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部 第十九章 赐婚 · 一

看着阿哥们扭曲各异的表情,听着周围乱糟糟的声音,有羡的、有妒的、有不以为然的,虽是窃窃私语,却依然清晰无比地传入我的耳中……承受着如刀剑般好奇甚至是恶意的目光,显然没人管我是怎么想的,不知为什么,一股不可抑制的想笑的感觉突然袭上了心头,忙低了头去,“啪哒”一声儿,一滴水珠落在了地上……

“这可真是好事,十三弟的年纪也不小了,老十四都已有了侧福晋了。”一个温文尔雅的声音传了来,周围顿时安静了许多,我浑身一冷,是八爷。我微微抬眼望去,十三已是敛了笑容,十四却皱了眉头盯住八爷不放,四爷淡漠地坐在那里,不知在想什么,好像对眼前的一切并不在乎。如果我不了解他的话,我真会这么认为,可现在看到他硬如坚石般的坐姿,却只让我有一种拔腿就逃的欲·望……转念间,八爷已是温文儒雅地笑了笑,转向皇帝说:“不过儿臣记得在十三弟小时候,曾有高僧给他看过相,说是‘十月初一出生者,命里带煞,不宜早娶。’是吧,九弟?”八爷转了脸去问九阿哥,九阿哥站起身来对康熙一躬身:“正是!儿臣也记得是如此。因此倒是让老十四占了先,未敢给十三弟说的,十三弟自己也知道的。”说完瞥了十三一眼。一旁的胤祥捏紧了拳头,脸色苍白,嘴唇抿得死紧,显然“命里带煞”这句话,伤到了他的心底。

“那时只是玩笑之语,儿臣记得是玉华大师所说。他还曾笑言,老十三生来有逢凶化吉之能呢!”四爷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淡然却坚定,十三的脸色缓了起来,望向四爷。我的心已经麻木地觉不出痛了,就像是把它挖出来扔到初冬的雨雪里,寒冷湿重,却偏偏冻不死,只是被迫僵在原地苟延残喘,为了胤祥的伤痛压抑,更为了四爷的那份儿维护之情。望望四爷淡漠的脸,我垂下了眼,这不是很好吗?对他而言,胤祥比我重要得多了。本来我也不希望为了我,让他们兄弟失和,现在四爷这样做,正好证明了我没那么重要,我也不必再患得患失了。只觉得嘴唇儿干裂得不行,舔了舔,一股血腥味儿刺激了我的味觉,我狠狠地咬了下去,血丝流进了嘴里,很痛,但心没有那么痛了,就算想着他并不那么在乎我……

“可不是。臣妾也记得,那时皇上您还笑言,这儿子原来是个福官儿呢!”德妃笑着开口。康熙一笑:“朕记得,要是没福气,哪儿做得了拼命十三郎呀,哈哈!”皇帝一笑,众人都跟着凑趣儿,把刚刚的阴沉暗流遮了过去。我看了一眼微笑着坐下去的八爷,今天才真正体会到,原来他想要为难一个人是那么的容易,又是那么的不动声色。

低了头,我轻轻呼了口气出来,地上虽然有毯子,可这会儿膝盖还是痛了起来,偷偷把手拢在膝盖处,用袖子遮挡了轻轻地按摩。无论如何,刚才四爷的态度让我莫名地松了口气,可能是因为单选题怎样也比多选题来得容易。选中一个,好赖就是他了,不必再烦恼同时还有别的可能性。

正胡思乱想着,康熙皇帝突然开了口:“老十三也是该选个人在身边了。没的一天像野马似的,只不过高僧的话也不可不信。”我一愣,不禁抬了头看他,这到底是同意还是不同意呀。皇上手里攥着个香檀念珠儿,这会儿只是不住地揉搓,胤祥虽是稳稳地站在一旁,可眼珠儿却也是半点儿不错地看着康熙皇帝。他身边的十四脸色阴沉得跟四爷有的比,往日的嬉笑从容已是半点儿不见,拳头开了又合。突然他的脸色顿了顿,我一怔,顺着他的眼光看去,德妃正微笑地看着他,我打了个哆嗦,跟那天与我对谈时的笑容一模一样……

“也好。”皇帝突然开口,十三面色一喜,可未及开口,皇上摇了摇手:“虽应了你,可还有两件事儿。”十三一顿,肃手恭听,连一旁的四爷、十四、八爷他们也是集中了精神。“一来,高僧的话也不可不信,所以得等你过了十八岁再娶,也就不为过了;二来,这事儿来得有些仓促……”皇帝话语间看了德妃一眼,德妃嫣然一笑,眼底却隐隐有些不自在……“所以,先让老十三纳了侧福晋……”十三脸色一变,就想开口,康熙淡淡地看了他一眼,胤祥把话吞了回去。我心里倒是松了一口气,幸好他没开口,不然的话,皇帝说不定会认为我狐媚误主,到时候适得其反,小老婆只怕也做不成了。这倒还无所谓,要是把我拉出去“死拉死拉”的,那我可就真是不想偷鸡却也蚀了一大把米了!

