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部 第十八章 携游 · 二

李德全快走了两步,上前给十三请了安:“奴才见过十三爷!”胤祥手一抬:“公公请起。”李德全站直了身子,脸上笑眯眯地看着十三,眼风儿却已扫到了我。我轻轻站前了两步,福下身去:“见过公公。”李德全忙伸手扶我,“姑娘客气了。”上下打量了我几眼,转头笑道:“方才十爷说是看见您在岸上,皇上还不信,又让八爷出来仔细瞧了,还真是您。”他顿了顿,“皇上倒说,‘这个老十三,眼不见的竟溜到了岸上去,快把他给我叫回来!’这不,奴才就过来了。”胤祥一笑:“我就是想出来随便看看,一时间就忘了时辰。”他手一伸,“那咱们走吧!”李德全一笑:“是!茗薇姑娘一起来吧。”我一怔,胤祥低头看了我一眼,眼里也有些惊疑,转头又望向李德全,他微微一笑:“十爷跟四爷说您正跟个美人儿同游时被皇上听见了,皇上让叫呢!”

“唉!”我低叹了一声儿,是福不是祸,是……竟不敢再想下去,李德全转身往小船儿上走,十三却突然抬起了我的下巴,眼中竟有些喜意,仿佛想通了什么似的。我的心却好像油煎火熬的一样,他看我一副天塌下来的样子,竟笑了出来,低头与我抵着额头,轻声儿说:“这可怎么办呀?”我抬眼怒视着他赖皮的样子,这当口儿他还能笑得出来,合着他明白皇上是不会拿他开刀是不是?我微微往后退,用手扶了他的头,大大地一笑,十三不禁愣住了:“小薇,你……”他话未说完,我突然用头狠狠地撞向他的额头:“怎么办?凉拌!!!”

哎哟,痛死我了,这家伙的脑门真硬,我眼泪差点儿没流出来,强忍着抬头去看他,十三正龇牙咧嘴地揉脑门。我的头有些晕眩,可还是恭恭敬敬地福下身去:“主子请。”十三苦笑着看了我一眼,知道现在什么都没法儿说,用手扶着脑门就往船上走,我跟在后面,心里觉得高兴了些。一抬头,就看见李德全正目瞪口呆地望着我,脚下一顿,心里立马儿后悔了起来,竟忘了这太监就在一边……胤祥扶我上了船,见我一副后悔莫及的样子,宠溺地看了我一眼,就强忍着笑转过了身。竹竿一撑,小船离开了岸边,飞快地从水面滑过,向大船行进。

湖面的风有些冷,我只觉得将自己吹了个通透,忍不住打了个哆嗦。十三突然伸了手过来紧紧握住我冰凉的手,我抬头看去,他直直地看着前方,不知在想些什么,可握着我的手却是那么坚定。感觉到我在看他,他转回头来一笑。我低了头,却更紧地握住他的手,只觉得温暖从手上缓缓地流入了心底。

很快就划到了龙舟的边上,顺着扶梯上了去,四周全是兵丁,还没容我再看,身后突然传来一个声音:“老十三,你好兴致呀!”我抿了抿嘴,转身过去看着十爷、八爷、九爷还有十四阿哥正站在我们后面,面色各异,我不想多看,可十四冰冷的面容还是不可避免地映入了眼底。“我们在这儿奉旨伴驾,你倒跑去逍遥自在。”十爷的嗓门大得不行,虽说平时他嗓门就不小,可今天却仿佛在说给什么人听似的。

我眉头一皱,胤祥还未及开口说话,李德全不知从哪儿冒了出来:“各位爷,皇上叫呢!”八爷一笑:“知道了。”转头对十阿哥和十三说:“别让皇阿玛等得久了,咱们快去吧!”十三点点头,低头看我一眼,我微笑着眨眨眼,他一笑,转身跟着八爷他们去了,十四走在最后,到我身边停了下。我低了头不肯看他,只听见他粗重的呼吸……

“十四弟。”九阿哥阴沉的声音响了起来,我看着十四握了握拳头,就抬脚走了。呼……不禁松了口气出来,看看四周,也没人管我,我自去靠在了船边儿,望着岸上的灯火繁华。方才的笑语温柔仿佛已是昨日,现在只有着冰冷的湖风和未知的命运围绕着我,我愣愣地站在那里,心里一片迷茫。

