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部 第二十二章 大婚

宫里平静得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的样子,只是隐隐有一种沉默压抑的气氛在暗处漂浮着,让人无法喘息。德妃的身子已经好了,又在事后知道了事情的真相,就忙带着一众人等回到了紫禁城。在那之前,四爷和十三已经先赶了回去,有密报传来,皇帝已经微服回来了。

转眼间已经初夏了,微风柔柔的,带着一股子不知名的清香,就那么随意地四处飘荡着,似乎是以一种炫耀似的自由,在嘲笑着宫墙里这些庸碌自危的人们。索额图被圈禁,一众党羽,杀头的杀头,流放的流放……我是不知道索额图为了这一天准备了多久,“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这句话放在这儿意味也许不同,但坍塌的速度却绝对有一拼。转瞬间,一切都结束了,皇帝依然是皇帝,索额图却什么都不是了,而太子爷,唉……

“小薇……你在哪儿……”

“哎,我在这儿呢。”我对着在廊子下面东张西望寻找我的冬梅笑应了一声儿,就大大地伸了个懒腰。伤风感冒早就好了,只是身上懒懒的,不喜欢动弹,被冬莲说是生病的时候被宠坏了。

“瞧你这德行儿样,一滩烂泥似的,哪里还像个福晋?”冬梅一走上来,看见我懒骨头似的靠在廊柱上,不禁笑骂了出来。我一笑,没动活儿,只是伸手拍了拍旁边:“现在还不是呢。”冬梅笑着顺势坐在我身边儿,我揉了揉鼻梁儿,想让自己清醒点儿。最近心情很不好,经历过这档子事儿后,看着周遭的人们还是一如既往地来来去去,可一些熟悉的面孔却不见了,私下里听李海儿说,宫里处死了一批人,悄无声息地,就拉到左家庄化人厂去化了……

我突然万分恐惧起来,仿佛是猛地一下明白了过来,自己到底是留在了一个什么样的地方。前两天儿在宫里行走,一时间竟忘了规矩,迷迷糊糊地直到被侍卫们拦住,才发现自己竟走了大半个西六宫,这是很忌讳的,我只是咬定了说,是迷了路,让侍卫们送我回了长春宫。可能那些个侍卫也知道我是谁,什么身份,并没有留难我,倒是毕恭毕敬地送了我回去。进了宫门别人还以为怎么了,忙着禀告了德妃,娘娘问明白后倒笑得不行,说是看我长得一副明白的样子,可竟是个路痴。一旁的冬梅、冬莲也跟着打趣,我在一旁干笑着,心里却一阵阵地发冷……只有自己才明白,方才下意识地乱走,竟是在寻找那间神秘的小屋子。“喂!”突然被冬梅推了一把,吓了我一跳,忙转了头看她,“怎么了?”冬梅脸上似笑非笑的:“恭喜你了。”我一怔:“恭喜什么呀,这没头没尾的。”我瞥了她一眼,活动了一下脖子正想站起来,冬梅斜了身子凑过来,我转眼看她。

“恭喜你要大婚了呀!”

我僵了一下,又慢慢地坐了回去,愣愣地看着冬梅。她也是一怔,上下打量我:“干吗?这是好事儿,怎么你脸上一点儿都不见喜兴呀。”我咧了咧嘴,“不是,只是猛听你一说,有点儿……呃……突然……”冬梅撇了撇嘴,“这有什么好突然的,皇上不是早有旨意,今年就办嘛。这眼看着就要过五月节了,时候儿也不早了,等天热了,那才难办呢。”

我随意地点点头,说到这儿,想想我已经有十几天没见到胤祥了,太子爷被叫进乾清宫去和皇帝密谈之后,看着倒也没什么动静儿了,四爷却上了折子,告病在家闭门读书,那十三自然是要去陪的。原本我还担心这事儿是否会牵连到他们,从古到今,这造反的事儿,历来是宁肯错杀一千,也决不放过一个的。可德妃娘娘回宫的第三天,就被皇帝翻了牌子,又喜气洋洋地回来,我就知道四爷他们肯定是没事儿的了。

“主子说……”冬梅的声音突然响起,我一怔,忙的回过神儿来仔细听冬梅说,“……她看了皇历,说是过了五月节,就有个极好的日子,上下皆宜的,一来说你们岁数儿也不小了,二来……”冬梅突然顿了顿,脸上有些个尴尬地看了看我,我假装毫不在意地又说了些别的话,把这个话茬儿就岔开了……