“到时候再说到时候的事儿,何况这样也不算委屈了英禄的姑娘。嗯,你们说呢?”皇帝转头看向贵主儿和德妃。贵妃先笑说:“皇上想得自然周到,臣妾也是这么想的。这可是皇子福晋,再怎样,也比在宫中当女官强,反正也跟德妃妹妹的主意差不多,英禄大人也没得挑的不是?”纳兰贵妃娇笑着看德妃。德妃点点头,向皇上笑说:“还是皇上想得密,臣妾今儿倒是行事有些左了。”皇上摆摆手:“老十三没娘的早,平日里多劳你照顾着,朕欣慰得很。”皇上笑着对德妃说:“李德全,去,把那个暹罗国进贡的犀香给德妃。德妃素来睡得不实,这个最安眠的。”德妃优雅地站起身来,眼中有着喜悦,在一旁众妃嫔的艳羡中跪下谢了恩,纳兰贵主儿强笑着,手里的帕子却握得死紧。我微微一笑,看来论到玩手腕儿,她比德妃差得远了,原是想挑事儿的,反倒是让皇帝给了赏。看来遗传这东西,真是不可小觑呀,德妃的儿子做皇帝,而她的儿子却被圈禁。

热闹了一下之后,屋里又静了起来。“就这样儿吧。唔?”

“是。儿臣谢皇阿玛,谢德妃娘娘!”十三踏过一步跪在我身边朗声说,声音里有着分明的喜悦。我愣愣地看着神采飞扬的他,突然被人碰了一下,一怔,转头看去是李德全,他低了头,压低声音说:“姑娘,快谢恩呀!”我一时间竟有些不知所措,总觉得眼前这一切都像是在演戏,只不过大家都瞪大了眼睛望着我,只要我不说好就不能散场。咽了口干沫儿,我转过脸来,与胤祥的目光对了个正着,他低声说:“你又喜极而泣了?”我一怔,下意识地摸摸脸,想想定是方才的泪痕被他看了出来。这个胤祥呀!我究竟做了什么会让他这样地看待我……我发自内心地对他一笑,他一愣,目光顿时柔了起来,只是望着我……

“哼哼,命里带煞,当然得想想清楚了再回话儿。”十阿哥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十三眼中火光儿一闪,就想站起身来,我一伸手抓住了他的袖子,他转头看我,我微微摇摇头。这十阿哥要是不出来搅局,我倒是觉得奇了怪了,八爷没那么轻易就放弃的。就听上面皇帝开口说:“老十,你又没的胡吣,就是不知道修身养性。”十阿哥哈哈一笑,“皇阿玛,儿臣只是想逗逗乐,没想到又冒失了。”

“你也知道什么叫冒失。”皇帝声音里也带了些笑意,旁边众人忍不住地偷笑。十阿哥却是不在乎,大摇大摆地走到十三旁边,弯了腰,对十三笑道:“十三弟,这关乎性命的事儿,总得容人家姑娘想想不是?人之常情嘛!”我看他笑得无赖得很,就转了头看向胤祥那有些苍白甚至是有些担忧的脸,他却还强作镇定地看着我。我心里一疼,扯淡!就压低了声音笑问胤祥:“你命中带煞,不宜早娶,要是娶了,是煞你还是煞我?”十三一愣,就呆呆地看着我,一旁的十阿哥倒是大声说:“当然是煞你!”屋里顿时没了声音,众人都看向了这边儿,我抬头看向十阿哥,向他微微一笑,又福下身去认真地磕了个头,朗声说:“奴婢谢皇上,谢德妃娘娘。”皇上一怔,我转了眼淡淡看了八爷一眼,他已是没了笑容,九阿哥却是有些掩不住的惊讶,十四却漠漠地看着我……

四爷,他的脸白得已毫无血色,我转回了眼,不再去看,只是让自己用心感受着在袖子遮盖下,胤祥那有力的炙热的手……

站在船边,一阵阵的湖风迎面吹了过来,我大口地做了个深呼吸,心胸为之一爽。总算从那间看似温暖的屋子里全身而退了,估计我的心脏都已经冻成青色的了,现在站在了外面,倒觉得原本寒冷刺骨的湖风竟也温柔起来,下意识地转头回望那里,灯火隐约……

“嗯,是个好孩子。”屋里一片静寂中,皇上突然开了口,周围众人虽有的赔笑,有的颂圣,但听起来都有几分别扭,眼光也还是偷偷地落在我身上。

落*霞*小*说ww w_l uo x ia_c o m _

“起来吧!”皇上温言道。“是。”我们答道,一旁的十三忙的站起身来,又弯身扶了我起来。“咝。”我不禁倒吸了口凉气儿,腿好麻,身子一歪,胤祥已是一把扶住了我,让我靠在他身边。我抬头正要对他感激一笑,却正对上十三那双熠熠生辉的眸子,愣愣地看着,心里只是想着原来“柔情万千”这四个字是这样的……

“嗯哼。”皇上清了清嗓子,我一愣,忙得转了头,正觉得有点儿不好意思。“李德全,你去把那镯子拿来。”

“喳!”