不知过了多久,身后突然传来一个尖细的嗓音,把我吓了一跳,回身去看,原来是福公公带着几个小太监正走了过来。他咂巴着嘴:“小薇姑娘,你不是身子不爽吗?怎么这会子又有了精神去逛呀?”看着他不怀好意的样子,四周又全是竖着耳朵等着听笑话儿的人,我吸了口气,只是淡淡地笑了笑。可心却不在他这儿,而是见了他才想起来德妃也在船上,这可怎么是好。想想上次德妃的那番话,我不禁打了个寒战。看见我脸色苍白了起来,福公公更是得意,唧唧歪歪地说个不停,我就当他是唱歌儿,心里只是琢磨着一会儿见了德妃会怎样。可耳边突然听见福公公说什么家里教得不好,才会跟男人怎么怎么样……

我的精神立刻集中了起来,他虽说得小声儿,可我还是听得很清楚,这死太监竟敢说我家教不好!?见我怒视着他,他撇了撇嘴,低声儿说:“别以为跟了位爷就怎么样,女人多了,谁把你放在心上?”他斜着眼睛看了我一眼,大声说:“咱们都一样。”

我心知肚明,自打我去了长春宫,真是抢了他不少的风头儿,我一向又规行矩步,今儿可算是有了些短儿落在他手里,他自然不会放过这样的大好机会,明里暗里地告诉我,大家都是奴才,没什么不一样。我看着他在一旁得意洋洋地揶揄我这身儿男装打扮,旁边还有那些凑趣儿的,是可忍孰不可忍。我微微笑了笑,接了他的话茬儿:“咱们当然都一样!”福公公一愣,看向我:“什么?”我笑眯眯地说:“都是不男不女的呀!”

“噗!!”四周传来了不少偷笑的声音,只见福公公的脸一阵儿白一阵儿青的,哆嗦着嘴唇只是说不出话来。我淡淡地看着他,心里很明白,得罪了他当然不明智,可与其给这奴才做奴才,我宁可当敌人。

“小薇!”突然旁边一声儿熟悉的呼唤传来,我一抖,猛地回了头去……小春缓缓地走了过来。脸上带着微微的笑意,一身粉红宫装,更是衬得她如人面桃花一般。我不知道是不是巧合,自打中秋我见到她和太子爷在一起之后,就再也没和她有过接触。今儿猛地见了,我心里有股子说不出的滋味,她是为了谁,这样容光焕发呢?一抹无法扼制的酸痛浮上心头……转眼间小春已是走到了我的面前,如春风般的笑靥突然顿住了,只是愣愣地站在我跟前看着我微蹙的眉、无奈的眼……“哟!郑贵人,您怎么出来了?”公公一声儿招呼将我惊醒了过来,小春微微一笑,对着给她请安的福公公摆了摆手:“公公快请起。”我在一旁看着满脸谄笑的福公公,不禁有些愣住了,这个素来看得准风向的家伙,竟对小春如此毕恭毕敬,那就是说小春她……

“小薇。”打发了福公公的小春回过头来,看我正愣愣地看着她,脸色一怔,就试探地叫了我一声儿。“啊?”我这才反应过来,“呵呵”干笑了两声儿,可竟不知该说什么才好,下意识地用手去挠头。“呵呵!”小春突然笑了出来,我一愣看向她。“你穿男装还挺俊的。”小春坏笑着说。“呵呵!”我随她笑了出来,心里有些迷糊,仿佛回到了初识的那会儿,清清爽爽,毫无芥蒂。我们彼此对视,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过去,我微微一笑,心里有些暖意。小春走上两步,伸手拉了我的手,一只通体翠绿的镯子就滑了出来。我心底一怔,这镯子我认得,德妃也有一只——这是缅甸国王进上的,是用一整块儿千年翡翠打了六只镯子出来,说是有镇邪祈福之效,极珍贵的。只有一副镯子是皇上孝敬了皇太后,皇太后又把一只给了贵主儿,一只给了德妃,这是极大的容宠了,没想到今儿却在小春的腕上看到了一只,难道是皇帝……

