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部 第十章 圈套 · 一

“好热……”我心里想着。四阿哥的手像烧红的烙铁一样,紧紧扣在我的手腕上。我抬眼看去,他却一脸的漠然,只是淡淡地看着我,我有些不知所措,只是下意识地转头去看十三阿哥他们。还好,十三正在说些旅途趣闻给德妃听,他本身就诙谐幽默,加上口齿便给,逗得德妃前仰后合的,拿着手帕捂住了嘴,笑个不停,一旁伺候的人也都停住了忙活,跟着偷笑。我不自禁地松了口气……

“咝……”我倒吸了口凉气。好痛,只觉得手腕子都快断掉了,我忍着痛看了四阿哥一眼,就垂下了目光去望着那幅布料。我真是想不明白,怎么会有人做着这么火热的举动,却又有着这样一副冰冷淡漠的表情。不禁有些迷糊起来,如果不是手痛得很,我甚至以为是不是在做梦。

“呵呵,看来小薇真是很喜欢那幅料子呀,都迈不动腿儿了……”十三阿哥的笑谑传来,我一愣,下意识地使劲抽手……动不了……天啦!我哭的心都有了,这四爷到底是想干什么呀!我有些生气了,抬起头瞪着四阿哥,好啊!既然他都不怕丢脸了,我还客气什么?叫板是吧。正要铆足了劲儿把手解放出来,就看见那双乌黑的眼眸突然闪过了一丝笑意。我不禁一愣,“啊!”我尖叫了出来,“扑通”一声,就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四周众人都愣愣地看着我,我只是傻乎乎地望住了四阿哥。他……他怎么可以突然松手呀,这可也太卑鄙了。“小薇?!”德妃叫了出来,这才叫醒了众人,冬梅她们忙上来扶我,我只觉得脸热得好像马上就要溢出血来。真是可恶,我屁股痛得要命,可又不敢当众去揉。我正在喃喃地诅咒,突听德妃问:“小薇,你这是怎么回子事儿?”我忙使劲做了个笑容,脑子里拼了命地转念头,可支支吾吾的就是说不出口……

“额娘,是我刚才听十三弟说笑话儿听住了,攥紧了料子却没防备她来拿,就猛地松了手,却不成想……”四阿哥突然开了口。“哧!”德妃笑了出来,“这倒是两下里凑了巧,只是可怜了小薇的……”德妃一笑,掩住不说了。周围的宫女太监没有个不笑的。我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只能站在那里苦笑。冬莲已走上前去,把那幅料子拿走了,我悄悄地退后了几步,背靠着墙,轻轻地揉搓我那可怜的屁股,只觉得尾椎一阵阵的生疼,不禁抬了头,瞥了四阿哥一眼。四爷看了我一眼,就转头去跟德妃娘娘说话儿,样子仍是淡淡的,可嘴角已带了笑意。

“唉……”我轻叹了口气。不知为什么,看到十三阿哥因为我而开心的样子,我也会很开心。可看到四阿哥因此而开心时,我却有种晕车的感觉,说不上舒服,但确实晕得很。我无意识地盯着四阿哥看,心里乱乱的,脑中虽在胡思乱想,可四阿哥淡淡的笑容还是吸引着我,也许是因为稀少吧,就好像昙花一现一样。要是他一年四季都是一脸和善的笑容呢?我下意识地想了想那种状况,“嗬……”我不禁打了个寒战,只觉得身上的鸡皮疙瘩全部起立,不禁咽了口唾沫,那一定是很可怕的。

突然一道目光射来,我转眼一看,是十三阿哥,他正直直地看着我,脸色已暗了下来,我一顿,转开了眼睛,心里暗叹:“晕车药来了。”他这样的目光可比什么都有用。我低了头下去琢磨,难道说我是白雪公主后妈的毒苹果吗?两个人一起吃,一个吃了高兴的话,另一个就必定得噎死?不禁苦笑了出来,既然这样,那就都不要吃好了。我往一边又退了两步,站在了宫女太监们的后面。打定了主意,最不济做个烂苹果,谁也不想碰就是了……

过了半晌儿,天儿已晚了下来。按规矩,宫妃们是不能轻易留饭的,就是亲生儿子也不行,四阿哥他们看天色不早也就辞了出去。四爷是大阿哥,早已开府建衙,自有宅第,而十三阿哥因年纪尚幼,仍住在宫中的丽景轩。

德妃让福公公送了他们出去,下人们也大部分都散了去,我仍然留了下来,帮着冬梅她们忙着收拾四爷十三爷他们带回来的礼物。这本来不是我的活儿计,可我现在半点儿也不想离开这里,今儿个晚上已经够诡异的了,要是现在出去,碰上了谁,我也吃他不消。既然如此,那就没有比德妃这里更安全的地方了,他们总不能又闯了进来,硬拉了我出去。可冬梅她们倒以为我是因为跟她们好,所以才留下来帮忙,心里倒是欢喜,说我有姐妹情谊,还不时地与我说笑。我也实在不好实话实说的,就只能担了这美名儿,随她们去说。总不能告诉她们,我是因为想做缩头乌龟,而觉得德妃这里的壳子比较硬吧。

折腾了半天儿,总算是大致弄好了。德妃见我如此勤快,就夸了我两句,还把那块儿让我摔了个屁股蹲儿的布料赏了我,我忙着表白推辞。冬莲她们倒笑我装相儿,德妃也只以为是我们在玩笑,谁也不知我是真的受之有愧。福公公进来通报德妃,说晚膳已好了,请娘娘去进膳,德妃就带着冬梅她们去了。