我一怔,镯子,什么镯子,难道是……一旁的胤祥倒是对我开心地笑了出来,显然他明白了皇上要做什么,我也明白了,就算再笨,看看四周这些妃嫔、阿哥们的脸色,我也能猜得出来,更何况,小春……

转念间,李德全已是恭恭敬敬地捧了个托盘儿进来,大红的绒布衬得那翡翠镯子更是通体碧绿。旁边已有人在窃窃私语,八爷他们的脸色不是很好,十阿哥在一旁攒眉扁嘴的,却也说不出什么来。德妃倒还好,冲我微微示意,看得出她倒真是喜悦,贵主儿的脸色就不必看了,我不禁苦笑,记得哪本儿书里说过,人的脸皮就是薄薄的一张纸,遮挡住的无非就是善意和恶意,却很容易就能撕破,让那喜悦的或是愤怒的岩浆喷涌而出……没得自己走上去往热汤里跳,只能低头不理会了,正想着,突然十三拉了我前行几步,猛不丁地吓了我一跳,下意识跟着他往前走,这才发现是康熙正示意我们过去。

皇上微笑着对十三说:“你眼光儿不错……”说完伸手示意,李德全就走上前两步,胤祥拉了我跪下,朗声说:“儿臣谢皇阿玛赏赐!”说完磕下头去,我一愣,也忙得磕了头,嘴里也谢了恩,心里却想着,磕一个头换一个翡翠镯子,终究是值还是不值呢?对这个镯子实在是没什么好感,所以……

胤祥却不明白我的胡思乱想,只是喜悦地拉了我起来,从托盘儿上拿起了镯子,顺势轻轻地套在了我的左手上,抬眼对我一笑,我强咧了咧嘴,这镯子还真冰呀。

“呵呵!”一旁的贵主儿娇笑了两声儿,“我们十三阿哥的侧福晋还真是好福气,媳妇儿辈里的,除了她恐怕就只有太子妃才有了。”一时间大家都去看太子妃他们。

我已经顾不得贵主儿的挑三窝四了,强用力捏紧了拳头,才能克制住自己不尖叫出来,原来真的被我猜对了,小春的镯子果然是……她竟然敢戴了出来,真的爱昏头了吗?连命都不要了……目光下意识地转到一个正被人调侃的年轻女人身上,穿金戴玉,珠围翠绕,却仍掩不住眼底的悲哀和尴尬……是太子妃——石氏。我真不知道是该痛骂太子的混账,还是小春的愚痴糊涂,转头看向太子,他的眼中隐约有着不悦和一丝不安,面子上却也还平和,只是当作没听见似的在和三爷说些什么……

“小薇?”十三突然碰了碰我。“啊?”我一怔,转头看他,“你是不是不舒服呀?脸色怎么这么难看?”我确实是不想留在这里了,顺着他的话茬儿咳嗽了两声儿,“可能是刚才吹着风了,有点儿头疼,没事儿的。”我笑了笑。胤祥转身走到德妃身边儿,低声说了两句,德妃看向我,笑着点点头,我笑了笑,见胤祥又走了回来,拉了我从一旁出去。众人这时都在看贵主儿说笑,看见的也装作没看见,倒是没人来问,至于皇帝那边,德妃自会去说。

出了门没走两步,我就让十三回去,他本来不愿的,我告诉他今儿个我出的风头儿已经够多的了,要是再把他拐走了,别人还不知道得编排我些什么呢。十三想了想也是,又嘱咐了两句,我笑着答应了,转身往下舱走,没走两步,身后突然传来,“小薇……”我一怔,停住脚步回了身去,胤祥正站在一片灯火之下,脸色若隐若现的有些模糊,我站在那儿看着他,就这么过了一会儿,我刚想张口……

“你后悔吗?”

我一愣,什么?眯了眯眼,可还是看不清他的表情,只是他紧握的拳头却清晰可见。见我没回答,对面的呼吸重了起来,我抬起目光直直地看了过去,轻声儿问:“那你后悔吗?”十三明显地一怔,就大声说:“当然不!!”我璨然一笑,就静静地看着他,胤祥突然大笑了出来,踏前一步,目光炯然地看着我,样子英俊无比。我们就这样笑望着彼此,一种相知而又彼此信任的感觉浮满了我的心头……

过了会儿,我点了点头:“你快回去吧!”胤祥摇了摇头:“你先走。”我一顿,颔首转身,心里暖暖的,有人说过,女人这一生要有一个肯看你背影的男人,那就应该是很幸福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