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部 第二十三章 花烛

十阿哥打头儿进来见我们正端着点心看着他,一怔,接着就咧着嘴走了上来:“嚯嚯,已经近乎儿上了,老十三,哥哥是不是来得不是时候呀?”

我看见胤祥的太阳穴突地跳了一下,怕他翻脸,忙把手里的盘子转递给了一旁的喜娘,一番动作,引得胤祥下意识地转头看我,我偷偷做了个鬼脸儿,他一愣,有些不明所以地冲我笑了笑,接着就站起身来微笑着对十阿哥说:“十哥哪儿的话,您来贺,做兄弟的高兴还来不及呢。”我微微一笑,看来十三已经恢复正常了,我自然是低下了头做害羞状,一来新娘子礼仪上该当如此;二来这些瘟神来了,省得惹麻烦。方才一闪眼间,已看清太子、三爷、八爷这些个大阿哥们并没来,想是自恃身份,不肯来凑这份儿热闹,九爷倒是跟着过来了,可还是老规矩,阴阴沉沉地站在最后,却不说话。十四脸上淡淡的,我根本不敢细看,只觉得他的目光如刀如箭,他的心意我也不是不懂,只可惜我半点儿也不能回应,就连四爷都……

四爷……我呼吸一窒,闭了闭眼,忙用袖子遮着,一只手紧紧地按住胸口,慢慢地等待那不适的感觉过去,我真的不知道自己在四爷心里留的是什么,可他留在我心上那道叫“愧疚”的伤口,却似乎要永远地溃烂在那儿了……

“就算是不好意思当面做,也得让我们听个响儿不是?你们说是不是呀?啊……”十爷的大嗓门突然成倍扩大,震得我耳朵嗡嗡的。

“就是,就是……拼命十三郎,怎么也扭扭捏捏起来了?”

“新娘子也没说什么呀,啊……哈哈……”

周围一片附和声儿、调笑声儿,我一下子回过神儿来,忍不住抬头向他们看去。一抬头与十阿哥眼神儿对个正着,他大嘴一撇,上前一步,略弯腰儿,上下打量着我,一股酒气扑面而来,我不禁往后闪了闪,他咂摸着嘴笑说:“新娘子,今儿是你们大喜的日子,这些个兄弟都亲自登门道喜,你们夫妻两个怎么也得表示一下不是?”我直视过去,扬起了眉梢,他想干什么。十阿哥一顿,“让你们亲个嘴儿吧,老十三又不干,我就说,就算看不见,也得让我们听见点儿什么吧!啊,是不是……”他回头向那些个亲贵子弟大声问道。“对,对……”引起一片哄声儿,像炸了窝似的……

我转眼向胤祥看去,他脸涨得通红,却非酒意,双拳也握得死紧,青筋暴露,可脸上却还有一丝笑意,与四周的人应酬着……唉,我心里低叹了一声儿,他真的是成熟了,也深沉了,突然感觉怪怪的,有些不确定他还是不是我所熟悉的那个胤祥。

胤祥一转头,目光与我一碰,脸色缓了起来,眼里全是温柔,他轻微地摇摇头,示意我不必担心,我不禁开怀一笑,没错,对于我而言他还是那个十三……

我冲他眨了眨眼,不等他做何反应,我慢慢地站起身儿来,屋里一下子就静了下来,我也不理,只是回身找……找着了,我伸手拽过那条红盖头来,转过身儿朝一旁傻看着我的十阿哥点点头,他一愣,下意识地退了两步让我过去。我走到胤祥跟前,抬头冲他一笑,胤祥定定地看着我,我将红巾的一端塞入他手里,顺便把他的手举起来,我也伸直了胳膊,一小片儿红彤彤的私密天地顿时围绕住了我们,外面的一切喧闹都仿佛与我们无关了。

胤祥了悟地笑了,我突然发现原来男人的笑容,也可以柔得仿佛要将人溺毙。胤祥缓缓地低下头来,轻轻地印在我的唇上,就那么静静地停留,没有辗转缠绵,却仿佛是将一生的许诺,烙印在了我的心底,没有誓言,只有彼此间温暖交错的呼吸……

胤祥抬起头,两眼晶亮地看着我,我扭头朝红巾外看了看,示意他再低下头来,胤祥虽不解,可还是老实地低了头下来,我凑了过去,重重地在他脸上亲了两下,不要说房里的,就是房外的想必也是听得清楚了,胤祥傻乎乎地愣在了那儿。

