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部 第十八章 携游 · 一

想起十三,德妃不太在意我和他在一起的缘故,可能还是因为胤祥毕竟不是她的亲生儿子,也可能因为她对十三还是有着疼爱,希望他幸福,或许这也正好可以打消了四爷和十四对我的念头。想来想去,我只觉得头痛欲裂,在地上坐了一会儿,觉得屁股冰凉,苦笑着摇了摇头,使力站了起来,一弯身,胤祥送我的扳指儿从衣领儿里滑了出来。

我一怔,用冰凉的手握住了它,它还带着我的体温,暖暖地躺在我的手心儿,就像十三温暖的笑容一样,我轻轻把扳指儿放在我的唇边,你又帮了我一次……

皇帝带着阿哥臣工们去了泰山又拜了孔子,除了太后,其他的嫔妃都留了下来,因为没有皇后,她们都不够资格,就是贵主儿也不行。三日后,我知道皇帝回来了,因为德妃娘娘被他召去了。德妃也是一脸的喜气,毕竟皇帝一回来,并没有让他现在最受宠的马佳氏侍寝,而是点了德妃的牌子,这证明德妃荣宠仍在,就是对四爷和十四来说,这也是好事。

胤祥几天没见我,竟悄悄地溜进了我的房间,我心里见到他自是高兴的,问题是就算我现在一个人住,可旁边就是冬莲的屋子……我用尽了手段也赶不走这牛性子的小子,心里无奈,也不理他自去睡下了。胤祥靠了过来,用手臂紧紧地抱住我,我知道挣不开也就随他,迷迷糊糊正要睡着,忽听见他在耳边说:“真怕你又不理我了。”我一下子惊醒了过来,只听他在我身后慢慢睡熟了,我却睁着眼,听着他绵长的呼吸直到天亮……

第二天晚上是城里最热闹日子——庙会。这回因为皇上就在济南府,官员、士绅、百姓们更是大肆操办,定要弄出个太平繁华盛世的景象出来不可。直隶总督、山东巡抚、济南知府,这些个文官武官早已赶了过来,在大明湖边搭造观礼台,还有大龙舟,又预备下无数灯笼焰火,直把湖边城里照射得白昼一样,丝毫不比现代的大探照灯逊色,反而还多了一丝浪漫情调。

胤祥早就和我说好,晚上要带我溜出去玩。原本我是不敢的,可看他说的那番热闹,我真的心动了,不知道自己还能否回到现在,那么这种从皇宫里出来逛的机会,就比黄金还要珍贵了,咬牙点头答应了。

晚上德妃奉旨伴驾,宫女们又哪个不想去看这种难得一见的热闹,可我只说不太舒服,让别人替我的位子了。德妃见我这样,也没强求,就让我好好下去休息,我不禁有些脸红耳热的,毕竟说了谎话儿。德妃自那日之后,对我还是一样的好,仿佛从未跟我说过那些话儿似的,我自也是加倍地紧守本分,对这件事只字不提。

目送着德妃她们盛装出了门去,自己溜回了房去等待。胤祥也是要伴驾的,就不知道他要怎样溜出来了。看了一会儿书,望望外面,时辰也是不早了,我走到床边,从被卷儿底下拿出了十三昨天给我的包裹。打开看里面是一身男装,不禁笑了出来,跟电视里演的一样嘛,我不禁兴奋起来——人不论做好事儿还是做坏事儿都会很兴奋。我今天要干的事儿,是好事儿也是坏事儿,所以加倍地兴奋,哆嗦着手,笨笨磕磕地把衣服穿了起来。可惜屋里头没有大穿衣镜,只好自己使劲左右扭着脸看,转身在桌上小镜子里看见自己还梳着宫女头,一副不伦不类的样子,不禁喷笑了出来,忙着坐下,散了头发,给自己打了一条大辫子。

编好辫子,看看镜中的自己,白净的脸颊,红润的嘴,浓密的眉毛下是溢满了幸福的眼。呵呵!原来俺也算是个美女呢!偷笑中……突然觉得不对,猛地回身看去,胤祥正站在门口痴痴地望着我。我脸大红,真要命,他一定看见我自恋的样子了,我低头站起身走过去,拉了他袖子说:“走吧。”胤祥反手拉住了我,把我涨红的脸抬起来,我刚要瞪他,一顶帽子压在了头上。我下意识地抬手摸摸,看着一脸好笑的十三,我傻笑了出来:“对哟!留发不留头。”胤祥突然低下头来,在我嘴角印下深深一吻。不等我有什么反应,拉了我就跑,我只能用手按紧了帽子,随他出门去了。

