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部 第十四章 两难 · 一

“呼,呼……”十三阿哥急促的呼吸不停吹拂着我的脸,我不知道自己是否有在呼吸,只是直直地看着他,心里只是想着怎么会有这么多血呀!我脑子里一片空白,只是下意识地抬起了手,向他脸上摸去。

“啊!”我痛叫了一声,十三阿哥重重地握住了我的手腕,不让我去碰他,我一怔,有些不明所以,可心里只有担心他伤势这一个念头,就使劲儿地抽了抽手,可还是被他攥得紧紧的……我更加迷糊起来,为什么?为什么不让我碰他?我做错什么了?我是怕他有危险才跑来的呀。

脑子里情不自禁地转着各种念头,刚才发生的种种危险,现在十三对我心意的毫不体贴,汇成一股莫名的压力,重重地一拳打在我的心上。所有的委屈一下子涌了上来,本该泪水充盈的眼睛偏偏干涩得很,泪腺好像被冻住了,不知道是因为寒冷的天气还是十三阿哥的无情。我模模糊糊地想着,嘴里却无意识地喃喃说着:“你以为我愿意吗,你以为我愿意吗?”就挣扎着想摆脱十三阿哥站起来,他却抓紧我。我像疯了似的挣扎,一挥手却打中了十三阿哥的脸,一抹湿润让我静了下来,我看着手上沾到的血,转首看见十三阿哥正不停地打量着我,摸着我的脸……脖子……手臂……我这才明白了过来,他是在确认我有没有受伤。

“我没事儿。”我轻声地说。十三好像根本就没听见,还只是继续着,我一把握住了他的脸,让他看着我……“我真的没事儿,只是轻微地崴了脚。”我微笑着说。十三阿哥定定地看着我,又浑身打量了我一番,脸上终于平静了下来,轻声说:“你没事儿就好。”周围似乎没有了风雪寒冷,我心里暖暖的,轻轻地弯了弯嘴角:“你……”话未说完,十三突然重重地倒在了我的身上,我的后背一下子撞到了树干上,背脊上一阵火辣的疼痛传来……

“十三阿哥,你醒醒,你……”我已顾不得自己了,用力将他身体翻了过来,十三脸色苍白如雪,旧的血迹冻住了,可新的又流了出来……只觉得头“嗡”的一下,眼前猛地一片漆黑,我闭上了眼睛,强迫自己镇定下来,过了一会儿,慢慢睁开眼,渐渐地恢复了视觉。这时我反而镇定了下来,心里虽像起了麻疹似的,痛苦难耐,可手却半点儿也不抖,我把十三阿哥身体放平,仔细地检查着他,额头上有一道伤口,虽长却不深,脸上、脖子上只是些刮伤,最重的是在肩髂上,看来是被那只母熊狠狠地打了一掌,衣服都撕裂了,爪痕清晰可见,伤口很深,肌肉脂肪都翻了些许出来。

看着那些伤口,我只觉得嘴里苦得很,不过好在天寒地冻,伤口虽大,血流得却很慢,我略松了口气下来。还好,没我想象的那么糟,虽是在清朝,应该也有外科大夫吧,就是不知道有没有管破伤风的呢……一放松下来,我的手突然抖了起来,强努着把他的衣裳弄好,又脱了外裳盖在他身上,让他保暖。又掏了手绢出来,擦着十三脸上的血迹。一阵阵儿的寒风吹来,我却半点儿也不觉得冷。

“找到了,在这儿呢,四爷,十四爷……”

一阵儿人声传来,我一喜,可算来了,这样的伤口治疗得越早越好。“咯吱咯吱”的踩雪声儿响起,我还来不及回头,一个人影儿就罩了下来,我仰头望去,四阿哥苍白的脸正对着我,嘴唇没有一丝血色,乌黑的眼珠定定地看着我。我刚想张口……“小薇……”四爷沙哑的声音让我一愣,不禁怔怔地望着他,小薇……他第一次这么叫我……没等我的回答,四阿哥已弯下身察看十三阿哥的伤势。

“四哥,老十三他没事儿吧?”十四阿哥的声音突然传来,我一激灵,回头看去,十四阿哥已走了过来,旁边还有好多侍卫,军士……我顾不得许多:“四爷,十四爷,快点儿,十三爷肩髂和前胸被抓伤了,需要清洗和缝合,额头上的伤还好……”四爷已站起身来:“十四弟,叫人快回去,这种伤口得找擅长缝合的军医,陆太医就行,让他赶紧准备好!”

“知道了。”十四阿哥迅速回身去分派,几个军士走了上去,显是有备而来,用一个好像简易的担架似的东西,垫了几件儿大氅,就抬了十三阿哥上去。我忙站了起来,就想跟上……

“啊!”我差点儿摔倒,腿很麻,脚腕儿也生疼,四阿哥一把拉着了我,我下意识地抓紧了他的手臂。“唔……”他闷哼了一声儿,我抬头,看他皱紧了眉头,这才想起来他的手臂也是受了伤的,我赶紧松手。“怎么穿这么少?”四阿哥突然厉声问道,吓了我一跳,不自禁地解释:“十三爷受伤了,需要保暖呀。”他一怔,刚抬起手到我脸边,十四阿哥已走了上来,看我这副样子,就脱了自己的大氅下来包在了我身上,我一惊,还没反应过来,已被他抱了起来,只听他笑嘻嘻地说:“四哥,你受伤了,还是我来吧。来人呀,扶着四爷回去。”四阿哥淡淡地看了十四阿哥一眼,沉默了一下,点点头,扶着侍卫走了。我还没回过味儿来,十四突然低下头来看着我,我下意识地往后躲了躲。