手臂好酸,我冲胤祥点点头,猛地把盖头放了下来,转眼瞪视着正伸头抻脖儿的十阿哥,一下子见到我两眼放亮儿光,眉梢儿朝上指的样子,吓得他猛退了两步,重重一脚踩在一个小子的脚面上,脚一崴,竟摔了个仰面朝天。我扭过头去偷笑,胤祥却不在乎十阿哥丢脸的样子,只是宠溺又骄傲地看着我,伸手帮我撩起一缕鬓发别回耳后……从众人低声哄笑中爬起来的十阿哥,脸上已经分不清是什么颜色了,他喘了两口粗气,瞪圆了眼睛就想冲过来,胤祥跨前一步,挡在了我面前……

“你们这是在干什么……”一个清雅的声音突然传了来……

众人都是一怔,齐齐回过身去看。太子爷、三爷、八爷正一齐站在门外,太子、三爷倒是神情自若,面带微笑的,八爷却微皱了眉头,略带责备地看着十爷:“我就说这么半天儿了还不回来,定是你又在这儿闹腾了。”十阿哥满脸的不以为然,正想张口说些什么却又咽了回去,悻悻然地退了一步,转眼间我却看到是九阿哥暗地里做了个眼色给他,还未及再细想,身边的胤祥踏上前一步,先给太子爷他们打了个千儿,起身笑说:“八哥您不知道,十哥他正逗我们玩笑呢。”八爷眼中精光一闪,又笑呵呵地说:“是吗,太子爷和我们一直在等着给你灌酒呢,好久都没这么乐了,记得上次还是十四弟成婚的时候……”他笑着环视了众人一下,“你们这些个人倒好,就自己热闹起来了,把我们晒在了外头。”

“啊……”四周一干人等忙着搭腔儿帮衬,气氛倒是活了起来,十爷在八爷的压制下也未再多说什么。胤祥自是在一旁抱拳躬身儿地与大家应酬,身为新娘子的我唯一的好处就是可以不言不语地一旁待着,我下意识地向外张望,直到身边的喜娘上来搀扶我回炕上坐着去。

四爷没来,我暗暗地吐了口气,也说不出是放心还是别的什么……

“老十四,今儿是怎么了,不言不语的,这可不像是你的做派呀。”三爷的声音突然响起,我一怔,不自然地就转了头看过去,十四的眼睛黑黑的,暗暗的,正死死地盯着我。我心里一顶,“突突”猛跳了两下,脸上却不敢有半点儿不适宜的表情出现,刹那间脑子里转了无数念头儿,却还是决定作羞涩状地转了脸回来,低下头用手帕轻擦着脸。我的眉头已皱了起来,说真的,十四还真不在我所考虑过的意外状况的范围内。是我低估了他对我的想法,还是说这是八爷想找麻烦的另一个攻击手?

正想着,胤祥的声音响了起来:“十四弟,你成亲的时候,我在古北口练兵没赶上,今儿个咱哥儿俩可得多喝两杯,上回的也给补上,啊。”

“好……”周围一片叫好声儿,闹哄哄的,十四爷清亮的声音却仿佛不受半点儿影响似的,“自当奉陪。来人呀,拿酒来,这之前我要先敬敬嫂子。”屋子里静了一下,接着又好像要拆了屋顶似的喧闹起来,在一片起哄声中,十爷更是一迭声儿的叫人送酒来。我暗自做了深呼吸,克制住自己想尖叫的情绪,缓缓地站起身来,看向一旁站立着的十四阿哥。他的脸色竟有些苍白,我的心莫名一软,虽然我什么都不曾对他做过,可不知为什么,这会儿竟有亏欠了他的想法。我闭了闭眼,就微笑着走了过去,我不是十分清楚皇室的婚庆习俗,可是满族人历来豪放不拘,也许在新房里也没有那么多个规矩,小叔子敬酒给嫂子也是正常吧?!

满满的一大杯玉壶春,我拿起来看了看,有点儿眼晕,要是这一杯喝下去,八成我就得醉死过去了,就算不这样,可新娘子在新婚之夜发酒疯,好像也不太对头,我可没自信能发出那种婀娜多姿、赏心悦目的酒疯儿出来。咬了咬嘴唇,我不禁有些发愁,不喝肯定是不行了,可要是喝……

“那我先干为敬了。”十四爷举了举杯,一仰脖咕嘟喝了进去,我愣愣地看着他,十四瞬也不瞬地盯着我……“好!”众人的叫好声儿中,十爷大剌剌地说:“嗬,现在就看十三媳妇儿给不给面子了,啊……”

🐷 落`霞`小`说w w w . l uo x i a . c o m .

