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部 第七章 噩梦

十三阿哥大步向我走来,到了我跟前站定,脸上表情有些怪怪的。皱着眉,低了头看着我,却一愣,显是被我悲愤交加、欲哭无泪的表情吓住了。我本来情绪不佳,心里正在暗暗诅咒,可看见他这副傻愣愣的,好似被我镇住了的表情,倒有些好笑起来。虽然脸皮没动,可笑意还是进了眼底,他立刻就看了出来,我是没怎么生气……他立马就把脸色沉了下来。我暗叹,很显然,他已经想起来了,自己才是正在生气的那一个。我不禁暗自琢磨,这是怎么了,为什么生气呢?

十三阿哥很有耐性地看着我,并不说话。我也只好直直地看着他,希望能发现些什么。就这么僵着,还是僵着……过了半晌,行!我认输了!他的眼光太有压迫力,害我情不自禁地心虚起来。真是见鬼了!我有什么好心虚的……虽然我擅长的是防守反击,不过看样子今个儿是不成了。好吧,山不来就我,我去就山好了……

“嗯哼!”我清了清嗓子,“您找我有事儿?”我抬起眼,微笑着问他。他只是看着我,还是不说话。我笑得脸都僵了。“嗯哼!”我又用力地清了一下,声音大得吓人,再微笑,“那您找我没什么事儿?”……还是没回应,那好,那就应该是没事儿了,对吧?“既然没事,奴婢告退。”我福下身去,准备施礼走人,还没直起身来,十三阿哥一把把我揪了起来,拉着我快走两步,隐进了一片阴影儿里。我大惊,这是想干吗?为什么进这乌漆麻黑的地方?难道他想……脑子里瞬间闪过几个念头。不!不会吧!正害怕中……

“你为什么那么看四哥?”

“啊?”我一愣,看向他,这是唱的那一出儿呀?我还以为他想跟俺求爱什么的……

-落-霞-小-说w ww ^ lu ox i a^ c o m. 🍌

“扑哧”,我不禁笑了出来,觉得自己脸皮够厚的,自我感觉太好了,我们两个想的根本是上天入地的不搭界呀!十三阿哥可能做梦也想不到我是这种反应,不禁大怒。

“唉哟!”我不禁叫了出来,他捏得我膀子好疼,见我脸都皱了起来,他稍微放松了力气。我有些生气,使劲甩了甩,还是挣脱不开,就怒视着他……

“回话!”他理都不理,还是瞪着我。“回什么?我……”正要反驳回去,突然想起了他刚才的问题,为什么那么看四阿哥?为什么……不为什么呀!只是当时情景让我有些可怜他罢了,可又不能提这话茬儿,难道告诉十三阿哥,我知道四阿哥母子以后会不合,会结局悲惨?我不禁皱了皱眉,顿了顿说:“奴婢今个儿看了四爷好几次,您指哪次?”没辙,只好装傻了,但十三阿哥显然不吃这一套:“四哥也看你了那次!!”我一愣,不禁想起当时那不期而遇的目光,四爷的眼神……我不禁脸一红……

“啊哟妈呀!”我痛叫了出来,觉得手臂快断了,可这回十三阿哥却是说什么也不放松力气,只是低着头,牢牢地盯着我。

汗水顺着我的额头流了下来,进了眼睛,很疼。我使劲地眨眨眼,真的有些生气了,猛地仰起脸看去……那双倔强的眼中正波涛汹涌,翻滚着愤怒、不平,还有那一丝不能掩饰的伤痛……我愣住了,突然明白那看似坚强,实则脆弱的冰面已被我无意中踩破了,不禁后悔起来。我把疼痛放在一边,下意识地想去抚慰他的伤口,仔细想了想:“四爷是主子,只是主子。”我淡淡地说,直视他的双眼。他一愣,就认真地看进我的眼底,我安静认真地回望着他,他慢慢地松了劲儿。

