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部 第十五章 暗示 · 二

一掀帘子,一股银耳儿香气扑面而来,德妃娘娘正坐在床榻边儿上,一口口地喂四爷东西吃,一脸的温和怜惜,我倒是一愣,从未见过她这个样子的,至多也就是看十四阿哥的时候,有着疼爱的表情。看来自己的儿子还是自己疼呀,我暗自思忖着,轻步走上前,恭恭敬敬地福下身去,“奴婢给娘娘,四爷请安,主子吉祥。”

“嗯,起吧。”德妃并未看我,只是温言叫起,用手绢儿擦着四阿哥的嘴唇。我偷眼看去,四爷还是老样子,两眼微闭,只是脸上有一抹不正常的潮红,眉头微蹙。

“小薇……”

“啊,是。”我正看着四爷,德妃已然转过了头来,静静地看着我,“昨儿个不是让你在四阿哥这儿伺候吗,怎么又去了老十三那儿,嗯……”声音淡淡的,却隐有一股压力。

我一顿,不自觉地就低了头下去,这可叫我怎么说呀,难道说关心十三阿哥,所以就掰了四爷的手去看他吗?一时脑子里晕成了一团浆糊,琢磨着说谎定是不成的,莫说四阿哥这么大个儿的一个人证,正坐在当间儿,就是冬莲也是会实话实说的,左思右想的,好像怎么说都不对,一时间脑门上的汗就密密地渗了出来……算了,心里咬了咬牙,正想开口……

“额娘,是我让小薇去的,昨儿个老十三为我受了伤,儿子心下惦记着,就遣她代我去看看。”

德妃娘娘一愣,看向四爷去,我怔在了当地儿,莫说是我,这半屋子的人都去瞅了他,反过来又上下地打量我,惊讶、疑虑、嫉妒、鄙夷……一时间各种情绪,都漂浮在这帐子里。

“是吗,看来最辛苦的就是小薇了,累了一白天儿,这夜里还要两边儿跑。”德妃先恢复了过来,只是轻笑着说,一旁的冬梅也忙着凑趣儿:“是呀,主子可要好好地赏她了。”其他人虽是心思各异,也都忙着赔笑。我只是站在原地傻笑,哪里还敢有半点儿子情绪让众人看了出来,身上跟针扎的似的,心里却更沉重了起来,原以为四爷经过今儿早上,应该已经放手了才对,没想到,他却这样变相地挑明了些什么……

“就这样吧,我这就瞧瞧你十三弟去,你好好歇着吧。”德妃轻缓地站起身来。“是,劳娘娘惦记了。”四爷也想起身,被德妃轻轻地按住。

走到我身边儿,德妃站住脚,微笑着看住我:“小薇,你就先留在这儿服侍吧,过会儿御医就来请脉,开了方子,你瞧得明白,好去煎的,这我才放心,弄完了就要人来替你,你再去休息就是了。”

“是。”我低头行礼,德妃突然握住了我的手,我一愣,抬头看去,德妃眼里莫名的情绪一闪而过,“就辛苦你了”,说完就带众人出去了。我已顾不得娘娘离去时,银燕儿她们那怨毒的眼神,只是想着德妃方才眼中那一闪而过的情绪,是怜惜,是宠爱,还是一种深深的无奈呢,我不禁蹙了眉头……

“咳咳……”一阵儿咳嗽声将我惊醒了过来,回身望去,四阿哥正斜依着大靠枕,眼神阴郁地看着我。

唉……我默默地叹了口气,走到熏炉旁,倒了杯热奶子出来,小心翼翼地吹了吹递给了他。他接了过去慢慢地喝了个干净,却不将杯子递还给我,只是捏在手里把玩,并不理我。不知为什么,四爷说话时我从不害怕,可只要他一沉默起来,那种莫名的压力就会让我有种喘不过气来的感觉。为了避开这种感觉,我开始在帐子中没事儿找事儿做,收敛杂物,归置书籍,看似手脚不闲,其实只是在杀时间罢了。更何况心底里更怕他会问我那些我根本没法回答的问题,因此也乐得他不理我。

就这么过了半晌儿,也没见御医过来,四阿哥灼然的目光就随着我在屋里转,那感觉就如芒刺在背,却打死也不敢伸手去拔了它,豁出去让四爷盯个痛快,只是在心中将太医的祖宗三代请出来问候了个遍。

收拾到干净得无以复加,已经变成了个样板儿帐篷,实在是无事可干了,突然看见角落里散着本儿书,就过去捡了起来,才发现是本宋词。翻开来那一页,就是苏东坡的《水调歌头》。心中一紧,想起了那是在卡拉OK和朋友唱歌儿时,我的拿手曲目,每次都唱的,现在却……我呆呆地站在那里……

