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部 第十三章 遇袭 · 一

外面一片嘈杂,就看见侍卫们奔向前去,远远的在车队前面,人影浮动着……

“这是怎么了?那是谁的马车呀?”我伸长了头颈,也看不出个所以然。“好像是贵主儿的。”冬莲在一旁答道。我一怔,看了冬莲一眼,就缩了回去,倚着靠枕坐好。不知为什么,一听到跟纳兰贵妃她们相关的事儿,我就不自在。冬莲兀自兴致勃勃地看着,突听她叫:“海儿,你过来,前面怎么了?”我忙竖了耳朵听,只听是李海儿的声音传来:“莲姐,我也不太清楚,方才听一个近卫说,好像是蓉贵人那儿出了点儿乱子,现下都不让人靠过去,所以,小的也不太清楚,到底是怎么的了。”

——纳兰蓉月……她又怎么了?难道是和小春……我不禁惊疑起来,自打出了沈阳的故宫后,我记得她们好像都是随着贵主儿一起走的……

“一得了信儿,我就来告诉你,放心吧!”外面李海儿笑嘻嘻地说。“放什么心呀,我不过是白问问罢了,她们肉疼脚疼的关我什么事儿啊!快滚吧,猴儿崽子。”冬莲笑骂道。转过身儿来,她坐到了我旁边,拿起那杯参茶接着喝。看我若有所思地看着她,手里正拿着那暖斛子焐手,又说:“那小子,说得我好像多喜欢听闲话儿,嚼老太婆舌头似的。”我一愣,“呵呵”,不禁笑了出来,看来她误会了,我不是在想她呀。“你笑什么,难道你也想说……”冬莲瞪着我。我摆摆手说:“没什么,只是我也喜欢听闲话儿啊!”冬莲一怔,“扑哧”一声笑了出来,“你呀,还真是要命……”我笑着端起暖斛子举了举,作敬酒状。说笑间,外面一阵儿人声传来:“走了,走了……”话音未落,我们这辆马车已经动了起来,我放松地往后靠了下去,这么快就解决了,应该没什么大事儿。

一路上吱吱呀呀的,都是轮子轧在积雪上的声音,我不时掀起帘子,欣赏外面的雪景。虽然走的是官道,可两边不远处都是高高的树林,层层树挂,晶莹剔透。不时的有野生的小动物一闪而过,不过都是些鹿呀,兔子呀,那些比较温顺一类的。想来像是老虎、黑熊、狼、狍子那类的猛兽是不会轻易让人看到的,它们隐藏得更深,也许在我四处张望的时候,它们八成早就盯上我了。

“放下帘子来吧,你不是很怕冷吗!这会儿子起了风,你倒是不怕了。”冬莲嘀咕着。我回头一笑,就把帘子放下了……

走了快一个时辰了,也没再看见李海儿,心里隐隐约约总还是有些担心。“呼……”我做了个深呼吸,随手拿了本书翻着,不一会儿就觉得困了起来,只觉得刚闭上了眼,就被冬莲叫了起来,原来已经到了扎营的地方。我揉了揉脸就下了马车,“咝……”不禁倒吸了口凉气儿,好冷呀,这会儿太阳已经下山了,只隐隐地在天边还有一抹微红。我四下里张望了一下,就看见一座座营帐早已搭好,连绵而去,望不到头儿,因为那些蒙古亲贵们,也都来随驾出行,因此人口是越发地多了起来。这里是一片高地,下面就是无穷无尽的原始森林,现在看去上黑洞洞的,有些可怕……“走吧!”冬莲拉了我一把,我回过神儿来,忙的跟了她去。一进帐篷,一股暖气扑面而来,我吐了口气,把包袱放过一旁,脱了斗篷,就在熏笼旁坐了下来,烤着手。

冬莲打量了一下:“看来冬梅先来过了……”我回过头看了一眼:“嗯,她包袱在那儿呢。”冬莲正要开口,门口帘子一掀,李海儿探了头进来说:“莲姐,小薇姐。”他笑着点点头,“主子叫您去呢。”

