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部 第八章 温暖 · 一

我赶忙七手八脚地站了起来,迅疾退到了冬莲的身旁。才定了定神,突然发现八爷的手还伸着,我一惊,这才反应过来我无意间竟驳了八爷的脸面。只觉得头“嗡”的一下,就下意识地看向八阿哥,他只是淡淡的,自把手收了回去。许是见我吓得脸色煞白,竟对我微笑了一下,大有安慰之意。我面色放柔,只是温和恭谦地低下头去,可心里却更加警惕,这八佛爷我可招惹不起,也万分不想去招惹。不管怎样,我选择了十三阿哥那边不是吗?想到这儿,不禁一愣,难道我也算是四爷党了吗?呵呵……我不禁更加低下头去,暗自偷笑。

“哼!”淡淡的一声清晰传来,我一愣,抬眼望去。这才看见一个青年正站在八爷身后,身材瘦高,肤色黝黑,窄鼻鹰眸,薄唇紧抿,正目光阴沉地看着我。我不禁打了个哆嗦,下意识里已猜出了他是谁。“奴婢给八阿哥九阿哥请安,爷吉祥。”冬莲已走了上去施礼,我也忙着行礼如仪,果不出我所料,这九阿哥胤禟心狠手辣,不可不防。更何况,他看我的眼色不善呀,唉!我垂下眼皮掩去了那抹苦笑,我又得罪了他吗?实在是不明白,也只能去猜测着他们的来意。

“茗薇姑娘。”八爷的声音传来,我一愣,忙弯下身去:“请八爷直呼奴婢名字就是了,‘姑娘’二字是万万当不起的。”

“呵呵。”八爷轻笑了出来,“你是娘娘身边的人,原该不同才是。”我淡淡一笑:“八爷说笑了,都是奴婢,谨守本分就是了,没什么不同的。”八爷一愣,就仔细地打量着我,我只是静静站在一边,随他去。冬莲有些迷糊,弄不清怎么回子事儿,倒是有些担心我说错了话,只是不敢开口。宫里的规矩,主子不问,奴才是不能插嘴的,所以她也是干着急。八爷九爷只是打量着我,目光一阴一阳,搞得我别扭得很,只能忍着。眼角瞥见九爷凑到八爷耳边说了什么,八阿哥先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接着就转过头来看我:“良妃娘娘和宜妃娘娘在这儿吧?”我一愣,良妃宜妃是他们各自的额娘,怎么找到这儿来了。可转念才想到刚才来了一大帮女人,我全都不认识……不过,这些宫妃勾心斗角起来却不比那些爷们差,现在皇帝春秋鼎盛,太子位置尚稳,所以不论彼此是否真的亲近,该有的礼数还要有,这些女人无论如何面子上也是要过得去的。

正不知如何作答,冬莲已向前一步:“回八爷的话,主子们都在正堂闲话儿呢,要是不在,许是去了园子了。”八爷转头看向胤禟,一笑:“怪不得刚才在正堂不见人呢。”九阿哥点点头:“你去园子看看,要是娘娘们快回来了,就告知一声,我们等着请安呢,一会儿十爷他们也是要来的,要是娘娘们正高兴,就不必提了,我们再来就是了。”九阿哥的声音隐有金石之音,很特别,倒是和他的样子很配,要是一副温柔无比的嗓子,那倒成了笑话儿了,呵呵。

“是。”冬莲应了一声,看了我一眼,我心下明白,福下身去,就想退出去。我宁愿跑出二里地,去找那些娘娘们,也半刻不想留在这里对着两个瘟神。“你还不快去?愣在这儿干吗?”我一愣,我这不是正要去吗?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儿,就听见了冬莲惶恐的声音。“是,奴婢这就去。”我这才明白,敢情儿不是让我去,我就说嘛,想要避开,没那么轻巧儿,唉!我偷眼向门口看去,冬莲面带忧色地瞥了我一眼,我微微笑了一下,她做了个眼色,就回身迅速地去了。我心头一阵温暖,心里明白她是要我小心,她这就去找寻德妃,万一我做错了什么,也好有人救命的。我不禁淡淡一笑,这里的人都有些个聪明,冬莲虽然直爽,却也看出了些诡异。

“嗯哼!”八爷清了清嗓子,我忙回过神来,暗里做了个深呼吸,抬眼笑问:“奴婢去沏茶来,主子想喝什么?”