小春见我盯着那镯子,脸色却是一白,忙着收回手去,拉了袖子遮住。我一愣,抬头看她,脸上半点儿血色也没有,只是哆嗦着嘴唇,直直地盯着我。我抿了抿嘴,故意瞪了她一眼:“不就一个破镯子嘛!也至于这么藏着掖着的,稀罕!”小春一愣,见我满脸不在乎的样子,好像并不认识这镯子的来历,很明显地松了口气,笑说:“你喜欢,送你好了。”看来不是皇帝赏的了,我的心不禁沉到了谷底……

“我才不稀罕呢!”我勉强笑了下,转了话题,“你怎么来了?”小春一笑:“十三爷携美人儿游湖,在这船上已是传遍了,我出来瞅瞅,究竟是怎样的美人儿,竟迷住了那个拼命十三郎。”我脸一红,打了个哈哈,却半句话也接不下去了,小春倒像是很享受我的尴尬似的,笑眯眯地盯着我看。“不好意思,让您失望了。”我白了她一眼,小春轻轻摇了摇头,认真地看了我一眼,调转了眼光:“是你的话……”她的声音低低的,我不禁往前探了探头,想听清她在说什么。看她若有所思的样子,我忍了又忍,可终究还是问了出来:“小春,你最近过得怎么样?”小春抬了头,看着我一脸的关心,眼中刹那闪过无数的情绪,只是快得让我无法抓住。她弯了弯嘴角:“挺好的,还是那个样子。”她淡淡的样子竟让我无法再问什么,一时间,我俩立在船边默默相对,各自想着心事儿,身边只有呼呼的冷风,慢慢吹入心底……

“茗薇姑娘。”我一惊,回了头去看,李德全走了过来,见了小春他也是一愣,倒是小春笑着弯了弯身:“李公公。”

“喔!是郑贵人呀!奴才给您请安了。”说完未及行礼,小春忙伸了手:“公公不必多礼。”李德全一笑,就坡儿下驴,转身向我笑到:“茗薇姑娘,皇上叫你去呢。”

我点点头,早就想到了,就算皇上本身并不关心,方才十三的表情也很明白地告诉我,他是不会黑不提白不提的。与他相处了这些日子,我心里很明白他心里的那根儿刺,借着今天这机会,他一定想把它清除掉吧。

想想方才上船前他那一笑,我不禁闭了闭眼、定了定神,我睁眼看向李德全:“请公公带路。”李德全一颔首,又向小春点点头,转身向前走去。小春看着我,眼中有着不容置疑的担心,我对她轻笑了一下,转身跟上李德全。刚才小春的关心让我更加坚定,我一定要帮她……

李德全默默地在前面走着,只是在有些转弯、拐角的地方借机打量我几眼,我猜想他是在想,我跟上次他看见我时有些大不同吧。不过我也没心思去管他是怎么想的,一会儿见了皇帝,才是大问题呢,也不知道胤祥是怎么说的。想到这儿,不禁苦笑了起来,方才还想着一定要救小春,现在看来能不能先救了自己还难说着呢。唉!

“茗薇姑娘,前面就是了。”李德全回头对我说。我点点头,暗自做了个深呼吸,望望前面灯火通明的屋子,这可不是灯火黯淡的户外平地,再想掉花枪可没那么容易了,突然想起皇帝上次看我用胳肢窝夹着他的赏赐时的眼光,不由得打心眼儿里寒起来……

到了门前,一个小太监走上前来,在我身上搜索了一番,对李德全点了点头,又退了回去。我虽知道这是规矩,可被个太监上上下下摸了几把,心里还是别扭得很,不自觉地动了动肩膀。

🍅 落*霞*小*说* w WW … l u o x i a … c om

“姑娘?”

“啊?”我一抬头看见李德全正撩帘子瞪着我,忙快走了两步进了屋。扑面一股暖气袭来,不同于德妃屋里的桂花儿檀香浓郁,一股子淡香传了来,我不禁深深地吸了几口,脑子也为之一爽。

“皇上,奴才把人带来了。”李德全的声音传来,我一激灵,低下了头往前走了两步,跪了下去。“嗯。叫茗薇是吧?”皇上清越的声音传来,我暗自捏紧了拳头:“回皇上话,正是。”

“抬起头来,让朕看看。”