“真的?”他问。

“真的。”我重复,更多的是重复给自己听。因为只有自己心里明白,对四阿哥其实有种特别的感觉。也许是可怜他,也许是欣赏他雷霆风暴般的改革魄力。无论如何,他是个好皇帝呀!但我决定在这里,就只拿他当上级看,敬而远之就是了。一个十三阿哥已不知不觉地变成我心理上的包袱了,再来一个……唉!尽管我心里百转千回,面上仍是平和安静的样子。

十三阿哥轻轻松了手,脸色也回转了过来。“你那种看法儿会害死人的。”他笑眯眯的,显是心情已经阴转晴了。“唉,红颜祸水呀!”他故意哀叹道。我一顿,弯了弯嘴角:“光是女人是成不了祸水的……”我淡淡地说。“哈哈!”他大笑出来。我看着他,心里叹息,毕竟还是个孩子,压不住半点儿心事。想想他以后助雍正登基,杀权臣,除兄弟,那样的机谋算计,心思深沉,真不知哪样的他算好……唉!突然发现自己最近不知叹了多少气,真是有碍身体健康呀。

“想什么呢?”猛的眼前一张放大的脸。吓了一跳,往后退了一步,“没什么……只是……”我紧着想借口,突然“咕噜”一声传来,他一愣,我也顿住了。过了半晌,我干笑着说:“呵呵,这个,我肚子饿了。”

“哈哈!”他狂笑了出来。我有些羞愤,不过他不再追究了倒是件好事儿,而且看他开心的样子,我也有些开心,就随他去笑,反正在这儿丢脸也不是头一遭了。我不理他,转身走回正路,知道十三阿哥就跟在我后面,觉得心情很平静,忍不住看了他一眼,他正笑看着我,突然感觉好像有种彼此了解的感觉。我微微一笑,正想说些什么,就见十三阿哥猛地停住了脚步,望向前去,我不禁转回头来看。“喝!”我愣住了,忍不住干咽了口唾沫。四阿哥正站在甬路上默默地看着我们……

四阿哥慢慢走了上来,在我面前站住,定定地望着我。我只觉得双腿虚软,太阳穴突突地跳着,张了半天的嘴,却什么都说不出来,只有嘴唇无法控制地哆嗦着……四阿哥突然弯下腰来,两眼放出幽暗的光芒吞噬着我,“你喜欢我的对不对?”

“啊!”我大叫了一声惊醒了过来。“呼呼……”大口地喘着气,我的心跳得好快。下意识地环顾四周,天色未亮,屋里仍是暗暗的。我呼出一口长气,又做噩梦了。这两天都是这样,我揉了揉额头,重重地躺回枕头上,眼睛看着高高的承尘,已了无睡意,思绪不禁回到了那个晚上……

“四哥,您怎么来了?”我正愣愣地看着四阿哥,耳边突然传来十三阿哥的声音。四爷还是那么淡淡的,“你说去方便,就这么半晌还不见人,额娘问了起来,怕你掉在茅坑儿里,我就出来找你了。”

“呵呵!”我不禁低下了头苦笑这笑话好冷,我的汗毛都竖起来了。“呵呵!”十三阿哥却大笑了出来,“四哥也太会说笑了!这样儿倒好,省得您一天到晚板着脸,怪吓人的。”我偷眼望去,四阿哥眉毛都没动一下,哪里像是在说笑话呀!他眼光突然扫了过来,我一惊,忙低下头去,突然想起,他是什么时候来的,究竟听到了多少……正想着,四爷的话音儿传来:“没什么事儿就走吧。”

“成,我去跟额娘辞一下。”十三阿哥爽快地说。四阿哥轻摇了下头:“不用了,额娘已经安置了。老十四已经走了。”

“这样呀?行,那走吧!哎,你下去休息吧!”