唉!我在心里大大叹了口气……抬头一笑,“十四爷太客气了,这酒我定是要喝的。”说完我低头抿了一口,“咝——”我倒吸了口凉气儿,这酒太辣了,劲儿也很大,我觉得自己的脸已经红了起来,热腾腾的。伸手抹了抹嘴唇儿,不知道是不是潜意识的作用,只觉得自己的头也晕了起来。一旁的十爷却还大声儿地嚷嚷,说什么不喝完就是不诚心什么的,我定了定,转头看向一旁的胤祥,他正皱紧了眉头看着我,我笑着对他点点头,示意他过来。胤祥两步跨了过来,我伸手将酒杯塞入了他的手中,他一怔,还没来得及问我,一旁的十爷早已大叫起来:“这怎么行,他是他,你是你……”我转头看向他:“为什么不行,夫妻本是一体不是吗?又何必分彼此。”十爷一顿,张着嘴在那里,却什么也说不出来了。太子爷却笑了起来:“说得好,夫妻本是一体。老十,看来倒是你糊涂了。”

“就是,就是。”一旁的三爷也笑眯眯地附和。太子爷既开了口,旁人哪还敢再说什么,都干笑着迎合,十三笑着一仰脖……

我没再去看十四阿哥的脸色,只是伸手接了胤祥手里的酒杯,放在一旁丫环的托盘儿里,胤祥心情这会儿好得不行,就那么笑嘻嘻地看着我,我脸又一红。

“好了好了,喝也喝过了,闹也闹过了,咱们出去吧,一大群人老挤在新房里算怎么回子事儿呀。嗯……”三阿哥温文尔雅地说了句,太子爷也是笑着先出去了,八爷随后,十爷虽有些不情愿,却也没什么理由再留在这儿了,只好随着九爷往外走。十三低头看我,轻声说:“我得出去应酬一下,那你……”我微微一笑,也悄声说:“你放心去吧!我就在这儿继续害羞好了。”说完眨了眨眼。“扑哧”胤祥喷笑了出来,万分不舍地帮我理了理头发,就那么看着我,我轻推了推他,他这才跟在众人后面往外走。

我笑着摇了摇头,总算是搞定了。转身往床边走去,想靠着休息一下,身上这么会儿就乏得很,虽然知道不论古今,闹洞房都是很累人的事情,可总觉得这儿的性质与那些我所经历过的是完全不同的……

到了床边儿刚弯身想坐下,就听见门外突然安静了一下,我一愣,还未及想什么,就听太子爷说:“老四,你什么时候儿来的,怎么在这儿站着……”

“是。方才要来时,有人来找我说学差的事儿,很着急,所以耽搁了。十三弟,真是对不住了。”屋外四爷淡淡的声音传来,略有些嘶哑,胤祥却朗朗一笑:“四哥说得哪儿的话,您过来就是赏面了,更何况……”胤祥顿了顿,我无意识地猜着,四爷现在的表情是什么样的呢?胤祥又是……

“四哥历来待我亲厚,只有我对不起您的,哪儿有您对不住我的。”胤祥饱含着感情的声音飘了进来,有感恩,有崇敬,还有……

外面再说了些什么我也听不到了,只知道人声慢慢地散去,我低低地叹了口气,背脊重重地向后靠去,闭上双眼让眼中的酸热缓缓地褪去。“谁爱上了谁,谁又伤害了谁,多情无情是与非,终要背负一生的罪……”脑海中突然响起不知在什么时候听过的歌儿,就那么清晰地回响着,我不禁苦笑了出来。爱上了谁暂且不说,伤害了谁却已经很明白了,难道我也要背负一生的罪吗……

“主子,你……”一个轻细的声音传来,我一怔,张眼看去,一个清秀的小丫头正有些担忧地看着我,见我睁眼看她,脸一红,忙递了方手帕上来。见我愣愣地也不接过去,她轻轻伸手过来在我脸上擦拭着,我下意识地抬手摸了摸脸,这才发现满脸都是泪水。我轻轻挥了挥手,小丫头善解人意地把手绢放在了我手里,就弯身儿恭敬地退了下去。喜娘、丫头们见我神色不豫,也都机灵地不来打扰,悄没声儿地都退了下去,一时的喧闹刹那间就消失了,只留了一室的沉静。

