自然,“七香,你看这里好不好?”我笑眯眯地问道,七香却往后退了一步。我一怔,一只修长的手伸了过来握住我的手,将簪子轻轻插进我的发髻。“插在哪儿都好看。”一个清朗明快的声音在我耳边回响,我只觉得脸又微热了起来,不知该说些什么才好,就只是微笑着看着镜中胤祥那灿烂的笑容……

我脸红红的,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一只手被胤祥紧紧地握在手里,隐隐约约的手心儿汗湿了起来。胤祥却是很开心,眉梢儿上扬,嘴角儿含笑,乌黑的眸子里除了欣悦之外,还隐隐的有着一丝心愿终于得偿的得意。

“昨儿晚上睡得好吗?”胤祥弯下腰低声笑问,似乎我的脸越红他越开心。我眨了眨眼睛,含含糊糊地说:“还好吧。”他“哧哧”地笑了出来,用手环住我的肩膀,下巴赖皮地放在我的肩头:“好就是好。嗯?哪儿来的那么多含糊。”我呼了口气,转过脸望着他,胤祥微微一怔。“我又没比较,也只好含糊了。”我笑嘻嘻地说。胤祥倒吸了一口凉气,几乎是有些不敢置信地看住我。我心底也是一顿,是不是说得太离谱了,这时代的女性好像还没有敢拿这种贞节问题来开玩笑的。不禁有些后悔,可话已经出口,收是收不回来了,那也只好……我正略有些担忧着胤祥的反应,“哈哈……”他竟大笑了出来,吓了我一跳,我愣愣地看着他。过了会儿,胤祥笑声渐止,转了眼看着我,“小薇呀……”他缓缓地低下了头来,脑门抵着我的,“很可惜,你这辈子是没机会比较了。”

“啊?”我下意识地答了一句,直直地望进胤祥的眼底,那里只有着开心和一丝好笑。我心里一松,真真正正地咧开了一个大大的笑容。我何其有幸,竟在这封闭的年代,碰到了一个如此开通的男人。现代暂且不提,在这里可不是随随便便哪个男人都会拿这个笑话儿当笑话看的……正开心中,胤祥眸色一暗,黑影儿晃闪过,他温热的唇已是重重地落在了我的唇上,我脑子一热,就只能随着他的节奏而舞动了。迷迷糊糊中,突然想起旁边还有别人,忙得挣脱了开来,瞥了一眼胤祥,一边向一旁看去,低声埋怨他:“你真是的,也不看看旁边还有别……”

话未说完,已发现七香不知什么时候已经退了出去,心里一怔。胤祥却是毫不在意地坐在了我旁边的春凳上,顺手拿了一朵早上新撷的鲜花儿在手里把玩:“要没这点儿眼色,也就不会被派到这儿来了。”我一顿,下意识转头看了他一眼,他正笑嘻嘻地坐在那儿,眼中却闪过一抹精明。我心底暗叹,原本以为自己已经改变了不少,称得上精明算计了,可跟眼前像胤祥这样算计已经成为本能的人比,大概也只能称之为自作聪明了。看来胤祥对那个丫头的来历是心知肚明了,我心底一叹,淡淡地转回身来,顺手拿了副碧玉坠子,慢慢地戴在了耳垂儿上。

“放心,她坐不了蜡,她亲爹是老十七旗下的。”胤祥见我面色略沉,以为我是担心七香的问题。我扬了扬眉头,示意知道了,虽然他误会了,我也无意多说些什么,事事都说通透了,并非好事,于胤祥是,于我亦然。

屋里的气氛有些沉闷,我心下还是不自觉地想着这些个事情,手里只是有一搭没一搭地收拾着,不经意转眼间发现胤祥正若有所思地盯着我看,心里一紧。一时间想着自己的心事儿,竟忘了他那闻弦歌、知雅意的精明性子……唉……我轻轻叹了口气,伸手把梳妆匣子盖好,转头笑看着他:“我肚子饿了,咱们去吃饭吧。”胤祥一愣,站起身来走到我跟前,将我从凳子上轻轻拉了起来环入怀抱,他抬起我的下颌,认真地看住了我:“以前怎样我不管,从现在起你是我的了,你明白吗?真真正正的你,全部的你,我都想知道,不论你笑也好,哭也好。”他顿了顿,“我会保护你的,一辈子!”

我闭了闭眼,十三的语气让我一阵心酸。表面上听起来是在要求我,其实他就像个海胆一样,拔去了荆棘的躯壳,也只剩下了毫无防备的柔软。暗自平静了一下,我抬头望向他,轻轻点了点头:“知道了。”伸手去抚平他不自觉皱起的眉头,“我保证。”胤祥眼睛一亮,缓缓地咧开了笑容,明快的一如孩童,他抓住我的手,大声说:“走吧,吃饭去,饿死了。”我原本觉得这样手拉手出门去不太好,可转念一想,随他去吧,就让那些有心人士们暗自咀嚼去吧。

一出门就看见七香正守在门口,见我们出来,她正要上来行礼,一低头眼光却落在了我们相握的手上,一时竟怔在了那里。“你去告诉秦顺儿,我和福晋这就过去。”胤祥淡淡地说了句。那丫头一哆嗦,忙得福身退下去了。我看着七香往角门走去,还未来得及想什么,胤祥歪头向我一躬身:“福晋大人,您请。”

