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部 第二十一章 宫变 · 一

“快去看看,太医怎么还没来?”冬梅的声音从屋里传了出来,“主子,喝点儿糖水吧!润润嗓子也是好的。”

里面的声音纷纷杂杂的,我刚要进去,迎面帘子一掀,玉哥儿跑了出来,见了我点点头,也没工夫打招呼,就忙得去门口,催小太监们再去传太医。我一掀帘子进了屋,冬莲正跪在脚踏上给德妃娘娘推拿,德妃靠在大靠枕上,双目微合,有一下没一下地喝着冬梅喂给她的糖水。我轻巧地走了过去,冬梅姐俩儿见是我,都微微点头示意。我仔细地看了看德妃的脸色,有着不正常的潮红,间或有些咳嗽,唇皮干裂,我慢慢地把手放在她的额头……果然,挺烫手的。应该是感冒了,看起来倒也不是很重。

冬梅凑了过来:“小薇,你看要不要通知四爷一声儿。十三爷、十四爷他们也都不在这边儿,我怕……”我心里自然是求之不得,本想点头说好的,可一闪眼间看见德妃的眼皮在动,眉头轻蹙了起来,仿佛要起来说话。我脑子一转,悄声说:“先别着急,等太医来看了再说。一来四爷现在办的是皇上交待的差事,不能轻易离开;二来,若真是不太好,再去叫也不迟的,没得让别人说主子恃宠而骄,一点儿病痛也要弄得人尽皆知什么的。”冬梅想了想,点点头,又回头去指挥小丫头们做事儿,我偷眼向德妃看去,她还是闭着眼,可嘴角略有丝笑意,看来对我的做法很是满意。我退过一旁,去铜盆里打湿了毛巾,递给冬梅,好让她给德妃擦脸去热,看似手脚不停,其实只是找个理由留在这儿罢了。

门帘子一响,李海儿闪了进来,一个千儿下去:“主子,陆太医来了,这就传他进来吗?”冬莲站起身来,和冬梅一起把床上的帐子放了下来,将德妃的一只手臂露在外面,挽好了袖口,拔了镯子,又在腕子上盖了方手帕,冬梅转身向李海儿挥了挥手。小太监一鞠躬,转身出去了,陆太医随后走了进来。我认得他,当初四爷和十三在围场受的伤,还都是他给瞧的呢,医术极好的一个人。我原本以为他这回定会跟皇上去了江南,没成想他竟留了下来伺候着德妃,看来德妃真的很受皇帝宠爱。只是不知道,康熙究竟是爱她这个人?还是因为她儿子生的好?最近这段日子,倒真是又见了几次皇帝。别的先不说,就是对待子女的问题上,跟史书中所写的倒是一样——阿哥不如外戚,外戚不如大臣。就是见了太子爷,也还是那副威严的样子,让人很害怕。虽然他看起来很和善,可你想想看,你要见了只老虎,是愿意它冲你嗷嗷叫呢?还是冲着你微微笑呢?我站在一旁胡思乱想,陆太医却是手脚麻利,请了安,坐在冬莲给他摆好的凳子上,就号起脉来,一时间屋里寂静无比,连呼吸声似乎都隐不可闻。

我倒是希望他说得重些,那样才方便我行事儿,可自己心里头也明白,皇宫里很忌讳生病的,别说德妃娘娘没什么大病,就是有,陆太医也不会这么说。果然,过了会儿,陆太医站起身来,朗声说:“娘娘身子没什么大事儿,只是山上风凉,偶感风寒而已,臣开几方祛风除湿、清热解毒的药,让姑娘们熬了,不出三服,定有好转的。”

“嗯。陆太医辛苦了,小薇……”德妃突然叫我,吓了我一跳,我忙答应:“是。”

“你去跟陆太医拿药方,再盯着人熬了就是了。”

“是。奴婢知道了!”我弯身行礼,转身恭手向陆太医,“太医这边儿请。”陆太医和善一笑:“姑娘客气了,请。”他收拾了医箱,就随我到一旁的耳房去开方子了。

“咕嘟咕嘟……”一股子浓浓的中药味儿充满了整个小厨房,我看着太监秦玉满头大汗地看着药铫子,生怕火候不好,坏了药性。药是专人来熬的,秦玉进宫前是在药房做学徒的,自然懂得一二,熬药我插不进手去,也没那个胆子去下个巴豆什么的,出师未捷身先死的事儿是绝对不能干的……

