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部 第八章 温暖 · 二

“喂!”他突然把头凑了过来,我一惊,下意识地往后坐了坐:“干吗呀?”他轻皱着眉头看着我:“你还没回答我呢!”我转头看向窗外,这消息传得可真快。他要是知道了,那四阿哥肯定也知道了,那其他人自然……唉!我苦笑着摇了摇头,人怕出名猪怕壮呀!要是照这速度下去,我离被宰了吃的日子估摸着也就不远了。

突然觉得耳边有热气喷来,我也没转头,淡淡地说:“没什么,没事儿。”我早就决定就算有任何风言风语,也绝不是从我这儿说出来的。他若是从我这里知道那些龌龊的事情,只怕会更加地生气吧!我不想他因此失去了判断。也许我帮不了他,但决不能再拖他后腿。

一只手抚上了我的下颚,轻轻地将我的头转了过去。我被动地对上了他的双眼,那里有温柔,有感动,但我最高兴的是看到了理解。

“你真的没事儿吗?”

我微微一笑:“我这个人呢,优点一只手就数得过来,正好想得开就是其中一样儿。”

“呵呵!”他一愣就笑了出来,我们就这样笑看着对方……远远一阵人声传来,我一惊,忙与他分开距离:“你快走吧,让人见到就不好了。”他却不高兴地看着我。我苦笑,今个儿我的闲话儿已经够多的了。虽然也还扛得住,可再怎么多也得慢慢来呀!要是一天里都让我吞下去,我再想得开也非得噎死不可。我见他站着不动,忙双手合十,做作揖状,可怜兮兮地看着他。他喷笑了出来,也就抬脚向侧门走去,推开门又转过身来,有些犹豫地看向我:“小薇,你……”

“啊?”我看向他,又怎么了?他微皱了眉:“你……”我一愣,突然就明白了:“知道了,以后我会尽量躲着十爷他们的,不会有事的。”我呵呵一笑,又加了一句,“就算以后他再说什么,我当他放屁也就是了。”

“哈哈!”十三大笑出来。“嘘嘘!”吓了我一跳,忙做手势让他安静。他大步地走了过来,我还没明白过来,重重的一吻已经落在我的颊边,然后他转身就走。我傻傻地站在那里,不自觉地用手摸着脸庞。真是的,又被那小子占了便宜,可是……“呵呵!”我偷笑起来,这次不同呀!也许我真的有点儿喜欢上他了……笑到一半,突然想起来,我实际年龄已经二十五岁了,十三阿哥满打满算也就十六岁,我这算不算是老牛吃嫩草呀?“唉!”我不禁苦笑出来,难道变成恋童癖了吗?我在屋里走来走去,虽然知道自己是胡思乱想,可是还是感觉怪怪的,不禁使劲捶了捶头。“好了,别再胡思乱想了!顺其自然就是了!”我大声对自己说。嗯,感觉好些了,我做了个大大的深呼吸。好,继续战斗吧!

落`霞`小`说l uo x i a . c o m

转过身来,“嗬!”我吓了一跳。德妃和丫头们正在门口愣愣地看着我……我的天呀,他们来了多久了……

我的心“扑腾扑腾”跳得厉害,可脸上还是淡淡的,走了过去福下身:“娘娘回来了。”

“嗯,起吧。”德妃慢慢走到了桌旁坐下,冬莲她们忙去倒茶端水的伺候。我静静地站在了一边,看见小丫头端了盆水来,忙上前拧了把湿毛巾,递给德妃娘娘净脸。德妃擦过了脸,顺手接过了冬梅沏好的茶,拿着杯盖儿撇茶叶沫子。

屋里静悄悄的,冬莲看了我一眼,神色有些奇怪,我不禁琢磨起来……正想着,“小薇?”德妃的声音突然传来。“啊,是!”我忙回过神来立正站好。“今儿个……你碰到十阿哥啦?”我不禁大大一愣,原本以为德妃要问我刚刚自言自语的事情,原本还在肚子里打腹稿,没想到,倒问起那件事儿来。脑子里电光火石般的转念头,德妃虽没看着我,但一股压力已隐隐传来。我舔了舔有些干裂的嘴唇,既然她只是浅问,那我也浅答好了,没有不打自招的道理不是吗?“回主子话,今个儿八爷、九爷、十爷、十四爷都来过。原本是来请安的,碰巧儿您跟其他娘娘去园子里了,为了等您,就在这儿坐了一会儿子。”我很平常地说。