看着冬梅渐去的背影,我靠在柱子上掏耳朵,二来呀……还能有什么二来,无非是要拿我们这件事儿冲个喜,去去晦气,顺便给那些个官员百姓们看看,这皇宫里还是一派的吉祥如意,可是什么事儿也没发生。“咝……”我吸了口凉气儿,好痛,也不知是耳朵疼,还是心里头硌硬,反正这是皇帝的意思吧,德妃还没这个胆子随意安排皇子婚事,尤其在这个非常时期,现在说这些个话儿,也不过就是做个铺垫罢了。转念间又想起皇帝为什么要在这光景儿安排婚事呢?难道还有什么不能放在台面上的事儿……我不禁打了个哆嗦……

“怎么这天儿还打哆嗦,难道上回的病还没好全乎吗?”一双手臂围住了我,我一顿,扭过头去瞪着胤祥,“前儿的病倒是好了,今儿却又被你吓神经了。”

“哧哧……”胤祥偷笑着,一把就把我抱到了他腿上,把头埋在我肩颈处,一股股热气儿喷进了我的衣领,怪痒痒的。我轻笑了出来,只觉得暖暖的,就闭眼放松地靠在他怀里,感觉到胤祥的视线定定地射在我身上,可我也不太想说什么……

“四哥他……”胤祥的声音幽然传来,我不自觉地身子一硬,又忙得让自己放松下来。只觉得十三的手紧了紧,语调却轻快了起来,虽有两分刻意,但我和他都默契地选择视而不见。“这两天四哥倒是轻松自在,每日里修身养性,念佛参禅……”胤祥耸了耸肩膀,我抬头看去,他笑眯眯地说:“要是再这么下去,估计哪天他就真成佛了,就这样……”他做了个怪样,我“扑哧”笑了出来,他开心地看着我眯了眼的样子。

“刚才去给德娘娘请安,娘娘说过了五月节,就筹备咱们的事了。”胤祥淡淡地说,我笑声一顿,抬了眼看他,他的眼神却是与语气截然不同的认真。我点了点头,胤祥却捏了我下巴,皱着眉头说:“就这样儿?”我把他的手从我下巴上扯了下来,有些好笑地说:“那你还要怎样?难道让我说,我已经迫不及待了?”胤祥一愣,我眨巴眨巴眼,“就真是这样我也不能承认呀,不是?”

“哈哈!”胤祥大笑了出来,眼睛亮亮的,用手环着我摇晃,满心的喜悦毫不掩饰地显露在我面前,我笑着,却依然无法抑制地担忧着,若是有天我伤了他,他又会如何呢……我埋了头在胤祥怀里,听着他有力的心跳,声音在胸膛里的共鸣,听着他开心地盘算着,还有多少日子,要送我些什么,还有……一辈子都这样……

风更加地柔了,我闭着眼,用心去体会着眼前的幸福,暗自决定,不论这幸福的长短与否,我都要紧紧地抓住它……

“哗啦啦……”竹叶儿被风吹动的声音,听起来似乎有着天生的些微凄凉。我抱膝坐在窗前的榻子上,从打开的窗扇里看着外面的风雨欲来,心里有点儿憋屈,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要下雨气压低的缘故……

今儿一早德妃就叫了我过去,一进屋看见冬莲正笑着冲我眨眨眼,心下就已能猜个八九不离十了,定了定,走上前去给德妃请安,她一摆手,示意我上前去。“这两天脸色好了很多,眼睛也亮了。”德妃抬眼仔细看了我两眼,微笑着说。我轻笑了笑:“还好,让您记挂了。”

“嗯。”德妃转手从冬莲手里接过了茶杯,轻轻吹着上面的茶叶沫子,过了会儿,“知道叫你来什么事儿吗?”她转了眼看我。我下意识地舔了舔嘴唇儿,嗫嚅地说:“大概知道……”

“哧!”德妃轻笑了出来,一旁的冬梅笑说:“主子您瞧,把她机灵儿的。”我干干地站在一旁,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倒是德妃突然停住了笑,低低说了声儿:“你这孩子……”后边儿的却咽了回去。见我凝神看着她,德妃垂眼轻咳了两声儿,放下茶杯,往旁边几案上一伸手,再看时,手里已多了个红绫小包裹。慢慢地一层层打开来看,是一个檀木盒子,德妃示意我接过去打开来。我轻轻打开盒盖一看,是一个镶金嵌玉的金项圈,做工极精细,我虽不懂行,可也知道这玩意儿价值不菲。心里虽然明明白白的,可还是得作出一副诚惶诚恐的样子,推辞一番之后,就感激涕零地谢了恩。

“你在我这儿一向都很好,很得我心意,如今你要出嫁了,我自然有所表示的,这东西还是我来京城的时候从家带来的,给你,也算是做个念想吧。以后再见,可没现在这么容易了。”德妃温和地说。我倒是有些诧异,甚少见这个少言寡语的宫妃一次说这么多话儿的。我咧着嘴角做了个笑容,正想着是不是还得再说些什么精忠报国的话才对,这演戏也得演全套儿嘛。却见德妃摇了摇手,淡淡地说:“这些日子也难为你了,这也是你应得的。”我一愣,忙低下了头去,只觉得眼睛涩得仿佛要冒出火来……