我在一旁踱着步,想着方才陆太医的话,德妃的病还真是不重,好好调养就是了,山上空气清新反而有利,只要吃的清淡些也就是了。可德妃要是随随便便就好了,那我可就真的没戏唱了。我头疼得摸了摸脑门,吃的清淡呀!我记得我每次感冒生病的时候,嘴里总是没味儿,医生也是这么说的。我跟他说我吃东西没味儿时,那大夫还嘲笑着说,就是给我把咸盐吃,我也没感觉。可感冒时最忌讳吃咸了,不利于排汗,会让体液稀少,那样的话感冒不易好,而且可能会加重。我记得当时大夫是这么说的……

“啊!”我忍不住叫了出来,吓得厨房里的人一跳,我尴尬地冲他们笑了笑,转过身儿来,其他人也就不再看我,各干各的事儿去了。呵呵!我心里大笑,下毒可是会死人的,就算德妃不死,我也保不住,可下咸盐……我转身假装随意地溜达看看,四处捉摸那个咸盐罐子在哪儿?还好,灶台旁摆着一溜的碗罐儿,看起来都是些个调料,我这个人做饭水平一般,可咸盐白糖还是分得出来的,可也不太好上去挨个儿挑挑拣拣。一旁的大厨见我探头探脑的,就伸过头来讨好地说:“茗姑娘,是不是想吃些什么呀?您告诉我,我给您做。”我忙得一笑:“那可真是谢谢您了,最近肠胃不好,就想吃个菜粥什么的。”刘厨子一笑,“那还不简单。”他回头看了看秦玉,又笑道:“反正主子的药一时半会儿的熬不好,我现在就给您做。”我笑眯眯地说:“那敢情儿好,真是多谢了。”

🐸 落。霞。小。说。w ww…l u ox i a…co m

像我们这样品级的女官,本就是这些人拍马的对象,只是我一向不喜欢这样,所以从不跟他们多来往,这回事出有因,那厨子也未曾多想,只是想抓紧了机会讨好我,我自是就坡下驴了。

熬粥很快,香米青菜都是现成的,不一会儿,一碗香喷喷的菜粥就出锅儿了。刘厨子递上了碗筷:“姑娘放心,这都是干净的,只是小心烫。”我笑着接过来,谢了他。尝了尝,味道还真挺好,我咂了咂嘴儿,转头笑说:“好像淡了点儿。”

“啊,是吗?您稍等!”刘厨子转身从一旁的青花罐子里挑了些盐出来,撒到了我碗里。我眯眼看了个仔细,就低头喝了两口,笑说:“这回味儿正好了。”回头看看秦玉的药熬得差不多了,我让个小太监把剩下的粥拿回我屋里去,又对刘厨子许下了一瓶儿好酒,就带着秦玉往德妃娘娘的寝屋去了。

德妃吃了药就躺下休息了,只是头疼得很,冬莲就在一旁给她揉着。问她想吃什么,德妃摇摇头,还没等我开口,冬梅已是劝上了,临了我也笑说,太医说吃东西才好得快。德妃娘娘点点头,向我说:“那就去弄碗粥给我吧,要清淡的就好。”我笑着点头去了。到厨房里吩咐了刘厨子,他不敢怠慢,忙得通火,加倍用心地熬了碗菜粥出来。因用这厨房熬药,怕人多地儿脏,对德妃的病不利,因此这儿也没几个人儿,我趁着刘厨子不备,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抓了一大把盐,背过身儿放在了自己的荷包里。小太监端着粥走在我身后,眼瞅着到了影壁,我转手接了过来,打发了他,看看四周没人注意,我撒了一半儿的盐进去,搅和好了,就端了进去。

冬莲她们见我进来,就扶德妃坐了起来,帮她收拾好,我走上前去。老规矩,自己先尝了一大口……我的妈!我差点儿没哭出来,别说我现在上着火呢,就是没火,这也太咸了!我只觉得嘴里的口疮都被腌烂了。对那些个犯人先用鞭子抽,再用盐水浇,也不过如此了吧?