“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宝马雕车香满路。风箫声动,玉壶光转,一夜鱼龙舞……”我嘴里喃喃地念叨着这句词,眼前的一切仿佛从书中跳了出来,活生生地出现在我眼前,目不暇给。

“啊!”肩膀被人一拍,吓了一跳,回身看去,胤祥正开心地站在我身后,手里拿着糖葫芦什么的,清朗的脸在灯下一明一暗,却掩不住眼中的温柔喜悦。我低低地说:“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十三往前凑了凑,想听清我在说什么,我笑着摇了摇头,一把拿过了他手中的糖葫芦,放在嘴里啃了起来。

胤祥拉着我在人群中走着,周围人们的笑声、小买卖的吆喝声、阵阵的食物香气飘来,我开心地咧了嘴笑着,就像进了大观园的刘姥姥一样,四下里张望。

“哎哟!”我的脚痛了一下,却是被一个胖胖的妇人狠狠地踩了一脚。十三一把扶住了我,那妇人只瞥了我一眼,什么也不说,趾高气扬地带了丫头下人们就走。胤祥浓眉一皱,就要开口,我拉了他一把,摇摇头:“算了!咱们本就是溜出来的,别惹事儿了,这会儿子城里都是侍卫,被认出来就不好了。”胤祥无奈一叹,问我:“疼不疼?”说完低身就要去看我的脚。我忙拉住了他:“没事儿。”说完拉着他走了。

前面围着一圈儿人,我们对视一眼,胤祥扯了我挤进去。这才看见,原来是比射箭。不同的靶子放在前头,十文钱三箭,就像现在游乐园的套圈儿一样,射中有奖。胤祥哪里会把这些野鸡手段放在眼里,只是看我高兴,就陪着我看。我兴奋地看着一个个的人上去试,也有射中些小奖的,更多的是射飞了,甚至还有扭了手腕儿的,不禁哈哈笑了出来。怪不得靶子背对着大明湖放着,要不然肯定得出人命了。转眼间,看见奖台的一个架子上正放着一只玉簪,通体雪白,隐隐闪着柔和的光泽,我不禁歪着头多看了几眼。

“老板,要那个玩意儿怎么射?”我一怔,转头发现胤祥不知什么时候走上了场地,我不禁愣住了,他回头冲我一笑。老板上下打量了他两眼,回身指指身后百步远的一个东西,我眯着眼看了会儿,才发现那是三个康熙铜哥儿,正用红丝线悬着,轻轻飘荡着。“这位爷,三钱银子、三箭全中,这羊脂簪子就是您的了,可得全中呀!”老板笑嘻嘻地重复。我的心一凉,这么小的目标,钱倒不是问题,要是射不中,那十三的脸面……我不禁皱了眉头,看着十三一笑,扔了块儿碎银到老板手里,转身拿了付弓箭,试了试劲儿,就大步走到规定的距离,挺直了背脊,拉满了弓。

一见他那架势,老板倒端正了脸容,我闭上了眼根本不敢看,只听见“嗖嗖嗖”三声,人群一阵安静,我心里一冷,难道……

“好!好呀!真是神箭!!”一阵儿震天响的叫好声突然爆了出来。我吓了一跳,睁眼看去,胤祥正笑眯眯地站在我跟前,手里拿着那根儿簪子。我不管不顾地忙拉他出了人群,跑到湖边一个卖茶汤的摊子坐下,呼呼地喘着大气。胤祥笑看着我:“跑什么?又不是做贼。”我白了他一眼:“三钱银子换一支玉簪子,我怕你一会儿被人打。”我知道这些摆地摊的都是有些黑道背景的人,这方面古今皆同吧。我还没说完,一只簪子塞入了我手中,我拿起来看了看。

“喜欢吗?”

我老实地点点头,小心地将它收入袖中的暗袋里,这是他送我的第二件礼物,抬头笑道:“投桃报李,我请你喝茶汤。”胤祥一边转头叫老板上茶汤,一边笑说:“你有钱请客吗?”

落~霞~小~说~w w w – l u ox i a – co m 💨

我笑说:“先借我呀!”十三“扑”地笑了出来,告诉说没见过你这样借钱请客还能理直气壮的人。我做了一个鬼脸,逗得胤祥哈哈笑,茶汤很快就端了上来,我俩一人一碗,端起来沿着碗沿儿转着喝。“真香!”我大声地对老板夸奖说,老头笑得眼睛都眯不见了。转回头顾不得烫,就大口地喝着,很快见了碗底儿。我心满意足地擦擦嘴,抬头看见胤祥正盯着我,那目光……我只觉得自己都快变成茶汤了。

