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部 第九章 心乱 · 二

啊!”我猛地站起身来,却忘了这是水边,脚下被青苔一滑。“扑通”就一屁股坐在了水里。四阿哥吓了一跳,我们就那么呆呆地望着对方……

“哈哈!”四阿哥突然大笑了出来。我愣愣地不知所措,只是无意识地乱想:我是不是唯一一个见过他这样大笑的人呢?原来太阳也是能从西边出来的呀!正想着,一只手伸过来一把就拉了我起来。我忙退后了两步,只觉得屁股凉飕飕的,有些尴尬。

四爷也不说话。我实在忍不住,鼓足了勇气抬眼看他,那黑黑的眼底有着我从未见过的情绪,我低头弯腰福下身去:“奴婢该回去了。夜凉,也请主子早些安置吧。”说完转身就走,也顾不得什么规矩了。四阿哥伸手拉住了我,我半点也不想回头,这样的情形已超出了我的控制范围,我真的害怕了。

“四爷刚才好像就是往这边儿来了,再找找……”一阵人声传来,四爷一愣,我趁机甩了手就走,他倒也未再拦我。

“唉!”忍不住又叹了口气。接着他们就去赶秋闱了。我当时很庆幸不用那么快就再见到他们,那实在是很别扭。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弄了个三角习题出来,感觉有些怪怪的。不论那天四阿哥用怎样的眼光看我,我也知道就算冰山融化了,冬天也变不了夏天。那根本不能改变什么!更何况,呵呵,我不禁苦笑出来,这儿还有一个火山——十三阿哥呢!怎么会变成这样儿呀!以前在现代活到二十五岁,也没谈过半次恋爱,难道俺的桃花儿运都积攒到这儿一次性发作吗?我又能怎么办呢?逃避好像行不通,可也总不能冲上前去高喊,让暴风雪来得更猛烈些吧!

“又在这儿摇头摆尾地傻笑了。”

“啊?”我转头看去,冬莲正一脸的不以为然。我一笑,拍拍身边,她笑着坐了过来,看着我好半晌儿。“干吗?就算我是美人儿,也禁不住你这么瞧呀!”我笑眯眯地摆出一脸得意的样子。“呸,不害臊!”冬莲笑骂,“你呀,真是个怪人!”我不禁一愣,这是什么意思,难道……她没看我只是自顾自地说下去:“说你迷糊不计较吧,你却治得十爷说不出话来;说你精明厉害吧,福公公那么样儿的找碴儿,你却又都受了下来。”我放下心来,一笑,“大概是因为我比较笨吧。”她一愣,我冲她眨眨眼,她不禁笑了。“你呀!”说着站起身来,“那走吧,二黑。”我瞪了她一眼,“拜托,你们到底要笑到什么时候?”冬莲只是笑着拉我起来,往下面走。

之所以叫我“二黑”,是因为德妃养了只鹩哥儿叫大黑,会说不少吉祥话儿,娘娘甚是喜欢。那只鸟儿每日必要洗个澡,否则就烦躁不安的。偏偏我在现代也养成了每日洗澡的习惯,过去洗个澡不像现在这么容易,要热水还则罢了,那些个洗漱用具都是有数儿的,所以刚开始总是不够用。好在冬莲她们跟我还好,就把用不了的东西给我。后来德妃知道了,就说以后多给我些个梳洗的东西也就是了,还笑说我跟大黑倒是一个毛病。就这样,宫女们就叫起我“二黑”来,我也莫奈何,随她们去取笑,但澡还是要洗的。

“你带我去哪儿呀?”我问冬莲。“你忘了,娘娘歇中觉前,让咱们等她醒了过去。我估着时辰也差不多了,忙来找你,你倒不领情儿!”说着瞪了我一眼。我忙笑说:“多谢大姐提醒儿,哪敢不领情儿的?”

