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部 第十一章 疼惜 · 一

小薇,快点儿走呀……”银燕她们在前面儿直冲我招手,我一笑,也紧了几步,可还是慢吞吞的。今儿个是中秋夜,皇上大宴群臣之后,又在御花园开了家宴,后妃阿哥和公主们,都已早早地在那里恭候了。今儿晚上不是我当值,因白天已搅得我一肚子心事儿,这心里头不是在想家,就是在那儿瞎琢磨下午发生的事儿,觉得心脏就好像撒了一层辣椒面似的,热得难受。因此只想早早地睡下,宁可去闭着眼做噩梦,也不想再睁着眼面对比噩梦更可怕的现实了。

回屋刚擦了把脸,银燕她们就闹了进来,非要拉着我去赏花赏月,说是德妃娘娘赏了月饼黄酒,还放了假,机会难得。我勉强着推辞,只说身子不爽,她们也不听,就强拉了我出来。大家都是一拨进宫的,平日里处得也还好,按说我已算是先一步登了高枝儿了,所以也不能太不合群儿,背地里教她们戳我的脊梁骨儿。心里虽是一百个不耐烦,可还是强笑着随了她们出来,往慈宁花园去。我只觉得自己越来越不像自己,一天到晚对着人傻笑、假笑,说违心的话,做不愿做的事儿。

“唉……”不禁深深地叹了口气,用手去按摩太阳穴……

“小薇呀——”我一顿,一抬头看见银燕跑了过来,她微喘着气说:“看你平常干活儿那么麻利,偏今儿个大伙儿出来玩,你倒像个乌龟似的。”冲头过来就是一顿数落儿。银燕出身不错,父亲是正白旗的四品武官,直属大阿哥旗下的,这些日子看来,她也是个极要强的女人,只是有些愚顽,偶尔会不分轻重。我微微一笑,还未及说话……

“现在也没主子在了,就别再装文气儿、走官步了吧。”春燕似笑非笑地看着我说。我心里自然明白得很,平日里德妃对我高看一眼,她们心里未尝不是拈酸的,只是我一向规行矩步,为人谦和,让人说不出什么长短也就是了。可就是这样儿,还是……不禁暗暗苦笑,我又能怎么样呢?唉!老一套——装傻吧!我笑得越发白痴起来……“燕姐呀,可怜我上午也是帮你搬了那些个东西,饶过我吧。”

“哧……”银燕笑出了声儿,这才不说什么,挽着我的手臂前行。

上午她收拾些私物,那么多个太监不使唤,偏要这些一起进宫的丫头们上手来弄,那我自然也是要去帮忙的。看她那副春风得意的样子,我心知肚明,别人来不来倒在其次,我来帮忙,她才是挣了面子的。先不说我现在在宫中地位如何,就是出身原也是比她高的。但只要她不找我麻烦,出点子力气对于我而言倒是无所谓,反正她最在乎的对于我来说狗屁不是,随她去就是了。突然感觉她有点儿像纳兰蓉月,都特别喜欢出挑儿,哪怕大家都是屎壳郞呢,自个儿也得一次推着三个粪球,以显示出那份与众不同来……

“扑哧”想象着纳兰蓉月推粪球儿的样子,我不禁喷笑了出来。银燕奇怪地看了我一眼,刚想问我在笑什么,那群丫头早已兴奋地跑了过来:“燕姐,小薇,你们可真慢!花园子里摆满了花灯,各式各样的,好看着呢!”银燕本也是一脸的兴奋,可又忙压了下去,端出了一脸的肃容来:“没见过世面的小蹄子们,什么好东西呀,也让你们这么叽叽喳喳的没了半点儿规矩。”这样子倒是很有些像冬梅她们的架势,我不禁偷笑。

这些个日子处下来,宫女们都知道她有些厉害,隐约间她也算是个领头的了,前两天儿还有些不知天高地厚的去要冬梅姐妹的强,被那姐儿俩不软不硬地顶了回来,才知道了些厉害。眼看着我和那姐俩儿好,对我可能更有些想法,所以今儿个上午才有了帮她干活儿那一出儿。