“喔,有新的碧螺春吗?”八爷问我。“回主子话,碧螺春就只有雨前的了,前个儿江浙巡抚进了些老君茶,倒是新的。”

“那就去吧。”

“啊,是。”九爷的声音传来,还是吓了我一跳,我去一旁拿了茶叶盒子,行了礼,就安静地退下了。走出了门口,里面传来了说话声,我却半点儿也不想听,只想赶紧离了这里,我快要憋死了。琢磨着他们应该听不见了,就赶忙大步地走着。到了茶房,吩咐了人去做,就自己溜达到了一旁的石阶上坐下。“呼”这才喘出口大气来,脑子里乱糟糟的,理不出个头绪,只能让自己先镇定下来。茫然地环顾四周,渐渐才发现四周种满了各种各样的菊花,这时节正是含苞待放,真有着万般的清丽,怡人性情,我不禁深深为之陶然。

极淡的香气包围着我,我微闭了眼,享受着这份难得的安宁,心里一片清明……“茗姑娘?”我一叹,休息时间结束了,张眼看去,茶房的王顺儿正一脸的谄笑,“都成了,现在味儿正好,您快给主子送去吧!”我站起身来,笑说:“真是谢谢公公了。”他笑容更多,忙说:“哪儿的话儿呀!姑娘以后有事儿尽管吩咐,保证给您办得妥帖。”我点点头:“知道了,以后免不了还要麻烦的。”说完赶紧转身就走,一是不想再跟他客气来客气去的;二来这里人多嘴杂的,还是别乱攀关系的好。心里是真想把这差事让别人去做,可又知道是一万个行不通,偏又不敢磨蹭,刚才那点儿好心情早就飞到九霄云外去了。只觉得自己跟要上断头台似的,满心灰暗地向外厅走去。

还没到门口,已听见一阵狂笑传来,不禁有点儿奇怪,是谁敢在这里大呼小叫的……再走近点儿,哼!听出来了,十阿哥,那粗豪的声音听过一次就忘不了的。我摇了摇头,唉!这魔星也来了,一会儿有乐子看了喽。选秀的时候就想生事儿,偏我装病没去,这回……我边琢磨着已是走到了门口……

“九哥,她肯定早就跟老十三勾搭上了,要不四哥他能……”

“你住口,满嘴的胡沁,也不看看地方儿。”八爷呵斥了出去。

“呼呼”!我只觉得所有的血都涌上了头,想尖叫,想把手里的茶壶砸到十阿哥的后脑勺去,想……我眯了眼,死盯着十阿哥,他正背对着我指手画脚的。八阿哥他们正对着门口却已看到了我,不禁一愣,十阿哥也若有所觉转过了身来,看见我也是一愣,接茬儿就满脸坏笑地走了过来:“哟,我说是谁?原来是茗薇姑娘。怎么着,刚才爷们在说笑话儿,你觉得好笑吗?”看着他这副德行,我倒突然平静了下来,端正有礼地福下身去:“奴婢给十爷十四爷请安,爷吉祥。”十阿哥倒愣住了,十四阿哥一笑:“起吧。”我稳稳地走上前去,倒了茶给他们,又亲手捧着一杯茶给十阿哥。他接了过去,看我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倒觉得无趣,转身回去坐下,看着我。盯了我一会儿,就下意识地去喝茶。我等的就是这会儿。“哈哈哈!”我猛地大笑三声。“扑”,十阿哥一口茶全喷了出去,呛得脸色通红,却说不出半句话来。我笑眯眯地福下身去:“主子的笑话儿自然是最好笑的。”说完就直起身来,谦恭有礼地过了一旁……