“嗯,然后呢?”德妃还是没抬头,好像只是话家常似地问。我心里却很明白这就必须要做一个选择了,是实话实说呢,还是……我咽了口干沫,只觉得嗓子痒得很。我抬起头,淡淡地说:“然后我去泡茶,回来时听到十爷说了些龌龊的话。”德妃娘娘一下子抬起头,周围丫头也都傻傻地看着我,我倒不禁有些好笑。看来直来直去不是皇宫的一贯风格,德妃怎样也想不到我这样直白地就说了出来。我习惯地用手揉了揉鼻子,有点苦笑,看来我这一鸣惊人是上错场合了。我正在胡思乱想,德妃却做了眼色,冬梅、冬莲就安静地带着宫女们退了出去,回手带上了门。我偷偷做了个深呼吸,唉!官样文章结束了,接下来的才是真格的了。我低着头,屋里只听见我们彼此轻微的呼吸声……

“后来呢?”德妃突然出声。我下意识地抬起头,往常看她,就是一个温柔和蔼的女人,可现在德妃一脸严肃,眼露威仪。我突然有些明白,我现在的一举一动,似乎不光给十三阿哥和四阿哥带来影响,对德妃好像也……心里虽在暗自揣测,可还是把原本的经过大致说了一遍。德妃静静听完,微闭着眼,不知再想什么。我脑子感觉木木的,也就安静地站在一旁,什么也不想……“既然是说笑话儿,那为什么十阿哥还弄得一身狼狈,有些愤愤不平的?”我一顿,想想当时的情景,呵呵,我的嘴角不禁弯了起来,只是淡淡地说:“也许是我笑的时候,十爷刚好在喝茶吧。”德妃大大地一愣,眼珠转了转,“扑哧”一声就转了脸过去。过了一会儿,“嗯哼!”她清了清嗓子,转过头来仔细地看我,脸上已然恢复了平时的那种温柔和气,“你这孩子,爷们虽然是跟你逗趣儿,可也不要没大没小乱了规矩,知道吗?”我弯下身去,恭敬地答道:“是,奴婢知道了,请主子放心。”

哼!其实大家心里都敞亮儿的!那十阿哥哪里是在说笑话儿呀!我低着头冷笑。这宫里头从上到下,大家都只是在睁眼说瞎话罢了!不过这倒提醒了我,这皇宫里的人说的每一句话,做的每一件事儿,都是有缘故的。看来我再不能像今天这样意气用事,免得钻了别人的套子,还不自知。

“小薇,你去把冬梅她们叫进来,帮我收拾一下,过会儿子就是皇上赐宴的时辰了,不能误了。”

“是。”我行礼退了出去,告知冬梅她们。

淡黄色的宫灯一盏接一盏,温柔朦胧地照着淡青色的甬路。我踩着花盆底儿,一步步地走着,耳边传来规律的“叩叩”声。楼宇重重,花香四溢,宿鸟鸣虫,明月清风,真好似神仙境地。我有种恍如梦中的感觉。

“德主子,您过来了。刚刚皇上还问来着呢!我这儿忙过来接您。”一个尖亮的声音传来,我猛地回过神望去,隐约看见前头站着一个太监,正弯腰弓背地给德妃请安。“皇上已经去了吗?”德妃问道。“还没呢,过会儿子就来。”那太监笑说。“那就劳烦李公公了,请。”德妃温和地说。我转念一想,姓李,德妃对他也很是客气……嗯,那定是康熙皇帝身边的太监大总管李德全了。我不禁伸头想看看仔细。“喂!”我一惊,回头看见冬莲凑了过来,在我耳边悄悄说:“太子看着新鲜也就罢了。这太监你看着也新鲜,就这么抻头缩脖的。”

“呵呵!”我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忙规矩地站好。过了会儿,突然明白过来,“什么抻头缩脖的!我又不是乌龟!”