“这曲子很好听,你配的吗?”四阿哥的声音突然传来,我猛地醒过味儿来,才知道自己竟不知不觉间哼唱了出来,心中一酸,脸上却是一红,轻轻地摇了摇头。四爷静静地看着我,慢慢地伸出手来,示意我过去,我有些不知所措,就这么站了一会儿,只觉得手里的书都要被攥烂了,用力定了定神,就一步步地蹭了过去。

落~霞~小~说~w ww – l u ox i a – Co m

到了跟前,我不想与他对视,只是低垂了眼睑,安静地跪坐在他的床榻前。“再唱一遍给我听,嗯……”四爷轻轻地说,竟有了一丝请求的意味,而不是命令。我抿了抿嘴唇,心中暗叹,如果这是他故意的话,我只能说四爷他真的已经看透了我,知道如何做会让我无法拒绝……也无法离去。

转开了眼,轻轻地唱着这首歌儿,心情慢慢地转了向,一切都不存在了,只有对家人、朋友的深深思念,我第一次这么用心地去唱一首歌儿,也第一次深切地感受到了这首歌的含义。

清辞婉转,一曲终了,我的心依然沉重,泪眼迷茫什么也看不清,直到一只手温柔在我脸上拂动,眨眨眼看去,一抹温柔,就如同我早上在另一双黑眸中所看到的一样……我定定地跪坐在那里,被动地感受着这份柔情,心里却隐隐有着一股深深的恐惧……一切似乎都是早上的翻版,温柔,眼泪,难道说,这暗示着我今后注定要为这兄弟两个流尽了眼泪吗?不禁打了个哆嗦,四爷一顿,伸手想来抱我,我下意识地往后退缩,正纠缠间,帐外传来了太医请见的声音,我不禁松了口气。

四阿哥放了手,我站起身来,去请太医进来,看他要坐正身体,我微微靠过去,帮他整理靠枕,他也随我去弄。看他坐舒服了,我正要离开,四爷突然在我耳边轻声地说了两句话……我一怔,退了两步,福下身去,好像什么都没听清,只是脚步有些踉跄地向帐外走去。陆太医见我一脸苍白,也是不明所以,我只是强笑着打了招呼,就这么看着他给四爷请脉,验伤,开方子,煎药……直到冬梅来替了我,这才浑浑噩噩地回了自己的营帐去休息。

他清淡却硬如铁石的话,不停地在我耳边回响:“十三弟给的,我也能给,他要的,我也要!”……

“你看我做的这个风筝好不好……给你买的,还热呢,快吃……”十三阿哥笑眯眯地对我说。“好。”我笑着刚要接了过来,他却突然面色哀戚,紧紧地看住我,“再也别离开我好不好……只有我一个,好不好……”

我愣住了,看着他心痛的样子,闭了闭眼,张嘴正想对他说好……张眼看见的却是四阿哥那双淡漠的黑眸,毫不放松地盯着我。“他要的,我也要……”声音坚如铁石……

“不,别说了,别说……”我心底疯狂地祈求着……

“小薇,小薇……”

“啊……”我猛地张开眼,一阵晕眩,眼前一片黑暗,过了会儿焦距慢慢地对准,才发现冬莲正一脸着急地看着我:“小薇,你醒醒,是不是做噩梦了呀,啊?”

“呼……”我长长地出了口气,挣扎着坐起身来,一摸后颈,一手的冷汗,心里涩得好像每下心跳都会摩擦出紧急刹车时的吱呀声,说不出的滋味,只是怔怔地看着手心……

“喏。”冬莲递了条手帕过来,我抬头淡淡一笑接过,“谢了”。仔细地擦着汗,借着这一下下的抹拭,极力地想把心头的冷汗也擦掉。冬莲去倒了杯热茶过来,见我擦个没完,笑说:“喂,你再这么擦,就得脱层皮儿了。”说完递了茶给我,顺势坐在了炕沿儿上。我慢慢地喝着茶,心知冬莲有一肚子的话儿要问我,可现在我什么也不想说,连我自己都还想不明白,又怎么能去跟别人说得清楚呢。

“小薇,你……”冬莲还是耐不住,我转头看她,见了我默然的眼光,她不禁一怔。我弯了弯嘴角,“你放心,我也只是个奴才,只想紧守本分地过日子,至于其它的,不是你我能说了算的。”看冬莲愣愣的,我伸手过去握住她的手,“谢谢你,也谢谢冬梅。”冬莲一顿,看了看我,有些无奈地笑了出来,“你呀,真是个可人儿,可就因为这样,才……”话说一半儿,她硬咽了回去,显然是想起了有些话儿不是该她说的。我也只是装作不知道,转了话题:“你休息了吗,还是特地来找我的?”冬莲也顺水推舟:“不是,主子让我来看看你,说你定是累了,可现在也是晚晌儿了,让我叫你起来,省得夜里醒了来,走了困,反倒不得歇了。”她笑说。