伺候进膳是有很大规矩的,都各有专人服侍,可能是为了安全吧。这是我万万插不进手的,所以我只是行了礼,然后退下了。我提着食盒儿在长春宫中里快步走着,刚才因为一直在德妃屋里忙,倒是误了我自己的晚饭。宫里服侍的奴才们为了伺候主子,都是分了两拨来吃饭的,我是属于早吃的那拨。今儿个实在是晚了,本以为去了也是什么都没了,没想到李海儿那小子倒机灵,他是管送饭等杂务的,因见我没来,就给我留了一份儿,放在食盒儿里,我忙谢了他,他又说了些什么我们是姐弟,自然要照应一类的,我笑着又谢过他。

按规矩这食盒碗碟儿什么的,都是要按时交回的,他却让我先拿了去,晚些时候再交回就是了,我不愿让别人觉得我搞特殊,忙推辞着说不用。旁边虽有别的太监杂役,可知道我在德妃面前甚是受宠,都不拦着反而随声附和,搞得我实在推辞不得,也只得谢了他们就拿了来。我边走边有些感叹,世态炎凉呀,我现在所体会的似乎是好的那一面,不禁摇头,希望自己不会有墙倒众人推的那一天。

到了转角,犹豫了一下,然后决定不回房去吃了。我转身向廊子走去,想想十三阿哥送我的东西还在那儿,得把它拿回来。那里还有别的人去打扫,我不想让被人知道或乱碰,那毕竟是十三送我的第一样东西,而且我很喜欢。

廊子里静静的,底下竹影婆娑,沙沙作响,我这人天生地喜静,这会儿才觉得心情彻底地好起来,低哼着歌儿往上走。到了门口刚要开门,不禁顿住了,门是虚掩着的……谁在这儿?不会是其他宫人,就算打扫也是明儿一早的事儿了,这里面都是些值钱的物件儿,不是谁都能来的。我愣在门口瞎琢磨,感到有些害怕,只是不敢把门推开。

突然一股张力传来,我一愣,下意识地就明白了是谁在里面,不禁苦笑着摇了摇头,躲了半天儿,结果……我呼了口气出来:“十三爷,是你在里面吗?”听了一会儿,没动静,我不禁笑了出来,这小子还真是……

“嗯哼”我清咳了一声,“既然没人在,那就算了,我回去了。”我重重地踩出了几声脚步,然后立定站好……“哗啦”一声,门大开。十三阿哥满脸怒气地就要蹿了出来,当头看见我笑眯眯地站在那里,他猛地一下顿住了,就站在那儿喘粗气。我一笑,走上前去从他身边挤了进去,把食盒放在几子上,只听见身后的门重重地关上了。

我一样样地把饭菜拿了出来,一股饭香马上传了出来,看看今儿个的菜色还不错,笋溜鸡片,爆双菇,一大碗排骨绿豆汤,还有几个金银馒头,我的口水不禁加速分泌。背后有股热热的气息传来,我一边摆放,一边笑说:“你还没有吃饭吧,不如凑合一下,也吃吃奴才饭如何?”我手里拿着一双筷子,正在想两个人同用似乎有些不好意思。“啊”我一惊,已被十三从背后紧紧地抱住……

 

我不禁叹了口气说:“你不回去,你屋里人会不会找?”只觉得他一僵,可被他抱得紧紧的又不能回头看。“这宫里有我没我谁会在乎。”我一愣,觉得十三那压抑的情绪正强烈地传了给我。我心里酸酸的,不禁柔软了起来。拉开他的手,转过了身,与他静静地对望,他的目光渐渐柔和了起来。我微笑着说:“老天爷是公平的,拿了你什么,也必定会给你些什么。”十三阿哥一顿,就仔细地看着我,我亦平和地回望,他突然笑了,伸手帮我将碎发别回耳后,我从未看过他那样笑。他低下头抵住我的额头说:“你说得对,老天必定会给我些什么,而我也决不会再撒手。”我一愣,原本是指终有一天,当雍正登基后,他也会品尝到胜利者的滋味,而不是指……

“唉!”我不禁偷偷叹了口气,万般唏嘘,只是无法说出口。

十三倒是解开了心事儿似的,拉着我在桌边坐下一起吃饭,又作怪样儿要我喂他,这样闹了一会儿子,我也放下了心事儿。吃了一半儿,他好像是不经意地说:“你喜欢看四哥吗?”

“啊?”我一愣,刚夹的鸡丁又掉回了盘子,暗自镇定了一下,假装不在意地说,“还好啦,只是难得看见四爷笑,有点儿新鲜。”十三阿哥一愣,笑着说:“这样儿呀,那我以后也板着脸好了。”我笑眯眯地看着他说:“没错,这样的话,我就会把你也看到发毛了为止。”

“哈哈……”十三开心地笑了出来。我也随他一笑,至少面子上是把这件事儿遮了过去。我有些没了胃口,只是陪着他胡乱地塞两口。

吃过了饭,伺候着他漱了口,又倒茶给他喝,他就是磨蹭着不肯走。强拉着我一起坐在床边的软榻上,听他说笑话儿,讲一些他小时候的趣事儿。只是说着说着他有时会变得晦涩起来,我心知肚明他的童年不会愉快到哪里去,就把话儿往别的地方引。看着他说到兴头儿上指东划西、神采飞扬的时候,我的心不禁也随着他的心情起伏……

等我们从廊子上下来,天儿已经很晚了,彼此聊得开心,倒忘了时间。我紧催着他说:“要是被别人看到就不好了。”十三阿哥还是偷亲了我一下,这才得意地溜走。我哭笑不得,好在也知道这里他熟得很,定可以不被人发现地溜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