你个混蛋加草包,想要挤兑人也得看看对象!我心里虽然解气,也知道这算是闯了祸了。可也顾不得了,反正早就后悔不知多少次了,虱子多了不咬,加上这次也没什么。正等着十阿哥的愤怒反应,“哈哈!”十四阿哥突然大笑了出来。我一愣看向他,他正笑看着我,却对十阿哥说话。“十哥向来爱讲笑话儿,不过这次的最好笑呀!”我听着真不知这是在帮我还是毁我,十阿哥已站起身来,脸已涨成了紫色。我倒不是很怕,在这儿他不能擅作主张把我怎样,毕竟我是德妃娘娘的人,打狗还要看主人呢!更何况,他刚才的那番话,可是连四阿哥也捎上了,德妃可是四爷的亲娘呀,传了出去也与他无益。我淡然地站在一旁,想想最不济挨顿打,我也觉得值了。至于得罪了十阿哥会有什么连锁反应,也顾不得了。他对我本就充满了恶意,我做什么也讨好不了他,既然如此,这会儿子倒是不能下了软蛋,让他瞧不起我。打定了主意,我也只是暗自戒备着,只觉得他一步步地接近……猛地一个温柔熟悉的声音传来:“各位爷,娘娘们已经回来了,正在正堂。太子爷和其他爷们也都到了,请爷们过去呢。”我转过头去,冬莲身旁站的可不正是小春吗?

小春静静站在那里,并没有看向我,我倒有些惊喜,只是愣愣地站在那儿,八爷的声音突然传来。“那都走吧,别让娘娘们等久了,太子爷都到了,大伙儿快过去吧!”我这才回过神儿来,转头就看见十四爷站在了我身边,对我顽皮地眨了眨眼睛。我一愣,忙转开了眼睛,只听他说:“就是就是!晚上还要去给皇阿玛请安呢,别误了。”我静静退到了一边,就听着脚步声儿响,这些爷们都出了门去,十爷到我跟前顿了顿。“哼!”愣哼了一声。我心里明白这会儿是决不能抬头也不能说话的,八阿哥和十四阿哥已帮我圆了场子,我自然也得知趣些。

终于安静了,我呼出了口大气儿,今儿个还算是走运呢,暂时算是躲过了,不过以后,十阿哥就是八爷的打手,那今儿个唱的是哪一出儿呢?是他自己?还是八爷……

“姐姐?”

“啊!”我一惊,这才发现小春竟未离开,正笑眯眯地看着我,“姐姐还是老样子,神游太虚,自得其乐呀!”

“呵呵。”我不禁笑了,走了上去,轻抱了她肩头一下。

站定仔细看着小春,还是那样秀丽妩媚,安静矜持,只是眉眼带了些风情,有些不同以往。见我打量她,她倒先笑了:“姐姐还是那么神清气爽的,出挑儿得越发好了。”我不禁一笑:“说得真好,再多夸两句,我就不止气爽,而是浑身都爽了。”

“扑哧”,小春笑了出来,“这也半点儿没变呢,还那么爱逗趣儿。”我微微一笑:“别光说我了,你最近怎么样?”她一顿,垂下眼睛:“我挺好的。”

“喔……你还在储秀宫住,那平日里都做些什么?”我走到桌边,看看茶壶里还有些茶,就倒了两杯,虽有些温了,却也是好茶。递了一杯与小春,她接过,也只是闻着淡淡的茶香,若有所思地……