我望着放在桌上的金项圈儿,想着德妃那仿佛很恬淡的面容……

这算什么,是我变相为她和她儿子牺牲的报酬吗?原来我也就值一个金项圈儿呀。虽然看起来很昂贵,可也只不过是个可以随手送人的玩意儿罢了。唉!我不禁苦笑着摇了摇头。

风力逐渐变强了,夹杂一股子土腥味儿直扑面门而来,我闭上眼,感觉着点点雨丝若有似无地拍打着我的面孔,一股无可比拟的清凉缓缓润入了心底。我大大地做了个深呼吸,也不关窗,任凭风雨飘进屋来。虽然外面风声、雨声、隐约的春雷,带来无数的响动,我却感觉到了一种很久都没有体会过的平静。雷声越来越大,雨也愈发地急促起来,胸前的衣服都被潲湿了,我却觉得很开心……

“哎哟,你这丫头干吗呢?”冬梅的惊呼声传来,我一顿,转眼看见冬梅三步并作两步,窜进了屋里忙着关窗,嘴里不停地嘀咕着。我一笑,抬脚下地,鞋还没穿上,冬梅已站到我跟前,狠狠地瞪着我:“身子还没好全乎儿,又想嘬病不成?还笑,你……”我轻轻摇了摇头,淡淡地说:“不是,只是准备战斗罢了。”不再去看冬梅不明所以的样子,我揉了揉脖子:“别想了,走吧。”

“去哪儿?”还没回过味儿来的冬梅下意识地问了一句,我回头一笑,用唱戏道白的腔调儿跟她说:“吃饭去也。”冬梅“扑哧”一笑,我不容她再说些什么,拉了她就走,她也就随我去了。

我跟冬梅并排在廊子里走着,耳边不时传来她的闲话儿,我有一搭没一搭地应和着……心里却在想,只怕跟胤祥结婚以后才是真正地要面对战斗吧。以前我不过是个旁观者,至多打了几个擦边儿球,但现在我已经身不由己加入其中了,不论算是历史的一笔,还是这个皇权游戏的一部分,我都终将会有个结果了,至于它是好是坏……唉……只好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了……以前我总觉得那些所谓的鼓舞士气的言词都是些个废话,可现在才深切地体会到,要是没这些个废话当作精神支柱,那可真是觉得自己没活路了。

梳妆、上头、穿衣、打扮,我像个陀螺似的被身边的每个人抽着转……“咝……”我忍不住地往肚子里吸凉气儿,只觉得头发都快被扯掉了,这梳头的老嬷嬷可真狠。一旁的冬莲倒笑说:“上头都这样,紧着才好,不紧不好看。”说完又帮着往上梳了梳,见我龇牙咧嘴的丑怪样子,不禁好笑地摇了摇头,“你忍着点儿吧,哪个新娘子不是这样熬的。”我苦笑着刚想伸手摸摸头皮,一把被冬梅打了下来,“好不容易弄好的,你别乱动。”她又左右看了看,回过头问冬莲:“够紧吗?”我只觉得头皮都快揪掉了,就从铜镜里怒视着冬梅,大声说:“够紧吗?!要是再紧我就不是上头,而是光头了!!”

“哈哈……”屋里众人大笑了起来,那姐俩儿也是前仰后合地笑个不停,我看起来也是在笑,不过却是因为脸皮被扯了起来,与高兴喜悦无关的。

戴上凤冠,穿好彩凤祥瑞外褂,踩着簇新的花盆底儿,先走到了德妃的正房去给她请安拜别。宫里的规矩,像这样的嫁娶,是轮不到亲爹亲娘来插手的。按说这规矩挺没人情味儿的,不过对我倒是合适,一来那也不是我亲爹娘;二来只怕见了他们,又会生出多少事端来也未可知,所以还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吧。本以为还是要跪下磕头的,可能是因为脑袋上扛的东西太多的缘故,叽里光啷的摇摇欲坠,磕头倒是免了。德妃温言嘱咐了几句,又满意地看到我脖子上金晃晃的项圈儿,我只觉得仿佛带了个无形的枷锁似的。晕头转向地刚说了两句场面话儿,就被嬷嬷们带到了二门,还未及和眼圈儿红红的冬梅她们说句话儿,就被蒙上了盖头,转瞬又塞了个大苹果在我手里,又在耳边嘱咐我可千万别掉了。