啊!我暗自叫苦,可也没辙,低头呼了口气出来,慢慢地抬起了头看向康熙皇帝。秋香色的长褂,明黄色的荷包,金棕色的夹袄,冗长白皙的脸上,八字眉,挺鼻薄唇,两只黑眸熠熠生辉……第一次这么近地看这位伟大的皇帝,比现在流传下来的画像英俊多了。不过脸上淡淡的白麻子还是清晰可见,史书倒是没骗人。呵呵,我不禁有些好笑,突然发现皇上微眯了眼,我一惊,忙垂了眼。“倒是个清秀孩子。”康熙淡淡地说了一声儿。“那是,英禄大人的夫人可是出了名的美人儿,生下的女儿就怎会差了。”一旁纳兰贵主儿的声音响了起来,接着周围有一些迎合的声音,我却无法一一分辨。“老十三说是他强拉着你一起去逛了?”康熙淡淡地开口问道,我一怔,下意识地抬眼去找他,胤祥正立在一旁,微微点头示意我不要怕,我心里有些安慰,正要开口,却突然冻住了……四爷!这些天没见,他清瘦了少许,脸色还是有些苍白,他正一眨不眨地盯着我,眼中竟有些冷意。我心一颤……

“嗯?!”皇上见我未答,“怎么不说话?”我吸了口气,不知为什么,见了四爷那副表情,我倒是镇定了下来,这样也好,恨我总比让他平白地痛苦强,经过这些天的相处,我知道无论如何我是不能离了胤祥而去的了。

心里仿佛隐隐有些自暴自弃的感觉,连眼前的康熙我也不太放在心上了,低头淡淡地说:“十三爷也是想亲身感受一下,这太平盛世下老百姓的感觉,奴婢就伺候着去了。”

“喔?”皇帝的声音带了几分兴趣,“太平盛世吗……怎样的太平盛世呀?”皇帝笑问。见了四爷之后,我脑子里乱乱的,只觉得快要不能呼吸了,就连脑子都没过,张口就说:“满汉一家。”说完我就顿住了,屋子里立刻没了声音。我咬紧了嘴唇,真是见鬼,那么多颂圣的话可以说,偏偏说了这句出来,这下可是大大的糟糕了。惶急间却想起了韦小宝的那名言:“大大的糟糕之后,老子又能如何糟法儿……”

当机立断,我伏下身去:“奴婢只是听人这么说,还请皇上恕罪。”皇帝一笑:“这有何罪,朕的希望就是满汉一家,天下太平,你们记住了吗?嗯?”他转眼望向他那些儿子们。“是。”一群心思各异的声音高高低低地响了起来。

“这孩子有些见识呢!”皇帝笑着对德妃娘娘说。德妃站起身来笑回:“是,臣妾也很喜欢她呢。皇上上次不是说那扇子上的字刚柔并济吗?”

“喔。”皇上一怔,看向我,“难道……”德妃笑着点点了头:“就是这孩子写的。”我倒是一愣,那把扇子我当然记得,可是当时是写给冬莲的呀!怎么会到了德妃手里?又被皇帝看到了呢?那上面我写的是《戏说乾隆》的主题曲,就是“大江大水天自高”的那首。当时只是看那扇子上画的是船,又禁不住冬莲一个劲儿地央求,就随便写了……

“竟是个才女呢!那上面写的是什么?朕瞧着不是诗,也不像词,不过读来倒是人生感悟,警醒之句呀……”我苦笑,那就是流行金曲,我哪儿知道它到底算什么。“回皇上的话,奴婢只是随手乱写的,做不得数儿,有污皇上龙目。”我作出惶恐状,心里却是无奈,就又磕了一个头。“你倒是谦虚……不过这回看着倒是和上次不同呀……”康熙突然说了这么一句,吓得我心惊胆战,未及反应,眼角却瞥见十四阿哥往前踏了一步,仿佛想要说些什么,旁边的十三和四爷却是脸色一沉。我虽不明白,潜意识里却也有些不好的感觉,他想干吗?可未等十四说了什么出来,德妃一句话,他们的脸上统统变了颜色,我傻傻地望着一脸狂喜的十三、愤怒至极的十四和眼中寒如冰雪的四爷,耳边只是回响着德妃方才的话语:“皇上,这孩子聪明文秀,善解人意,出身也配得过,臣妾已是做主,把她许了老十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