“是,我知道了。”我恭恭敬敬地答了话,就起来穿衣服,冬莲也在一旁帮忙:“我出来时,听福公公说,今儿个晚上皇上要赐宴,一来,两位爷后福无穷;二来,那些蒙古的王爷和国外的使臣们也都到了……听说,今儿个皇上还猎到了一只老虎呢,他们都说是什么旗呀胜的,反正是好兆头……”这丫头在一旁絮叨着。我脸上挂着笑听,心里却叹息,看来儿子多了,磕着碰着的,这皇帝老子也不太放在心上了,该干吗干吗,日程也丝毫没变动,只是遣了最好的大夫来看也就是了。本想问问四爷和十三阿哥的伤势如何了,却说什么也问不出口,只得强压了下来,不去想它。

一时间都收拾好了,就和冬莲出来,向德妃的营帐走去。夜色已完全沉了下来,点点的星光闪烁,远处的群山和森林也是黑压压的一片,那种森然的压迫感,让人从心底里惧怕了起来,唯有近前儿的一堆堆篝火,带来了无限的生命力。

冬莲四下里张望着,很是兴奋,她虽比我早进宫三年,出来冬狩却也是第一次。一阵阵烤肉的香味儿传来,可我嘴里苦得很,往常早就已经分泌的口水也毫无踪影,八成都变成了泪水,已经流了个精光了。呵呵,不禁苦笑了起来,唉……

刚到了营帐门口,一个小太监跑了过来,告诉我们德妃娘娘已经去前帐参加御宴了,留话儿来,若是我们来了,自过去寻她也就是了。冬莲忙拉了我就走,我打心眼里不想去,可也知道上命不可违,只能低头跟她走了去。一路上,净是些打扮得花枝招展的贵妇、宫女、奇装异服的外国使臣,有的人在唱歌儿、跳舞,甚至还有人群凑在一起玩摔角。这对我而言,实在是很新奇,也不禁放松了心思,四下里看起来,趣味盎然。冬莲回头见我这样,不禁笑说:“这才像你,冬梅还说今儿个上午,看你笑得怪瘆人的。”我一愣,垂下眼掩饰了一下心情,就抬头龇出牙齿,狰狞地笑说:“是这样的吗?”

“扑哧”,冬莲喷笑了出来:“哈哈,一会儿子你也做给冬梅看去,你呀……”她好笑地又转回了头,边走边笑,却看不见我已然淡漠下来的脸色。

慢慢得有些安静起来,周围都是关防儿和侍卫们在守候着,太监、宫女穿梭如流,前面有好大的一堆篝火,周围已是坐满了人,隐隐笑语传来,我和冬莲从人群后面慢慢地穿过,一眼就看见德妃正坐在纳兰贵主儿的下首,冬梅她们正在后面伺候着。冬莲正要拉着我过去,见我怔在那里:“小薇?”

“啊,好了,走吧。”我一惊,反应了过来,忙跟着她去了,可心里正扑腾扑腾地乱跳着,没想到四阿哥、十三阿哥竟然也坐在席上,他们不是应该老实地躺在床上养伤才对吗,为什么……

冬梅见了我们过来,轻轻地点点头,冬莲上前去接手伺候着,我却不着痕迹地躲在了后面……望过去,四爷看起来脸色有些苍白,还是那样淡淡漠漠的,一派自然地正和太子爷说着话儿。十三正坐在他旁边,看起来却是神采飞扬,竟像没受过伤一样,自转了头和十四阿哥在笑着比划些什么……我低下头去,咽了口唾沫,看来今天烦恼了一整天的就只有我一个了,这可还真是……

十阿哥粗豪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不知在说些什么,我的心思依然停留在那上面,也没往心里去……突然冬莲捅了捅我,我一愣,就抬起头来……不禁吓了一跳,不知为什么大家都瞅了我来,正迷糊着……

一个清朗厚重的声音响了起来:“噢?竟有这样的事儿,那女官在哪儿?让朕看看。”

我只觉得耳朵里嗡嗡的,僵如岩石地站在那里不能动弹,直到有人推了我一把,这才发现德妃娘娘正示意我上前。我麻木地往前走着,心里却只想着“没有走成同手同脚吧”这种怪念头,只觉得过了好久,才来到中央,眼角扫到了四阿哥和十三,他们都已坐正了身子,瞬也不瞬地看着我,脸上已没了笑容。我低低地叹了口气,跪了下去,朗声说道:“奴婢茗薇给皇上请安,皇上吉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