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部 第十章 圈套 · 二

刚走回自己住的屋子,就看见李海儿正在那儿张望,一闪眼看见了我,就满嘴里菩萨神佛地跑了过来说:“我的好姐姐,您这是去了哪儿呀?”我忙笑说:“真是不好意思,为图个清静,看书就忘了时辰,可误了你的差事?实在是对不住了。”他一笑说:“成了,我赶紧把家伙什儿还回去也就是了。”说完转身没走两步,一拍头,又回过身儿来说:“您瞧我这记性,差点儿把正事儿给忘了,小薇姐,有人给您东西,我已放您门口,您别忘了。”说完就转身跑了。“喂……”我话音儿还没落地,他已跑得不见人影儿。我不禁好笑地摇了摇头,有鬼撵他吗!

进了院子,来到自己屋前,果然看见一包东西正放在门下,就捡了起来,边开门边想是谁给我的呢?……应该不是十三——难道是小春?我进屋点燃了蜡烛,打开那个小包袱,里面是一个松木的盒子,散发着清香,上面刻着岁寒三友的图案,甚是雅致。

我打开来看——“哇喔!”我不禁低叹一声,“好漂亮!”里面是大小不同的毛笔,最妙在于他们的笔杆儿各有不同,有竹子的,有檀木的,还有羊脂白玉的。我爱不释手地翻看了半晌儿,这才想起来看是谁送的,往下翻了翻,突然发现底下压了张帖子,抽出来看……

“啊!”我重重地坐在了椅子上——是他!

转眼中秋就要到了。过去的人们平日里也没什么乐趣,因此遇着个节日就要大张旗鼓地热闹起来,宫里更是如此,人人脸上都带了丝喜气,忙前忙后的。

我向来不喜欢吃月饼,加上这又是一家团圆的日子,让我心里更加想念我的家人。只是这日思夜想的,却引得心里越发得不好受起来,也只能强迫自己丢开手,所以虽也是跟着众人忙活,可脸上总是淡淡的。冬莲她们笑我是个冷人儿,原本就是一天到晚的只知道看书写字儿,现在越发的连话儿都不爱说了,看看那些刚进宫的丫头们,哪个都是兴奋得不行,只有我却还是一副好吃好睡的样子。可她们哪里知道我一肚子的心事儿,是半点儿也说不出口的,也只能笑笑罢了,随她们去开心。

过了几天儿,突然发现自己瘦了下来,身上也有些不舒服,这才警醒了起来,这样子下去于自己可无半点儿益处。于是我加倍努力地工作,希望能尽力冲淡对家人的思念,最起码这么样儿能让自己没那么多的想头儿。

德妃娘娘见我勤快、肯干,偏又不多言多语的,倒是对我越发信任,也当我是个体己人儿了,待我越发地好了起来。福公公虽然一向和我不对盘儿,可见德妃这样儿,对我面子上倒是客气了许多,我不禁苦笑,这也算得上是歪打正着了。

我为人一向低调谦和,和冬莲、冬梅她们处得又好,德妃娘娘又甚是宠幸,其他的宫人哪个的眼睛不是雪亮的?所以平日里也都是笑脸相迎,有求必应的。我虽感好笑,可也更加小心起来,心里明白得很,越是这样,也就越有人在一旁虎视眈眈地等着捏我的短处。

“呼……”我长长出了一口气,只觉得脖子僵得很,伸了个懒腰,脊梁附近就感觉好像针扎的一样。忙站了起来四下里走遛儿,我可不想年纪轻轻的就得了颈椎病。

清朝的后妃大多信佛教,德妃也不例外,每日里固定的时辰,都是要念经礼佛的。因此从良妃娘娘那里借来了这本《金刚经》,让我抄写清楚,好给她平日里诵读。这几天我就在忙这件事儿,娘娘的意思是希望能赶在八月节前,所以我也是玩了老命在拼的。那经文弯弯绕绕的,读起来都甚是绕口,笔画还多是繁复,写错了一个字也是要重写的,因此搞得我是苦不堪言。我回头看看,再写一篇儿就可以交差了,心里也终于松泛儿了起来,哼着歌儿溜达到窗边,眺望着宫里的风景,休息一下眼睛。可觉得身上还是酸疼,转了转腰,还是不行,干脆就做起课间体操来。一边给自己喊号子,一边努力地做动作,不一会儿脑门儿就见了汗,身体也觉得舒坦放松起来。做到弯腰摸地的动作时,只觉得腿筋儿已被压得生疼,可还是死活摸不着地面儿。不禁暗叹,看来我现在的这个身体韧带不太好。当下心里做了决定,以后要多多锻炼,以保持身体健康。

“呼哧呼哧”……我满头是汗,喘着粗气使力下压……“呵呵!”在我以蛮力重压之下,手指终于将将儿地碰到了地面,不禁暗自得意……“扑哧”一声轻笑传来。我一愣,下意识地从两腿之间倒看了过去……

十四阿哥正挑着眉,笑嘻嘻地站在门口看着我这副怪样儿。我大惊!猛地立起身子来……

“哎哟……”头好晕,我不禁退了一步,靠着窗子站住了,只觉得眼前是一抹黑,只好闭了眼,等这股子晕劲儿过去……过了一会儿,感觉清明了起来,张开眼,“嗬!”吓了我一跳,十四阿哥正站在我跟前儿,若有所思地看着我,我下意识就想往后退,早忘了后面就是窗口。“啊……”只觉得身子往外栽去,十四阿哥赶紧一把拉了我回来。我定了定神,挣开他的手,福下身去说:“奴婢给十四爷请安,主子吉祥。”