我心里哆嗦起来,这要是德妃的舌苔不够厚,那我可就……我舀了一勺粥,慢慢地送到德妃的嘴边,胆战心惊地看她……咽了下去。

“小薇。”冬梅轻推了我一下,我看向她,她冲我努了努嘴儿,我一怔,这才反应过来,德妃还等我接着喂呢。我忙舀了粥接茬儿干,心里松了口大气。神佛保佑呀!我觉得自己最起码得短了一年的命。冬莲在一旁还笑话我不会伺候什么的,我装傻充愣地笑着,眼看着德妃吃了得有半碗儿了。德妃突然抬头仔细地看向我,我的心咯噔一下,提得老高。

“小薇,你是不是上火了,瞧你满嘴的泡。”

“啊,是,不是,也没什么。”我干笑着答道,心跳估摸着得有150了。冬梅在一旁赔笑着说,她都好几天了,自从十三爷一走,就这样了,说得德妃一笑,我笑瞪了冬梅一眼。“那你去歇着吧。”德妃往后靠了靠。我笑着说:“没事儿,您这样,我就是回去了也歇不踏实。”千穿万穿,马屁不穿,德妃微笑着拍了拍我的手,“那这碗粥你就喝了吧。我吃着虽没什么味儿,倒也还顺口,你上火了,吃这个正好。”说完就躺下去睡了,那药里自是有安神补眠的成分在里面。

我……什么叫欲哭无泪,什么叫搬了石头砸自己的脚,我一瞬间全体会到了。我强笑着谢了恩,端着粥走到一旁,干咽唾沫,真恨不得一抡胳膊给它给扔到天边儿去。宫里的规矩,主子赏赐的食物,必须吃完——哪怕你刚吃了满汉全席回来。我用勺子搅和着,怎么也提不起这个勇气来,冬莲走了过来,扭头看看我:“你快吃吧!凉了就不好了。”我咧了咧嘴,心里苦笑。对!她说得对,凉咸粥肯定比热咸粥更加难吃。一咬牙一闭眼……原来这世上还有一种死法儿——被咸死的……那天晚上我跑了无数次厕所,没办法,实在是因为水喝得太多了。

就这么过了两天,喝粥也好,喝汤也好,在我每次加料之后,德妃娘娘的病也真的没什么起色,只是说嘴里干得很,可还是没味道。陆太医也是不明所以,号了脉说是湿气发不出去。想要加重药劲儿,他却又不敢开方子,这要是吃过了头儿,责任可不是他所能承担得起的。德妃倒还好,只是每次都是我想了法子去喂她吃饭,所以剩下的汤汤水水也全都赏赐了我。人说咸盐吃多了会变蝙蝠儿,我觉得再这么下去,我和德妃哪天说不定真会长了翅膀儿出来。

我天天大碗大碗地喝水,然后又一趟趟地去茅房,嘴唇上全是爆皮儿,只觉得自己的肾功能就快要衰竭了。心里只是想着四爷要是再不来的话,我就快要变成蝙蝠侠了——还是一只会偷盐的蝙蝠。

刚从茅房里出来,前面有人叫我:“小薇,你去哪儿了?”我这两天有些头晕眼花的,只觉得当头冒了个人影儿出来,仔细看看,却是玉哥儿,她一把拉了我。“你干吗呀?”我晕晕乎乎地被她扯着走。

“什么干吗,四爷来了,主子们都在正房呢。”

什么?我精神大振,忙拉了玉哥儿就走,玉哥儿莫名其妙地被我拽着:“哎!你这是……”到了德妃正房外,我看到四爷的随身伴当正站在那儿,这才松了口气,他真的来了……事情儿做成了一半儿,之前我是生怕索额图动手,四爷来不了,现在则暗暗祈祷他快些动手,让四爷走不了。随着玉哥儿进了屋,一眼就看见四爷正坐在德妃床前,听见动静儿他回过头来,见是我,眸子一黑,仔细看了我两眼,又一愣,显然是看见了我一脸的憔悴……我过去给他请了安,四爷的声音还是那么淡淡的,我退过了一旁和冬莲站在一起。就听德妃娘娘与他一问一答的。

“额娘就怕耽误了你,谁知道这些个奴才们还是擅作主张,将你叫了来。”德妃说完又咳嗽了两声儿。四爷忙上前去给她轻捶着,“儿子要是知道了,早就来了。额娘放心,太子爷也让我代给您请安的。京里也没什么事儿,自会有人处理的,额娘身子要紧。”他顿了顿,“儿子方才与陆太医见过了,再加重些药劲儿,应该是不碍的。”德妃有些疲累地点了点头:“你去看着办吧。”

“是。”四爷躬了躬身儿,“额娘好好休息吧!儿子下去了。”

“嗯。你一路赶来也累了,快去吧。”德妃翻身躺了下去,冬梅忙上前伺候,四爷退了出去。我在屋里停留着,不太想出屋去,虽然终于把四爷从京里调了来,可怎么留下他,我还不知道。更何况,我不太敢见他,那个荷包……

德妃终于睡着了,我们轻手轻脚地退了出去,我偷着问李海儿:“四爷呢?”小太监说是去找陆太医商议了,我松了口气,忙溜回自己的屋子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