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部 第十七章 情动 · 二

胤祥最近心情好得很,眼里的阴沉在面对着我时,似乎也都消失不见了。白天看他英姿飒爽地在围场里跃马扬鞭,豪情万千,晚上却温柔至极地与我对谈、缠绵。有时候会发现,他偷偷地,甚至是有些小心翼翼地,在观察着我内心的情绪,而那时我的心就不可抑制地酸痛起来……现在才知道,我竟伤他这么深……

每天晚上十三都要抱着我睡,我们之间除了紧紧的拥抱、甜蜜的亲吻之外,并没再做些什么。于我是实在不好意思,平时还没什么。一到这时,我就会不可遏止地想起,这小子还不到十七岁,而俺自己……不禁有些挫败。

其实这时代的人因为生命较短,所以都是比较早熟的,十三阿哥上面的那些哥哥,哪个不是十四五岁就已经娶了正福晋的,更不用说其他的那些伺候他们的女人了。十三阿哥却从不强求,似乎只要我眼里只有他一个,他能紧紧地抱着我睡就心满意足了,可有次偶尔醒来,身后胤祥粗重的呼吸,灼热的手,还有他紧贴着我腰部的那种感觉,还是让我的脸暴红起来,赶忙闭紧了眼作熟睡状,心里命令着自己一定要平静,装着什么都没发生,可身体却还是紧绷得像石头一样。

就这样,也不知什么时候就睡着了,早上醒来看着胤祥熟睡的脸,好像什么也没发生,只是隐隐记得,梦中仿佛有着胤祥压抑的叹息。一切似乎都很好,今天也如是,笑看着十三骑上马挥鞭而去,尘土飞扬,等这些都散去之后,我忍不住低低地叹息了一声,无论多亲密,我们之间还是不能提一个人……

黑山白水已是过眼云烟了,现在的世道还算太平,皇上龙驾回銮,一路上各地官员和百姓都夹道迎接,山呼万岁。去的时候,走的都是较安静的路线,倒是回来时,架子铺得大大的,以接受百姓们的膜拜。我和冬莲坐在车子上,看着窗外如痴如醉的人群,冬莲只是兴奋,我却想着原来古时候的人早就知道偶像宣传的效应。可不管怎么说,能亲眼看见康熙时代的民俗风情,还是让我的内心激动不已。

我看着窗外,想着济南府是个人杰地灵的地方,泰山、大明湖、趵突泉,呵呵!对了,以后还会有个还珠格格……

“傻笑些什么?”一转头,才发现冬莲凑了过来。我一笑:“在想济南府会有什么好吃的。”

落*霞*小*说 🌳 ww w_l uo x ia_c o m _

“扑哧”,冬莲笑了出来,“你倒实在,就想着好的。放心吧!我听福公公说,皇上要去曲阜拜孔子呢,看样子,咱们得在这儿呆上些日子了。”冬莲说完伸了个懒腰,龇牙皱眉地说,“坐车坐得我腰疼。”

“回头你好好泡泡脚,什么乏都解了。”我看她歪七扭八地趴着的样子,不禁笑了出来,难得见她这么不端庄。冬莲歪着头看了我一会儿,就说:“小薇,你最近越发的水灵儿了。”我一怔,弯弯嘴角:“是吗?”

“嗯!”冬莲点点头,突然坏笑着说:“十三爷滋润有功呀!”我脸上一热,这坏丫头,说什么呢……微微一笑,看着做好防守准备的冬莲,笑道:“那也比不上佟侍卫那火热一吻呀。”

“啊!”冬莲尖叫了出来。佟希福是皇上身前的二等侍卫,姓这个姓儿,自然跟康熙皇帝的生母佟贵妃有些个亲戚关系。长得还不错,也算威武英俊,人也很好,谦和有礼,读过书的样子。他来过长春宫几趟,都是公事儿,可也混个脸儿熟,让我认得了他。要不是在围场最后一晚,十三阿哥被十四拽去说是要喝通宵,我就回了自己的帐篷来,也不会看见他们正热吻在一起。当时我看见了也是一愣,转身想走已是来不及了,只见俩人以雷击的速度分了开来,佟侍卫磕磕巴巴地问候了我两句,就忙得转身走了。我倒也没在意冬莲一副羞得快要昏过去的样子,只是心里暗自琢磨着,这古代男人就是纯情,这点儿小事儿脸竟能红成那样。