“领情儿的话就帮我再描几个花样儿出来,如何?”我点点头:“成呀,小事一桩。”我们说笑着往侧厅走去,刚到月亮门就碰见来找我们的小太监,就忙着去了。一进屋,发现地上堆着些个东西。“小薇。”德妃正坐在炕上检视着什么,“你来。”我忙走上去行了礼,娘娘摆摆手,将手中的信纸递了过来,“你念念,我的眼神儿是越发不好了。”

“是。”我念了给德妃听,是十四爷的请安信,大意是说这两天也就要赶回来了,一切都好云云……德妃很开心:“身子骨没事儿就好了,别的倒在其次。”底下人也都是赔笑凑趣儿地附和。

突然门帘子掀了开来,福公公气喘吁吁地进来回:“主子,四爷和十三爷回来了,现下正在皇上那儿回话儿呢,过会儿子就来给您请安。”我不禁一惊,退了一步。德妃娘娘倒没注意:“啊,那可太好了。来呀,快帮我收拾,别的事儿先算了。”看娘娘喜上眉梢的,冬梅她们忙上前帮她梳理,我也跟着别人收拾地上乱七八糟的礼品物件儿,把赏的东西都先归置到一边去。忙了半晌,看看差不多了,也没我什么事儿,就悄悄退了出去。我还没想好如何面对他们,那也只好三十六计走为上了。心里有些乱乱的,说不出是高兴还是难受,我摇了摇头,往阁楼走去。转过假山石,就是回廊了,我低头往上走,突然一只臂膀拉了我过去。“啊!”我不禁叫了出来,只是被人紧紧地抱在怀里,一股淡淡的青草味传来。

我一顿,就不再挣扎,安静了下来,只是感觉着他的胸膛起伏。过了好一会儿,抬头望去,十三正笑眯眯地看着我……

我抿了抿嘴,不知该说什么好,随他打量我,只是笑看着他,个把月儿不见,好像黑了些。“你看起来不错嘛!气色很好。”十三阿哥说着伸手过来要摸我的脸,我猛地一闪,让他扑了空。他不高兴地看着我,我笑着转身往廊子上走去:“总不能每次都让你得逞吧?”

“哼!”十三撇撇嘴,可还是跟着我往上走。我真的很高兴,这些日子不是没想过再见了他会怎样,可现在才知道,我还远远不够了解自己的心……想到这儿,我的脚步一顿。十三一愣,抬头看我,我淡淡笑了笑,接着走,只是看到他就不可避免地想到了四阿哥……

如果说我再见到十三的感觉超过我的想象,那么我实在不知道见到四爷时,我会怎样。四阿哥和十三阿哥看来没有半点相同,可对我而言,有一点是一样的,他们都让我心痛。随即已走上了凝春阁。十三显然来过这里,径直走了进去,在靠窗的卧榻上随性儿地歪靠了下去。我自去开窗通风,又拿过来暖斛子里的水沏茶,屋里静静的,只闻得一阵茶叶清香,沁人心脾。

“你已见过皇上了吗?”我手里忙碌着。十三阿哥一甩辫子:“见过了,四哥被留下来问话儿,我估着一时半会儿的也完不了,就先过了来。等会儿再和四哥一起去给额娘请安。”我递了茶给十三阿哥,却被他抓住了不松手,也只得在榻子边斜坐着,静听他叙说这些日子来的见闻。说真的,还真没见过他这么絮絮叨叨的,心里倒觉得温馨。看见他说到兴致处,眉飞色舞的,也不禁跟着高兴起来。

“对了,我告诉你,今年江浙居然有一个超过七十岁的人考中了,也算新鲜了。”十三阿哥笑说。我一愣:“啊?这么大岁数儿还让考啊?那明年春闱京试他来不来呀?”十三笑着点头:“岂止要来!还大有必中之意呢!说是算过命的,有后福。”

“呵,什么后福呀?”我想着,不禁摇了摇头,“不会是指告老还乡的后福吧?”