“呵呵!”冬莲和周围的几个丫头都偷笑起来,我笑瞪了她们一眼。“嗯哼!”福公公稍嫌用力过度地咳嗽了一声,转过头来狠狠瞪了我一眼,跟着眼光又扫了过去,丫头们都立刻规矩起来。我低下头,不想再惹麻烦,眼风一扫,倒是看见冬莲撇了撇嘴,就忙拉了她衣袖一下,她这才低了头下来。

唉,我暗暗地叹口气,今个儿还真是诸事不利呀。本来今晚不该我跟来的,可偏偏冬梅下台阶的时候扭了脚,肿得厉害。站着都是问题,哪里还能踩着花盆底,伺候着德妃去赴宴呢?小丫头们品级又不够,没资格上台面。所以,就剩下我了。我不禁苦笑,按理今个儿这么多事儿,不应再让我露面才是。德妃也说丫头不够就算了,她原本也没有那么多穷讲究。可等我进去帮她找手绢儿的功夫儿,她就改了主意,催着我按品级打扮了就忙忙跟着她出来了。路上问冬莲,她也不明白,可倒是告诉了我别的,今个儿娘娘之所以知道了十阿哥的事儿,那是良妃娘娘告诉她的。看我面上淡淡的,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冬莲也就没再说什么,问什么。

我心里已经猜测过这个可能了,倒也不算意外。看来那位八爷还真是不可小觑,只要能够对付敌人,哪怕是像我这样的一个小宫女,也是要拿来利用的。原本以为他对我感兴趣,很大部分是因为我那个阿玛的势力,看来是我太幼稚了。唉,我不禁又轻叹了一声。那方面有明晖就够了,他毕竟是儿子,更受父亲的看中吧?而我,不过是被人用来借刀杀人的。明白了这一层,心里倒也安然了。他们再厉害,我也有个最大的优势……我来自未来,而且对清史了如指掌呀!我从不想影响历史,但我一定要自卫。哼!我紧了紧嘴角,借刀杀人呀!可是刀子要是一个拿不好,反过来割伤了手也是常有的事儿,不是吗?

“德主子您这边儿请。”李德全的声音传来,我从思绪中惊醒过来,抬头看去,已到一个临水的亭阁。隐隐的人声传来,看冬莲她们都肃穆着表情跟随,我也有样学样,随着德妃登上了亭台。四周灯火通明,摆了数个围桌,都已坐了人,我也不敢抬头。

“呦,德妹妹来了!快过来坐。”纳兰贵妃的声音突然传来。我偷眼看去,纳兰贵主儿言笑晏晏地站了起来,旁边还有其他妃嫔也忙站了起来,德妃快步走上前与她们客套。我跟冬莲他们走到圆柱旁边,和其他宫人们站在了一起。这会儿我终于开心了点儿,心里很激动,看着眼前这幅清代宫宴实景,并没有想象中的奢华,却更有威仪。正暗自张望,突然贵主儿眼光射了过来,冷冷地。我大惊,忙转了眼光却跟纳兰蓉月撞了个正着。她的眼神更加高傲了,我下意识地冲她微微示意,但她的眼光只是不屑地转过了一边。唉!看样子纳兰大小姐混得不错呀,我不禁轻轻摇头。再一抬眼,我的妈呀,十阿哥正狞笑着看着我,我飞快地转过了头,心怦怦乱跳,真是好可怕。“呼!”我轻喘了口气,冬莲奇怪地看了我一眼,我强笑了一下。调开了目光,一愣,十三阿哥正微笑着望着我。我突然有些紧张,不敢再看他。这席上这么多眼睛,我可不想再惹麻烦了。正想着,只觉得一道目光射来,下意识去找……是四阿哥。看着他淡淡的神色,我突然不再紧张了,不禁有些奇怪,只是愣愣地看着他……

“四弟。”一个温和的声音惊醒了我,这才看见太子坐了过去,和四阿哥、十三阿哥说话。我对太子向来不怀好感,一直觉得他是个没担当的人,也就下意识地转了目光……“啊,小春!”我不禁低呼出来,她没看到我,只是若有所思地望着某处,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天呀!我沉重地低下头,这皇宫如此之大,怎么偏偏是我……

只觉得各种眼光向我射来,不禁苦笑出来。难道我也如书中所说,周围是敌人,朋友,敌人,敌人,敌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