“你不要命了吗?”他笑眯眯地说。我从不知道有人能用笑着的表情说出比冰还冷的话来,看着他没有半点儿笑意的眼睛,我轻吐了口气,垂下眼睫:“回主子话,当然要了。”他一愣,看了我这副公事公办的淡漠表情一会儿,抱紧我,就抬起脚走了。一旁的侍从本想接了我过去,被他一看,吓得退了两步,讪讪地跟在了他后面。我原本还担心他会做些或问些有的没的,可一路上他只是沉默地走着,我也只是盼着他走得再快些。眼看着快到营地了,我的心就全放在了十三阿哥的伤势上面。

“要是换了我,你会来吗?”十四阿哥突然低了头轻声问我。我一怔,过了会儿才明白他在问我什么。我抿了抿嘴,看了他一眼,还是那么吊儿郎当的表情,可还有些是我看不明白的,可这些都与我无关,不是吗?我低了头,轻声而坚定地说:“不会。”

我的勇气只够说出答案的了,再没半分儿富余用来抬头去看十四阿哥的表情。其实,不论是谁,只要是在我的能力范围之内,我都会去帮忙,我并不是这个时代的女性,做什么都离不了男性,连自我保护的能力都没有。我可以自保,甚至也可以去保护别人,但无论如何我不能这样对他说,且不论我离奇的来历,一个十三阿哥就够我揪心扯肺的了,更何况……还有……我的心一阵颤抖——是呀!还有他……这些念头都只是一瞬之间,只觉得十四阿哥顿了顿,继续前走……

到了营地他放了我下来,一落地,我忙低下身去行礼说:“奴婢谢过主子。”伸手想把大氅脱了还他,十四阿哥一挥手说:“你披着吧,赏你了。”我一顿,说不出什么感觉,但潜意识里决不想和他再纠缠不清,也就不再推辞,福下身去谢了赏。转头看见太监侍卫们来来往往的,正想抓住个人问问……

“玉全儿,你过来。”十四爷突然在我身后喊道。一个年轻的侍卫跑了过来:“主子,您回来了。”他上前一步打了千儿下去,十四阿哥看了我一眼说,“唔,十三爷怎么样了?”我忙往前走了两步,看向他们。

“回主子话,先儿送十三阿哥回来的时候,陆太医已经候着了,看了说不妨事儿,只是皮肉伤,并未伤着骨头。十三爷的身子骨儿向来好,只要用心将养,很快就会恢复的。”

“嗯。”十四阿哥点了点头,我情不自禁地吐了口大气出来,真是太好了,终于放了些心事儿下来。转过身儿,想想现在那里一定乱得很,我去了也帮不上什么忙,倒是德妃那里,我一早儿就跑了出来,到现在也没个信儿,冬莲她们定然急得很了……不如先回去吧!让她们放心,还得跟德妃娘娘解释我这半天儿的去处。“唉……”我不禁叹了口气,现在才想起来,到时候可怎么说呢?

“呃……”那侍卫顿了顿。“还有事儿?”身后传来十四阿哥不耐烦的声音,我没在意,只是继续往前走。

“是,回爷的话,四爷好像不太好。”

“你说什么?!”十四阿哥厉声说道。我只觉得身子木了半边儿,愣愣地站在当地,竟不敢回头——

“是,四爷本来就受了伤,流的血太多,素来身子又弱,可又偏偏去找十三爷,这两下里弄得伤口开裂,失血太多,已是头热得厉害,昏睡了过去。太医说,倒是有些险,就在前面那个帐子……”

 

我已经听不太清他在说什么了,只是想着,原来心被生生扯成两半儿就是这种滋味呀……真倒不如刚才被那只熊拍成两半儿,说不定倒真的送我回了现代也未可知呢。不管怎样,也好过受这等煎熬。用力地告诉自己,他不是为了我,而是为了十三才弄成这样的……我这样一遍一遍地告诉自己,不是安慰,不是推脱责任,这是事实呀!不禁用力摇了摇头,想挥掉那个潜藏在内心深处的念头……

过了一会儿,刻意地做了个深呼吸,觉得自己已经平静多了,刚要向前走,猛地发现十四阿哥不知道什么时候已来到了我的身边,我顿住脚步看向他。“原来如此。”他低低地哼笑了一声,缓缓弯了腰下来,好像一座无形的山压了下来,我被迫地看着他,十四阿哥扯起了一边的嘴角,靠近我的耳边,声音低得几乎听不见,“要是四哥刚刚和老十三在一起,你管谁呢?”我怔住了,看着十四阿哥那副惫懒面孔,他眼中有着不怀好意,有着一些愤怒,还有着一丝丝若有似无的嫉妒……

我的心慢慢地冰冷了下来,几乎是有些愤怒地看着十四阿哥,他怎么敢,他怎么敢把这个深埋在我心底、从不敢去触摸的问题,就这样轻易地,这样恶狠狠地挖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