我看了她一眼,自去坐下品茶。“嗯,好茶!”我抿抿嘴,还真不错呢。“我这两天都在景仁宫。”她突然说。我一愣,景仁……“什么?你在纳兰贵主儿那儿做什么?”我不禁高声了起来。“也没什么,就是日常伺候,帮娘娘做些针线什么的。”小春淡淡地笑着。“哦,这样呀,那……”我只看是看着她,有些不敢问。“什么?”她笑问我。我干笑了两声,还是红着脸问:“那什么……皇上有没有……”我话犹未完,“姐姐!”小春猛地涨红了脸,只是埋着头去揉搓手绢,我倒真不是为了无聊八卦,而是这对于小春很重要,所以我还是定定地望着她。

半晌儿她才抬起头来,猛地看见我一脸认真,倒有些糊涂了,只是下意识地摇了摇头。“这样呀……”我叹了口气,心里是希望她已被皇帝宠幸的,这也许能断了些她不该有的念头,可转念一想,这确实也没那么容易,那么多女人,就算有实力……哼,我不禁撇了撇嘴角,运气也要有个十足十吧!小春看我脸上有些阴晴不定的,就有些迟疑地问我:“姐姐?怎么了呀?”

“啊?呵呵,没什么……”我打了个哈哈,“当然是希望你有个好出路了,不过这事儿倒也急不得,还得看时机。”小春柔柔一笑:“是呀。”她也只是随口附和了我,样子淡淡的。我的心沉了下去,手里捏着茶杯转,小春见我不说话了,也隐隐觉得气氛有些不对头,就站起身来:“姐姐,那我先走了。”

“啊?”我反应过来,“好呀,你去吧,别误了差事。”我站起身来送她出去,到了门口,她拦着不再让送:“姐姐,看你没事儿就好,也许晚膳时还能见呢。听说今个儿皇上要开宴呢!”我一笑:“知道了,你慢走。”她点了点头,转身出去,我看着她背影,到了影壁,她突然回过身来:“姐姐,做奴才原是要受气的,主子们说什么,咱们听什么也就是了。”说完转身就走了。我一愣,低头寻思,这是什么意思……“啊!”我猛地抬头,难道那个时候小春全看见了?她看见多少,又听见多少……她这话又是……

正想着,突然被人从后面抱住了。我大惊,拼了命挣扎,可那人好有力气,我根本挣不开。突然闪过个念头,难道……哼!我抓起身前的一只手,狠狠地咬了下去。“啊!”那人大叫一声,松开了手。我回过身去,果然,十三同志正在那里拼命地甩手,往手上吹气。“你好狠毒啊!”他恶狠狠地盯着我,我却突然觉得心情大好,今天受的那些龌龊淡了许多……我笑了,很开心地。他愣住了,我转身进了屋,去收拾那些杯子,十三慢慢地踱了进来,拉把椅子坐下,也不说话,眼珠只是跟着我转。我把那些用过的杯碟都装在盒子里,放在门外,自会有太监们收了去。我去温壶里倒了杯水,放在十三阿哥面前。他拿起来就喝,又揉了揉肚子,我不禁一笑,转回身,去点心匣子里拿了些栗子糕、豌豆卷儿的递给他,又给自己也倒了杯水,就坐在一旁看他踞案大嚼起来。

他突然抬起头来冲我笑,点心渣子都从嘴边掉了下来,傻乎乎的,我不禁笑了出来。夕阳西照,晚霞如锦,映得窗纱也是红彤彤的。屋子里静静的,看着他眼中流露出的满足,我觉得自己的心就像夏日午后的水面,温暖得要将人吞噬。我微闭着眼,静静地体味着这份感觉……

“你刚才给老十排头吃了?”

我一愣,张开眼看去,他正把最后一口糕塞了进去,又拿过我的茶杯一口灌了下去,我一顿,就拿出手绢递过去给他擦嘴,谁知他拿手背就那么反手随意抹了几下,一抬头,才看见我的手还愣在半空儿。这……“唉!”我笑叹了出来,他还真是豪爽。正要收回手来,突然手绢被他夺了去,我一愣,看着他把手绢放在嘴边,也不擦,只对我一笑,转手就收回了怀中。我不知所措地看着他,这算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