眼前一片红晃晃的,只能被人搀着走,突然脚底下不知踢到了什么,身子一歪差点儿摔倒,我忙得去抢救手里的苹果,好在没掉,我的心却吓得怦怦直跳。本来很短的距离,却仿佛走了很远,但终于还是坐进了轿子里。我心里就纳闷,这是谁呀?去哪儿找了个这么大的苹果,我一只手只能握住苹果的屁股,这不是存心整人吗?可转念一想,我还是知足吧。幸好是握苹果,这要是换了菠萝……

“呼”地一下轿子就抬了起来,一步一晃儿地开始行进,没走多远就把我的胡思乱想晃到九霄云外去了……我想吐!张大了眼强忍着,只希望胤祥住的钟萃宫快点儿到,不然我早上吃了些什么,过一会儿半个皇宫的人就都知道了。还好,胤祥所住的宫殿与地处偏僻的长春宫所距不算太远,走了一会儿,轿子就停了下来,但外面一片人声嘈杂,音乐锣鼓此起彼伏,虽不像老百姓成亲那样,噼里啪啦的,倒也算得上是喜气洋洋。到现在我也没弄明白皇帝此时让我们成婚的意图,不过拜他所赐,这回婚礼的规格倒是不低,否则要是按胤祥的品级身份,只怕就没有眼前的这份儿热闹了。

我一个人傻乎乎地坐在轿子里,也没人来理我,只是做了几个深呼吸,把刚才那份恶心的感觉压了下去。突然一只靴子从轿帘儿下面踢了进来,吓我一跳,这才后知后觉地想起,那只脚应该是胤祥的,这好像是叫“下马威”,反正是封建迷信、男女不平等的产物,这之前德妃已让专人培训过我了。正想着,只觉得红布外面一亮,轿帘儿已被掀了起来,有人伸手进来搀我出去,没走几步,又迈过了一个火盆儿,拉到一处台阶前站好,手里的苹果被拿了去,我正不知所以,转眼间一个镏金的花瓶儿放到了我手里,我一下子明白了过来。

好在知道胤祥的箭法很准,除非他不想娶我故意射偏。我倒也不太担心,只是突然觉得自己扛着花瓶的样子,跟水瓶星座的卡通图案大概有一拼。“当”一声脆响,我下意识地僵住了。“当!当!”又是两声儿,周围传来了一片叫好声儿。有人上前从我手里把瓶子掰了出来,又塞了条红绸子在我手中,绸子一拽,我不自禁地跟着往前走,却知道另一端正握在胤祥的手里,心里一松。

满人结婚的规矩与汉族还是有很大的不同,没拜什么天地的,就已经送入洞房,我一个人坐在炕上,胤祥却已给拉了出去,说是要先敬酒什么的,我只觉得仿佛在做梦一样,这一切是那么地不真实。周围的丫环、嬷嬷们都轻手轻脚的,也不知道坐了多久,门扇一响,重重的脚步声踩了进来,我心一紧,折腾了一上午,现在才紧张了起来。

一旁的喜娘走了上去说着不同的吉祥话儿,周围的从人们也是在不停地道喜,脚步声向我这边儿走来。我下意识地攥紧了衣襟儿,手心里全是汗,从红巾下面看到那双簇新的靴子停在了我的面前。一只秤杆儿慢慢伸了进来,盖头被轻轻地挑掉了,我低头坐在那里,倒不是因为不好意思,而是实在是不知所措。旁边的喜娘们在不停地说些什么“长得俊”呀,“郎才女貌”呀,枣子、桂圆、花生下雨似的在我们周围散落。

一只手伸了过来,想要抬起我的头,我用下巴往下使了使劲儿,就是不想抬起来,那手一顿,我头顶上传来了轻笑声儿。我只觉得脸上热热的,身上呼啦啦地冒着汗……突然胤祥放大的脸孔出现在我面前,我猛地往后一仰,这才发现他竟半蹲了下来,笑望着我。周围顿时没了声音,喜娘也是傻傻地站在了一旁,不知所措。我看着胤祥潮红的脸,漆黑的眼,棱角分明的嘴唇,一瞬间仿佛回到了初见面的那次,一个倔强但长得很帅的小鬼对我说:“我定要了你去……”我的心就像化开的奶酪一样柔腻,就这么定定地看着他,一个深深的笑容浮现在他脸上,一旁醒过味儿的喜娘忙上前一步,让十三坐下,把我们的衣摆牢牢地结在了一起。

落~霞~小~说~w w w – l u ox i a – co m 💨

以前参加婚礼看别人喝交杯酒,总替他们不好意思,在大庭广众、众目睽睽之下做这种事儿……可现在轮到了自己,只是满饮了一杯幸福,哪还注意到旁边还有别人?喜娘递上了两块儿点心,虽然我不知道这代表了什么意义,也还是开心地和胤祥准备分享,只是门外突然一阵嘈杂声传来,我和胤祥对视一眼,还未及说话,门已经打了开来,十爷打头带着一干亲贵子弟来闹洞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