事后冬莲见我问也不问,心里踏实了下来,主动跑来跟我说这说那。本来不太想听的,可看她一副跟我一起分享喜悦的表情,不禁想起了现代自己的那些好朋友,每次恋爱也都是要跟大家分享心情的。心里一软,也就安静地听了,这事儿竟连冬梅都不知道,看着冬莲幸福无比地说着,等她能出宫的时候,就可以和他常相厮守了。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冬莲才十八岁,那个男人真能等那么久吗?心里的这些念头一闪而过,冬莲已是扑了上来,拼命地呵我的痒。我笑得不行,紧着求饶,这丫头也不肯停止,可马车突然停了下来,冬莲这才放手,得意洋洋地看着我喘不过气来的样子。

车帘子一掀,一个小太监伸了头进来,“两位姐姐,已经到地儿了,快下车吧!”冬莲整整衣服打头下车了,我跟在后面边擦眼泪边瞪着她,下手这么黑!走了两步冬莲突然回头,看见我正怒视着她,伸手又做了一个呵痒的动作,我下意识就哈哈笑了出来,往后退了两步,却好像踩到了谁的脚,一绊蒜,猛地跌入一个人怀里……

下意识地忙回头去道歉,“真是对不住,我……”话未说完已是愣住了,八爷那双温和的眸子一下子映入了眼帘。见我满脸通红,眼中湿润,却是一脸笑容的样子,他不禁怔住了。

“奴婢给八爷、九爷、十爷请安!爷吉祥!”冬莲请安的声音突然传来,我一激灵,连忙从八阿哥怀中挣脱了出来,这时才看见九阿哥、十阿哥就站在十步以外。十阿哥正有些目瞪口呆地看着我,九阿哥却是一脸的若有所思,倒有些冲淡了他素日的阴鸷,可我还是一冷,他的眼光……

我低头定了一下,福下身去:“奴婢给主子请安!主子吉祥!”我恭敬地请下安去。“嗯,起来吧!”八爷温和的声音传来,一如既往。我又福了福身,直起身子退了两步,冬莲轻靠了过来,我们挨着站在了一起。

脚步声响,一双乌黑的皂靴出现在我眼前。我一顿,抬起头来,十阿哥正皱着眉头,撇着嘴看着我,仿佛没见过我似的,就那么上下地打量着我。偷偷吐了口气出来,我在脸上做了个端正的笑容,正要给他问安,十阿哥突然后退了一步,大声说:“你打住!!”

“啊?”我吓了一跳,就这么愣在当间儿。我、我只是要请安而已,这不是规矩吗?怎么了?我愣愣地看着他……十阿哥却不管不顾地转身往九爷身边走,九阿哥倒是有些纳闷地看着他,十爷一偏头,我拉长了耳朵,也只隐隐约约地听见他说什么“这么笑,他瘆得慌……”

还没等我琢磨明白,八爷踏上前一步,笑说:“那次听十弟说了,还真是多亏了你,要不老十三可就险了。”我暗自集中了精神,微微笑了笑:“八爷过奖了,是主子福大命大,神佛保佑而已。”

八爷一顿,乌黑的眼珠带着探索意味地看着我。我不得已与他对视了一眼,突然发现康熙的儿子们似乎都有一双乌黑的眸珠——四爷是这样,十三、十四爷这样,现在看着八爷,发现他也是。可也就这样了,他既不是四爷,也不是十三,不要说他是黑眼珠,就是绿的那也与我无关。我淡淡地转开眼,低了头想着该如何脱身呢!

“哟!八爷你们怎么在这儿呀!”我一偏头,看见福公公正小跑着过来,心里不禁松了口气。“奴才给主子们请安!”福公公刚到我们眼前,就一步上前,屈腿行礼。我不禁暗自感叹着,真是流畅自如呀!这才是正宗奴才,不像我,每次都要酝酿一下。正想着给他加十分,八爷已是问过德妃好了,福公公忙笑着答了,回身见了我和冬莲,立刻拉长了脸孔:“你们俩怎么还在这儿晃荡!主子都问起了,还不快点儿去伺候!”冬莲眉一皱,想开口,我偷偷扯了她袖子一把,就向八爷他们福下身去:“是,那奴婢们告退了。”冬莲被我一扯,也只好福下身来行礼,八爷没再说什么,只是点点头,我拉了冬莲转身就走,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太过多疑,感觉到有几道目光,就那么直直地射入我背脊。