也不知道自己坐了多久,猛得觉得脖颈酸疼起来,抬头看看天色已经暗了下来,一抹红霞晕在天边,带着一丝慵懒,随着夕阳西沉。脸上涩涩的,可能是因为眼泪干在了脸上,不太舒服,我站起身来四下看看,想找个水盆洗把脸。知道外面有人伺候,可半点儿也不想叫,只是自己四处踅摸。好不容易在个屏扇儿后找到了,刚弯下身去,就觉得头上重得不行,水面上也倒映着我满头的珠翠摇摇欲坠。没办法,先把头上的东西拆个干净,顺手又把外面的大褂和外裳脱了,这才觉得身上轻快了不少。大把的捧水洗脸,清凉的水让我有了一丝清爽,擦干了脸又抹了些茉莉精油,我就坐在桌前有一下没一下地梳头,想把所有的烦恼都梳个一干二净。有人说没有为恋爱烦恼过的人生是不完整的,就算举棋不定、左右为难,那也是种醉人的甜蜜。“呼……”我吐了一大口浊气出来,真不知道这屁话是谁说的,真想……咬了咬嘴唇儿,强把心中的暴力景象压了回去。

头也梳得差不多了,转手把梳子放好,正想叫人进来,门“吱呀”一声,被人推开了。我回头看去,脸孔红红的胤祥正背靠着门直直地盯着我。我浑身的肌肉一下子紧绷起来,硬如岩石,就那么傻傻地与他对望,看着他一步步地走了上来。

酒气越来越重,我觉得仿佛一下子来到了赤道,周围的空气热得让人无法呼吸,我干咽了口唾沫,舔了舔干干的唇皮。胤祥的眸子漆黑如墨,脸色红润,真的是眉清目朗,雪白的牙齿整齐地排列着,笑容清爽如蓝天白云。他低了身下来与我平视,我如被蛊惑一般无法移开目光,他微微一笑,伸手抓起我一绺头发放在唇边摩挲:“好香,是茉莉,嗯?”我僵硬地点点头,不知为什么,也许是因为我年龄比他大得多,面对胤祥时,我总有种一切尽在掌握的感觉。可今天,我打从心底颤了起来,眼前的胤祥让我没有一点儿把握,反而是受控于他……

“啊!”我大叫了出来,恍惚间已被胤祥一把抱了起来,向床榻走去,我的心脏急跳得仿佛要从胸腔中逾越而出,脑海中的第一反应是逃走,可还没等我做出什么相应动作,胤祥已轻轻地放我在床榻上坐下。“你这是干什么……喂……”我伸手想去拉弯身下去帮我脱鞋的胤祥,却被他执拗地挡了回来,无可奈何下只得随他去了。弄完之后胤祥并不起身,只是半跪在那儿握着我的脚,我试着抽动了一下,却被他握得紧紧的,气氛古古怪怪的,我忍了忍,刚想开口,胤祥抬头撇嘴笑道:“今天终于摸着了。”我一怔,立时想起了初遇的时候,那个夸我脚很美的……我涨红了脸,可还是微微一笑:“那恭喜你了,小鬼。”

“你……”胤祥一怔,有些哭笑不得地望着我,我开心地扬了扬眉头。突然看见胤祥不怀好意地眯了眯眼,我心里刚叫糟,已经是天翻地转地倒在了床上。

抬头看向正压着我得意笑着的胤祥,我下意识地用手抓紧了襟口儿,咬紧了嘴唇儿。胤祥却仿佛无所觉一样,低头缓缓地在我手背上印下湿濡的一吻,“你的手很美,它能写出一手好字好文章。”我怔怔地看着他,他又在我眉头印下一吻,“你的眉毛很美,它为我紧皱过,也为我舒展过……眼睛也很美,里面总闪现着温暖,让我留恋不已。”胤祥的嘴唇儿划过了我的面颊,落在了我的唇上,“嘴唇更美,它会说出让我开心的话,会唱好听的歌儿……”

我静静地感受着胤祥的吻从我的脖颈来到我的胸口,“我还喜欢这儿,温柔善良跳动着的这颗心,让我觉得我不会再是一个人了。”我睁着有些迷蒙的泪眼看着微笑的胤祥,原来我有这么多优点吗……

“知道我最喜欢你什么吗?”胤祥用手指轻轻地帮我抹去泪痕,我摇了摇头,他低了头在我耳边,“那个大声答应皇阿玛要嫁我的小薇,我最喜欢了。”他抬起头看着我,一双漆亮的眼因为湿意显得有些矇眬,我不自禁地伸出手握住他的脸,胤祥翻手捂住我的手,“我以后要跟咱们儿子说,你额娘当初答应嫁你阿玛时很大声,然后再告诉孙子……”我忍不住笑了出来:“傻瓜。”

胤祥轻轻一笑,突然重重地吻了下来,我的天地顿时翻转了起来,晕沉间只有胤祥暗黑的眼,粗重的呼吸,炙热的身体紧紧地包围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