“干吗?”我粗声粗气地说,“你不想喝,给我!”伸手去抢,十三闪躲着,一把握住我的手腕,我脸一红:“喂!你放开,两个男人拉拉扯扯的算什么!”胤祥却不管,凑了过来,低声在我耳边儿:“小薇,我……”

“哗啦”!什么东西被踢倒的样子,吓了我一跳。和胤祥一同转过头去看,三个男人把一个卖糖人儿的摊子踢了个稀烂,又踹了那摊主几脚,骂骂咧咧地走了。

“唉,这些个混账……”茶汤老板在我们身后感叹着,见胤祥站起身来要过去,忙得又说:“这位爷,那几个都是这儿的一霸。您是外乡人不知道,可惹不起他们。”我知道他是好心,可胤祥哪里还压得下火来,我一看他的脸色就知道。我心里也很愤怒,这些个可恶的地痞流氓,可又知道胤祥要是下了手去,这些人不死也得少了半条命,皇子在这儿惹了事儿出来,传到皇帝的耳儿里……

看着胤祥把大外套脱了下来,我急得四处乱瞅,不知道该怎样阻止他。一扭头突然看见了刚才踩了我一脚的那个胖女人,她和丫鬟正站在湖边的一个卖胭脂水粉的摊子边,低头翻看着,她那几个下人却在不远处等候,而那几个地痞正好走了过去,好像又对她附近那个摊子发生了兴趣。我突然灵机一动,想起来成龙演的一个片子,一把拉住了胤祥,他有些不高兴,一皱眉正要开口,却见我把帽子摘了下来递给他,围好了斗篷,对他一笑:“你等着!”说完我转身就走,胤祥一把没拉住:“小薇,你……”我不理他,向那妇人走去。

蹭了过去,站在那妇人旁边,我做出也在看些什么的样子,等候着……果然,那几个痞子在那边找完了麻烦,嘻哈着往我们这边走来,我算计着时间,他们刚走到这女人身后,挡住了众人的目光,我飞快地从斗篷里伸出手来,在那妇人的屁股上拍了一下,又重重扭了一把,然后作无事状。

“啊!”那女人尖叫了一声,迅速回身先看见了我。我装作莫名其妙地看了她一眼,她见我是个女人,接着转眼就盯住了那几个痞子,那几个家伙被她那声儿尖叫吓停住了脚步,正不明所以地看着她。胖女人脸涨得通红,喘着粗气,抡圆了就给离她最近的那个痞子一个大耳光:“你是什么东西?竟敢戏弄我?”她厉声骂道,那些人莫名其妙地挨了耳光哪肯罢休,就冲了上来,还没伸手,那七八个家丁已赶了过来,拽过那三个痞子就揍。

我忙溜到了一边,以免被殃及。呵呵!狗咬狗,一嘴毛儿。突然被一个人搂在怀里,我一惊,又安静下来,任胤祥拉着我跑到了另一棵树下。“呼呼……”我们喘着粗气,回头看看那边乱成一团,又彼此看看……

“哈哈!”十三大笑了出来,前仰后合的,眼泪都笑了出来。我从没看见过他这么开心的,想想自己刚才干的好事儿,也有点儿不好意思。挠了挠头,正想着该说些什么好呢,突然跌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十三紧紧地抱着我,用下巴揉着我的头顶:“小薇,我的小薇,让我怎能放手……”

我静静地靠在他怀里,心里觉得很安乐,外面那些乱七八糟的声音似乎离我很远,湖边只有我和他。正想抬头说些什么,忽然觉得胤祥的手臂一僵,我一愣,抬起头看他,十三正直直地看着湖面,我随着他的目光看过去。

“咝!”我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

一艘巨大的画舫正泊在湖面上,无数的灯笼火把围绕着,将湖面都照亮了,方才离得远,竟未看见,眼下到了湖边,才发觉四周一片通明。我的眼神儿虽没有十三那么好,可那些个阿哥的身影儿我还是认得出来的。转了转僵硬的眼珠儿,心里不禁苦笑,这算什么?康熙朝众阿哥展示会吗?他们不老实在船里待着,却都跑出来吹冷风。他们身后,隐隐地还有着什么人,我看不太清楚,心里却也猜到了,能把这些爷都凑在一块儿的还能有谁呢!

低了头,莫名地松了一口气。还好,没看见四阿哥……只觉得胤祥的手臂动了动,我正要抬头看他,突听见附近水面传来“哗哗”的水声儿,顺势扭头去看。一叶扁舟划了过来,转眼间靠了岸。一个兵丁先上了来,转身打着灯笼又扶上来一位,灯火一闪,我觉得眼前一花,眨眨眼再看时,我的心登时缩成了一团儿——是大太监李德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