“哈哈!”十三阿哥大笑了出来,前仰后合的。我笑看着他,“这有什么好笑的?他那么大岁数,就算中了恐怕也只能上道告老的折子吧!不过好歹也证明他做过官儿啦,离退休老干部呢。”十三擦了擦笑出的眼泪,抬眼看我:“什么离退的……”我一愣,忙说:“没什么啦,随便说说。对了,你肚子饿不饿?”我忙转了话题,十三阿哥也没放在心上,只是坐起身来。我以为他要走,也忙要站起来,他却拉了我入怀。我下意识想挣脱,却被他扣得紧紧的。感到有些呼吸困难,我不禁苦笑,鼻子都快被压扁了,如果这是他表达感情的方法,那总有一天我的脸会变成平的。只觉得他用下颌摩挲着我的头顶,我却在想幸好今儿个没梳把子头,否则……呵呵,他要想这么干可就难了,正胡思乱想。

“你真好……”

“啊?”我一愣,这没头没尾的,什么意思呀!十三已放开了我,不容我多想,从怀里掏了一个小布包出来。

递到我跟前,我抬头看他,他笑着冲我努努嘴。“给我的?”我轻轻地问。他点点头,我低下头打开。“啊!是端砚和徽墨。”我轻叫了出来。两样东西都甚是精巧。十三阿哥扬了扬眉头:“因见你字儿写得好,就选了这个给你,想来你必是喜欢的。”我开心地笑了。“谢谢你。”见我开心,十三也有兴头儿起来。我把东西珍而重之地收好,看看天色不早了:“也该去给娘娘请安了吧?”十三点了点头随我出来,我锁了门转身往下走去,他跟在我后面,就听他一路嘀咕着什么“谢得不地道……”云云。

我扭过头去看,他一副不满的样子。我转回头来,看看已到了德妃的侧厅,就站住转过身。“那要我怎么谢才算地道?”他一顿,就笑得坏兮兮的,“你知道。”我一愣,恍然大悟:“哦,明白了。”十三高兴地凑了上来,却见我恭敬地福下身去:“奴婢谢主子赏赐。”我抬起身看着他,笑问:“这回对了吧?”十三一副卡了鱼刺的样子,可见我一脸的认真,他又说不出半句话来。我强忍着转过身去:“请爷稍等,奴婢去通报一声。”走不了两步。“扑哧”,我实在是忍不住了。“好呀,你……”我也不管十三阿哥在身后气急败坏地叫着,只是快走了几步,掀了帘子进屋,看德妃正歪在软榻上,就走上前,福下身去:“回娘娘,十三爷在外面,给您请安来了。”

“嗯,冬梅,快让他进来。”德妃高兴地坐了起来。想想十三刚才的样子,我不禁暗自偷笑。

“小薇?”

“啊?是。”我忙定了定神,德妃笑着摆摆手,“去,给四阿哥请安。”我一愣,下意识地转头,这才看见四阿哥正坐在屏风旁,静静地品茶。我咽了口干沫,走上前去:“奴婢给四爷请安,四爷吉祥。”他也没看我,只是抬抬手:“嗯,起吧。”我退后两步,低下头去:“谢主子。”

十三阿哥风风火火地进了来,笑着上前打了个千儿:“胤祥给娘娘请安。”德妃站了起来,过去拉了他起来:“快起来,让我看看你。嗯,好像瘦了些,也黑了。”说着转身牵了十三阿哥的手,“来,坐这儿。咱们娘儿俩说说话儿。”

耳边传来德妃他们一问一答的,我却一点儿也没听进去。脑子里乱糟糟的,只是觉得自己实在是没用,说什么也不敢去看四阿哥,鼓了半天的勇气……唉!不禁叹了口气,还是不行。算了,没用就没用好了。

突然传来四阿哥的声音:“这是儿子从湖广带回来的一些丝织品,不是宫制的,倒也有些乡野意趣,娘娘看着赏人吧。”德妃点点头,微笑着说:“先收着,后个儿闲了,再好好看。冬莲、小薇,去收了。”我一愣,忙随着冬莲去收捡。弄得差不多,冬莲拿着放到里屋去了。我刚要退下,四阿哥一伸手,我才看见还有一件正在他手上,可冬莲已进了里屋去,看他淡漠的样子,我只能硬着头皮走了上去伸手去接。

“啊!”我不禁轻轻叫了一声,布料底下,四阿哥正紧紧地攥住了我的手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