见众人都不再言语,她这才施施然地领头,向花园儿进发,我手里提着食物盒子,也随大溜儿跟着踱了进去。火树银花,五彩斑斓,清芬四溢,我也不禁暗叹,真是奢侈帝王家呀,就是在现代,也见不着这么多精美的花灯……

今晚的天气晴朗,一轮明月高挂天空,四周繁星点点,与地面交相辉映……耳边丫头们笑闹声不断传来,看着四周衣香鬓影,嗅着空气中桂花的香气,我的心渐渐平和下来,不自禁地融入了其中,一路上分花拂柳,欣赏着各式花灯的奇妙之处,暗自赞叹工匠们的巧手,这真是万金难买呀!走着走着,猛地发现不知什么时候与银燕她们走散了,四下里张望了一下,人影重重的,也看不出个一二三来。

我捏捏脖颈,刚才一直仰着头看灯笼,这会儿倒觉得有些酸痛了,心想想还是算了,这么热闹,想来她们也不会像学生似的排队参观,八成也早就走散了,我大可不必再四处寻找,反正走不出宫门去,早晚都得回长春宫。想到这儿,倒也有些高兴,总算是摆脱了她们,可以清静一会儿了,看看周围倒也安静,我琢磨了一下,就往里深走了几许,走到一个假山石后坐下,石头虽有些凉,可倒也还受得住。把食盒放过一边,我两手撑在石头上,后仰过去望着星空,真的很美……以前怎么没发现月亮这么圆这么亮呢……

过了一会儿,微风吹了过来,只觉得脸上湿湿的,这才回过神儿来。看来自己近来水源似乎是丰富了不少,水满则溢嘛。要不然就是最近用脑过度,老年痴呆提前,搞成了泪失禁,“呵呵……”我撇了撇嘴,坐直了身子,觉得肚子有些饿了,打开食盒,看看里面有几块儿月饼,还有一小壶黄酒,就顺手拿了出来。我一向不太喜欢吃这些玩意儿,不过一来确实是饿了,二来在这清风明月里,倒觉得别有一番风雅。不禁也兴头儿起来,掰了一块儿放在嘴里慢慢地嚼……嗯!好像是自来红,味道也不错,甜而不腻的。

我的酒量不好,以前在家也就是多半杯啤酒的量,因此虽倒了一杯酒,也只是应景地抿了一小口,喝个情趣罢了。正在自得其乐中,隐隐的人声儿传来,我一愣,就竖了耳朵去听。只听见一阵脚步声儿是越来越近,不禁皱了眉头,觉得有些扫兴,心里暗盼着他们只是路过而已。可偏偏不知是谁,就走到了我的左前方停了下来。

“咱们就在这儿吧,这里僻静,一向没什么人来,这儿又高,下面咱都能看得一清二楚的。”一个温润的男声传来。我大大地一愣!这声儿听着怎么这么耳熟呀!好像是……

“嗯……”一个轻柔的声音飘了过来,却像是一把大号的重锤,狠狠地敲在了我的心上——是小春!我动也不能动地僵在了那里,只觉得连呼吸也停止了,那口月饼正堵在我的嗓子眼,让我有种窒息的感觉,可我连咽都不敢咽,只是让自己也变成了一块儿假山石。

“春儿,前儿个皇阿玛宣你了是不是?”听见太子轻轻地问,没什么声响儿,我想小春可能是点了点头。“唉……”太子爷低叹了一声,“这也好,这样就算咱俩在一起,也不会被……”顿了顿,又说,“我和你是真情真意的,不是为了别的……”话未说完,小春已是轻泣了出来……