“我们俩吗?”冬莲问。

“不是,就叫您了,梅姐已在那儿伺候了。”

“噢!知道了,这就来。”冬莲点点头。“成,那我在外面等您。”小太监说完就缩了头回去。“你快去吧。”我微笑着说,“这儿有我收拾呢。”

“嗯——对了,这刚来乱糟糟的,饭也许都不得吃,你要是饿了,点心在那儿……”

我笑着点点头说:“知道了,你快去吧,要是有事儿,就让李海儿来找我。”

“行!”冬莲一笑,转身出去了。

终于安静了下来,我抬头打量着四周,整座帐子都是牛皮制成的,接缝儿都用已用毡子和松香给粘的严严实实的,地上也铺了厚厚的毡子。我突然有种在露营的感觉,烤了这半天儿,已觉得身上暖和了起来,就站起身来,去收拾包袱行李。古人出门,带的东西很齐全,也许是因为生活不发达的缘故,所以要是不带齐了,再现去找,那可还真是件儿麻烦事儿。归置了半晌儿,总算是大致弄好了,我直起腰,活动了两下,又往暖笼里加了几块儿炭和一小块儿麝香,屋里顿时香暖了起来。

我环顾了一下四周,听听外面也没什么响动,就重重地往后倒了下去,“呵呵……”摔在厚厚的被褥上,感觉真好呀,我闭上眼睛,美滋滋地哼着歌儿,过了一会儿就迷糊起来……

“呼嗬……”突然一股子热气断断续续地吹着我的脸,这什么声儿呀?我一愣——张开眼来……

“啊!”我大叫了一声,只看见一个毛茸茸的脸,正低头看着我,两只又黑又圆的眼睛好奇地盯着我。我一个翻身儿就坐了起来,“这——这……哪儿来的这么大一只狗呀?”我们彼此对视着,我虽不怕狗,可这么大一只……心里不禁毛了起来。“啊,你别过来。”我往后蹭着,那只大黑狗嗅了嗅,突然原地坐了下来,只是摇着尾巴,很开心的样子。“呼……”我松了口气,吓死我了,好在这狗听得懂人话,我下意识地又往后退了俩步,它再听话,也还是离它远些的好。

“哎哟……”我只觉得绊倒了什么,不自禁地往后栽偎了下去,正不知所措,却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被人紧紧地抱住了。他身上传来一股淡淡的酒气。我一紧,接着就放松下来,看着正抱紧我的那只手,想着要不要给他一口……

🍄 落·霞^小·说w w w…l u ox i a…c o m …

“你要是咬我的话,我可就叫黑狼咬你了。”十三阿哥笑眯眯的声音在我头顶传来。“哼……”我咬了咬嘴唇儿,抬起头来看向他,“你什么时候来的?”十三笑看着我说:“刚来,看你正眯着,我就没叫你。”我瞥了他一眼,“是呀,你是没叫,你让狗来叫我了。”

“哈哈……”十三阿哥大笑出来,“黑狼喜欢你呢!”

“还笑呢,吓我一跳,我说那狗怎么会听我的话儿呢。”我瞪了他一眼,就挣脱了出来,走到熏笼旁坐了下来。十三蹭了过来,紧紧地挨着我坐下,头重重地放在我的肩膀上,一只手捞过来我的辫子揉搓着。就这么过了一会儿,我看他有些懒懒的,并不像往常那样跟我说东说西的,就问他:“你怎么了……”我推了推他。

“嗯?——没事儿,就是心里烦。”

我看他并不太想说也就没再追问:“那你饿不饿?晚饭吃了吗?”十三摇了摇头说:“没吃,就是在席上喝了两盅儿。”我不禁皱了皱眉头,怎么能空着肚子喝酒呀。真是……我轻轻推开他说:“我去拿些点心来。”十三抓住我的手,仰头说:“我不饿。”我甩开他,扬了扬眉头:“我饿。”

拿了点心盒子过来坐下,黑狼就凑了过来,在我面前摇着尾巴,舌头伸得长长的。“呵呵”我不禁笑了出来,就掰了点心来喂它。我看不出它是什么品种,只是身材高大,有点儿像圣伯纳,脾气也像,好得很。但我知道这在个时代,这种狗还未引进中国呢,可藏獒没这么好脾气呀。我一边喂它,一边用手给它搔痒,这大狗惬意得很,就用舌头来舔我。“呵呵”我开心地笑了出来,他口水好多。

“黑狼!起开!”十三阿哥突然开了口,吓了我一跳。黑狼马上听话地走到一边趴下,但还是渴望地看着我。我回过头来,看着十三似乎有些不高兴,“你怎么了?”