我正低着头胡乱猜测,过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十三阿哥是在跟我说话,忙抬了头,看他们两个正看着我。我定了定,福下身去:“奴婢遵命,恭送二位主子。”

“行了。”十三阿哥一笑,抬脚就走了,二人的足音渐行渐远,我这才抬起头来,直觉得心里像是打翻了五味瓶,说不出的滋味,只是呆呆看着他们的背影……他们已经走到了转角处,再一拐就看不见了,突然四阿哥回了头来,深深地看了我一眼,我不禁用手捂住了嘴……

“唉……”我长长叹了口气。就这一眼,就是让我这几天做噩梦的由来。那眼光太有穿透力了,即使那时天色昏暗,我依然感觉得清清楚楚的……不自觉撇了撇嘴,够了,别再自作多情了!那是个心里只有江山权势的人,就算现在还剩几丝温情,过不了两年,也会磨损得一丝不剩吧!不会怎样的,看看现在就知道了,只在乎他一个眼神,就已经在连着做噩梦了,要是去在乎他这个人……

呵呵,我不禁苦笑,恐怕噩梦就要变成现实了吧。我摇了摇头,坐起来披了件儿衣服,起身去倒了杯茶,漱了漱口,才发现天色已经微亮了。我轻轻推开了窗,一股清新的夏风吹了进来,我深深地呼吸着,感觉身体里的污浊都排了出去,浑身上下都轻快了起来。转个身到桌边坐下,从点心匣子里拿了一块桂花糕,放在嘴里慢慢地嚼着。

想了想这两天儿过得也还不错。清代的宫女都是从八旗亲贵中选出来的,到了二十五岁是要放出去各自婚配的,这不同于前朝的那些宫女,都是来自民间贫苦之家,因此主子们也不轻易打骂,活计也不是很累,粗重的工作自有苏拉、下人们去做。这几天我还是整理着德妃娘娘的一些库藏,包括一些字画儿。我虽不懂,可是看到吴道子的仕女,宋徽宗的花鸟,还是激动得两手颤抖。这可是真迹呀!放到现代,可就值了老钱儿了!这画儿的精神价值我不甚体会,可物质价值却体会个十足,呵呵,没办法,我也只是俗人一个呀!

还认识了几个宫女,处得也还不错。她们也是哪旗的都有,大的不过十八九,都很年轻,却已然有了一种世故,见我不张扬,个性温和,又识字,就都愿意与我交往。这几个人的家都在京城,平常也就带个口信儿给家里,真要多写个信什么的,还得求那些识字儿的老公公们,很麻烦。现在有了我,就方便多了,为了这个原因也是要和我多亲近的。就因为这个,我也算是轻松地就熟悉了周围的环境和这儿的一些规矩。冬莲、冬梅是亲姐妹,都在德妃身边伺候她的日常起居饮食,也算是有权势的大丫头,不知为什么倒像是和我一见如故似的,满亲热的。我自是乐意与她们交好,省了很多麻烦,可心里还是暗暗防备。自从进了宫,就好像踏入了战场,随时提防着,不知危险何时袭来,也根本分不清是敌是友,只好万分地小心了。

想到这儿,不禁叹了口气,站起身来伸个大大的懒腰。算了,像这样长久以往下去,不是疯掉就是死掉,不过我还不想死,所以,呵呵……还是半疯好了。我好笑地摇了摇头,见天色已经亮了起来,也就赶紧洗漱穿衣,准备去吃早饭。我是女官,所以和那些有地位的宫女们一样,住单间,虽然小小的,可我已经很满意了。正擦着脸,门口有人轻轻敲着门,我一愣,赶紧整理了一下,“请进。”门一开,李海儿的头探了进来,笑眯眯的:“小薇姐,娘娘已经起了,正叫您呢!”

“啊,这么早,怎么了?”我问他。这小子很有些眼色,见我混得不错,就非要认了姐姐。我无奈,也就随他去了。“这个……我也不太清楚,好像是皇上去了畅春园,让娘娘过去呢,可能让您也跟着过去吧。”我一愣,跟着就有些开心。畅春园呀,那是康熙皇帝最长停留的地方。那是不是意味着我可以见到这位文功武治,全挂子本事的伟大皇帝了?真是太棒了!我开心地说:“你等等,我收拾一下就来。”

“成,我在外面等,您快着点儿。”说完,转身出去了。我忙收拾了一下,出去锁了门,笑说:“走吧!”