我正慢慢地用唾沫把月饼浸透,好一点点儿地咽了下去,听见太子也这么说,差点儿被噎住,强使力地咽了下去。心中不禁苦笑,看来这古今中外,人都是一样的,做的事情越龌龊,就越得为自己找个纯洁无比的借口。当权者发动战争总会说是为了正义,而偷情的男女十有八九也会说是为了真情。转念一想,自己更是无奈了,看来这正史也好,野史也罢,似乎都不是我努力做些什么所能改变的,那么我出现在这里到底意味着什么呢?我可怜小春,那今后又是谁来可怜我呢?原本以为自己是超脱事外的,可现在看来确是陷得比谁都深,我可以看见别人的未来,却唯独看不见自己的……

脑子里乱转,只听得耳边不时传来太子爷哄慰小春的声音,过了一会儿子,声音突然有些变了——我一愣,仔细听了听——不禁苦笑出来……从未想过自己会有听窗根的一天,可我却已僵硬得连脸红的力气都没有了。想着非礼勿听的原则,自己就在心里头数羊,一只两只……可耳边的声响儿时大时小,由不得你。最后我也只得出一个结论:不论古今,男女搞在一起,肉麻的方式都是一样的。心里尴尬得要命,浑身说不出的不自在,偏又一点儿也不能动。这要是被发现了,恐怕我也就不会感到尴尬了,不是吗?死人是没感觉的。也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突然觉得很想上厕所,可这前头那对儿……我不禁咧了咧嘴——看来我不光会泪失禁了,跟着还会尿失禁了……

“太子爷……”远远的老公公的声音传来,我精神大振,看来是太子爷身边的人找来了。只听得小春也是催着太子快走,一阵儿衣衫窸窣的声音过后,太子爷走了出去,过会儿子就听见他对下人的训斥声:“大晚上的鬼叫些什么,我还能让狼叼了去不成?”太监们忙着赔笑,嘴里解释着什么的就紧跟着他走了……

小春也是听着声音远去了,才悄悄地走了出去。我还是安静地待在那里,又过了好一会儿,确定不会被人杀个回马枪,就慢慢地扶着假山站了起来,也管不了这身上酸疼,腿上抽筋儿,麻利儿地收拾了东西,忙顺着另一条路走了出去。眼见长春宫不远了,步子才慢了下来,好在一路上并没碰到什么人,现在才发觉自己的心跳得厉害,做了几个深呼吸——定了定神儿,觉得好些了,这才慢步向侧门走去。

跟门口的太监打了招呼进去,抬头看见正屋里灯火通明的,知道德妃已经回来了,但今晚也没有我什么事儿,就往自己的屋子走去,心里还在不自禁地想着小春,可也明白这话儿是无法再点给她的了,不论我再说什么,也都没用了,心中不禁有些不是滋味……

 

“小薇……”冬梅的声音突然传了来。我一惊,忙转回头去看,只见冬梅正赶了上来,我忙收敛了心神,笑着问她:“主子怎么这么早回来了,我还以为……”我话没说完,冬梅已来到面前:“嗨!别提了,十三爷在席上和人动了手儿,娘娘说前儿个苏州府进上的化瘀膏让你收了起来,教我来找你要呢。”

“你说什么??”——我只觉得脑子“嗡”的一声……十三跟谁动手了?老四?老十四?还是……

晕头涨脑地去库房里翻箱倒柜,只觉得明明就是放在这儿了,可说什么也找不到,冬梅也帮着我四处翻找,过会儿子脑门上已是见了汗,她站直了身子说:“我的腰都酸了,小薇,你再好好想想,搁哪儿了。”“我记得就是放——昨儿个还——见鬼了……”

我自己也不知到底在嘀咕些什么,只是心里火烧火燎的。冬梅见我没头苍蝇似的四下里乱转,急得满头大汗,“扑哧——”一声倒笑了出来:“你呀,最近也不知是怎么了,一天到晚不是不言不语儿的,就是闷头傻干,我看你呀,是在廊子上吹多了穿墙风,人都给吹傻了!”我白了她一眼,都什么时候了,还拿我开涮,什么穿墙风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