“哼……”他转过了头,我一怔。难道……呵呵心里不禁偷笑了出来,不会吧,还真有人跟狗……我忍着笑走到一旁的水盆儿去洗手,十三见我不理他,就瞪着黑狼,那只狗也不明所以,只是玩命地摇尾巴讨好他。我走了回来,拿起一块点心,送到他嘴边,“给……”十三偏了偏头,不吃呀,那算了。我也不管他,自己咬了一口,“嗯,真不错!”正想再吃,十三阿哥突然伸了头过来,把我手里的半块儿咬走吃了下去。我笑着转头去看他,他面色已平了下来,我就把盒子拿了过去,一口口地喂他吃。

“我今儿见到外公了……”正吃着,十三突然说了那么一句,我一愣——看向他……他没看着我,只是望着帐顶……“他们说起了我额娘……”

我暗暗吐了口气,原来是为了这个,情绪才这么差呀。“你还记得你额娘吗?”我轻轻地问他,他微微摇了摇头说:“记不太清了,只是记得她很温柔,会唱很好听的蒙古长调……”我看着他,心里明白,在这皇宫里,没娘的孩子是多么的可怜……我慢慢伸出手去,握住他的,他一僵,就紧紧地回握住了我的……

身边传来了冬莲她们均匀的呼吸声,我却张大了眼睛,看着黑黑的帐顶睡不着。十三阿哥给我讲了一些关于他的生母章佳氏的事情,她在生十五格格的时候难产而亡,那时候十三阿哥还很小,并未享受到太多的母爱,却受尽了没娘的痛苦,一直到现在。他跟我说了许多他自己的事儿,其中也包括四阿哥对他的好,听到那儿时,我的心不禁加快跳了起来,看得出,他非常敬爱四爷,四阿哥有些兄代母职地教了他很多的东西,也给了他很多温暖……看着他那时愉悦的神态,说起四阿哥时的敬重,我不自禁地想着,说什么红颜误国,只不过是男人们的一个借口罢了。痴情如爱德华一世者,也曾想借用希特勒的势力,重新登上王位,唐明皇也是亲口下令杀的杨玉环以平兵变,没有什么比权力更重要,古今中外,无一不同。

“唉……”我低低地叹了口气,那我又算什么呢?对于十三而言,也许只是溺水者抓住的一块儿浮木,或许会跟他一起沉下去,也许不会,可就算是上了岸……我不禁苦笑了出来,又有谁还会带着那块儿木头一起走呢?也只是随手丢掉罢了,尽管那曾救了他的命……

“小薇,醒醒……”

我眨了眨眼,迷迷糊糊地看见冬梅正在推我。“天儿亮啦?”我问。

“是呀,快起吧。”

“嗯。”我挣扎着坐了起来,忙的穿衣服,尽管屋里火旺旺的,可离开热被窝,还是觉得很冷。正穿衣服,冬梅突然转过身儿来:“你昨儿晚上做什么梦了,一脸的泪痕?”

“啊?”我一怔,下意识地用手去摸……果然,眼角还有些湿润。我强扯了扯嘴角:“不知道,我自己也不记得了。”冬梅也没放在心上:“嗯,你收拾收拾,冬莲已经过去伺候了,我这也就去,过会儿子你吃过了饭,去替她也就是了。”

“好,我知道了,我会尽快过去的。”

冬梅点点头说:“也不用太急。”说完转身出去了。我忙忙地擦了牙,梳洗了一下,看见熏笼上有一碗热好的奶子,知道是冬梅留给我的,上去喝了,又垫了两块儿点心,就走出了帐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