马车“咣咣当当”地走着,这是我近来第一次外出,觉得很兴奋,不禁暗笑我越来越像古代女人了,竟然会为了这事儿兴奋不已。宫道长长的,两边站满了带刀侍卫,车旁有太监跟着走。见我一个劲儿地向外张望,跟我同车的冬莲不禁笑了:“这才进来几天儿呀,就这么耐不得,以后的日子还长着呢!”我回过脸一笑,“顾不得这么多了,眼前儿高兴就好。”

“扑哧”,她不禁笑了出来,“你倒想得开。”我微微一笑,正想说些什么,马车突然停了下来,我一愣,就听见一阵马蹄声传来,停在外面,接着听见一个温雅清朗的声音传来,“儿臣胤礽给娘娘请安。”我大惊,是太子爷?!……

我瞬间就转了头过去,紧紧贴着车窗向外望去……淡青色的长衫,月白色的背心,体态修长,容长脸,挺白净的,正微笑着站在德妃娘娘的车前请安。我用尽了办法也只能看到他的侧脸,只觉得如果从局部推断整体的话,应该长得还不错,嘴角儿一直微微翘起,给人一种温柔的感觉。看我呆呆地望着窗外,冬莲不禁笑了,压低了声音说:“这是干吗,迷上太子爷了?你再使把子力气,那纱窗儿就被你挤破了!”我一愣,这才发现,自己的脸已经有些变形了,赶忙坐了回来,一笑:“没见过,新鲜呗!”说完用手揉了揉脸。“哼哼,这有什么好新鲜的,还不是一个鼻子两个眼,土包子!”冬莲笑瞥了我一眼,我假装瞪了她一下,“就知道笑话我……呵呵!”我们相视一笑。我强忍住了再回过身去看一眼的冲动,迫着自己半闭着眼睛假寐,可心思已不自禁地跑到小春那里去了……

即使隔着一段距离,我还是能感受到太子的那种温柔,小春怕是一见到就酥倒了吧!脑子里的光宗耀祖,家人规矩早就跑到九霄云外去了。唉!我不禁叹息了出来,这可怎么是好,以前看小春那个样子,我也只是着急,还在想着法子去帮小春。可现在见到了太子,我却有了一些绝望的感觉,一个温柔英俊又年轻的太子,又有几个女人能抗拒得了呢?

冬莲看我的眉头越皱越紧,就探过身儿来,轻推了我一把:“小薇,你怎么了?不舒服吗?”我一惊,张眼看去,她有些担心,忙起身坐直,揉了揉脖子:“没事儿,我只是有些晕车罢了。”

“这样儿呀,你忍忍,马上就到了。”冬莲用手帕子给我扇着风,“你也不早点儿说,非弄得自己这么难过!下次出门前抹上点儿凉油儿,就不会晕了。”看她絮絮叨叨的,我不禁微微一笑:“知道了,奴婢遵命。”

“哧”,她一笑:“你呀,我看你是……”话未说完,马车已经停了下来。

我们一愣,就各自端坐好,车帘子突然就被掀了开来,我吓了一跳,冬莲倒是一副习以为常的样子,两个带刀的内侍探了身进来,搜检了一下,就放下帘子出去了。我明白了这是例行的安全检查吧,为了皇帝,再怎么严格也是正常的。我淡淡一笑,拥有的越多的人,就越是怕死吧!