路上冬莲不住地埋怨我,干吗怕那狗仗人势的福公公,我心里正暗自庆幸着,要不是他来了,我还不知道怎么脱身呢。脸上却笑着对冬莲说:“那狗就算了,不是有人正找咱们吗?”冬莲大笑了出来,笑说也是,我们手拉手地进了德妃休憩的屋子。

还是老样子,我把德妃需要回复的一些信件、帖子挑出来念给她听,只有一两封德妃亲自回答,让我来写,剩余的就让我看着意思办了。

冬莲坐在脚踏上给德妃捶着腿,冬梅已下去给娘娘备膳了。我坐在窗前,一封封地回着信,屋子里熏着檀香,屋子外面服侍的那些丫头太监们,都轻手轻脚地来去,屋里屋外一派安静平和。

“咳咳!”德妃突然轻咳了两声,我回头看去,冬莲正想起来,我冲她摆摆手,站起身来去壶里倒了半杯清茶出来,端到德妃面前。德妃缓缓张开眼睛,接了茶过去,慢慢地喝着。

李海儿掀了帘子进来,请了安,回说纳兰贵主儿派人来寻些檀香。德妃点点头,叫冬莲去找了来,亲自送去,并吩咐她代向贵主儿问安,冬莲躬身答了就转身随李海儿出去了。

德妃将茶杯捏在手中把玩,看我站在一旁,示意我坐下,我点点头,偏身轻轻跪坐在脚踏上。德妃不知在想些什么,只是一径地出神,不消一会儿,我的腿就麻了起来,又不敢乱动,正暗自咬牙较劲儿。

“最近晚上老是做梦,都睡不踏实。”德妃突然说。我一顿,想了想,轻声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娘娘太操心了些。”

“唔……”德妃仿佛没听见一样,手里只是捏弄着杯子,我的心突突地跳着,暗自猜测着她跟我说这番话的用意。突然德妃转了眼,直直地盯住了我,我心一紧,缩在袖子里的手紧握成拳,只觉得指甲刺痛了手心。

“你知道我操心些什么,嗯?”德妃淡淡地问了出来,可眼睛却一瞬不瞬地盯着我。我微垂了睫毛,我当然知道她在想些什么,没有不想让自己儿子当皇帝的嫔妃。可到底是说实话还不说……我的脑子飞速地运转着。不能再拖了,我抬起头来,看着德妃娘娘,德妃见我一脸的平和倒是一愣,我的心一下子平静了下来。事后回想起来,才知道原来人到生死关头,都是有些直觉和演技的。

“除了皇上,就没有别人比爷儿们在娘娘心中更重的了。”我轻声却吐字清晰地说道。德妃猛地一怔,微抬起了身子,目光炯炯地盯住了我,我用平静的,又带了几分忠心、几分无奈的表情与她对视。就这么过了会儿,德妃娘娘微微一叹,目光柔和了下来,“你这孩子……”她闭眼轻靠了回去。我却不敢放松,刚才似乎是第一关,那现在……我伸手过去帮德妃又掖了掖腿上的小毯子,借着动作掩饰自己的慌张,只觉得身体里所有的神经末梢儿都竖了起来。原本为了自己的小命,总是防着八爷他们,今天才知道最大的危险原来就在自己身边。心里胡思乱想的,耳边突然传来德妃的声音,她好像不经意地问:“你说哪个爷好呀?”我一顿,低头想了想,轻声说:“奴婢觉得还是十三爷好。”

“喔……”德妃好像一怔,睁开眼看我。我脸一红,低声说:“奴婢每次看见十三爷,都觉得心疼。”想起十三,我的心里一柔。德妃仔细看了我会儿,就温和一笑:“嗯!老十三是个可怜人,打小没了娘,倒是跟你四爷来得亲近些。”她顿了顿,笑道:“你是个聪明可人的孩子,以后好好伺候十三爷吧,明白吗?”德妃又是那个温柔慈祥的女人了。

“是!”我深深地弯下身去。

门帘子一动,冬梅笑着进来请德妃去用膳,德妃扶着她的手自去了。我恭送她出门,耳听着脚步声儿人声儿渐远,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这才觉得身上已经被冷汗浸透了,冰凉阴冷地粘在我身上。

如果我刚才说是四爷或十四爷,估计这会儿子已经没我的活路了,德妃早就看了出来四爷和十四爷对我的心,两个儿子心思不合她不是不明白,但不合的原因却决不会只是为了一个女人。她一直隐忍不说,却直到今天才摆明了态度,我心里暗暗觉得一定是发生了什么我不知道的事情,才迫得她不得不表明态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