“嗯,起来吧。”十四淡淡说了一声。“谢主子。”我又福了福身,站过了一旁。只觉得有些头疼,心里暗自掂惴这刺头儿的来意。这个精明厉害的十四爷可不是个善主儿,让人摸不透,到现在我也不知道,他对我来说到底是敌是友……

他没再看我,却只是背了手,在屋里四下张望溜达……走到了桌旁,看见我写的字儿,眼一亮,就拿了起来,一张张地细看。我虽低了头,可眼珠儿还是随着他的动作转……“你的柳字写得不错呀,有一股子女人字儿里少见的挺拔。”

“啊?”我一愣,看向他,刚张开嘴想说些自谦的话儿出来。“你过来。”十四阿哥冲我招招手。我不太想和他离得太近,可也没法儿,只好磨磨蹭蹭地挨了过去,站在书桌的另一边。十四阿哥倒没太在意我的位置,只是指着我的字儿说:“你看,你这个“佛”字儿,这拐角儿连接得有些生硬,我也学的柳字……”他抬了头,笑望向我说,“柳字妙在飘逸,若是写生硬了,就没了那份味道了。”说着就写了一个“佛”字给我看。我伸头看了看,确确实实写得好,就忙着恭维了几句……

可心下着实不太在意,学的时候就很随意,现在也只是为了多个乐子,至于写得是像柳字儿还是像“杨字儿”,我倒是不太在乎,所以也只是随口附和他。看我一脸唯唯诺诺的,十四探身儿,将我一把拉他身前,我吓了一跳,刚要挣扎,他却塞了毛笔在我手里,紧紧地握住了我的手说:“别动,你字儿写得不错,又是难得的风骨儿,就应该更上一层楼才是。”他很严肃地说。我一愣,抬头看,他一副认真的样子,我倒有些迷惑。向来见他都是一副惫懒不羁的样子,眼前这样儿倒是……

突然看见他微微一笑,我这才反应过来,低了头下去。“来,跟我写……”我只得被动地跟随着他的笔力写字,只觉得浑身不自在,周身就好像有虫子在爬……十四阿哥却是毫无所觉似的,只是带着我一个个字儿地写,不管怎么说,写得确实很漂亮。看他这么认真,过了一会儿子,我渐渐地也写得认真起来……

“怎样,这个“佛”字儿写得好多了吧?”我笑着抬起头来看他,眼风儿随意地扫到了门口……“啊!”我一顿,忙扯了手出来,退后了两步儿。十四阿哥刚要说话儿,见我这样儿也是一愣,就向门口看去——

“十三哥儿,你什么时候来的?”他笑着打了个千儿。十三阿哥一笑,走了进来说:“刚过来,今个儿是中秋,晚晌儿是宫宴,我跟太子爷和四哥就一起过来了。”他转了头望向我,样子淡淡的。我上前请了安,他随兴儿地抬抬手说:“娘娘说你在抄经文,老十四也在,我就过来看看,你那经文抄好了没有?”

“是,还有一页也就完了,今个儿肯定能让娘娘用上的。”我忙答道。“嗯。”十三点点头,不再说话,屋里是一片静默……

“刚才十四爷看我有些字儿写得不好,就指点了一下,奴婢真是受益匪浅呢……”下意识地我就解释了出来,自己也是一愣,可话一出口,已是收不回来了。十三转过头来看向我,我淡淡地笑了笑,他一愣,就转回头去,可眉梢眼角儿已带了笑意。见他能了解我的意思,我心里也有些个开心……

“嗯哼……”十四阿哥清了清嗓子。我转头看去,他脸上又变成了那副似笑非笑的样子。“十三哥儿,要是没什么事儿,咱们也该去了,总不好让太子爷等吧。”他笑嘻嘻地说。

“成,走吧,小薇,这经文你紧着些也就是了。”

我弯下身去:“是,奴婢知道了。”见他们两个抬脚走人,不禁呼出口大气,暗叹,真是好险,这两个人向来不对路数儿,今儿个我差点就成了“三明治”。十四阿哥看了我一眼,我不自禁地打了个冷战,心里有些嘀咕,可见他没事人儿似的往外走,也就安下心来,暗笑自己神经过敏……

“喂……”十四阿哥到门口突然回过头来,我一愣,十三阿哥也回过头来看他。“小薇呀,你那套毛笔真不错,不是宫制的吧,谁给的呀,赶明儿个也让他给我弄一套来。”

只觉得嗓子眼儿干得很,领口也突然紧得让我喘不过气来……看着十四阿哥一脸的诡异,我不禁苦笑,也不知道自己的第六感这么灵光,到底预示着好还是坏,可下意识里却很惊异,十四阿哥怎么知道那副毛笔是四阿哥送的,那他这么说又是在……

脑子里晕成一团,却还是清清楚楚地感受到十三的眼光像箭般扎了过来,心里明白,刚才的那番解释可能得罪了十四阿哥,所以……

💦 落 | 霞 | 小 | 说 | w w w | l u ox i a | co M|

我抬头刚要张嘴,却只看见十三的后衣襟儿一闪,人已走了。十四阿哥却是不再笑了,只是深深地看了我一眼,转身也走了。我猛地追了两步儿到门口又停了下来,觉得腿软得站不住,就顺势坐在了门槛儿上,只觉得头涨得很,我闭起眼睛,重重地靠在门框上,午后的微风一阵阵吹来……

这可怎么是好呢,心里叹息,只觉得脑子里乱极了,风打在身上,我突然一个激灵坐起身来,望着他们远远的身影儿,心里隐隐觉得,我似乎已然落入了一个圈套儿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