正想着,马车继续前进,我向窗外看去,一片苍翠,间或怪石嶙峋,间或百花盛开,一片苏州园林的景象。小溪潺潺的,在竹间桥下穿行,我不禁想起了《红楼梦》里大观园的建造,也是开凿活水,引入园中。呵呵!看来是其来有自呀。啧啧!这皇帝可真会享福,我不禁暗叹,可还是张大了眼四处欣赏。知道冬莲在一旁偷笑,也不去管她,这种景色对我而言就是奇迹,说我是土包子那就土包子好了。

终于马车在一个角门处停下,德妃已经进去了。皇帝好像在休憩,德妃娘娘也就先回了自己的屋子。椅子还没坐热,几个同样奉旨前来的妃嫔就上门来拜访,我偷眼望去,贵妃娘娘并未在内,其他的我都不认识。冬梅、玉哥儿带着小丫头们去伺候了,我和冬莲奉命去收拾娘娘的寝室。大清的规矩,皇上撂牌子,宣召妃嫔承恩,也是不能与皇帝共寝一晚的。一般的宫人就会在皇帝寝宫的侧院等地休息,像德妃这样有份位的,自然会赏赐院落,用于休息。冬莲和我拿着娘娘的一些衣饰杂物,各自到侧厅收拾。不知出于什么原因,德妃娘娘对我印象不错。宫里的规矩,皇帝召见时,后妃们所带使用之人,是各有定数的,以德妃之荣,除了太监嬷嬷们,女官宫女不能超过四个。虽说我只是刚去几天的一个女官,但皇上召见的时候还是带着我来了,这是很荣宠的一个表示。长春宫里已然有了闲话,我面子上还是淡淡的,心里其实也在嘀咕,在这个诡异的地方,是不能用常理来判断的。因此心里还是下了防备,越发的规行矩步起来,不肯漏了半点儿错处与人把柄。

冬莲在屋子里收拾,我在外屋窗边桌子上,一样样地处理着德妃娘娘的一些文字书信。原本是福公公的差事,现在却给了我,我虽不太明了其中的道理,倒也还明白这是一种信任的表示。原本惶恐地推辞过,但娘娘不准,我也就不好多说了。为了这,这些天福公公就没给过好脸色看,明的暗的说三道四。我知道现在是万万不能和他对上,只得强自忍了下来,心里的火气一拱一拱的,又不能说,憋得这脑门上就凭空冒了好几个包出来。福公公很会在主子面前卖好,德妃挺信任他的,所以长春宫里除了娘娘身边的人,别的奴才们都怕他。现在看我突然上了台面,这些人明里不敢与我交好,倒也未曾欺负过我,想来这里的人都是极有眼色的吧。想到这儿,我不禁苦笑,怪不得皇宫里的人大都不长命,要是人人都跟诸葛亮似的殚精竭虑,活不长倒也正常。

“又在胡思乱想了!”我一惊,回头看冬莲正站在里屋门口冲我摇头,我不禁一笑。冬莲也是镶黄旗出身,父亲是骁骑营的一个管带,官阶不高,是个武人,并没读过什么书,自然她们姐儿两个也没读过书,因此说起话来也是直来直去的,很有满洲女子的豪爽,倒也对我胃口。要是换了小春,那是绝对不会这么直说的。“呵呵!”我不禁笑了出来,想起了小春的温柔腼腆,转念又想起了太子爷,“唉!”不禁又叹了口气。

“还是阿玛说得对,读了书人的脑子都有病,一会儿哭一会儿笑的。”我看着她不以为然的样子,淡淡一笑:“没错,不但脑子有病,最后还会病得跟发了疯似的去杀人呢!”她一惊,看着我一本正经的样子,不禁有些惊疑不定,我心里笑得不行,实在是忍不住了,只能低下头去。”啊!”她大叫了一声,扑上来挠我的痒,“你这个小骗子!竟然拿我来说笑!”我大笑着跑出了门口。“啊!”却猛地一下撞到了一个人身上。“唉哟!”我被反弹得一屁股坐在地上,只是知道那人抓住了门框,站稳了身子并未摔倒,可我还是头晕眼花的。一只手伸了过来,我定了定神。“你没事儿吧?”

“啊?没事儿。”我不自觉地就回答,这声音有些耳熟,好像在哪儿听过……

“啊!”我大惊失色,抬头看去,果然,八爷正微笑地看着我……