“扑哧”,我忍不住笑了出来,点点头,“头前带路。”胤祥笑着拉着我往一旁走去,到了月亮门还提醒我小心脚下的台阶,我不禁好笑,他把我当什么了呀,认识他三年了,今儿才知道他这么唠叨。看着他一脸的认真,我苦笑地摇了摇头,一闪眼,却看见七香怔怔的眼神正落在这里,见我回头,她忙得低头从角门出去了。

“小薇。”胤祥回头顺着我的眼光望去,“怎么了?”我一笑:“没事儿,咱们这是去哪儿呀,我记得正厅应该在那边,这边儿……好像是往小厨房去。”

“对呀。”胤祥点点头。我故作惊恐状:“不是吧?我是要去吃饭,不是要你把我炖来吃的。”

“呵呵……”胤祥笑了出来,“放心,你肯我还舍不得呢。那边儿有个靠山的阁楼,又通风又清亮,你肯定喜欢,是不?”胤祥笑眯眯地跟我解释,也就忘记刚才的疑问了。看他一副邀功的样子,我四下瞅瞅应该是没人,上前一步,在胤祥脸上印下一吻,“没错,我很喜欢。”看着他傻乎乎的样子,我开心地转身向前走去。只觉得天也很蓝,空气很清新,没走两步,胤祥就追了上来,与我并肩前行,低头指指脸,向我笑说:“就这么办了,以后每天都去那儿吃。”我呵呵一笑,与他握紧了手。

一路说说笑笑、走走停停地到了阁楼,胤祥的贴身太监秦顺儿早就准备好了一切,见了我们忙得上前打千儿,吉祥话儿流水般地淌了出来,说得胤祥更是开心,大洒赏钱。这小子我早就认识了,以前胤祥不方便来找我时,都是他来给传话儿或带东西的。只不过那时候一口一个小薇姐,现在却无论如何是不敢叫了。他打八岁起就服侍胤祥了,精灵得很,也很忠心。他的哥哥也做了太监,就在四贝勒府,我有时甚至在想,他这么忠心,是不是因为他哥哥捏在四爷手里呢,没有人敢不把四贝勒爷放在眼里的。

有一次随意谈起时,冬莲曾叹道:“你家不是就绝了后了吗?”那小子却满不在乎地说,他们家哥六个儿,他大哥早就娶妻生子了。现在他们哥俩儿在宫里当差,家里省了嚼用不说,还能贴补不少,依着他爹娘的意思,还想把他们的弟弟也送进来。当时冬梅、冬莲还笑说,那宫里的钱不是就都让你们家挣去了吗。我的心却一阵儿的发寒,这种残害身体、抛却自尊的地方,在贫寒百姓眼中竟是种福气吗?

回想间,秦顺儿已经摆好了碗筷,在一旁伺候着我们吃饭,胤祥胃口极好,吃饭间却也还有着规矩,我早上向来吃得不多,更何况周围还围着一圈子人,也不太好意思全无顾忌。吃饭闲聊时听胤祥提起,这两天他要带我去别院游玩,就在西山脚下的黑石头,那儿有他的庄子,是皇上赏的。听起来好像度蜜月一样,我自然是一万个愿意,能离开这火坑,哪怕只有一时半会儿那也是好的。秦顺儿盛了碗粳米粥地给我,我用瓷勺儿搅和着,有些烫,就轻吹着慢慢地喝。“咱们回来之后,你阿玛额娘就可以进宫来请安了。”胤祥一边喝粥一边说,我点点头,心里有些好笑。按说应该是新人三朝回门,可到了皇宫大内,这规矩却掉了个个儿,这就是绝对的皇室权威了。

“咱们明儿一早就走,去跟德妃娘娘请个安就是了,按礼数儿说也就够了。”

“啊,好。”我点点头。“今晚上过了正礼,就没什么事儿了。”胤祥接过了小丫头递过来手巾抹了抹嘴。我正舀了勺粥往嘴里送,随口问他:“什么正礼?”

“嬷嬷们没讲给你呀,咱们晚上得去给太子行礼,太子爷就代表皇阿玛了,这就算是全了君臣之理。”

“喔,知道了。”我轻轻吹了吹勺子里的粥,正往嘴里送,又听胤祥说:“然后再给兄弟叔伯们点烟上茶,就算是全了家礼了。”

“哐啷”!我手里的勺子掉在了地上摔了个粉碎,屋里人吓了一跳,秦顺儿蹿了过来:“福晋,是不是烫着您了?”我僵僵地点了点头。胤祥抬身走到我身边,用手指轻触着我有些红肿的嘴唇:“疼不疼,嗯?”我强咧了咧嘴,不知道什么时候进来的七香,走上前递了杯白水过来,胤祥转手接过来,一边让我就着他的手喝了两口,一边骂旁边服侍的人:“一群蠢材,就不知道冷热吗!”旁边的奴才忙得给我收拾,我拽了拽胤祥的衣袖:“没事儿,是我自己不小心,再说也没怎么样。”胤祥又低头看看,皱了眉,“要不要……”我未等他说完,忙得摆手,“不要。”胤祥一怔,笑问我:“什么不要?”我瞪了他一眼:“太医的不要。”

“哧!”他轻笑了出来,“我想什么你都知道啊。”我从他手上接过了杯子,一边喝水一边含糊地说:“那是当然,所以你别想背着我干什么,看你尾巴一翘,我就……”突然发觉这话有些不雅,我脸一红,把它咽了回去,胤祥一脸哭笑不得地望着我,四周的太监丫头也都掩嘴偷笑。看胤祥坐了回去,我低垂了睫毛,专心地喝着水,可脑海里还在不停地回响着那句话:“叔伯兄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